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九真九阳 > 第三百零四章 太子党伏杀
    封仙门,冰月洞天。

    “怎么回事?”

    言采风正在大殿之中冥坐,突然体内涌出动静,意外挥手之后,掌心出现一块令牌。

    在令牌催动后浮现出苏方的虚影。

    “方越!!!”

    言采风立即凝结一道妙门,大步随着妙门消失。

    飘渺道场,一尊阳婴降临的意念,穿透大量结界,出现在薛冷所在的独立空间。

    薛冷似乎在研究一门大神通,突兀见到神念,赶紧躬身:“太垩子老祖!”

    薛太垩子阳婴也只有七八岁孩童大小:“刚刚得到内幕消息,方越应该还活着,正要回到赤霄大陆等待冰月洞天的高层去接应!”

    “他还活着???”薛冷一个趔趄,慌忙而起。

    “我费了好大的劲才得到他即将达到大陆的坐标,你马上与大庆太垩子一道赶去,将他杀了!!!”

    “杀他?老祖,现在杀不得啊,既然冰月洞天高层要接应他,我们如何有机会动手?杀了有大垩麻烦,我们太垩子党再有影响力,也不可能公然杀一个被洞天看中的弟子!”

    “杀他不是单单为了一个薛青,一个大庆皇子!”

    “那是…”

    “长垩老之前在内部透露,极有可能方越顺利完成了任务,他得到了那件差点在海星天岛引起血雨腥风的宝物!”

    “我还是不明白老祖的用意!”

    “我目标是宝物,那件宝物乃是出自仙吒之门,我的意思就是得到宝物,将来方便我从中发觉仙吒之门的秘密,若是能得到那件道器,别成为封仙门的领垩袖,就是卓天界的第一强者,也是可能的,赶紧与大庆太垩子隐藏身份,先一步赶去截杀方越!”

    “是,我明白了!”

    薛冷的脸上这一刻浮现出杀意。

    “这件事要做的干净利落,一招杀敌,然后带着宝物赶紧回来,我会让长垩老尽量想办法拖延冰月洞天的高层!”

    薛太垩子阳婴立即消散而去,似乎在这片道场空间,哪里都可来去自由。

    “杀我薛家的人,没有一个可以活下来的!”薛冷立即离开道场,只是片刻,大庆太垩子就从另一片天空飞来。

    大庆太垩子表情充满了愤怒与高兴,与薛冷说了几句就进入了一道妙门。

    水域!

    苏方离开了之前那片海岛群,驾驭风火双灵剑身心在这一刻无比放松,终于活着回来了,这二十余年好几次与死神擦肩。

    “言采风让我到了陆地就等着她…”

    一片狂风卷开云雾,定睛一看,无限大陆展露无遗,赤霄大陆。

    只是一炷香时间,终于随着微风飞入群山上空,回头一看,如梦一样不真实,连他自己都不相信,可以从万宝道追杀之中捡回一条命。

    好好思忖如何向高层交代整个过程,选了一座峡谷隐藏起来。

    “嗡!”

    刚眨眼功夫,屁股还没坐热,脑海涌现一些天机缩命术的神秘道文。

    “言采风与高层来了?”

    道文出现只有一种可能,是有人在寻找自己的气息。

    不可能是万宝道,算算时间应该是言采风赶来了,他立即起身,向四面八方望去,却见不到任何人影。

    “咻!”

    天幕之上,微风忽然被一股气势压散,然后一道玄刃,再次在微风劈开,朝苏方当头劈来。

    一切都在电光火石间闪现。

    “主人,当心!”

    这道攻击太可怕,太突然,而且是在苏方没有防备的状态下涌现,而苏方还未发现,倒是被玄黄元灵发现了。

    “谁要杀我!!!”

    见到玄刃距离自己不到三丈远,气势已经压得他无法动弹,仿佛要对玄刃跪下。

    “风火双灵剑!”

    左手向上一劈。

    剑气在玄刃气势之下迸发,突突突,气势已压得保护肉身的肉胎神甲开始变形,即将崩碎。

    “铛!”

    及时抓出风火双灵剑,玄刃正好重击而来。

    风火双灵剑竟挡住了玄刃的偷袭,只是瞬间被玄刃的巨力,随着苏方一同被轰向谷底,苏方的左臂震出了鲜血,若不是肉胎神甲,这条手臂就废了。

    噗!

    仰头喷出一口血雾,也见到掌控玄刃偷袭他的两道人影,正释放出阳婴巅峰的气势,朝他击杀而来。

    “是…封仙门的巨头!”

    头重脑轻,身体已不受自己控制。

    苏方见到两道人影释放的气势,顿时大骇不已,竟是封仙门要杀他,怪不得被对方偷袭得手,因为他根本不曾料到,在这里受到封仙门偷袭。

    是谁?

    是言采风?

    还是封仙门的高层?

    恨,如果说之前对封仙门反感,主要来自青羽王以及紫气法灵,那此刻就是他自身的感受。

    “杀!”

    那两尊神秘人影瞬间变得清晰,因为距离苏方也只有几丈距离,是两尊蒙面黑袍巨头。

    目光刹那变得炯炯有神:“杀我?万宝道出动那么多高手杀不了我,就凭你们两个阳婴巨头?”

    “主人,众奴仆的力量已进入你的体内!”

    元灵在脑海闪现。

    “好…”

    急速坠落下,已处于重创边缘的苏方,突然吸收玄黄传来的浩瀚力量,注入了风火双灵剑之中。

    “嚓!”

    两大黑袍人已经杀至一丈距离,眼看两人抓出的滚滚气势,要把苏方活活捏碎,苏方在此刻捏碎了一张瞬移符。

    嗖!

    在气势轰来的瞬间,苏方与气势几乎是擦肩而去。

    “瞬移符…”

    轰!

    两大黑袍人的力量,击中下方空中,震得涌现可怕的毁灭气浪,两人刹那看向前方,不可置信。

    几乎同时,两人也捏碎瞬移符。

    “跟来了…”

    百里之外,苏方随着拉扯之力现身,然后遁入了真魔血盘,且落入深山。

    两尊黑袍人瞬息而至,太快了,带着破灭气势,但来到这里,却不见苏方的影子。

    左边那尊黑袍人森冷喝道:“怎么不见了?周围没有瞬移符波动气息,人怎么就在这里突然消失?”

    “大庆老弟,看来你我太小瞧了这个方越,你我之前那道击杀,别说长生弟子,就是不灭弟子也承受不了,就算一重修为的阳婴强者,也要被你我的巨力越空杀人!”右边黑袍人怒不可遏。

    “早知道就全力击杀,我之前也是有顾虑,一旦你我全力出手,气势根本无法隐藏,万一被即将赶来的冰月洞天高层发现怎么办?虽然你我如今也算高层成员,但击杀身怀宗门重宝的弟子,太垩子也保了你我”

    “都是风火双灵剑,如果没有这件上品法器,你我必然将他斩杀!”

    “一个长生弟子居然有能力催动上品法器…”

    “这就是他杀了薛青、大庆皇子等人的手段,也是一次次活命的保障,速速离开,我已感觉同门气息降临而来!”

    “可恨的家伙,这只老鼠,暂时让他多苟活一段时间…”

    两尊黑袍人说完,立即闪入高空云层。

    “大庆太垩子…”

    几个呼吸后,一道魔影气泡消失,苏方来到山之巅,看着浩瀚当空:“原来是太垩子党要杀我,我怎么没想到?”

    太垩子党!

    一个庞大的势力,在封仙门之中根深蒂固,在卓天界其他势力,也有人知道这个党派的存在。

    此时才感觉到太垩子党的可怕,竟能获知他的行踪,赶在宗门高层来之前,对他下手。

    万幸这两大巨头必须得隐藏气息,无法全力出手,否则这次就不像能躲过曹曲追杀那样幸运。

    “太垩子党我是得罪透了,以后在封仙门所有任务,我都得万分谨慎,太垩子党能这样明目张胆的杀我,以后也可以!万宝道也未带给我如此沉重的包袱,目前还是得回避太垩子党!”

    一阵阵心悸之后,令牌有了动静。

    是言采风以及冰月洞天高层来了,当即释放令牌气息,三个呼吸后,一片人影推动惊人的气流而来。

    三十多尊阳婴境高手涌现,都是冰月洞天的高层,一个个修为可不是一重二重,都是在阳婴境巅峰上下的巨头。

    “受伤了?”

    言采风惊鸿闪现在苏方面前,看见苏方满身鲜血,生命之气无比虚伪,气息萎靡不振,屈指一弹,将自身法力、灵力灌入苏方体内。

    “怎么回事?”

    不少冰月洞天高层也都赶来。

    苏方向众人势力:“弟子这二十余年一直在水域大大小小海岛奔波、逃命,先是被万宝道追杀,后来半路遇到各种修士抢夺宝物,经历无数次危险,才活着能回到赤霄大陆!”

    言采风叹道:“能活下来回来已不容易!”

    “人回来就好!”

    忽然间,一道意志从上方涌现,微微透着人形。

    “长垩老师兄!”

    数十人纷纷施礼。

    苏方低头,躬身不语,心中暗想:“长垩老?此人应该是掌控冰月洞天的无上长垩老,是与那曹曲一样的绝世人物!”

    此刻青羽王突然说话:“他叫金长空,号称长空道人,名震卓天界,修真也有近万年的时间,乃是封仙门这万年之中冒出来的绝世存在,当年只是一个寻常弟子,在本王镇垩压这段时间逐渐成长起来,已是如今冰月洞天的掌控者,是一名掌道,也是一名长垩老!”

    金长空!

    冰月洞天的掌控者,权力最大的人物。

    怪不得这么多高层都要向他毕恭毕敬。

    “方越!”

    金长空的阳婴意志,直接将虚无压迫之力向苏方投射而来。

    “是!”苏方走出来。

    金长空当众问道:“宝物你可顺利带回?”

    “弟子九死一生,最终还是保住了宝物!”

    当着众巨头的目光,苏方不但行礼,还凭空抓出一个空空袋,且躬身脱手而出。

    空空袋在一双双惊异、好奇的目光下,飞至金长空面前。

    金长空将空空袋封印,阳婴神通果垩然非同寻常,他突然抓出一团玄光,里面是一道纹符:“很好,任务圆满完成,你这次为宗门做出大贡献,就允你破格加入上仙天修行,这是一道洗髓力量,你会在短时间恢复伤势,且修为再百尺竿头更进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