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九真九阳 > 第一百零七章 潜入皇宫,当了太监
    匆匆忙忙一个多月,苏方在薛无剑保护下,处理好家族事务之后,便踩着飞剑几天之后,回到了八宝城。

    回到王府,苏方就继续修行,时时刻刻从古镜之中,吸收寒气进入体内,一阴一阳两股能量不断地融合,形成真正的纯阳之气。

    越王隔三差五来看他,会给他带来各种资源,而渐渐越王就露出了一些端倪,每次都显得有些力不从心。

    “见过大哥!”

    行宫内,女婢正在大殿内外待命,此时赵子霸一身夜行衣,急匆匆来到大殿,苏方急忙出来相迎。

    赵子霸与苏方在大厅席地而坐,女婢立即上酒,赵子霸喝了几口闷酒,明显心情不怎么样。

    苏方暗暗预料了某些讯息,便放下酒杯:“何事让大哥如此郁郁不快?”

    赵子霸按住酒壶:“二弟有所不知,因上次皇宫楼事件,很多人传言是义父暗中指派杀手,要除掉明王,陷害琅君王,满朝上下,都开始敌对义父,现在义父时时如坐针毡,头发一片接着一片变白,且皇帝也对义父不满,义父担心皇帝会降旨削去义父的亲王之爵!”

    “哪有如此严重?”苏方惊诧哼道。

    “皇家内斗,就是如此严酷,处处都是冷刀子,义父就是亲王,也不免有些高处不胜寒,如果皇帝将来真动了心思,那义父,那你、我…都得人头落地,尤其是义父,活了半载,如何放得下亲王之位?可惜我身为御天伏魔将,正为义父努力成为皇朝大人物,到时可以手持重兵,方能为义父帮忙,不是为了这个,我一定去杀了明王或是琅君王,就是那皇帝我也要杀,要谋害我义父!”

    这番话显然是故意说给苏方听的,赵子霸做出一副怨怨不甘,又无能为力的模样。

    苏方显得激动:“是啊,要是义父有事,这亲王府还不一夜之间就倒了?大哥,我得为义父分忧啊,我这就去见义父!”

    “其实义父已在之前有打算,不能坐以待毙,但义父还是下不了决定,此事……因为这件事必须由义父身边,最亲的人,最信任的人,才能去完成!”

    “义父待我恩重如山,大哥,你既然知道此事,不如你告诉我计划,然后和我暗中行动,为义父尽孝!”

    “你真有如此胆量与勇气?”

    “当真!”

    苏方立即站起来,拍了拍胸膛。

    而赵子霸挥手让女婢都下去,与苏方来到一旁坐下:“当今王朝,皇帝老儿从小体弱多病,无法修行,是个废物,又把义父当做外人,我就想不如杀了皇帝老儿,夺取皇权,到时大哥我可以掌握皇朝重兵,加上义父在王朝的人脉,杀了皇帝容易,掌握皇宫也容易!”

    苏方一怔,万万想不到:“刺杀皇帝?”

    赵子霸靠近,双眼闪烁阵阵寒意:“你看,杀了明王还有琅君王,灭了琅君王而明王也活着,到时还会让皇帝怀疑是义父所为,还不除掉义父?只有杀了皇帝,助义父夺取皇权一个办法,到时你我可就是当朝皇子、太子,而你为义父立下如此大功,太子之位就是你的!”

    “此事…”

    “你刚才不是说要为义父尽孝吗?”

    “是,但我没想过是刺杀皇帝,一荣俱荣,大哥,我们刺杀皇帝,有几分把握?”

    “十足把握,因为我可以调令禁军,且皇帝老儿又是个病秧子,修为才是法洞境,杀他容易的很,一旦得手,大哥会让你悄无声息换装成为侍卫,离开皇宫!”

    “那此事要告诉义父吗?”

    “不能告诉义父,他若是知道,必然是不会让你我行动,他舍不得让你冒险啊,此事说定了,我们不能白白受义父照顾,也要为义父分忧,我这就去准备,过几日我会带你从暗道离开,千万别让义父察觉!”

    赵子霸拍拍苏房肩头,字字叮嘱,直到苏方点头,他才转身离去。

    “越王真是狼子野心,要杀皇帝?好,好,赵国是我苏家的大仇人,刚好我可以将计就计…来个一石二鸟!”

    苏方突然笑得阴沉沉。

    ******

    越王行动。

    “义父,那傻小子上钩了,一听义父将来要失势,早吓得脸色发白,此人已经完全当自己是王府的主人,放不下现在拥有的一切!”

    内殿之中,赵子霸单膝跪地,正在向老谋深算的越王汇报。

    越王扶起赵子霸,严肃的交代:“刺龙计划早在很久前已开始行动,皇宫之中布置了多少人手,现在杀手也找到了,就差你了,速速将那女人拿下,等你与公主完婚之际,那就是我们行动除掉皇帝的时刻,你不成为驸马,如何掌握皇宫?”

    “孩儿已努力在公主面前表现自己,获得公主欢心,本来不想来硬的,既然万事俱备只欠东风,那孩儿就立即选时机,把此事办了!”

    “争取在三年之内,除掉皇帝,掌握皇朝,这段时间我也会暗中大力支持羽皇等反叛势力,推动他们发动战乱!”

    此话一出,就令赵子霸仿佛见到,自己成为太子的时刻。

    ******

    “二弟!”

    半个月后!

    苏方所在的行宫,内殿打开一道暗门,赵子霸刚出现,苏方就以一身黑衣,与他一同进入密道。

    两人在几位高手保护下,经过一个时辰飞奔,才离开密道。

    皇宫之外!

    苏方第一次来到赵国皇宫面前,高墙之外,就是掌握这方世界的无上王朝。

    天亮之后,越王府门前。

    赵子霸此时不是越王义子,而是当朝大官,与苏方凝视皇宫:“计划是这样的,大哥会让你进入内监厅,成为一名太监,且安排在皇宫,伺候当今皇帝!”

    “太监?”那是没根的存在啊。

    赵子霸猜到苏方害怕什么,拍拍肩膀,压压惊:“放心,放心,命根子不能丢啊,大哥怎么能让你真的失去命根子,大哥与内监厅的官员很熟悉,且也有人是义父早早就收买的,不会令你成为太监的,在这皇宫,只有三种人可以靠近皇帝,女婢、太监与内卫,而内卫掌控太严格,无法轻易弄到一个空缺,且有了空缺,也会轮流巡逻偌大的皇城,二弟又不是女子,唯独这个点子最好!”

    苏方冒出虚汗,擦了擦额头:“那我要做什么?”

    “按照内监厅吩咐去做,好好学做一个太监,然后要行动时,我会亲自在皇宫与你见面,事不宜迟,我已与人约好时间,在宫门口相见!”

    一挥手,赵子霸就让两名下人带着苏方离开了御天府。

    他则坐上马车,渐渐驶入大街。

    就要到皇宫时,苏方被人带入一处无人之地,见到了一名缺少阳气,阴里阴气的中年男子在等他。

    这人顶戴圆帽,穿着一件葛布长袍,上篮下红,腰系白玉长带,像是得了富贵的下人,而下人是灰衣粗布,他们则要富贵太多。

    双方见面后,御天府下人便立即消失,而这中年太监身材微微发胖,看来在皇宫捞了不少好处。

    “我是王福,一切听我说,你一个字也别吭声,把这身衣服换上!”

    中年太监自我介绍一句,便拿出一件与他大致相同的衣服。

    苏方换上后,俨然成了个小太监。

    王福示意让苏方学他,昂首进入大街,又来到皇宫之前。

    到了皇宫,那得低着头,只能看着鞋头,卫士询问一阵,王福几句话就搞定,带着苏方正式进入皇宫。

    在越王府已习惯皇家气象,皇宫建筑更加大气磅礴,深墙大院处处都是,且士兵更多。

    皇宫也非常之大,也分许多宫苑,经过一炷香,苏方才随着王福来到内监厅所在的宫殿。

    来到这里就处处见到太监,年轻的、中年的、老年的各色人物都有,而王福看来也是大人物,人人见到他都要行礼。

    “从此你叫云安,没人会查你身份,此时开始,你要学习他们说话时的动作、神色!”

    经过一层层殿门,便是内监厅办事之处,王福又带苏方进入一个房间,很快一位老太监进来了。

    老太监向苏方当即躬身:“少主!”

    “不客气,现在我身份与你们一样,这里没有少主,只有云安!”苏方客气的回答。

    “老朽早年得到王爷提拔,一步步成为这内监厅三大主掌大太监之一,王福已是内侍官,以后少主在皇宫少说话,默默做事便可!”

    老太监自我介绍,神色嘶哑,可是真太监:“王福,事情已安排好,以后少主就在正天殿一侧的春畅园当值,你立即带少主过去,且将少主好好安置!”

    “是!”

    见了老太监,王福又带着苏方离开内监厅,离开之前,领了一些物品,然后低着头经过一座座内宫。

    “少主,这就是春畅园,也是皇宫花园,面积非常大,有三十几个太监当值,不过都是我的手下!”

    此时进入一座很长高墙,所保护起来的宫苑。

    这就是春畅园,进入之后就等于来到另一个世界,有山有水,有花有草,恐怕占地也有数万亩。

    女婢、太监在不同地方打扫卫生,或是栽花,清理各种杂草。

    王福将众人唤来,将苏方介绍给大家,又带着苏方来到与春畅园一墙之隔的两座寻常宫殿,一座是女婢住所,另一座就是三十几个太监住所。

    房间有很多,也十分别致,再者旁边就是畅春园,可以时刻进入其中观赏美景。

    “少主,等你适应过来,我会安排你成为这里的内官,现在少主跟我学学一些必须记住的礼节!”

    王福将几个正在休息的太监打发开,立即开始教苏方各方各面。

    夜晚到来!

    “云哥是王大人引荐来的,以后可要给我们说说好话!”

    “大家在这深宫都不容易!”

    大院内,结束一天工作的太监,都围着苏方,要讨好这个突然由内侍官带来的关系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