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九真九阳 > 第八十八章 疑惑重重
    晴川谷是座四面环山的山谷,山谷之中是原始森林,十分辽阔,这片山脉名为晴川山脉,在地图上有标明,右方几百里就是天火洞,左前方遥远的地方,那就是名震赵国的天玉山。

    无论实力还是影响度,天玉山远远超过赤燕山,雄霸一方许多年,天门府几次都未将天玉山拿下。

    “如有事就施展这道法印,飞羽道场紧锣密鼓在筹备府宴,你莫耽误太长时间,回时最好与我一道!”

    凝视茫茫群山、丛林,苏方正为难如何寻找当年修筑工事的具体位置,洛暮雪召回仙剑,留下一句便向右方飞去,

    目送她离开,带着对父亲的思念,对母亲、爷爷的承诺,苏方立即奔向山谷。

    进入森林,几乎来到原始世界,各种植物千奇百怪出现在眼前,野草比人还要高出不少。

    苏方踩着野草寻找着,只要经过的地方,都用超凡视力仔细寻找,即便如此,好几天下来都未有丝毫发现。

    山谷深处一条溪流前,苏方正用水洗脸,不过却意外见到两尺深的水底,躺着一些骨头。

    他立即沿着溪流向上游沿着岸边寻找,果然如他所料,骨头碎片越来越多,直到发现两片头骨他才确定这是人类的骨头。

    “这么多骨头…这里附近某个地方,应该就是当年要修建工事,也是父亲出意外之地!”

    心中阵阵拔凉,越过万水千山,通过自己苦修,一步步成为大圆满者,逆天改命,且靠自己摸天门成为修士。

    为的就是寻找父亲,从心里希望父亲还活着,只是相隔太遥远,父亲无法回家。

    不想找到父亲的骸骨,不想找到家族遗失的宝物。

    突然觉得如果没有寻到父亲消息,心里还有一份盼头与坚持,此时一阵阵后悔。

    继续沿着上游寻找,人骨碎片处处可见,等他来到溪流的源头,便见到一个天然溶洞坐落在雄山脚下,如同一条神龙张开大嘴,喷出清澈而甘甜的溪水。

    当苏方来到溶洞,顿时惊呆了。

    溶洞两侧空地上,躺着一具具干尸,至少也有数十具,虽然成了干尸,但他们穿的衣服有一部分一眼就能辨别,正是天门府修士。

    这里十有八九就是当年执行任务,那些被召唤而来的修士,所休息之地,尸体太多,令苏方无法喘息,溶洞之内弥漫着阵阵阴气。

    “这些人不是意外遭受妖兽攻击吗?为何尸体如此完整,完全没有外伤?而且似乎是同时死在这里!”

    无法移动一步,站在洞口前,当他冷静下来,见到这么多干尸,突然便生出各种疑惑。

    大步来到几具干尸前,打量一番,又看看其他干尸,没发现他们所携带的令牌,或是可以代表天门府身份的东西,且再深层地打量一具具干尸,惊人地发现干尸的骨骼竟是乌黑色的。

    “这是中了剧毒,毒入五脏六腑,他们不是遭了妖兽攻击,反而是整体中毒而殒命,看似没有挣扎,没有打斗痕迹,这也太不寻常!”

    随着不断深入研究干尸,苏方有了更多发现。

    干尸似乎在同个时段中毒,看起来毫无挣扎就毒发身亡,仿佛他们是集体服毒。

    “爹…”

    此时苏方只想找到父亲骸骨,将父亲带离这亡魂洞。

    二十余年过去,一具具干尸上的衣服,有的难以辨识,有的可以辨识,可如何寻找父亲?即便苏方从小从画像之中,得知父亲模样,但干尸都如同骷髅,如何寻找?

    许久都未寻到骸骨,反而在溶洞深处一个非天然的石洞内,又发现了三具干尸。

    其中两具干尸头颅与身体分开,另一具是完整的,但脖子之上有一道深深的剑痕,这三具干尸都没有中毒,从干尸躺下位置来看,几乎是同时在毫无反应下被击杀。

    而三具尸体所穿的衣服,似乎死之前还有护身铠甲,但现在只剩下内袍,虽看不出是不是天门府弟子,可从这几人腐烂程度来看,这三人绝对不是普通修士,因为大致轮廓能看出,且皮肤下的经脉都未完全收缩。

    说明经脉异常强大,腐烂速度自然比普通修士慢,可能是密道境的强者。

    “嗯?”

    三具尸体没有任何代表身份的东西,可仔细的苏方,从脖子有剑痕的尸体,那卷缩在下腹右手,却发现了什么。

    翻开尸体,意外发现尸体右手握着什么东西,似乎用尽生命最后一刻的力量,将东西握在手心。

    取下一看,是一块金丝织成的碎片,即便多少年过去,这金色碎布却依然透着富贵之气,俨然不是一般人可以拥有的。

    翻开金色碎布另一面,上面竟用银丝绣着四个字:“越王内卫!”

    越王内卫!

    这代表什么?

    看这三具尸体瞬间被人击杀,而这具干尸看来实力最强,也是最后才毙命,殒命之前还与杀手有过身体接触,且拼了命从对方身上扯下这块碎布,也许他也不想死的不明不白,想有人能发现杀手身份。

    “他们来此到底执行什么任务?竟落得整体被杀人灭口的下场!”

    握着金色碎布,苏方看着三具尸体,又想到那些被毒杀的干尸,方才想到这一切并不简单。

    而父亲的死,不是意外,而是人为。

    苏方又来到溶洞中一具具尸体寻找,并未发现任何兵器,看来父亲带来的降月刀也不见了踪影。

    显然是杀手要毁灭这里所有人身份,将任何可以证明身份的物品,一一取走,就剩下一具具冷冰冰的尸体。

    “嗡!”

    无法辨认父亲骸骨,也找不到家传宝物降月刀,苏方心情失落,无精打采,有种付出一切到头来徒劳无功的无力感。

    腰间令牌忽然微微一动,令苏方立刻走出溶洞,只是一会儿,洛暮雪便御空而来。

    洛暮雪落地之后,立即见到溶洞内大量干尸,以她修为以及见识,立即看出什么:“莫非当年执行任务的弟子,都死在了这里?”

    也不管苏方,她径直进入溶洞,很快又来到外面:“这里面还有机密,且不是一般人可以知道的机密,杀人灭口,一口气杀了这么多人,也不像是外人所为,否则怎会没有打斗痕迹?天玉山虽距这里很近,可也做不到一下子无声无息杀了这么多人!”

    “天门府以妖兽袭击来结案,他们大有可能派人来过此地勘察,如果真是天玉山所为,天门府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苏方紧紧攥着拳头,因为自己父亲是被人杀死的,死在这无人之地,躺在这里二十余年,却没有一个说法。

    心中如何不气?不怒?

    他要为亲人讨个公道!

    “大人!”苏方将金色碎布递给洛暮雪:“在下父亲躺在这里二十余年,我这个当儿子的,居然连骸骨都找不到,还请大人助我找到痛下杀手之人,我要为父讨回这笔血债,令父亲在九泉之下可以瞑目!”

    洛暮雪得知碎布如何得来之后,陷入好一阵沉思,似乎苏方看的出,不是洛暮雪认不出这碎布,而是碎布大有来头,令她都感到棘手。

    “你真要为你爹报仇?”蓦然,洛暮雪认真地问道。

    苏方明白了,凝着眉头:“此仇必报,有一人,我杀一人,有一万人,我杀一万人…”

    后者冷艳道:“那你可要有准备,越王内卫,乃是越王麾下的亲兵,而越王是谁?他乃是赵国如今的三大亲王之一,也就是除了当今赵国皇帝,三大亲王乃是最有权势的存在,就是十个天门府,也抵不过一个亲王的势力,亲王可以指挥天门府,以及赵国周围任何势力,一声令下,就可以大军向赤燕山、天玉山进兵,且将这些势力毁灭,亲王之下,有无数的修士,有无数的高手,他们之中超过法洞境、神通境的强者大有人在,别说那些强者,就是亲王自身实力,也超过了当今的天门圣皇!”

    “岂不是如一头巨象猛兽……”听得苏方心中阵阵窒息。

    “亲王就是巨象,高高在上,除了皇帝以外的存在,而赵国又强大无比,那里乃是修真帝国,这天门府只是为赵国看家护院的存在,赵国要天门府灭,只需朝夕,苏方,你的仇人就是如此无法撼动的存在,你还想报仇吗?”

    “报,如何不报?就算是皇帝,我也要取下他的人头,大人,弟子得进入赵国,靠近越王,找机会杀了他,你能帮我吗?”

    “杀越王…苏方,以你密道境修为,别说杀越王,连他影子都见不到,如何去杀?我帮你可以,这次天门府宴,从赵国来的使者之中,有一人是‘琅君王’的人,我可以介绍给你认识,如果被此人看中,你可以直接由王府调令,去赵国为亲王办事!”

    “琅君王…”

    一个越王,又是一个琅君王,令苏方感觉复仇之路,如一条看不到尽头的通天之路。

    “此事你再好好斟酌,你要寻杀父仇人,无疑难于上青天,且一旦走上这条路,你也没得回头的机会,想好了再通过白灵告诉本座,若是你将来在赵国出了岔子,是会连累我的,一旦得罪了越王,我的下场也如同这具干尸!”

    洛暮雪将金色碎布交给苏方,且凝重叮嘱一番。

    苏方想了一阵,拿起一块乌黑骨头,随着洛暮雪驾驭仙剑,离开了晴川山脉。

    天门府!

    还未靠近天门府,洛暮雪就丢下苏方,独自先一步赶回了天门府。

    “越王…”

    苏方却在深山之中,寻得一个寂静之地,将从晴川谷取走的乌骨取出,研究了一番。

    苏方传递一道意念:“玄黄,将道无良放出来,我有事问他!”

    “好的,这只老狐狸最近很老实,也翻不起浪了!”玄黄立即回应,且右臂弥漫神秘莫测的玄光。

    然后一道塔影闪烁,喷出一道黄色人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