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九真九阳 > 第二百一十九章 化道英的怒气
    杀了张云飞,他就必须逃走。

    重伤情况下,如果不趁着八元灵象阵还有威力,耽误多一会,就有可能被化道英、闫昌罗围杀。

    这不是他要的。

    他只要人血蛊。

    “闫昌罗,这次还是没机会杀你,下一次,一旦有机会,我定会了结你的性命!”

    苏方加快了速度。

    十个呼吸!

    他就从青藤森林飞出,目的是蛊王谷。

    青藤森林中央世界。

    八元灵象阵之中。

    “怎么回事?之前我还被几尊怪物围杀,现在怎么都不见了?”

    闫昌罗依然困在阵法之中。

    其实不算困,他是担心阵法之中,隐藏着无限变化手段,免得着了道,必须得小心翼翼。

    而他与几尊火晶石人斗法,也一身是伤,如果不是苏方担心火晶石人受到破损,早就让火晶石人近身围杀。

    闫昌罗也不可能活到现在。

    “我得找到张云飞…”闫昌罗如履薄冰,受了伤,如同惊弓之鸟。

    阵法之下!

    道场结界空间。

    “嗤嗤!”

    突然间,阵法的一端,被一只似龙爪的五指爪印,抓出一个窟窿。

    哗!

    一个血影,透着空气,从窟窿之中慌忙地逃出。

    “你的身法,难道还超过我封仙门的尺天神步?”

    刹那,血影正是风魔道人,他刚离开阵法,一道银色人影,竟然一步,就去到他的前方。

    这是何等身法?

    尺天神步。

    银色人影显现真实,正是化道英。

    不灭境的强者,巨头。

    化道英睥睨之态,冷漠的打量风魔道人:“还不错,你的魔气的确有些棘手,你能撑半个时辰,已是奇迹,可我还未全力出手,你就已成这幅模样,主动交出不死之花,我给你一个全尸,以及你的财富!”

    “你!逼人太甚!”风魔道人好歹也是一方强者,居然被人当众,以下令的语气,夺取一切。

    没有商量的余地。

    “霸道?我就是这样霸道,你一方散修,再有能力,在我这种天才面前,你也是一只蚂蚁,你死了,就死了,我一旦出了意外,封仙门会寻找到我,甚至帮我复活!”

    化道英无情地打击道,神态犹如至尊:“我封仙门立足赤霄大陆万年,在卓天界几大大陆,无数的势力之中,乃是绝对的大势力,就算在卓天界之外的小世界,我封仙门也是名头赫赫,其中有多少的强者天才,你根本都想象不到那是何等的高度!”

    “你非要杀我?”风魔道人绝望了。

    因为化道英说的真真切切,是事实,令他无法反驳。

    封仙门就是巨鳄,势力渗入卓天界以外的小世界。

    而他风魔道人呢?只是一介蝼蚁,蜉蝣般的存在。

    “你倒是问的意思,不杀你也可以,看我兄弟张云飞的心情,总之你先把宝物拿出来,才有保命的可能!”

    “给你便是!!!”

    风魔道人如同在切割自己的血肉。

    宝物。

    他一生获得的宝物,他还打算成为不灭巨头,将来建立一个三流势力。

    看现在,都成了痴心做梦。

    哧啦一声,化道英强势地抓住空空袋,不容风魔道人有半点反抗,颇为满意地点点头。

    “华师兄!”

    上方阵法,忽然间幻化,似乎要塌陷。

    闫昌罗慌不择路的飞出,再回头一看,覆盖在道场结界上的八元灵象阵正在消失:“怎么回事?”

    来到化道英旁边,对方问道:“我兄弟张云飞呢?”

    “我不清楚,你走后没多久,我便被施展阵法那小子,给挪入另一方阵法,以为张兄与你在一起!”闫昌罗惊诧。

    “他未下来!”

    一股不好的苗头,出现在化道英的眼瞳里,抬头看向那八元灵象阵:“天龙神爪!”

    轰!

    一面巨大的爪印,从化道英的威势之中爆发,迅猛地抓在了八元灵象阵上方,力大无穷地一拉,八元灵象阵轰轰消散。

    “师兄神通!”

    闫昌罗佩服得五体投地,那阵法缠了他半天,可在化道英面前,朝夕间就破碎了。

    站在一旁的风魔道人,更是看不到一点希望。

    阵法彻底消失,里面没有一个人影,哪怕是尸体。

    不但没有人影,也没有物质,连一张树叶也没有。

    奇怪,真是无比的奇怪。

    “人呢?”几人飞上半空,闫昌罗还刻意找了一圈。

    “看来…”

    化道英冷瞳凝住,扫了一遍:“不用找了,以我兄弟的修为,不可能无声无息消失,只有一个可能,已陨落了!”

    “怎么会?张兄拥有雷牙刀,就是寻常的不灭巨头,也无法轻易杀他!”此话令闫昌罗呆若木鸡。

    不免有些唇亡齿寒,兔死狐悲的味道。

    闫昌罗想到,如果是他遇到了苏方,岂不是死的不是张云飞,而是他?

    不会,他可是来自封仙门,与化道英离开宗门,来到这里就是无上巨头,谁不让着,恭着,怕着。

    但这次,差点与死神擦肩而过。

    “风魔道人!”

    化道英如同修罗,怒气投放在风魔道人身上:“那人是请邀来助阵的,他来自何方?”

    冤枉!

    憋屈!

    风魔道人万万想不通,怎么一下子,他又处于随时会掉脑袋的境地之中,明显感觉到来自化道英的杀意。

    这股杀意,之前都未曾感应,但现在,随着张云飞一死,彻底激怒了这尊不灭巨头。

    胆战心惊的回答:“我、我也不知道!”

    “难道是凭空跳出来的?”后者自然不信。

    “真,真是凭空跳出来的!”

    “找死!”闫昌罗一把扣住风魔道人的头顶。

    一尊强者,简直毫无还手之力。

    是不敢还手,一旦还手,会被化道英秒杀。

    “大概一个多月前,那个叫流星的家伙,突然来到青藤森林,打伤了我的二弟子,说是、说是张云飞请来了封仙门强者,要联手来青藤森林杀我,想与我合作,杀了张云飞!”

    “流星?”

    “嗯,他自称流星,说是与张云飞有仇,似乎张云飞以前杀了他什么朋友,这次听到雷叱山的动静,想与我联手,借我的手,对付张云飞,我就、我就与他合作,让他将阵法建立在我的道场之上,我、我真没想到,会杀了张云飞,只是想找回点颜面,以后好在这方走动罢了!”

    实话!

    大实话!

    风魔道人之前就是这样想的,什么流星,能杀张云飞,他至始至终都未相信过。

    只是想借流星的手,给张云飞一点颜色看看,夺回几分面子。

    且张云飞邀来了不灭强者化道英,如何去想,他与流星也不可能杀得了张云飞。

    然而结果偏偏超出预料。

    如果他知道流星能杀了张云飞,哪敢合作。

    “化师兄,张兄断然不能就这样死了!”闫昌罗不解恨。

    “将流星容貌描绘出来,好好想想他有哪些不同寻常之处!”

    化道英给风魔道人考虑时间,看来不打算杀风魔道人。

    接着与闫昌罗来到上方,八元灵象阵消失的地方,化道英的双瞳,开始吸收周围自然气息。

    一个时辰后,大吃一惊:“大罗天剑气的气息!”

    “难道那小子是我们的同门?可我见过他的样子,一点印象也没有!”闫昌罗惊疑不已。

    “要么是我封仙门弟子,要么他的先祖,在封仙门修行过,所以会大罗天剑气的一些基础!”

    化道英看向周围,沉思了许久,一直是眉头紧锁。

    显然以他能力,还是无法找到更多的有用信息。

    闫昌罗此时,抓住机会,讨好化道英:“等我回到宗门,一定在七大洞天,寻找这个叫流星的人,既然布阵如此厉害,就查专门修行阵法的道场!”

    “可惜他施展的阵法,我也未查出个来历!”

    化道英轻轻一叹,而后,风魔道人飞了上来,依然说不出流星的来历,毫无头绪。

    “不死之花,闫兄!”

    化道英拿出属于风魔道人的宝物,一朵看似骨骼的诡异花朵,看似有点吓人,但灵力异常充沛,透着清香。

    不死之花。

    这种灵花,可遇不可求。

    许多修士陨落后,尸体在慢慢腐烂的过程之中,会因为自然之中的变化,将尸气与灵气,以及尸体残余的能量,长出一些植物。

    而大多都是花朵,成熟之后,就是不死之花。

    当然,如果是陨落的修士是不灭境,那就是不灭之花,鲜有长生境修士死后,能长出这类灵花的。

    风魔道人见到属于自己的不死之花,恨意绵绵。

    “师兄,等师弟成功晋升不灭境,以后定以你马首是瞻!”得到不死之花,闫昌罗笑开了花。

    就是在灵宗废墟,也不一定买得到不死之花,这是简直就是非卖品。

    “宗门内处处是明争暗斗,原本我是希望张云飞能成长为巨头,在外建立势力,将来与我们里应外合,现在是不可能了,你现在打算对付付天神,你一旦先一步晋升不灭境,就可以杀了他,从他手里,夺回蛮纹神力鼎!”

    化道英突然凝视风魔道人:“我不杀你,但以后你就是我奴仆,随着我修行,为我效力!”

    奴仆!

    风魔道人咬咬牙,也是认栽了。

    “我强大,你也会强大,这是你的聪明之选!”化道英突然结印,将风魔道人吸入掌心,不知道进入何处法宝,或是空间之中。

    “走,不管是谁,一旦找到此人,我定要将他挫骨扬灰!”带着熊熊怒火,化道英与闫昌罗离开了青藤森林。

    ******

    天空之中,眼看就要进入蛊王谷。

    苏方浑身是伤口,触目惊人,虽然这一路之中,吞噬不少的丹药,依然还是狼狈,且处于重伤。

    “得在蛊王谷休息一段时间!”快到了,苏方也催动纹符。

    过了片刻。

    哗!

    一道人影近乎穿越空间而来,速度快的离谱,至少也是不灭境的高度。

    蛊真人。

    一头白发,童颜的模样,正是蛊真人。

    “你难道真的去找雷叱山的盖世雷王?”一见苏方浑身是伤,蛊真人就凝着眉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