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九真九阳 > 第二百七十章 龙虎之战
    爆曱炸波及整个天擂台内部,如此气势与面积,不单单证明大庆皇子的惊人实力,同样也说苏方不是弱者。

    强强相对,必须分出一个胜负。

    精彩!

    这是外围所有弟曱子同时升起的念头,这是一场龙争虎战。

    “臭小子,你实力不错嘛,但以为这样,你就可以杀我太曱子曱党的成员?无视我太曱子曱党!”

    破碎的爪印之下,涌曱出大庆皇子愤怒的喝声。

    “果然不单单是为人榜而来…”

    刹那想到了闫昌罗。

    苏方解释道:“大庆皇子,我方越何时杀了太曱子曱党的人物?”

    “闫昌罗,你不是杀了他曱妈?”

    “我能杀得了闫昌罗?他实力强大我十倍不止吧?再者他是太曱子曱党的人,我有这个胆子敢得罪他?”

    “你的狡辩是苍白的,方越,闫昌罗的死,注定落在你的手上,而今天就是你的死期,不管有没有闫昌罗,光凭你拒绝薛师曱兄的邀请,拒绝我太曱子曱党这一点,我就要杀了你!”

    “好个太曱子曱党…”

    苏方一听,浑身都是怒气。

    对错?

    不,在这里,在太曱子曱党的眼中,没有对错,他说什么是什么,他要一个弟曱子死,那个弟曱子不准活。

    “那我还与你客气什么?”苏方雷霆一啸。

    爆曱炸的气罡之中,大庆皇子闪烁惊人的人影,步伐开始变幻““你本来就不该客气,本皇子也未让你客气,也不会与你客气,看我今天当着所有弟曱子面,将你斩杀,人榜都无法阻止我杀你!”

    “尺天神步?你也修得了这门神通?”苏方从气势之中,击碎不少爪印,见到几丈前方的大庆皇子,颇为惊诧。

    “哈哈,七大神通对每个弟曱子都有要求,但你不知道,我太曱子曱党是例外的,因为我们在封仙门拥有庞大的根基,有长老为站在我们的阵营,除了封仙经以及青煞真火,什么神通学不了?”

    “呼呼!”

    尺天神步在大庆皇子脚下施展,而且此人能将步法神通,与周围他释放的气罡融合在一起,感觉速度如同电闪雷鸣。

    “大罗天剑气!”

    大庆皇子眨眼间,出现在苏方后方,气势凶猛地喷曱出,化为如同猛虎一样可怕的剑气浪潮。

    大罗天剑气!

    尺天神步!

    天龙神爪!

    此人身修封仙门三大神通,以长生境是不可能做到的,尤其会拖住修行速度,神通越多,越是难以修行。

    完全说明大庆皇子的雄心壮志。

    “轰!”

    速度、大罗天剑气…苏方根本无法闪避,但他有肉胎神甲,闪避的瞬间,大罗天剑气击中左臂,将他整个人震开。

    大庆皇子惊愕:“你果然修得了肉胎神甲,如何修成的?”

    “你这人要杀我,还想我告诉你?”苏方冷峻地稳住身曱子,气势反扑,催动大罗天剑气浪潮,与对方剑气抗衡。

    实力对实力!

    突突突!

    同是大罗天剑气,一样的神通,却是不一样修为的弟曱子施展,如同两座剑气大山在撞击。

    苏方站在剑气大山之中,昂昂自若:“大庆皇子,你可是天之骄子,可为何还杀不了我?三个回合?这都多少回合了?”

    大庆皇子也是很意外,自己的修为远在苏方之上,但施展大罗天剑气的威力,根本没有任何优势。

    同是越阶者。

    难道自己一代皇子,乃是太曱子曱党的成员,背后还有高手培养,竟然抵不过一个没有来历,没有背景的家伙?

    想一想周曱身都是怒气,不由露曱出阴沉沉的目光:“你时辰还未到,别得意,本王手中掌握无数的宝物,要杀你足够了,就是不死境任何强者,也都要被击杀!”

    苏方忽然想到什么:“我只想知道,今天你败在我手,以后会不会天天睡不着?当今天是奇曱耻曱大曱辱?”

    “当然了,我这种天才,怎么会容忍败在你的手上,不过……你太天真,我会败在你的手上?”

    大庆皇子突然间抓出大量的纹符:“背景、地位、资源、修为…你样样都不如我,看看这些纹符,都是来自大罗天剑气、天龙神爪,部分是我所修成,其余是我的背后势力为我凝结而成,你有吗?”

    “我是没有,哪怕我是个穷光蛋,我也不会像你这样,以有背景、有地位、有依靠为荣,对我而言乃是耻辱,因为有了这些,就失去了上进心,我只靠自己,来吧!”

    “找死,去!”

    大庆皇子听后,将手中的纹符,甩出十几张。

    一张蕴含了两大神通的威力。

    十几张…。

    “肉胎神甲!”

    施展尺天神步,苏方向另一侧闪避,身上再次出现了肉胎神甲,而速度也抵不过纹符。

    纹符来到他的周围,瞬间破碎。

    轰轰轰!

    这片空间都被天龙神爪的爪印所填满,内部一切物质,都要被爪印炸碎、抓成颗粒。

    “嗖!”

    苏方竟然从爆曱炸火光之中,如同钢铁之躯一样的飞出,还施展尺天神步。

    “方越的肉胎神甲好神奇!”

    “当然了,肉胎神甲就是不死境弟曱子也无法凝结,那都是不灭境强者才能掌握的能力!”

    “这么多天龙神爪气势,都达到了不死境,还杀不了方越!”

    天擂台外。

    无数弟曱子看到这一幕,也为之动容。

    在他们看来,苏方就是一个乞丐,穷的叮当响的乞丐,而大庆皇子就是高高在上的皇子,资源太多,这是苏方的软肋。

    “大罗天剑气纹符,剑阵爆发,方越,这次你死定了,我用纹符凝结了一套可以斩杀不死境高层强者的剑阵!”

    大庆皇子杀红了眼。

    因为到现在,他还杀不了苏方,这对他而言,是不允许的,这是莫大的耻辱,所以他现在放下了架子,要不顾一切斩杀了苏方。

    把手一扬,二十多张纹符,向着施展尺天神步的苏方闪了过去。

    “今天我就要在这里证明,我苏方对得起人榜第二,我要以这一战,公告下仙天所有想挑战我的人物,令他们彻底打消念头!”

    苏方知道自己的速度,是逃不过纹符穿梭的速度。

    他倏然转身,堂堂正正的面对大庆皇子。

    “他要做什么?”

    “疯了吧,他难道想抗衡那么多纹符的力量?”

    “就算真正的不死境修士,也抵挡不了啊!”

    无数弟曱子,似乎也看出苏方的用意来。

    这一刻,苏方催动了肉胎神甲:“世人都知道这是肉胎神甲,殊不知蕴含了不灭金身,那可是来自大巨化金刚身的神通,什么七大神通,在不灭金身面前弱爆了!”

    同时左手戒指上的玄法戒,也开始催动,而在神窍之中强大曱法曱力,开始沸腾,体曱内灵力涌动。

    法曱力配合灵力,再次在苏方体外显现出了非同一般的肉胎神甲。

    “咻咻咻!”

    这一刻,四面八方都是剑光大网,连同上方也是一张巨大无比的剑气大网,如同渔网一样,将苏方罩住。

    “死定了,大庆皇子,你不愧是太曱子曱党的成员,拥有这么多达到不死境力量的纹符!”

    结界深处,化道英看到这一幕,立即拿出自己的令牌:“薛师曱兄,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大庆皇子正在天擂台挑战方越,刚好可以一并除掉方越,他敢拒绝师曱兄的邀请,无视我太曱子曱党!”

    令牌立即浮现一个声音:“方越?还以为你早就除了他,你不是说闫昌罗的死,就是他所为吗?我都忘记这个叫方越的弟曱子,一个长生弟曱子,也让我太曱子曱党放在眼中?”

    “不,他当然不值得,师曱弟只是向师曱兄禀报大庆皇子的情况,这次他会在天擂台,以实力将方越斩杀,到时候还得麻烦师曱兄为他说话,不然冰月洞天会找大庆皇子的麻烦!”

    “他是我太曱子曱党的成员,我自然要庇护他,我会找冰月洞天内部加入我曱党的高层,以后这种小事,别来找我!”

    “是!”

    化道英躬身之后,令牌也没有了动静。

    “哼!”

    化道英感受到了耻辱,与被漠视的味道:“还想向薛青邀功,想不到热脸贴了冷屁曱股,还好可以借大庆皇子这件事,与大庆太子弄好关系,争取将来得到薛太子的看中…”

    原来他在打着一盘不错的算盘。

    既借用太曱子曱党成员的身份,鼓动大庆皇子除掉苏方,另一侧用此事向薛青表现自己,还可以与大庆太子讨好关系。

    一石三鸟之计。

    “死!”

    天擂台!

    无数大罗天剑气的剑网,如同一个大网剑球,将苏方包裹在了其中,而大庆皇子在外凝视这一幕,双手合在了一起。

    “嗡嗡嗡!”

    那一片剑网,突然嗡鸣大震,向内部凝缩。

    剑网,突然缩小大部分,只剩下十丈大小的范围,而剑鸣之音就像在内部,不断地切割着物体,刺得天擂台之外的无数修士,也都捂住耳朵。

    太可怕的力量,至少对于长生境来说,这已经不是长生弟曱子的战斗,而是不死境弟曱子的战斗。

    “老祖,方越的肉胎神甲,能抵挡住如此恐怖的攻势吗?”

    “不知道!”

    八皇子赵成径,好在也与苏方有数次接曱触,不由得看向冷着双眉的赵无极:“前段时间,我拿了方越不少好处,如果这次大庆皇子杀了他,或是废了他,肯定也会夺取他的空空袋,以后好处也得不到了!”

    好势利、现实的八皇子。

    赵无极摇摇头:“就算他这次不死,你也不能明着他与他走动,必须暗中走动,因为他得罪了太曱子曱党,以后在封仙门已注定没有他的容身之地,连我对太曱子曱党也要客气三分!”

    “他运气也真背,老祖你过几天就要进入上仙天,成为不死弟曱子,按照规定,人榜上的人物如果升入上仙天,那后面的排名者,会自动上升一个位置,老祖你一走,方越就是第一名!”

    “世事本就玄之又玄,我们赵国立足三千年,最终还不是毁在那个叫苏方的父子手中?这是方越的宿命,他的运气不好,栽在了这里,只看有没有奇迹,也许方越挺得过这次浩曱劫,挺过了,他就是七大洞天下仙天的第一天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