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九真九阳 > 第一百一十三章 最危险的地方
    “保护皇帝!”

    “诛杀叛逆!”

    琅君王带着沈皇奇等强者刚打碎大门,以及行宫周围的高墙,不容杀手离开大殿,突然从周围传来战鼓齐鸣。

    行宫周围半空,竟然飞来了军队!

    这些军队一看就是赵国的精英,一部分踩着飞剑,上百人为一个方队,一部分骑着坐骑,有数百人,其他手持弓弩、长枪,把公主行宫围得水泄不通。

    为何赵国能统一天下!?

    就是因为有这种修士,所训练出来的战士!

    天门府能比吗?没得比,什么飞羽军、玉鹭军…在这种大军气势下,岂有反抗之力?

    “保护皇上!”

    “诛杀叛逆!”

    军队逶迤地从半空飞来,就如钢铁大军。

    琅君王大吼,皇气冲天::“不能放过一个叛逆!”

    “撤!”

    一部分宫女、太监以及来自无魂杀手,急忙奔向藏在假山的暗道。

    忽然,萧魅儿的声音传入苏方的脑海:“还不快跑?你想死在这里?”

    苏方转身一看,萧魅儿在桑玥保护下,躲在墙角,娇弱无力,可谁知道她才是一尊高手。

    嗖!

    周围杀手疯狂涌入假山,苏方也以最快速度,踩着飞剑赶紧飞去。

    “哪里跑?”

    哪知半路突然杀出一道人影。

    沈皇奇!

    此人居然是一直在暗中盯着苏方,带着来自琅君王的高手,挡住苏方的去路:“你人头今日就要留在这里!”

    苏方一怔,立即明白了,原来还以为沈皇奇要救他:“沈皇奇…你要杀我灭口?”

    “这次聪明了?你可不能活下来,你要活下来,我就活不了!”

    堂堂王爷身边的高手,修为不知有多强大,实力与天门圣皇至少是一个层次的,居然要亲手杀了苏方。

    “灵隐戒!”

    趁乱逃走!

    脑海闪出这个念头之后,苏方立即催动他的法宝,也是最好用的法宝,灵隐戒。

    沈皇奇还未动手,却见苏方从眼前不见了,他立即释放气势,且一口寒气喷出,化为冰封之力,瞬息以苏方消失的地方为中央,骤然扩散而出。

    嘭!

    神通,浩丹境释放的神通,威力远超过了神通境,正在凝结金丹,所以寒气冰封,眨眼就在三丈远的半空,发出激烈碰撞。

    咔!

    撞击之后,传出一记破碎声。

    那冰封寒气之外的无形空间,苏方踉跄退后几步,左手上的灵隐戒竟然破碎了。

    承受不住来自沈皇奇一招之力,这可是一件达到灵宝近乎完美的宝贝,在浩丹境面前如此不堪?

    不,不是灵隐戒不堪,而是沈皇奇的必杀之心。

    他释放的冰封寒气,可不是气势,而是神通,所以这是他最强大的一击,就是不给苏方活路,要将他灭口,方才可以在琅君王面前有所交代,否则让赵国上下知道苏方是他们的人,与他们有半点关系,一百张嘴也解释不清楚。

    “灵隐戒…”苏方心痛如绞,这可是一件拥有大用处的宝贝。

    轰隆隆!

    此刻前方那一座假山,密道的口子,被上方杀来的赵国士兵,催动宝光之力,当场击碎,几个杀手刚进去,就被活活震成肉泥。

    还有些想逃出去的杀手、更多太监、宫女,在此时再也没有机会进入密道,四方已被赵国士兵围住,半空也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噗!”

    苏方体内一震,血气涌出,随着灵隐戒震碎,他也受到波及。

    沈皇奇想不到苏方还能活着,顿时又释放寒气:“小子,从始至终你就是我手中的棋子,下一秒不会再有开口说话的机会!”

    “沈皇奇,今日之恨,来日我必会讨回,告诉琅君王,我能杀了皇帝,就能杀了他!”

    “咔嚓!”

    苏方突然捏碎了一块纹符!

    瞬移符!

    这是师傅杨一真当年离开,所留给他的三块纹符之一。

    想不到今日,在这赵国皇宫,千军万马包围之下,竟要捏碎一块,消耗一块对于苏方意义非凡的宝物。

    “死!”

    赵国强者就要把大部分杀手斩杀,如果苏方落在他人之手,审问出来的话,琅君王可脱不开关系。

    沈皇奇喷射出滔滔寒气,整个空间都是寒气的领域。

    神通,顷刻间就可以爆发绝对力量。

    呼!

    苏方身体骤然被一道玄光卷走,从寒气到来的瞬间,也是生死瞬间,竟再次凭空消失。

    “瞬移符!!!”

    几人冲来,领头者竟是堂堂的琅君王。

    “瞬移符?”

    寒气扫荡苏方所在的空间,包括他消失之地,而再也没有任何人影,沈皇奇此时怒火中烧,分明是被苏方耍了:“王爷,他、他一个小子,怎么可能拥有瞬移符?”

    “本王也奇怪…”年轻的琅君王也想不到,奈何不了一个小子。

    沈皇奇愧疚万分:“王爷,属下有罪,早知他有瞬移符,该一早催动法宝,将他击杀!”

    琅君王城府太深:“此事怨不了你,换做本王,也会无视这种蝼蚁,从而犯下大意过错…还好你知道他的出处,了若指掌,立即派人将他有关的一切,不管人或事都要抹掉!”

    “属下这就去!”沈皇奇带着强者不再对其他杀手感兴趣,疾步匆匆离开了行宫,琅君王则大步走向行宫大殿。

    “姐姐,那小子怎么回事?被杀了吗?”

    “不,那是一种很不凡的纹符,名为瞬移符,乃是绝世宝物…他来头不小,幸好是朋友,以后还可再见!”

    宫殿角落处!

    萧魅儿在卫士保护下,已经恢复正常,只是看向夜空多少有些落寞。

    ******

    皇城之外,一片普通宅院半空。

    嗤!

    空气突然摩出火花,随着火花迸射,苏方随之出现半空,就要掉下地面,扬手拍了拍空空袋,飞剑闪出,踩着飞剑立即遁入深夜。

    八宝城!

    剑气闪过距离越王府不远的天香坊,一道人影落在天香坊外,正是苏方。

    立即跃入后院,又是一闪,便来到库房内,打开机关藏入密道之中。

    “最危险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地方…”

    想必琅君王不会善罢甘休,且杀了当今皇帝,整个赵国都不会放过他,天下不会再有他的容身之处。

    可以去哪里?

    天宗城?去不了,且也不想去,还没有夺回降月刀,虽杀了皇帝,可越王还活的非常好。

    故此他回来了,回到他在赵国最熟悉的地方,也就是八宝城下,由越王掌控的密道之中。

    恐怕就是越王都想不到,苏方还敢回到这里来。

    地下密道一条条伸向远方,在靠近越王府附近的一条密道,找到一个还未挖掘成功的密室。

    坐下之后,立即服用火蛇果,最后一块火蛇果被他所吞服,加上活络丹,伤势渐渐得到控制。

    “哼,越王你帮了我一个大忙,将赵国皇帝斩杀,重创赵国国本,而你也不得好死,我要亲自取下你的人头,带去晴川谷,令爹爹亡魂得到安息,我要从你手中夺回降月刀,带回家族令所有人不再怨恨爹爹!”

    密道之上,便是越王府!

    想着杀父仇人在上方活的好好的,苏方心中早就憋着一团火。

    回到这里,还是想着为父报仇,伺机杀了越王。

    “可惜我的灵隐戒!”

    看着手指,心中很是落空,一件好用的灵宝就这么给毁了。

    可能用一件灵宝,换来当今皇帝一条命,太划算了。

    “灵蛇刀、鬼王爪,有这两件法器在手,只要不是浩丹境强者,没有神通人物是我的对手!”

    催动丹田深处的混元圣镜,等了许久,至寒之气缓缓涌出,与九阳真气融合之后,催动全身阳气涌动,又按照九阳九变功法冲击阳脉。

    ******

    皇宫,公主行宫!

    “误会,我如何是越王的义子?我乃是当今驸马!”

    尸体!

    宫苑内处处都是尸体,侍卫、宫女、杀手、太监…还有几头妖兽的尸体。

    此刻,琅君王、明王两大亲王,正坐镇大殿前方,诸皇子、公主已被送出宫殿,由强者保护。

    两大亲王是来清理战场,也是来抓捕赵子霸!

    赵子霸正被侍卫控制:“琅君王,你陷害我?哼,我听杀手说你才是幕后主使,明王,我是冤枉的,我是驸马,不是越王义子!”

    “明王兄,既然本王也有嫌疑,此事我就不过问了!”琅君王倒是知难则退。

    明王震怒:“将那阉贼带上来!”

    立即有人出现,跪下回报:“王爷,不好,抓住的阉贼都死了!”

    “本王要活口!”

    “他们是服毒、服毒自尽,且服毒之前,也咬断了舌头!”

    “废物!”

    明王一掌拍出,将将领当场劈成一片血雾。

    赵子霸急忙解释:“王爷,我是冤枉的,皇子可以做主啊,我向来对皇上忠心耿耿,且成了驸马,我又如何谋害皇帝?我看琅君王才是真正凶手,王爷一定要主持公道,当时皇子、公主都应该听到,那杀手说是琅君王派来的!”

    明王怒道:“先将此人压下去,暗杀皇帝,这是死罪,即便是亲王,也要法办,谁也逃脱不了责任!”

    “众将士,立即赶往八宝城,围住越王府!”

    “是!”

    四方上千厉害士兵,不是脚踏飞剑,便是驾驭坐骑,齐齐开始向八宝城进军。

    ******

    距离赵国遥远的某处山之巅。

    一道人影在寒风之中,孤寂地展望赵国方向,如果不是扬动的长发,还以为是石像。

    喃喃自叹:“给方儿留下的三道瞬移符,此时用上一道,方向在赵国境内……”

    “方儿应该在天门府…怎会出现在赵国?”黑衣人透着担心:“十年,直到此时方儿才用我的瞬移符,想来方儿如今的修为,已达到高手行列,不过方儿,这三道瞬移符,只能保你三次!”

    原来这黑衣人就是苏方离去的师傅。

    杨一真!

    他依然是一身黑衣,依然只能看到那深不可测的双瞳。

    在这深夜黑山之中,杨一真的心仿佛已飞到赵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