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九真九阳 > 第二百三十章 再次斩了你的左臂
    苏方施以唇枪舌战:“宋师兄,你乃是长生境高手,我那时才是天合境,你觉得是我暗怀鬼胎?还是你居心叵测?”

    此时许多高手都围过来。

    人越来越多,至少有百来人。

    宋长生跋扈,依旧嚣张:“如你所言,我一尊长生境,即将冲击不死境的强者,何故与你作对?断我左臂,我去哪里都可以说个道理来,因为你欠我一条左臂!”

    “你左臂是被风刃切断的,与我何干?自己走路不长眼眼睛,在玄窟之中碰到风刃,还将莫须有的仇恨,拉到我头上?尊敬你,我称你为师兄,像你咄咄逼人,你有何资格为人师长!”

    “百口莫辩,我的左臂断了就是断了,你还想抵赖?今天不是我欺负你,是我要找你寻回一条左臂,我不要别的,就要你的左手!”见苏方生生反击,宋长生心中不知将多少埋填的杀意爆发。

    一扫周围高手,居然有多少,是他夺取过空空袋的仇人,苏方明白了,看来今天是身陷狼群,自己就是一块美滋滋冒油花的烤肉。

    临危不惧,当着宋长江以及无数双仇视他,想得到他空空袋的强者,豪迈的长啸:“我是天合境又如何?也不会被你欺负到头上来拉屎!”

    “这里是天擂台,也争人榜,也分高下,方越,今天不是与你比擂争锋,而是向你索回左臂,今日谁来了也要还我一条左手,

    咻咻!

    宋长生分明就是在除掉苏方。

    刹那间,气势爆发,推动着他催动大罗天剑气,化为多少剑光,凝结在一起,在宋长生杀至距离苏方几丈前方时,双手将剑光拉扯,犹如剑光瀑布,向苏方席卷而来。

    厉害!

    不再是长生七重,而是长生九重强者。

    宋长生实力大增,且将大罗天剑气修至二层高度,又融合了一些他独自领悟的法门,才能融合为一面剑气瀑布。

    “剑流瀑布!”宋长生释放毒辣的眼神,这一刻,要控制剑流瀑布,将苏方击杀。

    此时此刻,苏方就如溪水之中的一块石头。

    溪水无法撼动石头,但是瀑布呢?

    汹涌而来的剑流瀑布,奔腾之势浩瀚而来,被说一块小石头,就是一面大石,也会推翻、淹没。

    嗖嗖!

    身法闪现,蕴含一些尺天神步的基础步法,配合苏方自身速度,刹那跃起,来到剑流瀑布上方,踩着瀑布,又是连番闪躲。

    “他不是天合境!”

    “是长生境,看来他在玄窟试炼,以及七伤峰得到的大量资源,令他踏入了长生境!”

    “好惊人的反应速度!”

    周围百来尊强者,好一部分都是与苏方有仇,其他人不是有仇,就是知道苏方在百年试炼,得到了重宝,又夺取了千人的空空袋。

    谁不把他当做猎物?

    谁能镇压苏方,谁就能得到他拥有的宝物。

    比如七彩摄魂铃。

    又比如上千个空空袋,那里面得有多少的纯元丹、法器?

    百年试炼到如今过去才不到十年,看似有一段时间,其实整个下仙天的弟子,都还惦记着苏方身上的宝物。

    “嗖嗖!”

    又是几番闪烁,苏方几乎一次次剑流瀑布而上。

    估计这道剑流瀑布,如果覆盖在赵国皇城,整个皇城瞬间毁灭,被剑流瀑布夷为平地。

    好在苏方乃是长生境修士,这里也不是凡尘!

    “宋长生,你这哪是要夺我的左臂,分明是要杀我?”连连闪避,苏方看似上气不接下气。

    “我只要你的手臂,但是你要反抗,那我就顾不上你是死是活了,想不到你踏入了长生一重!”

    宋长生实力强大,剑流瀑布控制得行云流水,见苏方渐渐不支,他也露出本来的目的。

    杀了苏方!

    在这种环境下,苏方不想与宋长生厮杀下去,毕竟他们都是冰月洞天的弟子。

    脑子一动,立即搬出了救兵:“我背后可是有付天神师兄庇护!”

    “付天神!”

    真有用!

    宋长生的剑流瀑布舞动、穿梭速度缓了一些,神色阴晴不定,是啊,那付天神可是不死境之中的强者。

    “你别拿上仙天的高手来吓唬我,有本事你就请个出来看看,哼!”宋长生可不是纸老虎,能被三言两语唬住。

    “瀑布锁链!”

    剑流瀑布发生了形态变化。

    从中分离出几道剑气瀑布,形成了锁链,有些像龙蛇卷。

    嗤嗤!

    这几道瀑布剑气速度尤为惊人,趁着苏方闪避间,凌厉地扑向苏方后背。

    尺天神步!

    意念一动!

    是时候了,苏方暗暗凝视宋长生:“原本正式挑战人榜高手那天,我再施展尺天神步,以及大罗天剑气…”

    “呼呼呼!”

    眼看几道剑气锁链要将苏方绞杀,可想不到的是,诉法就像一阵狂风,如风势快一步从剑气锁链中闪出。

    有人顿时爆发近乎:“尺天神步!是尺天神步!”

    “他一个才踏入长生境的弟子,为何会修得尺天神步?”众人惊诧纷纷,谁都明白这是一门,寻常弟子无法修行的神通。

    “看来你还得到了道场看中,不过你以为拿出尺天神步,我就会忌惮高层?你欠我一条左臂,我就要讨回来,天经地义!”

    尺天神步一出,谁不震惊。

    宋长生亦是如此,但他今日是抱着必杀之心,要除掉苏方,这是最好的机会,不能让苏方再这样晋升下去。

    “此人不是没有金丹吗?为何能从天合境,短短时间又晋升长生境?”又有人疑惑万分。

    “大罗天剑阵!”

    以牙还牙!

    施展出尺天神步,苏方闪至一旁,此时心中格外谨慎,因他才是长生一重,而对方乃是长生九重,他就算是越阶者,实力也在长生境九重上下,实则与宋长生实力相差不大。

    唯有比神通!

    大罗天剑气!

    苏方一声高呼,周围弥漫出大量的剑芒,剑芒所化,开始融合成连片的剑阵。

    “长生一重,实力竟然如此强悍!”

    之前一直是闪避,但此时,苏方先是施展出尺天神步,此时又爆发纯熟的大罗天剑气,周围都是长生境弟子,谁不感受到苏方将这门神通,掌握到了随心所欲的地步。

    “爆剑式!”

    宋长生也感受到了威胁,是实力、与神通带来的威胁,此时令他发现,面对的人不是长生一重,而是与自己一样修为的强者。

    结印之后,在苏方施展的大罗天剑阵卷来之际,一道剑流瀑布冲了上去,内部剑气以急速旋转,只听轰地一声,剑流瀑布碰到大罗天剑阵的瞬间,将剑阵炸得支离破碎。

    “实力对实力…宋长生的确是高手!”

    同是施展大罗天剑气!

    都是没有借助法宝,靠自我修行的力量。

    剑气破碎的同时,处于震飞的苏方,也第一次以‘封仙门长生弟子’的位置,来大量对手宋长生。

    这些年,苏方经历是长生境无法相比的。

    对抗盖世雷王,张云飞。

    灵宗废墟地下岩浆世界,夺取宝物。

    面对太神教高手追杀!

    这一次次的经历,令苏方早就失去一个普通弟子的心态,他已是一个可以在赤霄大陆独自纵横,对抗强敌,闯荡禁地的高手。

    但这里是封仙门,他是一个长生弟子,就应该遵守弟子的本分,遵守封仙门的规矩。

    故此,他不能施展任何外力,只有靠弟子身份获取的神通以及自身实力,与宋长生交手。

    如果可以施展外力,三十四尊奴仆,任何一尊都可以杀了宋长生。

    剑气散去的半空,宋长生驾驭绵长的剑流瀑布,额头渗着豆大汗珠,看来消耗很是惊人,但为了杀苏方,他不惜任何能量,将周围剑流瀑布推动而去:“连连剑爆!”

    剑流瀑布,几乎有百丈长,委实壮观。

    且气势充满了杀戮,以及镇压之象,如果是长生八重以下的修士,必会被吓得心惊胆战。

    可苏方不是寻常修士,他连不灭境强者都打过交道,区区一个长生九重强者,来者不拒。

    剑流瀑布全部卷向苏方,就算施展尺天神步,也无法闪避。

    “破!”

    大量剑阵被苏方吸入双手。

    同时身体催动肉胎神甲,这是不死境强者,才能开始修行的能力。

    一柄剑气由剑阵而凝成,随着苏方一步踏出,长空一剑,强势劈在大量围杀而来的剑流瀑布。

    轰轰轰!

    剑气爆炸!

    这次是缠着苏方连番爆炸,之前一道剑气爆炸,就将苏方掀翻,这次数倍之多的大爆炸,岂不能杀了苏方?

    宋长生气喘吁吁的而来,看着半空大爆炸,双目怒瞪:“这次你还不死?”

    可见有多恨苏方。

    “宋长生,方越身上可是有我空空袋,他一死,我自然要夺回空空袋!”

    “我也是!”

    众人以为苏方都死了。

    不死,也是一个重伤状态。

    数十尊前一秒还在看热闹的强者,后一秒不管一切,向爆炸的剑气半空,缓缓围了上来。

    宋长生怒了:“你们想与我为敌?这是我与方越之间的事,你们若有本事,之前不杀我,在我之后,你们也太卑鄙无耻!”

    “你杀你的事,我们又为让你杀方越,他欠我的空空袋,我夺回来,就如你找他索回左臂是一样‘天经地义’!”

    “是啊!”

    众人越来越近,而宋长生双眼血红,说什么报仇,他就是想拿出报仇的念头,夺取苏方身上的宝物。

    宋长生千算万算,却少算了有多少人,眼红、觊觎苏方身上的宝物,就算与他为敌,也要得了苏方的宝物。

    哗!

    眼看所有人要等待爆炸剑气彻底消散,然后一哄而上,抢夺苏方身上的空空袋,而周围又出现上百人。

    哪知谁也想不到的一幕发生了。

    宋长生气得火冒三丈,又双拳难敌四手,正想办法之际,从一旁爆炸的剑气之中,突然闪过一个人影。

    从他左侧闪过。

    噗嗤一声!

    几乎没有任何感觉,反应,宋长江的左臂,在一道大罗天剑气挥过下,与身体分离。

    “不好意思,这次我真的欠你一条左手!”血雾闪过,剑气凝住,苏方手持大罗天剑气,透着峥嵘凝视瘫倒在地的宋长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