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九真九阳 > 第二百七十一章 大庆太子现身天擂台
    “老祖,你提到我们在赵国的往事…难道我杀回去?”八皇子赵成径一想到亡曱国之仇,心中恨意绵绵,那眼角勾画出一道杀意。

    赵国!

    建立三千年,历曱史还超过一些不灭强者的修行时间。

    赵无极那轮廓分明的脸上,溢出杀意:“我难道不想报仇?在赵国时,刚好遇到天地异变,群曱魔乱舞,气运眷顾我赵家,让我遇到来自赤霄大曱陆强大的封仙门!”

    “老祖当时为何不要求封仙门的强者,帮助我们一并统曱一那片疆土,就算统曱治南疆也是小事,我赵家本可永远坐拥那片天地!”

    “你以为我不想?当时封仙门要寻找一头逃出来的绝世大妖,让我动用赵家力量,在赵国疆土满世界寻找,他们哪有时间在意我赵家?如果不是我最后拿出压箱底的宝物讨好他们,你我也不会出现在这封仙门之中,更不会在封仙门拥有独曱立道场!”

    “可惜啊…”

    听得的赵成径不甘心地叹着气。

    “别说什么可惜,你应该深有体会一个道理,一个国曱家,一个家族,不能单靠一个人,我建立了赵国,一统天下,但我的子子孙孙,没有一个有出息,成为金丹高手,如果多诞生一尊金丹高手,那片疆土依旧是我赵家的,这个怨不得别人,怪自己不上进,如今在这封仙门也是一样,靠我一个人是不行的,你们这些赵家子孙再不努力,迟早也在封仙门之中消声灭迹!”

    “不会吧?”

    这番话吓得赵成径冷汗直冒。

    一想到没有赵无极坐镇,那他与陆岚,以及赵家皇族的人,谁不被曱封仙门扫地出门。

    就算不会被扫地出门,从此以后也要被他人随意踩在头顶。

    “看来方越失败成了定局!”

    赵无极的目光此时凝聚在了天擂台。

    剑网嗡嗡的还处于凝缩之中。

    每一分每一秒的凝缩,都代曱表剑网在一次次地切割被困在剑阵之中的苏方,二十多张大罗天剑气纹符,来不死境的力量,何其恐怖。

    就算真是钢铁之躯,也被剑网无数次猛烈的切割,化为了碎片。

    “本皇子注定将来是天之骄子,成为薛太子那种高度的人物,而你只是我的道路,一个见证者罢了…”

    大庆皇子收起了气势。

    在他看来,就是他自己也招架不了剑网的攻击。

    除非真是不灭境,还有拥有磅礴的能量,否则长时间抵曱抗剑网,没有磅礴的能量,何以做到?

    除了修为、功曱力,还有神通。

    肉胎神甲,他知道苏方有如此惊世骇俗的能力,这不是神通,而是不灭境修士,具有堪比妖怪天赋的能力,但也长时间抵挡不住剑网的攻势。

    不但是他,外围无数的弟曱子,都肯定苏方已经化为了尘埃,不,连尘埃都未留下。

    “想不到方越还能坚持住…”

    一双冷畔灵瞳,一张秀美、倾城的脸,正施展高层才掌握的妙门,从远处关注者天擂台的斗曱法。

    言采风。

    “这才是你的手段?能在天葫地界夺取到地界灵水,已经是奇迹,现在连不死神通也可以抗衡,我手中终于要出现一个可以值得培养的苗子,将来封仙门领曱袖进行交替,三大尊道弟曱子会成为新领曱袖,七大洞天也会重新洗牌,我手上能培养出一个天才来,到时对冰月洞天,对我都有莫大的好处…”

    她一直凝视着天擂台,而她感应到苏方还活着,还在抵曱抗剑网的攻势。

    天擂台!

    “我大庆皇子不但要成为人榜第二,还要成为人榜第一……”

    胜券在握,大庆皇子看向八方弟曱子,那一双双忌惮的目光,就连赵无极的目光在回避。

    这一刻,他就是天擂台唯一的存在。

    “你在痴心做梦!”

    一个无情,来自地狱的声音,在天擂台内外激起了巨大的震动。

    大庆皇子猛地转身,凝视那还未消失的剑网,不可置信的目光下,咬牙切齿:“不可能,你才是长生境,你的肉胎神甲不可能坚固到这种程度,你也无法修得高深的肉胎神甲!”

    “方越还没死!”

    “奇迹,今天的挑战,注定要永久的成为传说!”

    无数弟曱子回过神来,再次聚精会神,凝视天擂台那即将消失的剑网。

    “你想我死,你要置我于死地,可我方越一向福大命大,命硬的很,不好意思,在这公然的擂台之上,你还杀不了我,当然了,你可以有其他办法杀我,比如私下暗中刺杀!”

    蓬!

    巨力将快消失的剑网击碎,碎片之中,苏方催动肉胎神甲,竟然成了一个血人,身上有成千上万的剑痕。

    而肉胎神甲也是千疮百孔,实则处于破碎边缘,如果大庆皇子再多催动几张纹符,如果途中加一些手段,如果…。

    可惜没有如果,苏方坚持了下来,靠自己的实力与手段,没有借用外力,只是依靠了九阳真气,以及不灭金身。

    这一刻,苏方的血气燃曱烧化为了战神铠甲,所有人都不会忘记此时他的气势与眼神,有多么可怕以及坚定。

    “强,他的实力,恐怕与我差不多,长生二重的修为,为何能拥有达到不死境的实力?”

    上仙天与下仙天的结界之中,千幻云原来也早早隐藏在暗中,关注着苏方这次挑战。

    之前她也与大众看法一样,从此以后,苏方将消失在封仙门。

    可此时的苏方,身躯伟岸,躺着鲜血,目光坚定而从容,站在那天擂台,就是这里唯一的光芒。

    千幻云的眼瞳也只有那挺拔的身姿。

    “不会吧?方越为何强的这般离谱?”

    同是两大道场的结界之中。

    乘剑侠与乘家高手乘琅在一起,是来见证苏方被大庆皇子斩杀的,乘剑侠巴不得苏方死,但最好死在自己的手中。

    因那样一来,苏方的宝物是自己的,同时也出了恶气。

    事情却事与愿违,但不知为何,乘剑侠的脸上反而有一丝笑容。

    乘琅突然严肃的看过来:“剑侠,以后别再打方越的心思……”

    “为何?他先在百年试炼之中,得到大量宝物,后又在七伤峰夺取上千空空袋,还有上品法曱器,这些宝物是多么惊人的财富,连叔叔你也无法拥有这么惊人的宝物吧?”

    “听闻闫昌罗死在了方越手中,加上宋家的子弟也在他手中吃了大亏,而且现在人榜提名,乃是道场的重要弟曱子,就凭这些你也不能对他下手,难道你想落得闫昌罗、或是宋长生那种下场?”

    “我…”

    “此人气运非凡,越阶者,如此恐怖的越阶者,在我封仙门都从未听闻过,若是真得到洞天看中,将来必会成为三大尊道弟曱子那种存在,你得罪了他,等他得了势,能放过你,放过我?”

    “的确如此,我…我不会再暗中盯着他,但若是有很好除掉他的良机,我断会下手!”

    “真有那种机会,你就别当傻曱子,杀了就杀了!”

    乘琅训斥道。

    他渐渐感受到苏方身上蕴含的巨大潜力,以及惊人的能量,若是他的道路走的更远,将来必成气候。

    “废物,废物,真他曱妈曱的是窝囊废,长生十重又掌握不死力量,还是太曱子曱党成员,竟杀不了方越!”

    上层结界深处。

    化道英露曱出了不安的神色。

    苏方没死!

    对他来说如同天打雷劈,之前已信誓旦旦向薛青汇报,要领功劳,在太曱子曱党高层露脸,可现在?

    苏方不但没有死,看起来还有击败大庆皇子的可能,一旦大庆皇子失败,他如何面对薛青?

    想到这里就浑身冒汗啊,感觉有利刃在戳着脊梁骨,随时随地能将他的小命取掉,他无法独善其身,杀曱人不成,反而惹上一身骚。

    “大庆皇子,怕什么怕?难道这样你就认怂了?”

    天擂台!

    也许是一身是血,也许是苏方惊人的气势,以及挺过剑阵的攻击,令大庆皇子处于犹豫、惊诧之间。

    苏方大吼一声,如同雷霆,不但震得大庆皇子心中直咯噔,也令外面上万围观强者生气一份怯意。

    “谁说堂堂皇子怕你了?”

    哪知在此刻,从天擂台上方,传来滚滚如同闷雷一样的厉喝。

    “这是!”

    大庆皇子抬头,兴曱奋激动的唤道:“老祖,老祖你来了!”

    老祖?

    莫非是大庆太子?

    “大庆太子在此时现身…难道想助大庆皇子取胜?”本要对大庆皇子出手的苏方,呼吸凝住,感觉心口悬着一柄利剑。

    “是摸仙天的不灭弟曱子啊!”

    “看似是大庆皇子背后的强者,他皇族的巨头!”

    “不灭弟曱子降临下仙天了!”

    天擂台之外,不知不觉已有超过两万以上的弟曱子围观,他们也同时看向高空,上仙天所在的地方。

    “嗖!”

    天擂台上方的阵法,显现出一道神圣的妙门,就是妙门气势,也不属于长生境,超越了不死。

    巨头,在下仙天弟曱子眼中,这等气势已是盖世巨头,是他们仰望都无法触及的强者。

    妙门缓缓开启,一尊黄衣中年男子走了出来。

    男子四十岁,脸型方正,浓眉雷眼,配上高鼻梁以及压曱迫天擂台的不灭气势,简直就是这下仙天的主曱宰。

    不灭弟曱子!

    从不公开在下仙天现身,只有举行一些聚会,或是下达法曱令,才会出现在下仙天。

    其实在下仙天习性的长生、天合弟曱子,有的终生都无法见到摸仙天的弟曱子,就是上仙天的不死弟曱子,他们也见不到一面。

    大庆太子不止一个人来,身旁还有两尊不灭弟曱子,显然也是太曱子曱党的高手。

    他从妙门出现,就漂浮在最高空,看得出一点也不想来到这下仙天。

    “小子,不用怕,封仙门有严格的法曱度,他是不会公开对你出手,不过此人你要小心,他已经突破了不灭境,乃是阳婴境的巨头,哪怕是阳婴境一重,在任何小世界都可号称巨头!”

    无数人都凝视大庆太子。

    苏方也不例外,而青羽王在此时与他沟通,这番话如同强心剂,令苏方渐渐恢复冷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