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九真九阳 > 第二百九十二章 护宝
    封仙门!

    七大洞天的飘渺洞天,超越摸仙天的至高道场,这里全都是阳婴境弟子、高层修行之地,在大空间之中有一座座小空间。

    每一个小空间都是一个独立道场,也是一尊阳婴境弟子的道场。

    空间道场建立消耗大量的灵石,因此弟子可以享受到封仙门无穷的资源,修行速度是难以想象的。

    “咔嚓!”

    某一座独立空间。

    一尊七旬云袍、上戴黑帽的老者,体内突然传出一道破碎声。

    嗡!

    老者睁开眼的瞬间,本深邃的双瞳之中,突然间释放浩瀚的气势,如同一座巨山压在这片空间。

    “可恶…我薛家子弟多久没有陨落的了,是谁?”

    抓出一大片破碎玄光,其中有不少的令牌,密密麻麻,数万之多。

    这些令牌不是普通的材质炼制,类似用灵纹凝结而成的纹符,但与纹符又不相同,因为其中蕴含一些血丝。

    “薛青!!!”

    将破碎令牌抓在掌心,老者猛地起身:“怎么可能是你?以你不灭十重的修为,加上老夫给你留下的那道阳婴境纹符,不可能会出意外,再者你可是太垩子党成员,只要在卓天界哪一座大陆报出你的身份,谁也不敢得罪我薛家啊!”

    “冷兄,出大垩事了!!!”

    空间之外涌来一道中年人急迫声音。

    “大庆师弟!”

    老者对着空间一抓,一道虚影闪来,正是大庆太垩子。

    “刚刚我的子孙大庆皇子,命运之气竟与留在我这里的命符失去联系,应该已陨落了!”大庆太垩子亟不可待。

    “我也发现薛青的命符,彻底破碎…”

    老者气势依然如一座巨山。

    “他们这次是一道去海星天岛,杀一个名叫方越的弟子…不可能,一个长生境的弟子,为何能杀了他们?”

    “原来去高层了解冰月洞天的任务,是为了查那个叫方越的行动,老夫奉太垩子之命,掌控我硕大的薛家,薛青乃是其中的天才,得到太垩子看中,却在这种时候出了意外!”

    “冷兄,你我不能眼睁睁看着家垩族子弟殒命!”

    “这是当然,此事先别让太垩子知道,也别告诉更多高层,你速速去一趟海星天岛,既然他们去了那里,定会找我太垩子党成员,如果找到那叫方越的弟子,一定要活口,老夫要将他剥皮取骨!”

    “那马上亲自去一趟海星天岛,这次是你我大意了,以为还是一件下面人的私人恩怨,以太垩子党威势不会有任何意外!”

    大庆太垩子自责不已,朝名为薛冷的老者抱拳之后,转身离开了空间。

    “都大意了…一个小人物,也敢撼动太垩子党这颗大树!”

    薛冷转身,一步步向法坛走去。

    “薛冷!”

    突然,一道意念不知从什么地方穿梭而来,降临在这了这片空间。

    “太垩子老祖!”

    老者立即躬身,虚汗瞬间从额头落下。

    那声音道:“刚刚在闭关之际,突然感觉到血气有些异常的消耗,定是我们薛家后代之中有子弟殒命了!”

    薛冷大震:“老祖神通,想不到可以凭空感应到这种程度!”

    “修为到了一定境界,是会掌握一些关于天人感应之术的能力,再者封仙经我也参悟了很多年了,得到本门无数领垩袖的修行心得,对于天人感应越发的深入…是谁殒命了?”

    “薛青!”

    “是他…”

    对方颇为惊诧:“我记得在天葫地界,灵葫出世的时候,宗门高层让我在天葫地界显现,处理太神教与双仙宗的事,到时见薛青正快突破不灭十重,踏入阳婴境,薛家又要多一位阳婴境强者!”

    “事情大概是这样的!”

    听得出薛太垩子的怒气,薛冷将他所知道的一一道出。

    “方越?!”

    薛太垩子这次不但是惊诧,更多是意外:“你们真是不该在这种时候,去对付这个正在崛起,被冰月洞天看重的新人!”

    “太垩子老祖,难道你也知道这个长生弟子?”

    “之前是不知道,但在前几天,宗门内正有一件重要任务要挑选合适弟子去执行,我自然是推荐太垩子党内的精英,但冰月洞天将那个叫方越的弟子提出,当时我并不知道那个弟子,同时任务也难以完成,我就没有再向宗门推荐,后来确定了方越,且得知此人得到冰月洞天赐予的风火双灵剑,曾经在百年试炼还得到蛮纹神力鼎以及七彩摄魂铃,且在几次任务都有出色的表现,上次在天葫地界,他也去执行过任务,且收集到连不灭弟子都未收集到的地界灵水,最重要一点,他是一个特殊的越阶者,长生四重就拥有不死四重甚至五重的实力,是封仙门内万年都从未出现过的越阶者!”薛太垩子未显现在这片空间,但他就如同在这里一般,声音从每个角落响起:“当时了解到这些,的确让人看到方越的潜力,听言采风仔细说起他的修行历程,才几十年时间,就从浩丹境一路凶猛突破,到如今已是长生四重,这是多么惊人的速度!”

    “这…”

    薛冷听后都为之惊骇,吞吞吐吐:“莫不是有人给他灌顶?没有灌顶,也时常被高手洗髓,才会在几十年突破两大境界!”

    薛太垩子长叹:“错过了,这就是天命,本来我可以将此人吸入太垩子党,将来必会多一员猛将!”

    “老祖,薛青之所以要除掉方越,就是因当初薛青邀他进入太垩子党,结果此人完全不把太垩子党放在眼中,薛青才气不过要除掉此人!”

    “是吗?好一个长生弟子,还瞧不上我太垩子党?他以为天地就这么定点小?浩瀚的宇宙,无数的小世界,本太垩子纵横多年,见惯了这种仗着有几分奇遇、气运,就目空一切的修士,薛冷,这个方越既然要挑战我太垩子党的底线,从此之后有了机会,就将他镇垩压,别杀了,要让他被禁锢,永远活在炼狱之多,杀我的后代,此人是嫌命长!”

    “是!”

    薛冷一颤,躬身施礼。

    久久之后又变得悄然无声。

    ******

    海星天岛,天宝王城!

    茫茫的人流之中,一双眼睛从一座酒楼窗户投下去。

    “就是这个路口,按照计划我会在转角等待,会有人将宝物给我…”

    苏方又回到城内,对于之前的事情,似乎一点也不放在心中。

    杀几个人不算一回事,他这次来的重点是如何完成任务。

    想起言采风那些话,可见这次任务的重要性,如果无法完成,真有可能受到封仙门惩罚。

    而一旦完成,他就能得到冰月洞天真正的看重,就算杀了薛青,太垩子党也不会在公众面前对付他。

    不知为何,看着下方人生百态,有一种不属于这里的孤独感,也有一种受到压迫,无法自由喘息的挣扎。

    也许就是风雨欲来风满楼。

    进入客房,盘坐下来当即分神进入玄黄空间。

    “多谢主人!”

    六大小统领以水蛭王为主,正在看着九具尸体。

    在此之前,苏方催动神通将薛青尸体的不灭精血吸了出来,以后用作修行,才将尸体赏给了六大小统领。

    九人的空空袋也看了看,倒是宝物不少,薛青的空空袋内还有好几件上品法器。

    “风魔道人……”

    空空袋之中,苏方见到几具傀儡。

    其中一具竟然是风魔道人。

    记忆突然飞回在雷叱山,对付盖世雷王张云飞的场景,这样一尊强者,还不是落在化道英手中,成为了傀儡。

    可惜这种级别的傀儡,在苏方面前毫无用处,只能当做一件物品收集,风魔道人也万万想不到,最终会成为傀儡。

    不久神念回归本尊,整理一番,看看外面然后一身灰衣,将发束解开,如同浪子般来到酒楼之外。

    来到指定地点,就像一个普通的长生散修修士,显尽了落寞,在这天宝王城堪比流浪乞丐。

    看了看天空三轮太阳,已经快到正午,与约定的时间差不多了,苏方保持心无旁骛,不管宝物是什么,也不管封仙商会与万宝道之间到底存在什么过节,他只要等待宝物送到手中,然后想办法回到赤霄大陆。

    轰隆隆!!!

    街道另一端,在万宝道掌握的城池,竟然掀起一股猛烈的大爆炸,这股爆炸将一里内的建筑统统夷为平地。

    街上行人纷纷惊吓奔走,有的御剑而起。

    “嗖!”

    一道人影,以惊人的速度从慌乱的人流之中闪来,等苏方锁定人影,一个蒙修士已经将一个空空袋递过来。

    将空空袋收下,那修士什么也没说,转身向另一方御剑而去。

    “是一尊厉害的阳婴境强者…”青羽王正在玄黄空间,关注苏方的一举一动:“看来封仙门对这次任务计划得十分周到,每一个细节都数次揣摩,你不对空空袋内的宝物感兴趣?”

    收好空空袋的苏方,只是来到另一条街,随着人流向城门涌去。

    扬起自嘲:“感兴趣?封仙门让我来执行这个任务,就不担心我觊觎宝物,说明这件宝物超出我所认知的层面,既然这样我何必再冒险去催动空空袋?万一回到封仙门,里面有什么问题的话,我脱不了责任,这宝物干系重大,说不定连我都要被灭口!”

    青羽王大赞:“你比本王预想之中,要成长的更快,趁乱离开吧,天空已出现大量万宝道高手,等下就要封城,天空没有出口,就从城门出去!”

    来到城门前,果垩然大量的人流正在涌出城,尽管守城强者禁止任何人出城,但没有结界如何阻挡似蝗虫般的修士?

    “嗤!”

    苏方也趁机,混入数十人之中,一举冲破几尊强者凝结的阵法。

    也就在此时,刚刚离开城门的瞬间,整座王城的结界启动了,如同锅盖将王城罩住。

    “你们哪里走?本宗有令,任何修士暂时不能离开,速速过来等候盘查!”

    本还以为出了城,就可以自由离开。

    殊不知王城之外的天地,竟然降临一道结界天幕,数万万来自万宝道的修士,控制结界天幕将大量飞出王城的修士当空拦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