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虽然符文坚将自己的真气分为一阴一阳分别的传授给了皇擎天和秦彦,但是,却也直接让他们的修为突破到天地交征阴阳大悲赋第十层的境界。

    如果不是一分为二的话,那该有如何的强大?

    正如符文坚所说,他们任何一个人恐怕都无法承受如此巨大的力量。

    没有很奢华的葬礼,也没有很豪华的阵容,只是简单的将符文坚的遗体火化,将他的骨灰保存下来。按照符文坚的要求,将来找到齐灵的墓,然后将他们合葬,也算是了却他最后的一段心愿吧。

    “我觉得你应该跟边晴然说一声。”皇擎天看了看秦彦,说道。

    微微愣了一下,秦彦说道:“可是,符门主叮嘱我不要告诉她。”

    “不管怎么说,毕竟边晴然照顾了他这么多年,这个消息她有权利知道。而且,我想符门主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担心自己活着的时候不知道该如何的面对她。因为边晴然为他付出那么多,也对他有爱,可他的心里却没有她。”皇擎天说道,“如果不是边晴然的话,符门主或许早就已经死了,她应该知道这件事。”

    深深的吸了口气,秦彦说道:“你说的也有道理。行,一会我给她打电话,把消息告诉她。”

    微微点了点头,皇擎天接着说道:“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

    “我想先去找一找齐灵,完成符门主的遗愿,将他的骨灰跟她合葬,也算是了却他最后的心愿。你呢?”秦彦说道。

    “我想回玄门。”皇擎天说道。

    “回玄门?”秦彦微微一愣。

    “梵天现在还不知道我的记忆已经恢复,我想,继续回到玄门卧底,争取能够了解更多关于玄门和梵天的资料,将来对付他,也不会太过的被动。”皇擎天说道。

    “不行,我不让你去。”阎芷语一把搂紧皇擎天,激动的说道。

    “我也不同意。梵天是什么人?他活了几千年,无论是阅历还是目光都相当的毒辣,万一被他发现你的记忆恢复的话,你会很危险。况且,有边晴然做我们的内应,你根本就不需要在他身边卧底。”秦彦附和着说道。

    “你不了解梵天,他这个人十分的多疑,对任何人都不信任,即使是边晴然也一样。恐怕就连边晴然也不知道他太多的事情,我回去跟边晴然配合,相信会知道的更多。”皇擎天说道,“而且,你忘记符门主跟我们说的话了?”

    “什么话?”秦彦诧异的问道。

    “他说,梵天迫切的想要得到长生石,是因为他的身体出现的状况。这是他的推测,我也想要去证实究竟是不是真的。如果是真的,那说明梵天遇到了难题,也许这也是他最近选择闭关的原因。我想,这就是对付他最好的时机。”皇擎天说道。

    “我不要你去,万一……,万一……”阎芷语哽咽的说道。

    微微的笑了一下,皇擎天说道:“你放心,我不会有事的。你知道我的,我做的决定谁也阻止不了我。我答应你,我一定会保证自己的安全,不会抛下你一个人。你在这里安安心心的等着我,我一定会回来的。”

    皇擎天的声音很柔,耐心的劝说着她。他也清楚,阎芷语不是那种蛮不讲理的人,只是害怕再次的失去他。

    “可是,你从玄门的基地救出阎小姐,这件事情一旦传到梵天的耳中,他会相信你吗?”秦彦担心的问道。

    “当时深更半夜,没有人知道。”皇擎天说道。

    “可如果梵天知道你白天去过那,想要见巫门的人,梵天能猜不出来的吗?以他多疑的性格,只怕他不会轻易的相信你吧?”秦彦说道。

    微微愣了愣,皇擎天说道:“这个我也想过。这段时间梵天在闭关,事情应该还没有传到他的耳中,现在补救还来得及。离开这里之后,我会先去基地,将那些人统统除掉。如此,梵天就不会知道这件事了。”

    “就算这件事情你说的过去,可是,长生石呢?如果你拿不回长生石的话,梵天能相信你?”秦彦说道。

    “这个我有办法应付,你不用担心。”皇擎天说道,“既然符门主将大任托付给我们,我们就必须要扛起这份重担,这也是我们无法推却的责任。咱们分头行动,我去搜集更多关于梵天和玄门的资料,你去帮符门主完成心愿,顺便安排好天门的一切,蓄势待发。一旦时机到来,咱们立刻动手,除掉梵天。”

    正如皇擎天所说,他做的决定谁也无法阻止。

    秦彦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好吧,既然你已经下定决心,那我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了。总之,你自己一定要小心。”

    “嗯。”皇擎天微微点头。接着,转头看向沈沉鱼,说道:“沈小姐,要麻烦你照顾照顾芷语了。”

    “放心吧,我会照顾好她的。”沈沉鱼点了点头。

    皇擎天微笑着点头表示感激,然后看向阎芷语,微微的笑着,柔声的说道:“我是天门的人,这也是我无法推却的责任,我必须要这么做。不过,我答应你,我一定会安全的回来,乖乖的在这里等着我。等解决了梵天的事情,我们就找个安静的地方,平平淡淡的过完一生。”

    “你要小心。如果你有什么事情的话,我陪你一起走。”阎芷语坚定的说道。她再也无法承受再次失去皇擎天的痛苦。

    “傻瓜!”皇擎天微微笑了一下,轻抚她的脸颊。

    “你们准备什么时候走?”沈沉鱼看了看秦彦,问道。

    “我这边先让薛冰那边打听一下消息。”秦彦说道。

    “最好尽快,以免金陵那边基地的消息传到梵天耳中节外生枝。”皇擎天说道。

    “这个我来安排。”秦彦点点头,说道。接着转头看向沈沉鱼她们,歉意的说道:“本想可以好好的陪你们,没想到又出现这些事情。对不起!”

    “没关系,男人嘛,应该以大事为重。”沈沉鱼微微一笑,说道,“你放心吧,这里有我照顾,你安心去做自己的事。”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乐虎国际国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