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九真九阳 > 第一百二十章 气定山河,面对越王
    这就是法器的力量!

    灵宝只是神兵,无论内部法印、禁制品质都不如法器,而法器内部又蕴含了法力。

    大量刀芒爆发,将天劫黑煞之光震得四分五裂,刀芒如同大手,欲把九天抓出一大窟窿来。

    如此强势对抗天劫,恐怕也找不出几个来。

    刀芒落尽,黑煞之光也消失,此时天劫的余光将苏方周围所笼罩,令他突然感觉因晋升浩丹境所出现的紫河,突然吸收天劫余光那神奇莫测的力量之后,滚滚地涌动。

    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紫河在涌动之后,似猛地抽离法力、灵力、阳气以及全身血气,一团紫河顺势化为一颗葡萄大小的赤红珠子。

    丹胎!

    这便是踏入浩丹境,展开完全不同的修行,所凝结的力量,丹胎是与气海是一样的,都是能量源泉,但气海会消失,离开身体会消失,而丹胎不会,至少不会短时间消失。

    气海如同一层结界,固守在丹田之中,保护灵力。

    丹胎却是法力、血气、生命精气、灵力以及修行神通之力,融合诸多方面所凝结的存在。

    且在将来,丹胎会晋升凝结为传说之中的金丹,金丹一成,肉身不灭,法力无穷。

    没有丹田,金丹永远无法凝结。

    此刻天劫乌云已全部散去,阳光落了下来,照在身上感觉可以直接从天地吸收阳气。

    有了丹田,内部灵力也发生了质变,九阳真气太猛烈,如同奔雷在经脉之中游走,一条条经脉也壮大太多,就是那条正修行阳脉的经脉,也发生了惊人变化,不用灌入阳气,经脉之中也开始自动凝结阳气。

    这说明不久之后,他的第一条阳脉就会形成!

    不但有了丹胎,晋升浩丹境,连右臂之中的法宝灵脉,苏方已经可以清晰地掌控与感应。

    法宝灵脉深深与右臂最大的经脉融合,如同一条紫色星河,而玄黄六道塔与灵火也都漂浮在其中,法宝灵脉蕴含了玄黄的气息,一些法印、已经金银之气,也渗透在经脉中。

    法宝灵脉俨然成为丹田之外,另一个能量空间。

    此时肉身开始涅盘,晋升之力又开始冲击神窍,法力云集,苏方发现这一刻可以控制一部分神窍,如此一来,他就可以控制内部大部分法力。

    活络丹!

    灵物!

    苏方也不吝啬,纷纷吞服,又拿出混元圣境,一面吸收阳气,一面吸收来自神秘女子释放的阴寒之力。

    “丹胎就如同丹药…”

    正查看丹胎之际,他又想到了白头翁那颗丹胎。

    一颗达到浩丹境八重的丹胎,蕴含多少灵力?立即将丹胎吞服,这次没有刻意压制丹胎,就让丹胎力量在体内爆发、冲击。

    果真如他所料,进入浩丹境之中,肉身、经脉、血肉的强壮程度,已经完全可以承受丹胎冲击,而在神通境时,丹胎爆发之力犹如要把身体撕碎。

    吞噬了这颗丹胎,灵力迅猛地席卷全身,也冲击神窍,从小周天到大周天,一次次的循环修行。

    又查看丹田之内丹胎,就是一颗赤红色的丹药嘛,见到丹胎第一眼,除了熟悉的阳气,就是一道神秘的气痕缠在丹胎之上,从上面气息可以肯定,这就是修炼了大巨化金刚身,在丹胎留下的纹路。

    而且除了这道气痕,还有一道火云色的气痕,十分微弱,应该是修炼幻灭火云形成的气痕。

    果然是修炼一门神通,就会留下一道纹路!

    一个月后。

    此时右臂闪烁微微的紫光,苏方在查看玄黄与灵火,玄黄道:“主人,玄黄恢复了一些,以后你可以将重要法宝吸入玄黄体内,由玄黄来镇守!”

    “这样也好,空空袋就存放些寻常物品,重要的宝物以后交给你镇守!”

    苏方双瞳仿佛进入了玄黄第三层,从窗户见到,黑火怪三条蛇精太命苦,也太听话了,不停喷火,炼化金银,而金银之气又被玄黄缓缓吸收,如此一来玄黄实力也在恢复。

    而他又释放意识,顺利地进入古镜之中,不过这一次他唤那神秘女子,对方一直没有回应,也许正在修行之中。

    “走!”

    终于达到浩丹一重正常实力,唤出飞剑,立即向镇南侯大军飞去。

    一会工夫,他即回到镇山峡营地。

    “恭喜!”

    道无良一见苏方气势发生了大转变,就知道此时的苏方已成为浩丹境修士,在这大地已是一位强者。

    加上各种手段、法宝,就连道无良都不知道苏方如今实力有多厉害。

    苏方将韩信唤至面前,他依然带着面具,所以韩信无法认出苏方身份:“越王身边有多少高手?庞德、薛无剑…”

    韩信老实道:“王爷身边有十几位修为达到浩丹境七重到九重的强者,而六重以下的浩丹境强者有数十人,一个个都很有手段!”

    “韩信,你可知道二十余年前,或是你们王府的使者,又或是越王亲自去了一趟天门府,或是晴川谷?”

    “容我想想…”

    后者沉默,也十分着急,生怕落得如白头翁一样下场:“想起来了,恐怕有三十年,王爷与少主去了一趟天门府,还有大玉山,听说王爷是去见羽皇,但此时只有少主与王爷知道,其余人都知道其中详情!”

    “赵子霸也去了?可他却矢口否认?看来此人当时果然在防着我,原来赵子霸也去了那里…”

    心中这下可以肯定,确定是越王杀了父亲,又气势慑人的凝视其他三人:“现在你们四人性命掌握在我的手上,我让你们干什么,你们若不是不从,那下场就是如白头翁,我可不会对敌人手下留情,韩信,现在带我们去见越王!”

    韩信吓得直哆嗦,强者又如何,生死别人捏着,还不老实?

    六人离开了营地,渐渐靠近镇南侯军营,旁边就是越王势力,可见越王有太多士兵,恐怕有数万人,且都是修士,如此实力的渊源超过天门那等存在。

    此时置身在千军万马之中,韩信四大高手都有些慌张,他们完全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而道无良与苏方则气定神闲,在越王势力之中,也显得如此强势。

    苏方暗中传音:“老狐狸,今天杀了越王,你就自由了!”

    道无良美滋滋的闪着双瞳:“嘿嘿,杀了越王也好,今日道爷也要多多吞噬精气,助凝结金丹,等道爷成了金丹,哪去都去得,黑暗森林也要闯一闯!”

    “王爷,镇山王求见!”

    帐篷之内,只见越王正在与庞德、薛无剑还有两大黑衣老者,似乎在商量要事,随着韩信进来,几人也都走下来。

    “镇山王?”

    越王依旧是霸气的很:“此人如果能为本王尽全力,倒是值得好生拉拢,让他进来!”

    韩信立即将道无良、苏方请入帐篷,双方目光立即撞在一起,苏方凝视越王,不安没有行礼,反而冷喝道:“我终于能堂堂正正来到你面前!”

    “你是谁?镇山峡二当家?”越王还不知道带着面具的人物,究竟是何意。

    “二当家?正大你的眼睛,看看我是谁!”

    苏方反嘲,当即取下面具,露出了真容。

    “苏方…”越王大吃一惊。

    “少主!”

    庞德、薛无剑、韩信等人,哪个不是无法置信,为何镇山峡的二当家,成了他们所认识的苏方。

    “我儿,你没死?太好了,义父时时刻刻都想着你啊,担心你!”越王又是那副面慈心善。

    苏方却尽是冷漠:“越王,莫在我面前再装神弄鬼,什么义父?你收为我义子,是让我为你刺杀皇帝,你让无魂那么多杀手,配合我去杀皇帝,却在密道做好埋伏,要对我们灭口,我们给你杀了皇帝,你却要灭我们的口?”

    庞德勃然一怒:“大胆,如此对王爷说话?你什么东西!”

    “你只是他身边一条狗!”苏方一扫庞德:“你们以为他将你们当做心腹?还不是利用你们罢了,等你们没有利用价值,就如无魂那些杀手,被他所抛弃,灭口!”

    越王露出了真面目:“本王的义子原来也不简单啊!”

    此时唯有苏方与越王两道眼神,爆发与众不同的气势:“越王,你从开始就打错了算盘!”

    “是吗?”越王不明白,他可是这一切的始作俑者。

    “你有几大错误,第一,我苏方从天门府来这里,进入越王府,甘心情愿为你效力,其实是我一直按照计划,一步步靠近你,在皇宫楼那次,其实我早已察觉是你要嫁祸明王、琅君王,才冲出为你挡剑,果然如我所料,不但成为你身边人,还成了你的义子!”

    苏方当着一张张震撼的面孔:“名义上义子,其实我早就知道你要让我办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我就将计就计,得到你的好处,一步步洗髓、灌顶,成为神通强者,最终潜入皇宫,为你刺杀皇帝!”

    这一切说出,除了道无良,谁不震撼?

    越王思忖片刻:“苏方,你说这么多,似乎你很聪明似的,反而把本王耍得团团转,可惜你别忘记,最终你是按照本王的计划,将那皇帝老儿给杀了!”

    “那是因为是我为你设下的一个拳套,越王,难道你现在还不明白?为何你的计划会失败?即便皇帝死了,可你为何无法与赵子霸里应外合,趁皇帝一死,而进军皇宫?按照计划,你现在可已经掌握了赵国皇宫!”

    “难道是你?”

    “如何不是我?”见到越王此时才露出怒意与诧然,苏方心情大好:“将计就计,难道你不明白?因为赵国是我的敌人,杀皇帝,也是我的想法,而你又顺水推舟,我就将皇帝杀了,然后又故意让人知道杀手是你派来的,还把你计划全部都告诉给了琅君王,因为琅君王也想利用我,结果反被我利用,让他破坏你的计划,早就埋伏千军万马,才让你没有得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