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九真九阳 > 第一百三十三章 师傅!羽皇!
    咻咻咻!

    又从皇宫之下涌来数十尊高手,都是神通境、浩丹境低重上下,他们随着洛暮雪一声号令,一同催动手印,所化一大片惊鸿,待苏方难以分神时,发出一道道惊鸿。

    远处半空,鹤仙子太担心苏方,暗中传音:“弟弟,你得活下来,洛暮雪从未当你我是朋友,我在她面前也只是畜生,不用在乎以往交情!”

    “白姐,我不会轻易死在赵国强者手中的!”

    安慰一声,苏方施展火云步,在阵法力量攻来刹那,立即化为一片迷幻的火焰,闪过由沈皇奇等高手催动的法器力量。

    这等身法神乎其神,而且火炎之力,又透着无比威力,将法器气罡层也震得退后一些。

    “支援领主!”

    一拨高手杀来,有上百人,乃是反叛大领主麾下强者,他们也都是坐镇一方的高手,有些人去帮助羽皇,大部分人帮助下方正在陷入围杀的大领主。

    如此一来,沈皇奇的注意力开始分散,无法全力与苏方交手,连洛暮雪也被迫与反叛势力交手。

    嗤嗤!

    半空闪来一阵阵火炎人影,如同黄昏下的火烧云,霎时闪入数十赵国强者镇压之中,凡是火炎所到之处,无不爆发灵火,赵国强者瞬间被大火笼罩,加上苏方的神力,活活震死不少人。

    皇宫地面,赵国大量的法洞境士兵正在集结,人强马壮,但法洞境在半空之上一尊尊强者眼里,又算什么?

    千军万马杀上来,苏方先是催动无相火云刀,漫天燃烧刀芒如同冰雹一样坠下,赵国皇宫再一次出现耀眼光芒,而皇宫地面则是轰轰大爆炸大,以及燃烧的火海。

    法洞境士兵在苏方的神通之下,碰到火炎瞬间化为灰烬,在实力悬殊之下,赵国就是有无数的法洞境、神通境士兵,也不可能抵挡苏方这种近乎金丹强者的力量。

    一些大领主麾下强者,也时不时向地面发动攻击。

    火影暴走半空,苏方突然出现在沈皇奇后方,大呼一声:“沈皇奇,你的对手是我!”

    “找死!”

    沈皇奇蓦然杀出,让其他高手以洛暮雪为主,与几尊大领主,以及麾下强者厮杀,他现在只有一个心思,要把苏方人头取下,等大战结束,再将人头挂在城墙之上。

    “金蚕血剑!”

    剑光随着沈皇奇扑向苏方,在沈皇奇把手一扬间,从虚空中刺出。

    好一件法器,好一件达到法器的飞剑!

    铛铛!

    金色带着血光的飞剑,在沈皇奇催动下,幻化漫天剑芒,交织成一幕剑光大网。

    这张剑气大网乃是神通与飞剑,共同施展出的攻势,剑网就像自然发出的咆哮一样可怕,令人心声无处可藏的念头。

    鬼王爪在苏方催动下,凌厉爪印拖出惊人地方抓痕,与剑气大网正面交锋,而爪印在剑网之下犹如龙游虎贲。

    “呼…”

    大约十几次交锋,苏方催动更多法力来催动鬼王爪,毕竟一件法器不是浩丹境强者可以释放出所有力量的,法力越强,法器的威力也越恐怖。

    鬼王爪的气势更胜一筹,再者苏方修为不比沈皇奇,但是实力却超过沈皇奇,次次交锋之后,一道刚猛爪印,将剑网抓碎,沈皇奇手持飞剑,随着剑网破碎而震飞。

    “你…”沈皇奇集一身修为,居然不是苏方对手,且他手中那把金蚕血剑可是超过鬼王爪的法器。

    苏方果断地再次出手,当鬼王爪施展更多爪印,这些爪印又化为了龙蛇卷:“死!”

    沈皇奇穷极一身力量,金蚕血剑竟然幻化出好些血色剑气:“本座修真百余年,不相信还不是你一个修真十年小子的对手!”

    “轰!”

    剑气与爪印形成的龙蛇卷风暴,双方碰撞在一起,苏方与沈皇奇冲向彼此,而龙蛇卷风暴将血色剑气卷飞,实力明显是苏方占据上方。

    噗!

    鬼王爪的利指刃,与金蚕血剑相交,在此一刻,沈皇奇的人头被掀起。

    金蚕血剑失去了剑芒,就要与沈皇奇的尸体一同坠下,苏方化为火云,将金蚕血剑抓住,又公然吸出沈皇奇的丹胎,再将尸体吸入右臂之中。

    “嗖!”

    苏方一闪,越过了洛暮雪,径直向上空飞去。

    高空战斗与下方不是一个层次,之前数十人战斗,如今就剩下几人在围杀羽皇。

    明王、琅君王、天门圣皇与两尊老者,苏方此时才看出天门圣皇修为,已达到浩丹境十重。

    而这五大高手,几乎个个都是浩丹十重,羽皇却一个人抗衡五大高手,还斩杀数十尊赵国顶尖强者,这才是真正的强者。

    “吱吱!”

    正当靠近的时候,在体内忽然有了动静,苏方探查发现,是三只蛊虫在血肉之中,爬向皮肤层,正微微地向前方六大高手发出奇怪的叫声。

    苏方觉得很奇怪,蛊虫被他鲜血融合,这种嗜血之物,也只会对主人的血气有所感应,其余人的鲜血几乎是不可能。

    他立即请教青羽王,后者告诉他,蛊虫有这种感应只有两种情况,第一是遇到主人,第二就是遇到曾经长时间陪伴过蛊虫的人,即便蛊未吸收鲜血,也会在长时间接触人类的过程之中,熟悉人类的血气。

    “难道…”

    得到答案霎时看向前方六大高手,除了羽皇,其他五人他都是赵国高手,不可能碰过三只蛊虫,而蛊虫又是师傅杨一真送给他的。

    “羽皇!”

    他的目光落在那强大,英姿飒然浮空的羽皇身上,此人带着面具,看不清模样,而他集中自己的优势,释放大圆满视力,渐渐看到羽皇脖子处、发梢出有一些伤疤。

    再一看羽皇那双深瞳,忽然令他有一种似曾相似的感觉。

    “琅君王!”

    决心一下,立即飞向前方战场。

    琅君王与明王从交手气势之中退后,他们手持法器,而羽皇却握着一把白骨之剑,十分诡异。

    赵国两大亲王,尤其其中一人已成为当今皇帝,琅君王怒不可遏地见到苏方飞过来:“是苏方那个叛逆!”

    “苏方?”

    天门圣皇愣了愣,让两尊黑衣老者缠住羽皇,他的周围缠着惊人的青色闪电,此刻也见到苏方刚好飞来。

    苏方倒对明王、琅君王没有多大怨恨,一见到天门圣皇,便想到越王说的那些话,天门圣皇也等于是间接害死了他的父亲。

    而他施展火云步,来到当今名震天下的绝世枭雄前方:“羽皇!”

    羽皇却很自然的颔首:“呵呵!”

    苏方听到声线,再看羽皇那熟悉的目光,心中疑惑顿时解开:“你是…师傅?”

    羽皇挥手间,将面具取下,露出一张丑恶、如同腐烂尸体的一张脸:“我的好徒儿,我说过,我们会再见面,我会在遥远的世界等你,果然未让师傅失望!”

    “羽皇??”

    周围几大高手,一见到羽皇的真容,哪个不是心惊肉跳。

    名震天下的羽皇,短短时间崛起的他,怎么会是这种下人模样?连半截鼻子也不见了,如同恶魔降临。

    苏方激动无比,立即跪下:“弟子苏方,拜见师傅!”

    “亏你还认得为师!”羽皇把手一扬,一股气势就将苏方托起,且将苏方卷入身旁,从容地凝视明王、琅君王、天神圣皇与两尊黑衣老者:“你我师徒没想到在这种局面下重逢,也没时间叙旧,今日为师要完成使命,将这些人人头取下,覆灭赵国!”

    天门圣皇冷嘲:“羽皇,想不到你是个怪物!”

    苏方一听,心中怒火爆发,指向他:“天门圣皇,今日我要找你算账!”

    后者渐渐释放杀气:“苏方,十年前你进入我天门府,靠着摸天门一步步成为本府坐下的天才,本府未亏待你吧?算账?本府也不知与你有什么账要算的,账是有,本府培养了你,你却背叛本府,反抗王朝,本府今日要清理门户!”

    “清理门户?我苏方所修功法、所得法宝、仙丹,有多少是天门府来的?都是靠我自己得到的资源,你培养了我?那你传授过法术吗?亲自给过我资源吗?清理门户,我苏方从进入天门府,就只有一个念头,寻到父亲,为父报仇!”苏方振振有词:“三十余年前,天门府下令召集修士,去晴川谷修建休息站,实则是掩护暗中来到天门府的越王,而我父亲就在其中,结果那么多人,惨遭越王与你灭口,我与你不共戴天的仇恨!”

    天门圣皇嗤之以鼻:“是有此事,在本府面前,你是只蝼蚁,你父亲也是一条我养的狗罢了,甚至我都不知道你父亲是谁,长什么模样,是不是本府杀了他,不管如何,这事是我安排的,想赖也赖不掉!”

    呼!

    苏方忽然一抓,手中出现了越王的人头:“这就是你的下场!”

    “杀我赵家皇族的亲王,你今日不可能像上次那样活着离开这里!”琅君王勃然大怒。

    越王是赵国的王爷,被外人杀了,这就是奇耻大辱!

    “师傅,天门圣皇与弟子有杀父之仇,他就由弟子来对付!”苏方向杨一真躬身,怀着坚定目光走向天门圣皇。

    “羽皇,你的弟子,今日要死在本府手上!”天门圣皇不屑笑了笑,立即向旁边高空御剑飞去。

    杨一真却很笃定:“那很难说……”

    “天门圣皇,定要取下此子人头,等将来祖皇回来,你必会得到祖皇看重!”明王与琅君王,向两大高手使了个眼色,又向羽皇杨一真围来。

    百米之外,苏方与天门圣皇缓缓停下,燃烧的皇宫上空,两人身影渐渐模糊:“天门圣皇,越王已经上路,接下来我会送你上路!”

    天门圣皇很怀疑:“就凭你?说实话,越王虽然是亲王,可本府并未放在心上,整个赵国本府只在乎一人,那就是赵国祖皇赵无极,此人法力无边,得到他的赏识,本府也会成为金丹强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