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ω.còм 更薪繓快純呅字網络ふ說網

    世态炎凉!

    曾经,独孤家族在金陵城可谓是家喻户晓,人尽皆知的名门望族。可自从经历过那次的事情之后,独孤家族彻底的没落。一朝天子一朝臣,再有人提及独孤家族的时候,更多的却是一种不屑。

    那些曾经依附于独孤家族的人,也都纷纷的划清界线,甚至,提及独孤家族的时候言语之中更多地还是一种嘲讽和鄙夷。

    就好比这个李感。

    他跟独孤家算不上什么很亲的亲戚,七绕八弯的可以扯上那么一点点的关系。当初独孤家族辉煌时,李感就经常的往独孤家跑,奉承、巴结、讨好,想要从其中捞一些个好处。可自从独孤家族灭亡之后,李感立刻的窜了出来,以独孤家唯一继承人的身份,将原本属于独孤家的东西统统的给拿了回去。

    这些东西本就属于独孤家族的,况且,还没有证实独孤白辰的死亡,无论如何也轮不到李感来继承着一切。而他之所以能够如此名正言顺的继承这一切,其中也少不了很多那些曾经攀附独孤家族的一些官员的配合。

    当然,他们也从中捞了不少的好处。

    打完电话之后,没多久,一个年轻人急急忙忙的走了过来。

    看到独孤白辰,李感微微的愣了一下之后,快步上前,一把搂住他,“表哥,你没事?太好了,太好了。”

    激动地表情溢于言表,可是,在独孤白辰看来,却有些太过的做作。

    冷冷的哼了一声,独孤白辰说道:“我如果不是没事,这家岂不是都要被你卖了?谁给你的权利?”

    李感讪讪的笑了笑,说道:“表哥,我也不想啊。自从独孤家毁了之后,我们都过的很惨,我这不也是没有办法了嘛,不然的话,我怎么会这么做。”

    “我不想听你解释这些,我想知道,这里的产权你是怎么拿走的?”独孤白辰冷声的问道。

    “是……,是按照程序继承的。”李感说道。

    “继承?继承也轮不到你。”独孤白辰冷哼一声,一脚踹了出去。

    “砰”的一声,李感顿时犹如断线的风筝一般倒飞出去,重重的摔倒在地。

    李感哪里敢反抗?挣扎着爬了起来,擦了擦嘴角的血渍,“表哥,我知道我错了。”

    “是谁帮你拿到这里产权的,把他们的名字一个一个给我写出来。我倒是想知道,到底是哪些昧着良心的人做出这样的事。还有你,也配继承独孤家的产业?你算什么东西。”独孤白辰斥道。

    李感不敢言语,垂着头,一言不发。

    “怎么?还要我给你拿纸笔吗?”独孤白辰冷声的说道。

    “不用,不用,我这就写,这就写。”李感说完,急急忙忙的到处找纸笔。

    “咳咳!”中年男子走上前,看了看独孤白辰,说道:“独孤先生,你们之间有什么样的矛盾我不清楚,不过,我们是按照合法的手续买下这里的。所以,如果你有什么问题的话,去找李感,现在还是麻烦你让开。”

    “你们老板是谁?”独孤白辰眉头微蹙,问道。

    “李长生!”中年男子说道。

    微微愣了愣,独孤白辰说道:“你回去告诉李长生,就说我独孤白辰会亲自登门拜访。现在你们马上都给我滚出去,看在李长生的面子上,我也不想为难你。”

    中年男子愣了一下,说道:“好,那我们就恭候大驾。”

    说完,中年男子转身离去。

    李长生是谁,独孤白辰当然清楚。

    在金陵城,那是传奇人物,曾经可以跟独孤家族和天罚媲美的厉害人物。

    只不过,独孤白辰很少跟他打交道而已。本来,对于自己家族曾经的事情,他就很少的参与。

    挖土机,也撤出了独孤家的院子。

    李感屁颠屁颠的凑了上来,将写好的纸条递了过去,“表哥,您现在回来就太好了,咱们就可以重振独孤家的事业了。有您在,独孤家一定能够再现辉煌,我愿意充当马前卒,替你打天下。”

    “就凭你?你也配?”独孤白辰冷哼一声。

    李感尴尬的笑了笑,腆着脸说道:“表哥,我这不也是为了咱独孤家的未来嘛。”

    “你算什么独孤家的人?赶紧给我滚蛋,我不想再看见你。”独孤白辰说道。

    “不是,表哥,我……”

    “滚!”

    还没等李感说完,独孤白辰一声叱喝。

    李感哪里还敢言语?转身离开。嘴里依旧小声的嘟囔着,“有什么了不起?哼,我看你以后能有什么好结果。”

    “站住!”独孤白辰的声音从背后响起。

    李感浑身一颤,以为独孤白辰听到了自己的话,连忙的赔着笑脸,“表哥,您……,您别误会,我……,我……”

    “你把这里卖给李长生,卖了多少钱?”独孤白辰问道。

    “一……,一亿!”李感颤巍巍的说道。

    “钱呢?”独孤白辰接着问道。

    “我……,我用了一部分。”李感颤颤巍巍的说道。

    “用了多少?”独孤白辰声音冰冷。

    “用……,用了五千万。”李感声音低不可闻。

    “你还挺能花钱啊。五千万,好,很好。”独孤白辰的冷冷的笑了一声。

    浑身迸射出的寒意,宛如一把冰冷的匕首。李感浑身不自主的颤抖起来,脚底升起的一股凉意直冲脑海。

    “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给我把这一亿给凑齐了然后给我。记住,别想着逃,也别想着拖。三天之内,如果我拿不到钱的话,那你就留下自己的命。如果你不相信的话,大可以试一试,如果你能逃得掉,我算你厉害。”独孤白辰冷声的说道,“听清楚没有?”

    “听清楚了。”李感唯唯诺诺。

    独孤白辰,那可是曾经独孤家最顶尖的高手。在独孤白辰的面前,他根本就像是蝼蚁一般的微不足道。

    “滚吧!”独孤白辰一声叱喝。

    李感哪里还敢有片刻的停留?恨不得马上逃离这个是非之地,连连的道谢之后,转身逃去。

噺⑧⑴中文網m.χ㈧㈠zω.cΘм更薪嘬快の伩字ふ説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