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ω.còм 更薪繓快純呅字網络ふ說網

    对梵天,边晴然当然十分的了解。她很清楚,在梵天的心里,从来都没有一个相信的人,梵天也不会相信任何人,包括自己。

    她也很清楚,刚才梵天的那番言语,多有试探之意。离开后,她也在不停的琢磨,自己刚刚是否说什么说错的地方,有什么值得梵天怀疑的地方。

    “小姐!”王英走到她身边,恭敬的叫了一声。

    “走,去金陵城。”边晴然一边说,一边大步迈去,“皇擎天那边有什么动静?”

    “听说他拿回假的长生石之后被宗主狠狠的训斥了一顿,相信他现在应该是十分的愤怒,想要找秦彦报仇雪恨。我们的人查到他已经去过墨子诊所,现在好像也是去了金陵城。”王英回答道。

    边晴然不禁愣了愣,诧异的问道:“他去金陵城做什么?按理说,他也应该去东海市才对啊,那才是天门总部所在。”

    “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王英说道。

    边晴然眉头微蹙,眼神里满是疑惑。

    她对皇擎天了解的不多,可是,刚刚听梵天所说,皇擎天被灌输了新的记忆,对玄门忠心耿耿,应该是毫不犹豫的执行梵天的命令才对,为什么要去金陵城?不过,这个消息对她来说也同样是一个好消息,如果皇擎天真的是被重新灌输了记忆才会如此,那么,只要能够唤醒他以前的记忆,那么,皇擎天便可以成为梵天的对手,成为自己的助力。

    然而……,边晴然却又隐约感觉到这其中似乎有什么问题。

    “小姐,你在想什么?”王英诧异的问道。

    “我在想,刚刚梵天跟我说的话。”边晴然紧蹙着眉头思量。

    “宗主说了什么?”王英说道。

    “他跟我说让我盯紧皇擎天,并且,告诉我巫门的阎芷语被关在金陵城的基地。我在想,他告诉我这些,是不是想试探我。阎芷语是皇擎天最爱的人,如果皇擎天见到她的话,会不会就能唤醒他以前的记忆?”边晴然说道。

    王英微微愣了愣,说道:“小姐的意思是说,宗主让皇擎天去金陵城,就是为了故意的给你制造机会,让你放皇擎天去接近阎芷语,从而试探你?”

    “很有可能。我对他太了解了,我很清楚他的为人,他从来都不会相信任何人,除了他自己。如果是这样的话,他一定会派人跟踪我,所以,以后咱们做事一定要更加的谨慎。而且,他今天问起我符文坚的事情,很有可能他已经开始怀疑我知道符文坚的下落。”边晴然说道。

    “幸好让秦彦带走了符门主,不然的话,我们根本没有办法在这个时候分身去照顾他,还不被宗主发现。”王英暗暗的庆幸。

    “希望他真的有办法治好符门主吧,否则,恐怕就算我们做再多也没有用。以我们的修为,根本不足以对抗他。”边晴然默默的叹了口气。

    “小姐,您放心,无论如何,就算是死我也一定会保护好您。”王英坚定的说道。

    边晴然微微一笑,说道:“我当然相信你。好了,先不说这些了,我们赶紧去金陵城。”

    金陵城,龙蟠虎踞,六朝古都。

    在一座陵墓前,一名男子双膝跪地,“砰砰砰”的磕头声,十分的清脆。附近的一些上坟的人,听到这样的响声,都是惊骇不已。这哪里是磕头?简直就是寻死啊。

    磕完头,男子坐了下来,看着墓碑上的照片,笑容有些苦涩和内疚。

    “爸,对不起,这么久才回来看您。我让你失望了,没能替你们报仇,而且……,而且我还跟他成了兄弟,成了天门貔貅堂的堂主,替他打理着天门的事情。爸,您一定会怪我吧?恐怕连我这个儿子也不想认了吧?我死后,也不知道在九泉之下该如何的跟你们交代。可是……,不是我不替你们报仇,而是,我觉得冤冤相报何时了?当初的事情,也是咱们有错在先,怨不得别人。而且,秦门主胸怀大度,几次三番的放过我,不跟我计较,如果我还要纠缠不休的话,岂非是忘恩负义之徒?况且,秦门主是为了江湖的大义,我觉得我应该要帮他。爸,对不起!”

    独孤白辰的话语里,充满了自责,悔恨和愧疚。

    作为独孤家唯一的后人,却没能替家族报仇雪恨,从某种程度上而言,他的确算是不孝。自古忠孝难两全,他选择了忠于天门,选择了义气,那就只能放弃孝道。

    “爸,我希望你能够相信我所做的事情,能够支持我。如果不是他的话,这个世界还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还不知道会有多少的腥风血雨。这一次,天门又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能不能安然的度过,谁也不清楚。我是他的兄弟,也是天门的堂主,我必须要坚定的支持他,陪他一同度过这个难关。爸,我希望你能保佑我,这不是为了我,也不是为了他,是为了不要有更多无辜的人牺牲。”

    就这样,喃喃细语。

    独孤白辰将这些年所发生的事情,一点一滴的说了出来。像是倾诉,也像是给自己找一个安慰。毕竟,在他的心里,对独孤家族是充满着愧疚的。

    不知不觉中,已是黄昏时分。

    说完心里的话,倾诉完所有的苦,独孤白辰的心情也好了许多。

    走下山,独孤白辰上了车,驱车朝家中驶去。

    自从离开金陵城直呼,独孤白辰这些年一直都在为了天门的事业到处的奔波劳碌,一直都没有回过家。从他的心底而言,他并不是很喜欢做天门的堂主,对这份权利也没有任何的眷恋。他之所以坚持到今天,为的,也不过就是对秦彦的那一份兄弟之情。

    黑暗中,路边有一个身影在徒步的走着。

    他的脚步很慢,却又好像很快似得。

    而独孤白辰,在看清楚他的样子后,微微愣了一下,“嗤”的一声,停下了车子。

噺⑧⑴中文網m.χ㈧㈠zω.cΘм更薪嘬快の伩字ふ説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