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九真九阳 > 第一百零八章 神秘女子竟是当朝萧妃
    踏入神通三重,领悟力自然也非常不凡,王福教给他的东西,当晚就记得一清二楚。

    春畅园太监活很简单,主要是伺候来春畅园游玩的世子、王子、妃子、公主,伺候好了还会有打赏。

    没人来春畅园的时候,还要与宫女负责卫生,整日没事,因为他是王福领来的,没人敢让他做什么,把苏方当做大爷供起来,也因如此,苏方几乎时时刻刻都在修行,吸收阴寒之力。

    大力神掌!

    第一门神通,苏方得好好琢磨,同时也将龙蛇卷提升到法术极致,毕竟龙蛇卷是他第一次修行的法术,将来也可以提升为神通。

    “不好了,顺意被三公主快打死了!”

    一段时间过去,当苏方已完全适应太监身份,且不断掌握大力神通,突然听见两侧房间有了动静。

    三公主?

    既然是来刺杀皇帝的,说不定可以见到真龙天子。

    便离开房间来到春畅园,果不其然,湖旁一处走廊,几个不是春畅园的太监,正在对一个小太监掌嘴,当众扇得啪啪响,鲜血从嘴巴里咕咕往外流,直接往死里打。

    只需要一炷香,那小太监就活活被打死,三公主带着一帮人哪还有心情游玩,就是一条人见人怕的疯狗,太监、宫女躲都躲不及。

    “这三公主才二九之龄,也长得标致,可一出手就置人于死命…”

    人命贱。

    此时宫女、太监将太监尸体抬离春畅园。

    “三公主平日里虽然很凶,可从来没在这里打死过人啊”

    “你们没听说啊?我在三公主宫里当差的一个朋友偷偷告诉我,听说三公主与御天将军赵子霸大人私下接触,两人快活风流的时候,被皇帝给发现了!”

    “此事我也听说了,你不说,我也不敢说啊,说起来公主行宫人人都知道,说是两人私下苟合!”

    “不会吧?她可是公主啊!”

    “公主又怎了?人家赵子霸大人年少有金,实力强大!”

    “也有人说公主怀孕了,马上要与赵大人奉旨完婚!”

    令苏方想不到的是,这群宫女、太监待那三公主一走,一个个都在私下纷纷议论。

    将皇家之事就这么传的沸沸扬扬。

    “赵子霸?”

    很是令他费解的是,为何会是赵子霸。

    赵子霸此人他接触过一年多时间,此人心机沉沉,谁也不知道他是当今越王的义子,可事实他就是义子,而在帝国又是当朝大官,前途不可限量,为何突然会做出这种逾越之事?

    太不符合常理,赵子霸应该低调行事,不去招惹是非,可这次亵渎了三公主,是他本性所然?还是?

    良久,面对空旷的湖面,他脑中升起一个念头来:“莫非此事背后还有玄机不成?”

    “都在干嘛?皇帝与萧妃即将来春畅园划船!”

    忽然来了一拨太监。

    几乎都是老太监,一个个阴狠的呵斥着宫女、太监,又让苏方与几个太监、宫女,将停在角落的皇船划过来,停在湖阁之前,恭迎皇帝、萧妃到来。

    “皇帝!这次可是杀皇帝的好机会…”

    苏方站在大船一侧,弯身等待着,心中默默念叨着,突然喷发一股热火,想杀人的热火。

    此时宫女、太监纷纷相互转告:“大家今日要特别小心,也许皇帝会因为三公主的事,而大发雷霆,大家别往枪口上撞啊!”

    一个个噤若寒蝉,好不害怕。

    “恭迎皇上、萧妃!”

    一群宫女涌入春畅园,侍卫也立即把守走廊。

    空气之中,拥有肉身大圆满的苏方,能听见每个宫女、太监心跳或是骤然加快,或是突然要骤停似的,可见对皇帝有多害怕。

    游船立即有了动静,微微的晃动,一部分侍卫、宫女、太监上船,有宫女将花篮放在个个角落,很快空气之中就洋溢着花香。

    在跟随皇帝身边的大太监下令后,游船渐渐驶向湖心。

    此时游船上有侍卫、宫女、太监不下三十人,可却静如寒夜,人人都能听得见自己的呼吸声。

    “陛下,老三这件事已成定事,且赵大人也是相貌堂堂,虽没有显赫家世,背景比不上那些王侯王子,但此人贵在努力、忠心!!”

    当撩动发梢的微风卷过时,一个拥有少女声线、但十分威严的女子声音,戛然打破这份寂静。

    当今皇帝传来浑厚之音:“赵子霸是不错,本皇也看重他,可他竟敢背着本皇亵渎公主,此事关乎皇族颜面,如果不是老三怀上孽种,本皇定要取下赵子霸的人头,方才解恨!”

    一代皇帝,自己才是天下霸主,还敢有人挑衅尊严?

    在场谁听不出当今皇帝有杀人的怒气。

    那女子又安慰道:“事已成定局,还不如换个角度,成人之美,想办法将此事办得不损皇家颜面,俗话说的好一个巴掌拍不响,此事与老三也有关系,消消气!”

    “萧妃的声音怎么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不远处的苏方,躬身待命,心中很想就此一步踏出,施展鬼王爪或是灵蛇刀,加上灵隐戒,将赵国皇帝杀了。

    此时凝视皇帝身旁的萧妃,待她又开说话的时候,苏方却有种很难以形容的感觉,见到萧妃的背影,以及那说话的声音,似乎此时置身的画面,在曾经某个时候发生过。

    “皇上,明王有事求见!”突然从岸边传来一道喊声。

    大太监下令后,游船渐渐靠岸,皇帝森冷的吼道:“不是说过今日不召朝务吗?”

    岸边一个老太监吓得跪下:“明王很是着急,说是边疆一些城池突发战乱!”

    “国事要紧!”萧妃也附和。

    “朕得走了,择日再陪爱妃游园!”皇帝昂着身,在侍卫护送下离开了春畅园。

    恭送皇帝离去之后,萧妃让一部分人下船,游船徐徐向湖心驶去,苏方此时悄悄凝视萧妃,她刚好站起来,观赏湖面莲花。

    “模样似乎也很熟悉…”

    打量萧妃侧面,苏方更加疑惑,为何眼前这堂堂的皇妃,总有一种似曾相似的感觉。

    而等萧妃侧身之际,他也见到萧妃的模样,不看还好,一看体内就有一股难以形容的热浪席卷,且从鼻孔留下一滴滴鼻血。

    这一刻,在苏方的脑子里、眼中,只有萧妃的存在,如同木头人盯着萧妃。

    一名贴身宫女见此亵渎皇妃,顿时走来:“大胆!”

    也引得萧妃将目光落在苏方身上,萧妃那倾城的容颜也是一惊,然后是疑惑,直到黛眉凝住。

    宫女大怒:“狗奴才,敢亵渎主人,要不要你的眼珠子?”

    “将他押来!”萧妃回到中央坐下,且向周围太监下令。

    太监麻溜地将苏方制住,此时苏方才低下头,真是后悔如此失态,这样要坏了大事。

    萧妃看向旁边宫女:“将他戴顶取掉!”

    宫女伸手毫不客气夺下戴在苏方头上的圆帽,苏方尽量低着头,可感觉萧妃一直在注意自己。

    “你们先退下!”

    一声令下,宫女、太监纷纷离得远远的,萧妃再看向苏方,先是喝了一杯水,才淡淡的开口:“本宫记得…有那么个和你长的很像之人,似乎早该死了,为何还能活着?”

    “小的…”苏方还是埋着头。

    萧妃又道:“不知怎么的,本宫看你和我认识那人长的太像了,可惜啊,那人该死,罪该万死,因为他看到不该看到的!”

    苏方装傻:“小人只是一介太监!”

    “哦?是吗?谁让本宫痛恨那人,也痛恨说谎之人,不如就将你杀了,剁成肉泥,当花肥如何?听说人肉做的花肥,开花后更加娇艳,就如十五六岁的少女!”

    “咯噔!”

    此时心中一震,苏方欲催动法器,要抢先一步出手,如果没有办法,那只能保命要紧。

    萧妃忽然露出天仙般的笑容:“你告诉本宫,本宫不告诉别人,如何?”

    苏方哪敢承认,想当初就是在那寒潭,意外遇到萧妃,他也万万想不到,当时认为的大人物,竟然是当朝的萧妃。

    皇帝的女人。

    重点是皇帝的妃子,还被他给摸了,看的个精光不剩。

    无论如何也不能承认:“小人不知娘娘是何意思?是因小人长的像娘娘故友吗?”

    “回宫!”

    哪知萧妃却没有再刁难苏方,对付他,如同之前那般高高在上,超凡脱俗。

    等萧妃离开春畅园,才令苏方感觉又一次与死神擦肩而过,看来萧妃果真不确定是不是他。

    可对苏方来说,他可以肯定当年在紫气山,所遇到那个斩杀同门的神秘女子,就是当今萧妃。

    苏方也万想不到,才躲过一劫,第二天不到正午,就见到王福随着一个大太监来到春畅园,还是来带苏方去萧妃宫当差。

    “还以为此事就能瞒过她,谁知道此女如此难以捉摸,背后还来一手,这下我进入了萧妃宫,岂不是会被她吃的连骨架都不剩?”跟着几位太监在离开春畅园的途中,苏方心中始终在不安跳动着。

    羊入虎口啊!

    萧妃宫在皇宫近乎中央位置,是一座独立且大气的行宫。

    进入行宫,等人汇报同时,王福趁机道:“少主,大公子有令,让你就潜伏在萧妃宫,而萧妃是皇帝的嫔妃之一,经常可以遇到皇帝!”

    苏方暗暗应了应,心思却在琢磨:“看来赵子霸哪知道这其中原因…这次计划是泡汤了,等下有机会就飞出皇宫,即便被追杀我也不怕!”

    “你们去吧,此人以后就是萧妃宫的人,你们内监厅还要物色一些老实的人给我送来!”

    一名二十出头的锦衣女子出现,看样子就是一个高手,她丝毫不给太监面子,当众带着苏方进入内殿。

    苏方悄悄打量萧妃宫,感觉就是人少,太监非常少,是宫女较多,也许是因这里是皇妃行宫的缘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