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玄门!

    还是那座深山里的竹屋,梵天端坐堂中,一名年轻女子笔直的矗立在他面前。

    说是闭关,不过就是他的计谋而已。不这么做,又怎么能让那些“心怀不轨”的人露出狐狸尾巴呢?

    “让你调查的事情查的怎么样了?”梵天问道。

    “禀宗主,大小姐果然跟天门的人有暧昧不清的关系。”夜叉恭敬的回道。

    “哦?”梵天眉头微微一蹙,虽然他早就看出边晴然的不对,有些怀疑她,但是,却没想到她会跟天门的人有瓜葛。“详细说说!”

    “就在前些日子,皇擎天去了金陵的基地,言明要见巫门的人。当时,被大小姐一口拒绝。可就在当夜,皇擎天偷偷潜入地下室,救走阎芷语。”夜叉回道。

    “这么说我的计划失败了,皇擎天已经恢复了记忆?”梵天眉头紧蹙,眼神里迸射出一丝的寒意。

    “应该是这样。在救走阎芷语之后,皇擎天就立刻领着她出海,应该是去见秦彦。以当时他的表现来看,他的记忆已经恢复。”夜叉说道。

    “竟然会是这样的结果,白白浪费了我那么多的精力,本指望利用皇擎天帮忙夺回长生石,想不到还是功亏一篑。”梵天愤愤的哼了一声,有些懊恼。

    偷鸡不成蚀把米,不但没能得到长生石,反而救活了皇擎天,给自己树立了一个敌人。

    当然,在梵天的眼中,皇擎天也根本就威胁不了自己,不过就是一个蝼蚁而已。

    “这件事情跟晴然有什么关系?为什么你会说晴然投靠了天门?”梵天接着问道。

    “在皇擎天离去后不久,大小姐就处决了基地所有的人。目的很明显,就是想要掩盖这个事实,掩盖皇擎天救走阎芷语的事实。所以,我相信大小姐是刻意放走皇擎天的。而且,据我调查,大小姐在宣城市有一栋别墅,她隔三差五的就会过去,在那里,她一直有秘密的照顾着一个人。”夜叉说道。

    “谁?”梵天眉头微微一蹙。

    “符文坚。不过,因为当年一战之后,符文坚就陷入了昏迷,这些年一直都像是活死人一样,依靠着药物维持生命。就在前段时间,大小姐才将符文坚交给秦彦带走。大小姐为什么要这么做?很明显是想救醒符文坚,想利用他来对付您。”夜叉说道。

    冷冷的笑了一声,梵天说道:“还真是一个白眼狼,养了她这么久,她竟然就这样报答我。早知如此的话,我还不如杀了她。她以为符文坚能杀得了我?哼,当年他做不到,现在就更加做不到。符文坚呢?现在在哪里?”

    “应该是被秦彦带走去了他们在太平洋上的那座小岛。宗主,我相信他们很快就会有所行动,一旦符文坚苏醒,天门必然会进行反扑。咱们是不是应该先下手为强?”夜叉说道。

    “也好,就按你说的办。这件事情就交给你,去吧。”梵天微微点了点头,挥挥手,说道。

    “是!”

    夜叉应了一声,恭敬的退了出去。

    刚出门口,便看到边晴然和王英走来,微微愣了一下,夜叉停下脚步。

    看到夜叉,边晴然也同样愣了一下,眉头微微一蹙,脸上浮起一股寒意。

    “你就是夜叉?”

    边晴然也从来没有见过她,只是听闻梵天的身边一直有这么一个人,充当梵天的调查员。相当于明朝时的锦衣卫。边晴然也是看到她脸上的面具方才想起。

    “大小姐,宗主有事吩咐我去办,先告辞了。”夜叉说完,转身就欲离开。

    不管怎么说,边晴然在名义上还是梵天的女儿,是玄门的大小姐,夜叉对她还是要有起码的尊重。就算边晴然犯了错,那也轮不到她去处理,能有这个决定权的,也应该是梵天。

    “站住!”边晴然一声叱喝。

    “大小姐还有什么吩咐吗?”夜叉停下脚步。

    “最近一直跟踪我的,是不是你?”边晴然冷声问道。

    “我不明白大小姐说什么。如果大小姐没什么事情的话,请允许我先告辞。”夜叉淡定的说道。

    “没大没小,不知所谓。小英,给我掌嘴!”边晴然喝道。

    “是!”王英应了一声,一个踏步上前,一掌狠狠的朝夜叉掴去。

    夜叉焉能束手待毙?连忙的闪身避开。“大小姐,请你住手,不然可就别怪我得罪了。”

    “还敢反抗?小英!”

    边晴然的话音落去,王英自然清楚她的意思,栖身而上,一拳狠狠的砸了过去。

    夜叉是梵天的贴身死卫,边晴然自然是不允许她活着。自从知晓符文坚已死的消息之后,边晴然也没有了生存的意思。这些年她其实一直活得都很痛苦,一点也不开心,如果不是因为想要救醒符文坚,如果不是有这样的一个精神支柱,只怕她早就已经走上了黄泉路。

    如今,符文坚已死,她也不想苟延残喘。

    她也清楚,这些日子一直都有人在暗中的跟踪自己,自己所做的事情恐怕早就已经传到梵天的耳中。既然是避无可避,那索性不如拼一把。

    夜叉冷哼一声,丝毫不惧王英的攻击,迎面而上,反手一拳砸去。

    “砰”的一声,王英身子微微一晃,踉跄着退后几步。

    然而,夜叉似乎并没有想就此罢休,紧跟而上,一拳直捣王英的胸口。

    “大胆!”

    边晴然一声叱喝,飞身而上,凌空一脚踹了过去。

    夜叉不敢掉以轻心,连忙的挥手挡去。

    “砰!”

    一股强大的力道袭来,夜叉的手臂发出一阵清脆的骨骼断裂声,整个人倒飞出去。

    在边晴然的面前,夜叉的修为毫无疑问,还要逊色不少。

    边晴然分明就没有想过要如此轻易的放过夜叉,紧跟而上,一拳当头砸下。

    毋庸置疑,这一拳如果砸中,夜叉必然是命丧当场。

    “住手!”

    一声叱喝声传来,梵天从屋内走了出来。

    刚才发生的事情,他自然是看的清清楚楚,也听得明明白白。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乐虎国际国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