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ω.còм 更薪繓快純呅字網络ふ說網

    “皇先生!”

    独孤白辰摇下车窗,很尊敬的叫了一声。

    皇擎天转头看了他一眼,微微愣了愣。很显然,他并不认识独孤白辰。

    “上车吧,去哪里?我送你。”独孤白辰说道。

    对方认识自己,可自己对他却是一点记忆也没有,皇擎天的心里不禁有些好奇。犹豫了片刻之后,皇擎天上了车。

    “你怎么在这啊?”独孤白辰问道。

    “过来办点事情。”皇擎天随口的敷衍。

    皇擎天的事情,秦彦并没有传达下去,所以,独孤白辰对此事是一无所知。而且,秦彦也不想皇擎天的事情被更多地人知道后,会对皇擎天造成不必要的伤害。秦彦顾念兄弟之情,不忍心跟他生死相搏,可天门的其他人呢?他们如果知道皇擎天背叛天门,欲置秦彦于死地的话,他们一定会倾尽全力追杀他。

    “你见过门主了吗?”独孤白辰问道。

    有一丝疑惑的眼神从独孤白辰的双眼飘过。

    皇擎天被端木文皓所杀,尸体被盗的事情,独孤白辰是清楚的。所以,在第一眼看到皇擎天的时候,独孤白辰也是十分的惊讶。究竟眼前的人是真的皇擎天,还是人有相似?又或者,是别人易容而成?

    “见过。他不是在青山镇的墨子诊所嘛。”皇擎天猜出独孤白辰是天门中人的身份,回答的也是小心翼翼。

    明明是两个熟悉的人,却偏偏此刻又都互相的怀疑,互相的猜测试探,言语之间无处不是陷阱。

    独孤白辰想试探出眼前的人究竟是不是真的皇擎天,而皇擎天却想要试探出独孤白辰在天门是什么身份。也许,清楚了独孤白辰的身份,还可以利用他找到秦彦。

    此刻他的心里,对秦彦是充满了愤恨的,想不到秦彦竟然用一颗假的长生石欺骗自己,害得自己被梵天训斥。此仇不报,焉能泄心头之恨?

    “我也很久没见他了。门主看到你一定很开心吧?你可能不知道,当初门主听闻你的死讯时是多么的伤心难过。皇先生,你是怎么活过来的啊?我听闻巫门有一种神奇的秘术,可以让一个人死而复生,一直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如今看来,好像是真的啊。”独孤白辰说道。

    “是啊,有些事情真的很难用科学解释。如果不是我亲身经历,我也不敢相信巫门还有这样的秘术。”皇擎天附和道。

    “真是人生处处是奇迹啊。”独孤白辰呵呵一笑。

    只是,他的笑容里分明的透着一股怀疑。

    巫门根本就没有这样的秘术,独孤白辰跟巫门接触的也不是很深,不过就是一个试探而已。很可惜,皇擎天的话,分明就透露出了问题。

    一路无语!

    车子很快进了城。

    独孤白辰转头看了看皇擎天,问道:“您住哪里?”

    “随便找个酒店把我放下就行。”皇擎天说道。

    “这哪行?要不,去我那里住吧,也好有个照应。”独孤白辰说道。

    “不会打扰你吧?”皇擎天说道。

    “不会。”独孤白辰微微一笑。

    “那行。”皇擎天应了一声。

    二人,各怀“鬼胎”,各自都在算计着对方。

    如果是人有相似,又或者是别人刻意的伪装,那么,眼前的人肯定是相当的危险。独孤白辰自然是不能允许这样的人存在,威胁到天门。

    独孤家!

    还是一如往常,只是因为常年没有回来的原因,院子里有些杂草丛生,显得有些破败之感。

    迈进家门的那一刻,往日的点点滴滴全部的浮现在脑海,心里多少的有一些感概。物是人非。

    想当年,独孤家族在金陵城,那也是名门望族。可如今,已然凋零。

    “我也很久没回来了,家里一直都没有人收拾,有些乱,您别介意。你先坐一下,我给你收拾一个房间,凑合着住一下。明天我再找个钟点工过来打扫打扫。”独孤白辰看了看皇擎天,言语还是十分的客气。

    “麻烦了。”皇擎天客气道。

    独孤白辰进了卧室,皇擎天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下,脑海中不断的盘算着该如何让独孤白辰说出自己的身份,如何从他的口中套出秦彦的地址。这才是至关重要的。

    梵天将长生石的事情交给了他,他已经失败一次,绝对不允许再失败。否则,梵天必然不会轻饶了他。他也没有想到竟然有这样的巧合,竟然这么巧碰到了独孤白辰,有这么好的一个机会。

    其实,在皇擎天的心里,也有很多的矛盾和疑惑。

    很多的事情也让他觉得云里雾里的有些不太清楚,就好像,他听到阎芷语听到巫门这些名字的时候,心里并没有任何的憎恶,而是有一种很亲切的感觉。这些,似乎跟自己的记忆里一点也不一样。

    更重要的是,他也觉得自己的记忆似乎有些个模模糊糊的,以至于他也想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次他到金陵城,也是为了这件事情而来。

    他听说了巫门的人好像被梵天关押在金陵城,所以,他想去看一看。也许,能够解开自己心中的一些疑惑。

    不久之后,独孤白辰从卧室里走了出来,说道:“皇先生,房间已经收拾好了,您先去休息吧。”

    “辛苦了。”皇擎天点了点头,走进卧室。

    看着他的背影,独孤白辰的眉头微微一蹙,眼神中迸射出森冷的寒意。

    这世界上真的有这么相似的人吗?

    如果他不是皇擎天的话,为什么在自己跟他招呼的时候他却不揭破?唯一的解释就是他心怀鬼胎。也许,对方就是冲着自己而来,冲着天门而来。

    如果是这样,他可不能轻易的放皇擎天离开。这样的人放出去,很容易会引起天门其他人的误会,给他们带来很大的威胁。所以,自己必须先弄清楚这件事情。

    随后,独孤白辰上了楼。

    把自己的卧室收拾好之后,走进洗手间,打开莲蓬头,然后拨通秦彦的电话。

    哗啦啦的水声,刚好遮盖住了他的声音。

噺⑧⑴中文網m.χ㈧㈠zω.cΘм更薪嘬快の伩字ふ説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