新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ω.còм 更薪繓快純呅字網络ふ說網

    飞机,直接降落在长乐岛的机场。

    早有人在那里等候,直接将符文坚抬进了别墅。

    临行之前,边晴然也赠送了秦彦很多的药材,也将配置的药方给了秦彦。这是维系符文坚生命的东西,边晴然虽然将符文坚交给了他,可心里却依旧有些不太放心。哪怕秦彦没有办法治好符文坚,至少,也不能让他死去。

    只要他还活着,那就还有希望。

    许久没有回到这里,长乐岛的变化很大。

    开辟了不少的农耕地,可以种植许多的蔬菜,也养了不少的鸡鸭鱼猪牛羊,基本维持岛上人的生活不是太大的问题。

    定期的,天衡集团也会让货船经过这里,将所需要的一些物资,包括米、面等等,送到岛上。

    “你们坐了这么久的飞机也累了,赶紧先去休息休息吧。”秦彦看了看沈沉鱼和沈落雁,说道。

    接着,又转头看向石绾,说道:“绾绾,你要不要也先休息休息?”

    “不用。我现彻底的给他做一个检查吧,然后翻翻药典,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个好的治疗方式。”石绾说道。

    “好,我陪你一起吧。”秦彦点了点头。

    符文坚的情况不同于现在的植物人,对于他的治疗难度自然也是相当的大。

    维持他生命,跟木桶里的药水有很大的关系,但是,相信也跟他曾经修炼过天地交征阴阳大悲赋有着莫大的关系。

    这种事情,沈沉鱼和沈落雁都帮不上什么忙,留下来也只能是打扰秦彦和石绾,所以,应了一声之后选择离开。

    秦彦和石绾正式的对符文坚展开会诊。

    两人聚精会神,分别握住符文坚的左右手替他把脉。

    符文坚的心跳和脉搏都非常的虚弱,身体的机能也同样有很多的地方开始萎缩。不过,当秦彦搭脉时,却可以清楚地感觉到符文坚丹田内拥有着一股强大的真气,力量之强大,不可思议。

    真气,源源不断,生生不息。

    而且,他的经脉之中,也有着一些微弱的真气循环不息的流动。

    也许,这也是他能够活到现在的原因吧?

    秦彦甚至可以想象,当年符文坚该是有多么的强大,只怕是无人可出其右吧?如果当年不是发生了那样的事情,也许,在符文坚的领导之下,如今的天门会更加的庞大。

    可是,没有也许。

    符文坚用他的生命,换取了几百年的平静,他的牺牲也算是值得。

    想想,符文坚凭借着自己区区几十年的修为,就可以打败千年修为的梵天。这就足以说明符文坚的天资和强大。

    许久,两人同时松开手。

    石绾眉头紧蹙,沉默不言,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怎么样?你看出什么没有?”秦彦问道。

    深深的吸了口气,石绾说道:“说实话,他现在的情况十分的糟糕,身体的很多机能已经在开始衰退,而且,心脏和脉搏的跳动都已经十分的微弱。你有没有察觉到,在他的丹田内有一股强大的真气,而他的经脉中也流动着一丝真气。”

    “我感觉到了。”秦彦微微点了点头。

    相较于医术而言,秦彦跟石绾还是有着差距的。

    虽说,药王门的创始人也曾经是天门的人,可他毕竟在天门待的时间不久,传承下来的医术也不多。因而,石绾所继承的医术,要远远的高于秦彦。

    “这也许就是一直维系着他生命的根本。我在想,如果让他丹田内的真气能够游走于经脉之中,会不会因为这股强大的真气有可能唤醒他呢?”石绾说道,“不过,我又在担心。以他身体目前的状态而言,他的经脉是否能够承受那么强大的真气呢?如果不能,很可能会因为真气紊乱,而直接导致他的死亡。”

    顿了顿,秦彦说道:“我也修炼了天地交征阴阳大悲赋,跟他同出一源。也许,我可以利用自己的真气,去引导他体内的真气流动。”

    “这也许是一个办法。可是,他丹田内那股真气有多么强大你应该比我更加的清楚,如果真的可以引导他的真气流动,会不会忽然一下子过激,而直接导致他死亡?你觉得你能控制的住那股强大的力量吗?如果不能的话,后果可能就会非常的严重。”石绾说道。

    “我也不敢肯定。”秦彦苦笑一声。

    他是真的没有把握。

    正如石绾所说,一旦控制不好的话,那很有可能就会直接导致符文坚死亡。救他,很可能反而变成了害他。

    “我再想想吧,回去看看药典,找找看是否有好的方法。”石绾深深的吸了口气,说道,“不过,咱们现在也并非是什么都不能做。至少,咱们可以以气运针,用针灸的方式先去增强他的体质,想办法让他身体的一些机能能够稍微的好一些。也许,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再去引导他体内的真气所发生的意外也可以少一些。”

    这些年来,石绾替无数的人看过病,都是药到病除,从来没有任何的病可以难住她。而这一次,真的是让她感觉到了为难,她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把握。甚至说,她现在连如何治疗都不清楚。

    刚才所说的一切,都只是初步的猜测而已,是否能够成功,根本就不清楚。

    “目前也只能如此了。”秦彦叹了口气,说道。

    在没有更好的治疗方案之前,唯一能做的,也只能是这样。至少,这样不会有任何的危险,对符文坚也是有利无弊。

    就这么简单的治疗了一下,天色已经暗去。

    “你也很累了吧?早点回房休息吧。”秦彦关心道。

    “你呢?”石绾反问,脸色微微有些绯红。

    秦彦愣了愣,心里顿时明白石绾是什么意思。毕竟,这么久没有见,总该诉说诉说相思之苦吧?

    “我先给他针灸一下,然后就去休息。你先回房吧,我一会过去。”秦彦微微笑了笑,说道。

    “好,那你也早点休息,别太累了。”石绾叮嘱道。

噺⑧⑴中文網m.χ㈧㈠zω.cΘм更薪嘬快の伩字ふ説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