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九真九阳 > 第三百一十八章 张若云
    少女不服气,很是倔强,在阳婴巨头下还敢反嘴:“但我们这种做法,与魔道又有什么分别?”

    “呵呵,魔道?”

    晏蝉发怒:“我怎么说你好?我们双仙宗在卓天界所有修士面前,已是邪魔外道,乃是邪道势力,所以我们根本用不着在意那一套,而且今天为了师傅,也得这样做!”

    “我不同意!”

    “我是师吅姐,我也没让你同意,师傅不在听我的,我说什么你就做什么,那男子乃是封仙门弟吅子,一个长生弟吅子很好对付,你若是破吅坏师吅姐的计划,救不了师傅,那你就要自责终生!”

    晏蝉示意少吅女闭嘴。

    她施展阳婴气势,托起少吅女速度加快了一倍,越过前方山峰,立即见到苏方正飞入一片峡谷。

    “还以为是太吅子吅党的成员找到我了,应该是双仙宗…”

    飞入林子之后,苏方就发现那两名女子速度奇快,从上方超过:“一个是不灭十重,一个才是长生境,想杀我也太天真了,我就看你们双仙宗有何本事!”

    苏方从容的摇摇头,继续向前方飞去。

    自从在天葫地界,双仙宗与太神教合作,差点害了萧魅儿、千幻云,苏方就对双仙宗毫无一点好印象,再加上又是一个双吅修堪比邪吅教的门派,在苏方眼中完全就是一方邪吅教势力。

    “哗!”

    大约三个呼吸后!

    苏方刚经过一片茂吅密树林,上方被一道巨力震开,一道惊人的气层,不容苏方做出任何反应,瞬间将他禁吅锢,震得周围不少大树纷纷破碎。

    这就是阳婴境实力,瞬息就可以镇吅压任何不灭、不死修士。

    噗!

    看似是禁吅锢苏方,殊不知这股气层也太可怕,气势也震得苏方后退数步,喷吅出一道血雾。

    阳婴境气势恐怖到了极点,若没有奴仆、法宝,以及肉胎神甲,苏方就是蝼蚁。

    “姐姐说过找你,就会来找你!”

    晏蝉带着那名少吅女从半空闪来,见到苏方被困阵法,咯咯直笑,这是要霸王硬上弓。

    苏方凝视晏蝉,又见旁边那位涉世未深的少吅女:“双吅修之事还有强求的?”

    “你落在我的手中,自然要听我的,随我走吧,老老实实不会让你吃苦头的!”晏蝉直接停在上方,双手结印,笼罩苏方的气层开始幻化,要化为封印,将苏方彻底镇吅压。

    此时苏方突然一掌击向气层。

    晏蝉冷傲的摇头:“就凭你一个长生弟吅子,也能破开我的力量?看来我是高看你们这些封仙门弟吅子了!”

    轰隆!

    哪知当苏方掌力击中气层的瞬间,气层竟在掌力下轰隆爆吅炸,顿时破碎。

    前一秒还笑得非常得意,后一秒却是不可置信,晏蝉惊吅骇:“你、你怎么有如此实力!?”

    “不好意思,你要杀我,那我对你也不会客气!”苏方一身气势骇人,因为他正在借用奴仆的力量。

    “哼!”

    晏蝉不相信一个长生弟吅子能反吅抗自己,而旁边少吅女突然拦住:“师吅姐,算了,这件事本来就是我们不对在先!”

    “你让开!”

    将少吅女震开,晏蝉抓出一柄飞剑,释放五彩之力,化为惊人的五彩剑气,如同霞光似的朝苏方落下。

    这些五彩剑气,由晏蝉手中的飞剑所催发,这是一件上品法吅器,品质在上品最低等,比不上风火双灵剑,但是这把飞剑被晏蝉所融合到很高的地步,所以与剑气绝学神通,催发出惊人五彩剑气。

    剑气一层卷着一层,就像无数剑气花瓣落下。

    “我倒要看看你这个封仙门长生弟吅子,有何大神通!!!”晏蝉盛怒,完全没有之前那份婀娜。

    “我的确不是你的对手,但不代吅表我没有抗衡你的手段,大罗天剑气!”

    苏方也异常萧杀,对方拥有阳婴境实力,这可开不得玩笑,虽然是一介女子,但却有要他性命的实力。

    吸收奴仆力量刹那催动大罗天剑气,咻咻咻,一片剑光逆天而起,哐哐哐地与五彩剑气撞击。

    大罗天剑气明显占据上风,一层层将五彩剑气击碎,且速度越来越快。

    晏蝉全力催发飞剑,双手压住震动的飞剑,催发上品法吅器的威力:“你、你、你哪来的阳婴力量!?大罗天剑气,封仙门的七大神通,也不可能让一个长生弟吅子,达到阳婴境高度!”

    几分坚持,晏蝉的额头、香吅肩满是汗水。

    “师吅妹,还不帮忙?”晏蝉朝旁边少吅女吆喝。

    “我、师吅姐,是我们不对在先!”少吅女竟不想出手。

    “这是什么逻辑?”

    苏方一听,心中乐了,为何?

    哪有同吅门不帮同吅门的道理?且两女关系非同一般,不是寻常的同吅门弟吅子,在这种时候就算有任何过节,也要联合对敌才正确。

    “张若云,我被你气死了!!!”

    晏蝉怒不可遏,又抓出几道纹符:“雷心符!”

    叱叱!

    纹符降临,刹那破碎,一股股银色闪电化为了银色雷电剑气,威势太惊人,足可以击杀任何不灭弟吅子,重伤阳婴一重吅修士。

    “破碎吧!”

    再一次吸收奴仆巨力,周围大罗天剑气猛地向上一震,无数剑芒将落下来的银色雷电剑气震碎。

    噗!

    压着飞剑的晏蝉,此时也被震得喷血,惊吅骇看着剑气破碎,强吅势的大罗天剑气朝她席卷而来。

    “不得伤我师吅姐!”

    不远处那叫张若云的少吅女,突然出手了。

    苏方凝视少吅女,对着少吅女印象还不错,好意呼唤:“才是长生一重,你阻挡不了我的力量,不要自讨苦吃,且我也不会杀她,一个女人,我是不会动杀手的!”

    “那也不行!”

    张若云这次非常果断,扑向大罗天剑气。

    这令苏方突然感觉少吅女非同一般:“原来这个少吅女,不是胆怯,也不害怕懦弱,而是一个有坚持的人,她认为对的就会坚决面对!”

    之前给人感觉在晏蝉面前唯唯诺诺,但实则是一个关心朋友,大有勇气的女子。

    “法宝护主!”

    张若云的右手出现一个玉镯子,可不是普通玉镯子,涌吅出一阵玉芒,朝即将击中晏蝉的大罗天剑气压去。

    “蓬!”

    玉芒与大罗天剑气撞在一起,想不到竟真的将大罗天剑气气势削去不少。

    但苏方又是气势一震,大罗天剑气彻底将玉芒震开,再一次以强吅势击中晏蝉的防御,震得彻底失去防御能力,无力的漂浮在半空,不甘心瞪着苏方。

    尺天神步一出,苏方突然一掌压在晏蝉头顶,而晏蝉只能微微颤吅抖:“想害我?告诉你,这世界想害我,对我出手的人,从来没有一个是得到好下场的!”

    “别、别杀师吅姐!”张若云扑了上来,急得眼泪都流了出来。

    “你别过来,我不杀他,免得无意将你误伤!”苏方挥手示意,让少吅女别再靠近。

    张若云求道:“求求你,别杀我师吅姐!”

    晏蝉怒喝:“说你没用就是没用,求什么求?有本事就杀我!”

    “我不介意杀一个女人,不过我有很多方法对付你,比如我缺少奴仆,把你炼化成奴仆,或是傀儡,这样就可以供我随意催动,如何?”苏方漠然厉喝:“你们双仙宗喜欢抓其他女修士,与太神教合作,那我就把你卖给太神教,如何?这就是你的下场,我要让你死,你就不得死!”

    “你…”晏蝉果然怕了,生不如死是每个人的死吅穴。

    张若云收起玉镯,来到苏方与晏蝉中吅央,然后当着苏方跪下:“我们也不是要害你,是为了救我们的师父,师父被人暗算,又陷入魔道高手与大妖围困之中,我们抓你真不是为了杀你,而是,而是想让我与你双吅修,从你身上吸取阳气然后回去救师傅!”

    “师吅妹,起来,你不得向男子跪下!”晏蝉伸手抓向张若云,但是却被苏方气势再次镇吅压。

    “是真的,我们随着师傅来这域外之地历练,结果遭了暗算,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师吅姐找了不少人,其他人都愿意与师吅姐双吅修,但没有一个修士有你身上这种阳气!”

    “你起来!”

    苏方朝张若云颔首。

    “你答应我,不杀我师吅姐!”张若云目光透着诚恳与坚毅。

    “我不是杀女人的人!”苏方最终点头了,实在看不了一个少吅女,跪在自己面前痛吅哭吅流吅涕。

    “蓬!”

    苏方屈指一弹,一股巨力震得晏蝉软坐下来,然后将数颗不灭壮吅阳丹打入她体吅内。

    晏蝉恢复一些,勉勉强强站起来,张若云将她搀扶,而她横眉扫过苏方:“你如此好意?”

    “你得谢谢你的师吅妹,谢她心中那份难得的善良,我修真时间不长,但见惯了尔吅虞吅我吅诈!”

    苏方转身走向半空,催动气势要离开。

    “我记住你了!”晏蝉不甘心喝道。

    “你能不能…能不能随我们走一趟,只需要向家师输送一些纯阳之力,家师就能脱险!”

    张若云突然急切走出来,荧光流盼向苏方求道。

    “师吅妹!!!”晏蝉扯着张若云衣摆:“莫过火了,人家不杀你我已是难得,哪还有脸面要求人家?”

    张若云斩钉截铁:“可你我拿什么去帮师父脱困?就看着大妖与魔道高手杀了师父?”

    “行,为你这份孝心,我就随你们走一趟,尽我能力,能帮则帮!”此时,哪知苏方竟转身应下。

    晏蝉、张若云又惊又喜,万万想不到在这样局面下,一个毫无交际的人能大方伸出援手。

    “家师被困在距离这里数十里之外的一剑谷下,那一剑谷内部空间惊人,由一些魔道、甚至大妖占据着,里面也有许多天然宝物,其中有一口灵泉,可以喷吅出地吅下灵水用于吅炼丹,家师就是为了夺取灵水,被一位前辈出卖,师傅催动上品法吅器的神通,通吅过瞬移符在被困前一刻,将我与师吅姐送出来!”

    两女立即带着苏方向天空飞去,张若云正向苏方介绍事情的前因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