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ω.còм 更薪繓快純呅字網络ふ說網

    “爹!”

    深山里的竹屋内,边晴然恭敬的行礼,看着自己面前的男人。

    然而,在她的眼神中,却深藏着一丝的怨恨和畏惧。

    似乎,她的身体也在微微的颤抖着。可以看得出,边晴然对于他,是有着发自内心里的那种恐惧。

    “来,坐!”

    梵天呵呵的笑着,一副很“慈爱”的模样,招了招手,示意她到自己的身旁坐下。

    边晴然不敢反抗,乖乖的走到他身旁坐下。

    梵天拉起她的手,看了看她,声音格外的温柔,“你好像瘦了啊,是不是最近事情太多,有点累?”

    “没有。”边晴然怯怯的说道。

    “让你查的事情查的怎么样了?”梵天问道。

    “暂时还没有什么消息。我也到暗中调查过天门,他们好像也不清楚符文坚的下落。”边晴然说道,“爹,您是不是想的太多了?也许符文坚早就已经死了。”

    “不可能。符文坚当年的修为已趋化境,怎么可能那么轻易的死去?我敢断定,他一定还活着。”梵天坚定的说道。

    “那您的意思……?”边晴然问道。

    “你继续加派人手去找,一定要想办法找到符文坚。依我看,当年符文坚虽然将我们玄门封印在另一个世界,可是,他也一定受了很重的伤。而且,我相信这些年他的伤势并没有复原,否则的话,现在的天门也绝对不会是这样。所以,必须要尽快的找到他,除掉他,报我当年之仇。也只有这样,我才能真正的安心。”梵天说道。

    “我会加紧追查他的下落。”边晴然应了一声,说道。

    满意的点了点头,梵天说道:“你应该也清楚,我们在那个世界所遭受到的屈辱,好不容易有了现在,可以破开封印回来。我不想再回去,我要留在这,留在这个本来就属于我的地方,拿回属于我的一切。你是我女儿,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我想,你一定可以理解我的,对吗?”

    “我都明白,我一定不会辜负爹的期望。”边晴然说道。

    “好,好。”梵天微微一笑。

    笑得有些瘆人。

    了解梵天的人都清楚,在他的心里,从来就只有自己。

    他对权利的那种欲望是非常的强烈的,他的这种笑容并非是真的对你示好,而是一种警告。警告对方,如果没有按照他的要求去做,后果不堪设想。

    顿了顿,梵天接着说道:“我最近要闭关,这边的事情就全部交给你打理。两件事,第一,尽快的找到符文坚的下落,不管他是生是死;第二,尽快的召回长生石。这件事情我已经交给皇擎天去办,你要好好的监督他,也要对他有所防备,不可全信。我也留了一手,把巫门的阎芷语给抓了过来,她是皇擎天最爱的女人。如果,有一天皇擎天敢不听从命令的话,就拿阎芷语控制他,我不信他不从。”

    微微愣了愣,边晴然说道:“皇擎天不是已经投靠了您吗?怎么可能会背叛您?不用这么防范他吧?”

    “我只是在救活他的时候给他灌输了新的记忆,覆盖了他以往的那些记忆而已。可是,保不准哪一天他以前的那些记忆会复苏,到时候,恐怕他就不肯真心实意的替我办事了。所以,必须要对他有所防范。”梵天说道。

    “原来是这样,我说呢,皇擎天怎么会忽然投靠咱们玄门而跟天门为敌。”边晴然心中暗自窃喜,总算是清楚皇擎天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改变,“如果是这样的话,咱们对他的确是要多一些防范,以防万一。”

    沉默片刻,边晴然转而问道:“爹,长生石真的能够完全的破开封印,让咱们玄门的人都过来吗?长生石真的有那么大的力量?”

    “当然。只要有长生石在手,我就能完全的摧毁符文坚当年的封印。只要咱们玄门的人全部过来,这个世界就没有谁可以阻挡我们。”梵天说道。

    “长生石能有这么大的功效,让一个人死而复生应该也不是难事吧?”边晴然说道。

    “那是当然。怎么?你是想救谁吗?”梵天嘴角勾勒出一抹冷笑。

    “我想让我娘死而复生。可是,就算有长生石在手,我也不知道该如何的催动它,如何让它发挥出它的力量。”边晴然说道。

    冷冷的笑了一声,梵天说道:“这些你不用知道,你只需要把长生石给我找回来就行,其他的事情我自然会处理。至于你娘的事情,我劝你还是不要这么想了,你娘过世那么多年,尸骨都成了黄土,纵然有长生石在手,也无法让她死而复生。再说,她也根本就不配做你的母亲。好好的听爹的话,爹不会亏待你的。”

    一边说,梵天一边轻抚着她的手背。

    眼神中,带着一股阴沉的气息,让人感到恐惧。

    而边晴然,浑身起鸡皮疙瘩,身子僵硬。想要反抗,却又无能为力。

    她知道还不是时候,她只能忍。

    “这段时间不要联系我,等我出关后我自然会联系你。记住我刚才跟你说过的那些话,明白吗?”梵天说道。

    “我明白,放心吧,爹,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边晴然说道。

    满意的点了点头,梵天松开她,“好了,没什么事了,你先走吧。”

    “爹,那我先告辞了。”边晴然起身,恭敬的道了声别,转身离去。

    看着边晴然离去,梵天的眼神里迸射出一股森冷的寒意,冷冷的笑了一声,“夜叉!”

    话音落去,一个黑影出现在梵天的面前。很突兀,仿佛骤然间出现在这里一样,跟鬼魅一般。浑身包裹着黑幕,根本就看不清她的脸。不过,身材,却是凹凸有致。

    “你给我盯紧这丫头,我总觉得她好像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你查一查,她都跟什么人接触,目的又是什么,有什么消息,第一时间告诉我。”梵天吩咐道。

    “是!”夜叉应了一声。

    “嗖”的一声,又忽然间消失不见。

噺⑧⑴中文網m.χ㈧㈠zω.cΘм更薪嘬快の伩字ふ説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