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辣手神医 > 第1654章 世态炎凉
新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ω.còм 更薪繓快純呅字網络ふ說網

    独孤白辰从来没有跟皇擎天交过手,对于他的认识更多的也是在别人的口中,因而,真实的见识到皇擎天的实力之后还是大为的吃惊。

    眼看着自己的人一个个倒下,独孤白辰也按捺不住,冲了上去。

    皇擎天冷笑一声,化为一道残影,从人群中急速的穿过,一把掐住了独孤白辰的咽喉。速度之快,快到让独孤白辰也根本就来不及阻挡。强大的真气弥漫开来,一路滑了过去,直接将独孤白辰顶在了围墙上。

    “就凭你也想杀我?简直是不自量力。”皇擎天冷笑一声。

    因为独孤白辰在皇擎天的手中,其他的人投鼠忌器,谁也不敢乱动。

    独孤白辰淡然一笑,说道:“一直听闻你的传说,可惜却没能交手。如今能有机会跟您过过招,就算是死在您的手里,也不冤枉,值了。”

    皇擎天微微愣了一下,冷哼一声,说道:“怎么?你以为我不敢杀你吗?”

    “既然我敢这么做,我就早就做好了准备。来吧,动手吧。”独孤白辰很坦然,面对这样的事情竟然没有丝毫的畏惧。

    看到这一幕,皇擎天心里却是泛起了嘀咕。

    犹豫片刻之后,皇擎天松开他,一个纵身跃出院墙外,眨眼间消失在黑暗之中。

    黑暗中,只有一个声音飘荡而来。

    “这一次,我暂且放过你,好自为之。”

    独孤白辰看着皇擎天消失的地方,眉头微蹙,心里也是暗自的嘀咕,不明白为什么皇擎天会手下留情。如果他真的性情大变,跟秦彦大打出手的话,又为何要放过自己?

    他有些想不明白。

    “堂主,你没事吧?”

    手下们冲过来,关切的问道。

    独孤白辰摇了摇头,“我没事。看看咱们的兄弟,怎么样了?”

    “伤了三个,死了两个。”

    “哎!”独孤白辰默默的叹了口气,“是我考虑的不周,才害得这么多兄弟牺牲。后事你来安排吧,一定要办的妥妥当当。”

    “是!”

    独孤白辰也不再言语,挥了挥手,示意手下离去。

    皇擎天的经历,独孤白辰还是清楚一些的。曾经,为了天门,皇擎天不惜背负骂名加入天谴。这一次,他是不是也是卧底?否则,皇擎天为什么要对自己手下留情?可是,如果皇擎天真是卧底的话,秦彦又为什么要让自己小心一些?

    他有些百思不得其解。

    其实,他不知道的是皇擎天虽然被梵天利用催眠的手法灌输了新的记忆,覆盖了他以前的那些旧的记忆。可是,这并不代表着他彻彻底底的忘记了以前的事情。只是,那些记忆被封存在了大脑的最深处。

    偶尔的,还是会有一些模糊的片断跑出来。

    也正是因为如此,皇擎天也很想要弄清楚自己脑海中那些模模糊糊的画面到底是什么。

    至于放过独孤白辰,那也是因为皇擎天总觉得自己走进墨子诊所时,秦彦所表现出来的那种关切和欣喜并不是刻意的伪装。有时候想想他也觉得很茫然。

    独孤白辰是秦彦的兄弟,而他在没有确定脑海中那些模糊的画面之前,他不想打开杀戒。万一,伤到一些本不该伤害的人,到时候该如何自省?如何面对自己呢?

    皇擎天是一个很聪明的人,在跟梵天的多次接触之后,他对自己的一些记忆也开始产生了怀疑。虽然他并不是很确定。

    翌日!

    清晨,在一阵嘈杂的工程机械的声音之下,独孤白辰醒来。

    走到窗口看了一眼,只见有一辆挖土机“轰隆隆”的就开了过来,看样子,是要拆房子。独孤白辰不禁愣了一下,赶紧的冲了下去。

    “住手!”独孤白辰厉声喝道。

    挖土机司机愣了一下,大吃一惊,幸好刚才没有动工,否则,岂不是要将人活活的埋在里面?司机停下车,转头看了看身后,一名中年男子走了过来,上下的打量了独孤白辰一眼,说道:“你是什么人?怎么住在这里?这里我们已经买下来了,就等着拆迁了,你赶紧离开。”

    “拆迁?”独孤白辰愣了一下,“我怎么没收到拆迁的消息?”

    “这里的地皮我们已经买了,我们老板准备在这里重新的修建一个大型的度假别墅。屋主已经把地皮卖给我们了。”中年男子说道。

    “屋主把地皮卖给你们了?哼,我怎么不知道?”独孤白辰眉头微微一蹙,“你们知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知不知道这是谁家?”

    “知道,独孤家嘛。以前独孤家在金陵城的确是声明赫赫,可是,那不都是过去了嘛。独孤家的人都死光了,我们老板就看中了这块地方,所以买了下来。”中年男子轻蔑的说道,眼神和语气中多有对独孤家不屑的意思。

    独孤白辰的眼神中迸射出一股寒意,“谁把这里卖给你们的?”

    “李感。”中年男子回答道。

    “李感?”独孤白辰仔细的想了想,记得不是很清楚,好像是自己远方的一个亲戚,跟自己同一个辈分,应该算是表兄弟。

    “他有什么资格卖掉这里?我告诉你,谁也休想动这里分毫。李感在哪里?叫他过来。”独孤白辰厉声喝道。

    “你又是什么人?凭什么阻止我们拆这里?我告诉你,我们可是都有合法的手续。”中年男子说道。

    “合法的手续?哼,我都没有同意,谁敢把这里卖给你?你不是想知道我是谁吗?行,我告诉你,我叫独孤白辰。独孤家的人还没有死绝。我告诉你,独孤家以前在金陵城声明赫赫,以后也一样声明赫赫。只要我独孤白辰在,谁也休想可以动独孤家一砖一瓦。”独孤白辰愤怒的吼道。

    中年男子微微一愣,重新的打量了他一眼,“你……,你是独孤白辰?你没有死?”

    “谁告诉你我死了?废话少说,我也不想为难你,赶紧把李感给我叫过来。”独孤白辰冷声说道。

    “是,是!”中年男子不敢疏忽,连连的点头。

噺⑧⑴中文網m.χ㈧㈠zω.cΘм更薪嘬快の伩字ふ説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