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九真九阳 > 第二百二十六章 我为长生
    天合境要晋升长生境,并不容易。

    一念之间,有的人可以轻易跨过,但有的人,一辈子也无法渡过这一关。

    关乎机遇!

    关乎个人的具体情况。

    也关于个人的领悟力。

    不灭之血,苏方用人血蛊,在体内凝聚大量的不灭之血,与肉身在几年间就已融合,如果是常人,至少要数十年,这就是苏方所拥有的优势。

    又有各种资源,加上百穴指法这门特殊的功法,整体方面,任何人都难以与苏方相提并论。

    为了凝聚生命力,苏方将混元圣唤出,对着当空三轮太阳,在燃烧之下,迅猛吸收释放出来的阳气。

    又是一段时间转眼即过。

    苏方突然封印全身血脉,能量,凝视着天穹,再一次解开血脉。

    嗤嗤!

    全身透出惊人的冲击气势,接着啪啪啪几声响,体内感觉有什么力量发生了大爆炸。

    此时,苏方处于一种,似乎不是这世界一物的错觉。

    没有金丹!

    丹田内空空荡荡,加上此时全身能量在爆发,冲击血肉与经脉,一切不再是突破天合境那时,与天地同在。

    此刻是一种超然独立的味道。

    抬头之际,浩浩荡荡的劫云澎湃而来,就像从天穹抽丝剥茧,开始很少,但后面越来越惊人。

    一股凌厉的压迫之力,从天地倒灌而下,令苏方就像受到无限重力限制,再也无法离开这座小岛。

    在以前一次次突破,这是从未有过的。

    “本王也无法解释,但也想的到,你失去金丹,却又能如常人修行,已算是逆天而行,以这种姿态面对天劫,自然会迎来不同寻常的力量,本王对这方面也没经验,你自己多留个心眼,如果天劫太厉害,就用法宝对抗也没问题!”青羽王也难以给他一个满意的答案。

    一切,都得靠自己。

    凝神天穹,劫云轰轰烈烈的咆哮,绵延数里,将孤岛笼罩,周围汪洋也掀起惊人的浪潮。

    苏方漂浮而起,此刻不是封仙门弟子,也不是与太神教撕破脸皮的炼丹师。

    他就是他自己。

    “肉胎神甲、不灭金身…”

    体内凝结了防御,与此同时,大罗天剑气也在周围凝结,霸道的剑气正在等待天劫的降临。

    “叱咤!”

    涌动的乌云,似乎里面盘踞着无比厉害的怪物。

    怪物在涌动,吸收乌云而成长,然后涌出惊人的雷电、乌色的雷电、黑色的劫风,与雷电融合之后,速度变得奇快,就像一道天地形成的锋利雷刃。

    不是一道,而形成了十道。

    仿佛象征天合境十个阶梯。

    不一样,这与正常的长生大劫不同。

    长生大劫只会一次爆发,只是持续的时间很长,令渡劫者与大劫抗衡,斗意志、比实力、抗勇气。

    而此时的长生境大劫,居然有一道,也就是说要想苏方发动十次攻击。

    宁愿长时间与天劫苦斗,也不想被天劫攻击十次。

    嗤!

    第一层天劫风雷组合而成的风雷之刃,降临而来,如同天地之中的战神,对苏方施以惩戒。

    “这一幕与那盖世雷王张云飞施展雷牙刀,有几分相似,都是霸道无比…”苏方没有退后,已经无路可退,孤岛已被惊人的天劫桎梏,无法渡劫的话,永远也无法离开。

    唯有一个办法,斗!

    斗天,斗地!

    “大罗天剑阵!”

    苏方早就凝结了大量的大罗天剑气纹符。

    来吧,来吧!

    燃烧着,没有金丹又如何,勇敢地站起来,哪怕再渺小,也要杀伐果断,就算天劫,也要杀,也要伐。

    咻!

    蓦然一指!

    周围的防御阵法,凝结了无数刺眼的剑气光芒。

    天劫风雷之刃劈落五丈高度之际,周围化为了一片大罗天剑阵,剑气化为似修行锐利的剑阵,强势抗衡风雷之刃。

    嗡~!

    两股攻势惊人的力量,当空爆发在一起,气势散开,将苏方的长发,直接卷得簌簌扬动。

    剑气的碎片,天劫雷光的碎片,都像是流星陨落之后,留下的斑斑星芒,洒落孤岛,将苏方覆盖。

    嗤!

    剑阵与风雷之刃,几乎都破碎了。

    但是第二重天劫风雷之刃,竟然开始发动,然而苏方还以为风雷之刃,会分成十次攻击。

    错了!

    第二重风雷之刃落下的瞬间,第三重、第四重风雷之刃,也相继地落下,感觉要改造孤岛,先是毁灭孤岛,再建一座全新的岛屿。

    更多的大罗天剑阵,逆冲而起,就像爆炸时,从爆炸掀起的蘑菇云,升上天空。

    剑阵以如此气势,轰隆一声,被第一道风雷之刃差点劈碎。

    “去!”

    抽离体内更多的灵力,又催动一层大罗天剑阵。

    “想不到天劫如此恐怖,凝结这种程度的大罗天剑阵,必须需要无比充沛的能量,现在丹田、经脉之中的灵力,基本都抽空了,换做其他渡劫者,根本无法渡过这一次天劫!

    咬着牙,他才发现,这是他第一次消耗过度的灵力。

    就算上次与张云飞厮杀,受了重伤,也不过是重伤,但体内能量依然雄厚。

    可如今连番施展,来自封仙门七大神通之一的大罗天剑气,苏方才是天合境,却要催动十个天合境修士才能催动出的剑阵,可想体内能量要凝结剑阵,需要多惊人的消耗。

    啪啪!

    又是一层大罗天剑阵杀出,与第二重、第三重、第四重风雷之刃相互厮杀,孤岛上面已被毁灭气势覆盖,这些气势,将孤岛下方的森林、一些山峰,纷纷绞成尘埃。

    玄黄空间,青羽王看到这一幕,也很是不安:“别慌,你还有阳脉,还有紫气法灵内部的滚滚阳气,你最好施展青煞真火,这门神通超过大罗天剑气!”

    青煞真火!

    苏方也凝着眉头,见到那漂浮的六层风雷之刃,的确,他需要更加强大的神通。

    大力神掌,不能用,这种高级神通,施展起来,更加消耗力量,且以九阳真气为主,不能消耗阳气。

    幻灭火云,乃是仙级气功,也难以催动真正的威力。

    天魔解体印,不行,此时是正道天劫,施展魔功的话,天劫必然有所变化。

    唯有青煞真火,威力超越大罗天剑气,又修行了数载,有足够的能力催动这门神通。

    火云灵葫。

    意念一动,灵葫从掌心涌出。

    结印之后,周围的大罗天剑阵内部的剑气,竟然开始化为青赤色的,如同一柄柄燃烧的青色剑气。

    这是以青煞真火为主,所凝结出来的剑气。

    此刻,上方的天劫以及剑气,也都两败俱伤,谁也没有占据优势,而天劫之下漂浮的六层风雷之刃,开始蠢蠢欲动。

    又凝结大量的青煞真火剑气纹符,心中一凌:“以前觉得天劫只是非常霸道,强大,摄人心魄,现在才真正知道天劫的可怕…”

    嗤嗤嗤!

    然而眨眼间,天劫之下的六重风雷之刃,竟然全部落下。

    呼!

    苏方倒吸一口寒气,天劫为何如此恐怖?与正常的长生大劫,根本牛头不对马嘴。

    “阳脉之力…”

    没办法,以体内参与的力量,配合火云灵葫,还是难以对付风雷之刃。

    他开始吸收第一条阳脉的力量。

    这也是苏方修得阳脉以来,第一次施展阳脉的力量,而且不是一星半点,是大肆的抽离。

    效果明显,又是好几层以青煞真火为主的剑阵,凝结而成,开始待命。

    嗤嗤!

    六重风雷之刃,突兀地落在青煞真火剑阵之上,苏方凝结的剑阵,在摧枯拉朽间,如同瓦罐一样塌陷。

    苏方赶紧将更多剑阵,向风雷之刃展开围攻,剑阵内部的剑气,如同无数食人蚁,凶残地夺食风雷之刃。

    但还是难以抵挡刚刚落下来的风雷之刃攻势,好几层剑阵土崩瓦解。

    好在苏方抽离阳脉之中大半的能量,用以催动青煞真火,做好准备。

    准备及时,眼看风雷之刃就要将苏方切割两半,还有下方的孤岛,也会毁灭在天劫力量之下。

    呼呼!

    一层层的剑阵,带着燃烧之势,处于剑形、燃烧的火炎两种状态之间,再次围攻风雷之刃。

    在苏方强烈的目光之下,难道还要催动法宝?不,他露出了一份笑容,六重风雷之刃终于被燃烧的青煞真火,以及攻势霸道的剑阵阻挡。

    坚持!

    足足半柱香后,风雷之刃先一步消散,青煞真火、剑阵也最终才消失。

    呼!

    然而令苏方大惊的是,一股异常耀眼的火炎,从那天劫之中劈出,似火龙向苏方扑来,无声无息,都无法反应。

    “主人,这是洗礼的天地之火,玄黄未感觉到危险!”措手不及,好在玄黄及时提醒。

    是吗?

    天地之火!

    玄黄六道塔蕴含了金木水火土雷六大力量,自然感应的到火炎的威力,苏方深信不疑,当即迎向那天地之火。

    呼!

    天地之火落在了苏方身上,他的道袍瞬间化为尘埃,长发都在燃烧,全身也包裹在火炎之中。

    但奇怪的是…苏方感觉不到痛苦。

    “天地之火又名为天灵火,乃是天劫之中,难以遇到的存在,听闻只有在晋升仙人的时候,这种天地之火才会降临,本王也是第一次见到,真是神奇啊!”青羽王惊叹道。

    吱吱!

    大量的胎衣杂质渗出皮肤,结果被天地之火焚烧,天地之火看似无比猛烈,但是却没有将苏方焚杀。

    同时体内经脉、血肉也都在燃烧,苏方惊喜的发现,体内生命之气不再自动渗散。

    上次施展天机缩命术后,苏方能感觉到生命力的透支,虽然速度不快,但还是对修行有影响。

    此时突破长生境,在天地之火洗礼下,透支消失,反而生命力又如以前,配合阳气开始自动凝结。

    “不能让天地之火自动洗礼,我得催动百穴指法,也让火云灵葫、火神象以及十三尊火晶石人,都来接受洗礼…”

    智慧突然运转。

    苏方将蛰伏在暗处的火神象与十三尊火晶石人唤来,进入周围,便控制天地之火,包裹着他们燃烧。

    自己也施展百穴指法,引导天地之火冲击经脉、第二条阳脉、紫气法灵,还有神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