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ω.còм 更薪繓快純呅字網络ふ說網

    玄门的基地,防守极为的严密。

    这些年,玄门一直在暗中的发展,在全国各地都悄悄的发展了不少的势力。

    自从梵天破开封印,重新回到这里的时候,便开始暗中筹划,发展着自己的势力。因为担心被天门的发现,因为顾忌符文坚,因而,一直都做的十分的隐秘。也因此,发展收到很大的限制。

    当然,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玄门真正的那些高手统统被封印在另一个四维世界而无法过来,所以,梵天没有把握有一战之力。

    他的目标,是夺回长生石,完全的破开封印,将所有玄门的人接过来,彻彻底底的跟天门了断恩怨。

    “巫门的人被关在哪里?”

    边晴然看了看这里的负责人,问道。

    “禀大小姐,就关在地下室。”负责人恭敬的回答道。

    微微点了点头,边晴然说道:“你们守在外面,没有我的吩咐谁也不准进来。”

    “是!”负责人应了一声。

    边晴然看了看王英,二人走进地下室。

    地下室的灯光有些昏暗,因为常年不见阳光的原因,有些霉味。

    地下室被改造过,像是监狱,充斥着各种的血腥味,让人有些作呕。里面关押了不少的人,其中不乏一些个商业精英和贪官污吏。

    这也是玄门的其中一个经济来源。

    任何组织想要发展壮大,都离不开财力的支持。因为担心被天门发觉,所以玄门发展的十分小心,也只能做一些偷鸡摸狗的勾当。绑架、勒索,换取一定的资金去维持组织的发展。当然,也有一些大家族的人,通过卑劣的手段去逼迫他们顺从,然后侵吞他们的势力。

    在其中的一个铁笼内,阎芷语缩在一个角落里,低着头,蹲在地上,嘴里喃喃自语的不知道说着一些什么,双眼呆滞无神。

    “小姐,她就是阎芷语,皇擎天的女人。”王英指了指阎芷语,说道。

    边晴然的目光看了过去,从五官上看,绝对是一个很秀丽的女孩。只是,呆滞的眼神,蓬乱的头发,以及神神叨叨的模样,使得她没有任何的气质可言。

    “她怎么会变成这样?”边晴然微微愣了愣,问道。

    “听说是因为皇擎天的尸体被盗,她伤心之下便变得有些疯疯癫癫。之后,巫门又被消灭,她的情绪就更加的崩溃,所以,变成现在这样。”王英解释道。

    “看来,她真的很爱皇擎天啊,真是个可怜的女人。”边晴然默默的叹了口气。

    走到铁笼边,边晴然看了看阎芷语,说道:“皇擎天没有死,你想不想见他?”

    阎芷语那呆滞的眼神忽然间迸射出一阵精光,不过,瞬间又消散而去。口中依旧在喃喃自语的不知道说着一些什么。

    边晴然无奈的叹了口气,阎芷语的模样让她看了有些心疼。同样都是女人,边晴然可以理解阎芷语的痛苦。

    “小英,给她重新安排一个地方,找人好好的伺候她。”边晴然转头看了王英一眼,吩咐道。

    王英微微一愣,连忙的凑上前去,“小姐,可不能这么做。宗主那边肯定派了人在暗中监视,这里的人也都是宗主的心腹,如果这么做,消息肯定很快的传到宗主耳里,到时候恐怕会引起宗主的怀疑。”

    边晴然愣了一下,无奈的摇了摇头,转身离开。

    她当然明白王英所说的话,如果真的这么做,引起梵天的怀疑,对她可不是一件好事。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她也无能为力。

    “巫门的其他人呢?”

    走出地下室,边晴然冷眼的扫了负责人一眼。

    在全国各地,玄门都设有这样的基地。每个基地,也都有一个负责人,他们都是梵天挑选出的衷心于自己的人。给他们的权利和自由度也相当的高,因而,他们也都得意。不过,梵天是一个极度没有安全感和多疑的人,从来都不会相信别人。所以,在他们这些人的身边,也都安插了眼线。

    “除了阎芷语之外,其余巫门的人已统统杀掉。宗主的意思,要我们好好的看管阎芷语。”伍靖回答道。

    边晴然眉头微微蹙了蹙,心里默默的叹了口气。可这不是梵天一贯的做事风格吗?巫门是皇擎天的人,是跟天门亲近的人,一旦将来玄门和天门爆发战争,巫门必然会站在天门一边。既然如此,梵天自然会斩草除根。

    “宗主的意思是要你们好好的看管她,可是,没让你们虐待她。你看看她现在的状态,将她关在那样的地方,你不觉得有些不太合适吗?我听说她的精神有些不太正常,在这样的环境之下,万一她做出什么伤害自己的事情,你怎么跟宗主交代?”边晴然怒斥道。

    “这一点大小姐放心,我们看管的很严,不会给机会让她那么做的。而且,如果放她出来,万一惹出什么事情的话,我们承担不起。所以,希望大小姐能够理解。”伍靖言语虽然客气,但是,语气中却似乎并没有太尊敬她。

    “大胆!”边晴然一声怒斥,“连我的话也不听了吗?伍靖,你是想要造反吗?”

    “对不起,大小姐,我们都是按照宗主的吩咐做事,没有对您不敬的意思,希望您理解。”伍靖说道。

    “啪!”

    王英一个耳光狠狠的扇在了伍靖的脸上,“竟然对大小姐不敬,该打!”

    伍靖捂着脸颊,眼神中迸射出一股森冷的寒意,“你敢打我?”

    “怎么?你不服气吗?”边晴然冷笑一声,“别以为你是这里的负责人,就可以不把我放在眼里。宗主的命令你没有收到吗?在他闭关的这段时间,所有一切的事务都交给我打理。也就是说,现在就算是我杀了你,宗主也不会责备我。以下犯上,这是死罪。”

    伍靖心中愤然,却又无力辩驳,嘴角不停的抽动,可最后终究还是什么也没有说。

    此时,一名手下急急忙忙的冲了进来,看到眼前的情形,微微的愣了一下,接着看了一眼伍靖,说道:“老大,皇擎天来了,想见你。”

噺⑧⑴中文網m.χ㈧㈠zω.cΘм更薪嘬快の伩字ふ説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