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夜!

    海风袭来,格外的清爽。

    吃过晚饭之后,秦彦、沈沉鱼和沈落雁三人在海滩漫步。

    本想叫着石绾一起,可是,这几日她都沉浸在医术里,不停地得钻研着想要如何才能找到一个好的办法救醒符文坚。

    对于石绾来说,这是对她的一个挑战。同样,她心里其实也清楚救醒符文坚对秦彦有多么的重要,所以,她片刻也不想耽误。

    沈沉鱼和沈落雁也同样清楚,只是,她们不懂医术,能给予他的更多地是精神上的支持。

    彼此,各有分工。

    不管是哪一种方法,秦彦都一直记在心里,心里跟明镜似得,十分的清楚。

    踏着浪,吹着海风,心情仿佛也会被那一波接一波的浪花带走,变得不再那么的烦躁。

    如果这样的日子能够一直这样下去,那该多好?

    可是,秦彦很清楚,留给自己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他坐在这个位置上,就没有办法选择。身在其位,就必须要谋其政。

    当天色逐渐的暗去,一轮明月升上天空,三人回到屋内。

    “你们先回屋休息吧,我去看看符文坚。”

    秦彦转头看了看沈沉鱼和沈落雁,交代了一声,进入另一间房。

    这几日他沉思了许久,既然那个办法无法救醒符文坚,现在唯一可用的就是试试长生石。边晴然那么急切的想要找到长生石,不就是为了救他吗?既然长生石能够让梵天长生不老,也许,就有可能会救醒符文坚呢?

    虽然,秦彦目前还并不知晓而如何的催动长生石的力量。很显然,是无法从梵天的口中获知的,他也只能试一试。

    回到屋内,秦彦取出长生石。

    还是那样普普通通,从外面看不出任何的特别。不过,经历过上次的事情之后,秦彦也不得不相信长生石的力量。

    走到符文坚的面前,秦彦将长生石放在他的手上,然后自己的手也同样放在了长生石上,缓缓的,渡过真气。

    长生石没有任何的反应,跟先前的情形似乎有些不同,秦彦的脑海之中也没有再出现任何的画面。长生石就仿佛符文坚丹田内的那股真气一样,陷入了死寂,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反应。

    秦彦不禁愣了愣,暗道:“奇怪!”

    嘟囔了一声,秦彦加大力量。

    逐渐的,长生石开始慢慢的有了反应,表面变得似乎有些光滑;而且,仿佛笼罩了一股淡淡的雾气,微微的颤抖着。

    随着秦彦的真气不断的输入,长生石旋转的速度越来越快。而且,秦彦可以清楚地感觉到符文坚丹田内的那股真气也好像不断的涌入长生石内。

    若非是符文坚那股强大的真气,恐怕根本就无法催动长生石吧?

    旋转的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忽然间,长生石脱离他们的手掌,直接飘在了空中。

    长生石的内部,忽然间仿佛爆发出一股很强大的力量。秦彦可以很清楚的感觉到长生石内涌出的一丝丝的真气不停地涌入符文坚的身体。而站在一旁的他,也明显的感觉到那股力量进入自己身体。

    那种感觉,十分的舒服,如沐春风一般,让人有一种说不出的惬意。

    如果能够将长生石内的力量全部据为己有的话,那该有多么的强大?秦彦忍不住暗暗的想。不过,这显然很不现实,如果可以的话,梵天只怕早就将长生石里的力量全部吸收了吧?想必,长生石和人应该是相辅相成的。

    随着长生石不停地旋转,一丝一丝的真气不停地涌出,符文坚的身体仿佛被笼罩在一层雾气之中。而且,秦彦可以很清晰的看见木桶里的药水一点一点的变少,化成了雾气,一点一点的渗入到符文坚的体内。

    看到这样的情形,秦彦目瞪口呆。这是他从未见过的现象,不过,他也并不感觉到奇怪。既然长生石能有移山倒海之力、长生不老之功,这样的奇迹,又算的了什么?

    慢慢的,木桶内的药水全部化为了雾气,渗入了符文坚的身体。长生石的旋转逐渐的停了下来,跌落在地。

    秦彦连忙的捡起,再次的输入真气,可是,长生石却没有了任何的反应,又变得像是一块普普通通的石头。

    “咔咔咔!”

    一阵阵轻微的关节活动声响起,符文坚缓缓的睁开眼睛。

    看了看这个陌生的地方,陌生的环境,脸色一片茫然。

    他努力的试图想要活动自己,却发现除了头部和手指可以微微的活动之外,其他的地方根本无法动弹。

    看到面前的人,符文坚微微的愣了愣,“你……,你是谁?这……,这里是哪里?”

    可能是因为太久的时间没有说话的缘故,符文坚有些吐字不清,结结巴巴,话语也仿佛是从喉咙间挤出来似得。

    秦彦一震,欣喜不已,连忙的冲上前,“符前辈,您醒了?太好了,太好了。”

    长生石居然真的能够救醒符文坚,秦彦焉能不开心?他可是天门旷古绝今的天才绝艳的一位门主,是他带领着天门走向辉煌。

    “你……,你是谁?”符文坚诧异的问道。

    “我叫秦彦,是天门现在的门主。”秦彦回答道。

    “天门门主?”符文坚愣了愣,“这是哪里?我怎么会在这?”

    这几百年,他的记忆都是空的。他唯一记得的,就是当初以自己最后的力量封印了玄门,之后,便陷入了昏迷。这也是他最后的记忆。

    “这里是长乐岛,是天门的地方。符前辈,您已经昏迷了几百年了,是我用长生石救了你。不,应该说是您自己救了自己。”

    的确,当初如果不是符文坚行善救下栾凤飞,又怎么会有这样的机缘?

    “长生石?”符文坚愣了一下,“你救了我?我模模糊糊的好像感觉到一直都有一个人在跟我说话,我想要睁开眼睛,却始终也睁不开。我记得,那个声音很温柔,应该是个女人。她是谁?”

    秦彦愣了愣,说道:“她叫边晴然。”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乐虎国际国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