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九真九阳 > 第三百一十九章 大方相助
    原来是地吅下灵水,那的确是炼丹必用材料。

    也就是数十息工夫,进入一片螺旋状白雾天空,在深处突兀出现一道天沟峡谷,就像一柄横在地面上的巨剑。

    一剑谷。

    落地几步来到深谷悬崖边,眼下方就是深不见底的峡谷,一股股雾气时不时涌吅出,透着彻骨寒气。

    “师父,弟吅子请来一位高手来助师傅脱困,他体吅内蕴含惊人阳气!”晏蝉正拿出令牌,释放意念。

    张若云在一旁焦急等待,生怕令牌另一端没有反应。

    三个呼吸后,令牌嗡地一响:“为师用法宝护身,正被困在泉眼附近一处洞吅穴之中,魔道高手几番攻不成,正在灵泉周围收集灵水,大妖也不见了踪影,唯一要应付的就是魔道高手,你们下来途中要当心,莫惊了魔道高手,等来到灵泉附近,我们再想办法!”

    一个几位年轻的女子,在另一端低沉回应。

    得知下方情况,两女与苏方一跃而下,小心翼翼向谷底靠近,百丈之下就是另外一个世界,是一处宽阔地吅下林海,以及许多条干枯河道,河道穿过森林,进入远处悬崖深处,因此形成大量空荡荡的河道。

    晏蝉在前方带路,张若云与苏方紧紧跟在后方,穿过这片地吅下林子,前方被一道突兀背脊所拦截。

    是一座地吅下山脉,乍然就像绝世怪物的背脊。

    翻过这座山脉向右方飞去,而山脉有许多不同形状的山峰,彻底摆脱这片山脉,在下方是一条消失的瀑布,又是百丈之下,形成一个深坑,从深坑透着非同一般的灵气。

    “灵泉就在这下方,听闻千年吅前这里还是一片地吅下河,脚下就是一条声势浩大的瀑布,我们在瀑布龙口之上,瀑布从这坠下去形成一个地渊,地渊之下就是灵泉!”

    晏蝉向苏方介绍一番,三人各自做好准备,果断地向下方地渊靠近。

    苏方也暗中施展大圆吅满能力,感应地渊以及周围一切,不久就听见地渊之下有动静,不是很惊人,但应该是生物,还无法确定是不是人类。

    大概是灵泉原因,地渊时时刻刻都有像蒸气一样的灵气喷吅涌而出,晏蝉解释才得知,原来刚好遇到灵泉喷吅涌灵水的时刻,灵泉也不是时时刻刻都会喷吅出灵水,而是在某一个时段,才能喷吅出大量灵水。

    灵水乃是地心深处精华所酝酿,自然不是时时刻刻都会有的,人类修士需要灵水修行、炼丹。

    终于来到地渊之地,看似地渊是一口井,但其实地底前方乃是一个惊人河道,大概几里前方正升起一股惊人的白雾。

    在白雾周围时不时闪烁法宝玄光,灵泉明显在白雾下方,而此时因为灵水喷吅涌,有修士正在厮杀夺宝。

    凝视片刻,晏蝉的令牌又有了动静:“师父说了,我们只有两个办法,要么让师吅妹与阁下双吅修,让师吅妹将力量带入被困之地,另一个办法需要阁下亲自进去洞窟,因为师父不想让你置身危险之中!”

    “只有这两个法子吗?”张若云尴尬的问道。

    “必须得进去,要么把力量带进去,要么我们三人都进去,可师父不希望有人为她置身险地!”

    张若云一听,脸颊霎时绯红。

    晏蝉说的很明显,苏方能来到这里已经帮了大忙,难道还要他以身犯险进入被困之地?进入那里时时刻刻都有生死危险。

    那么只有一个办法,让张若云与苏方双吅修,张若云便拥有来自苏方的阳气,再由她带入被困之地,这样苏方即帮上忙,又可以全身而退。

    晏蝉语重心长,彰显师吅姐威势:“师吅妹,我们双仙宗本就以双吅修为主,男女双吅修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你不涉男女之事,师吅姐知道你不好意思,但为救师父,你得学会放弃,不然师父如何脱困?重点是…师吅姐双吅修效果不如你,只有你能在短时间帮助师傅!”

    “是…”张若云羞愧地低下头,答应了。

    “我看这个方法行不通,还是找其他法子!”只是令晏蝉想不到的是,苏方居然否决。

    顿时怒喝,恨不得吃吅人:“难道我师吅妹配不上你?我知道你心高气傲,我是与男子双吅修过,不是纯洁之体,配不上你,但我师吅妹还是处吅女之身,圣如雪莲,难道还配不上你?你可知道多少男子想与我师吅妹双吅修的,你、你竟然还推三阻四!”

    “师吅姐…这种事本来就无法强吅迫!”张若云面红耳赤。

    感觉自己成了大恶大奸之辈:“我不是这个意思,你们误会了,我也并没有嫌弃张仙子的意思,只是觉得不用双吅修也可以帮助你们师父!”

    “你身怀阳气,只有这两个办法,难道你要亲自进去?”感觉真误会了苏方,晏蝉将怒火压吅制。

    苏方道:“进去又何妨?我不是怕贪生怕死之辈,再者也从未来过域外之地,也想多多经历强大自己,别啰啰嗦嗦,我们出发!”

    “谢谢!”

    晏蝉与张若云感激不已,三人前方升起的灵雾靠近。

    很快听到各种撞击、爆发声浪,在那灵雾周围,有不下二十多尊强者正在围着一股冒出蒸气的空间相互厮杀。

    再靠近一些就清晰见到在那蒸气灵气周围下方,也是一处地渊,以前应该是一面小湖,灵泉应该就在下方。

    “师父已经准备好,魔道高手与一些强者正在抢夺灵泉,没有时间攻击师父,我们正可以趁机下去!”

    晏蝉又催动意念暗中与被困强者交流,此时张若云没有多少害怕,只是十分紧张,苏方却镇静自若。

    重重呼吸一次,三人驾驭飞剑哗哗哗从暗处飞出,陡然见到不灭与阳婴境高手在不同方向厮杀,太骇人了,时时刻刻有一种粉吅身吅碎吅骨的感觉。

    还好那些强者无法抽身出来,也不知道三人要对谁出手,并未及时拦截,而三人已最快速度飞至奔腾的灵雾前方,又向下方灵雾的源头跃下,下方十丈深的地方果然是一口泉眼,银色灵水像在沸腾,而沸腾形成的蒸气,其实就是灵水,被上那些强者吸收着。

    “双仙宗的援手?”

    上方传来一道阴森森的冷笑声。

    嗖!

    三人来到五丈深位置,周围是好几个洞府。

    “这里!”

    右侧突然涌吅出灵光,且化为一道结界,传出一个妇女的呼声。

    “师父!!!”

    两女亟不可待地带着苏方飞向灵光出处所在的洞窟,闪入结界之中,立即来到一个不大的溶洞。

    中吅央有不少灵石缔造的灵坛,在灵坛上坐着一位三十、神色苍白、虚吅脱无力的女子。

    女子旁边还站着两尊毫无生气的男子。、

    傀儡!

    两尊傀儡!

    “师父,你还好吗?若云与师吅姐终于再能见师父!”张若云扑向中年女子,晏蝉也激动迎上去。

    苏方未冒失地靠近,而是暗中打量:“两尊傀儡都是阳婴低重,看来张若云的师父修为到了阳婴境高重,在双仙宗也是一尊高层!”

    “为师幸好有这两尊傀儡护身,才能挡住魔道高手几番围杀,幸好遇到灵泉喷吅涌,不然无法坚持到现在!”

    中年女子欣慰的说道,旋即目光落在苏方身上,掀起惊愕之色,大赞:“好一个后生,肉吅身如此不得了,一身纯阳之力!”

    “晚辈封仙门弟吅子,不知如何可以帮到前辈?”苏方依旧镇静,礼貌地抱拳。

    女子道:“快人快语,你只要释放一些纯阳之力,让本座吸收便是,大概需要你的三分之一阳气,你要明白,这对你有很大影响,至少会在二吅十吅年内,难以突破任何境界!”

    “既然来了,忙我是要帮的!”

    苏方点了点头,也见到晏蝉、张若云眼神之中充满了感激之情。

    嗖!

    屈指一弹,苏方将自己肉吅身蕴含的微弱阳气,释放了出来,因为这股阳气并不是九阳之力,而是寻常阳气,对他而言没有丝毫影响。

    当然是不能随意将九阳之力施展,还被他人吸收,这样做的话,也等于是让人掌控自己的气息。

    阳气一出,晏蝉、张若云更是感激,想不到苏方如此果断。

    “嗡嗡!”

    中年女子吸收苏方的阳气之后,那疲惫的神色随之一震,身吅体之外燃吅烧着淡淡的火光。

    过了大半天,中年女子状态越来越好,目光投向苏方:“我们双仙宗双吅修之法,不单单是常人想的那种男女之事,也有气吅功双吅修,比如双吅修一种心法、双吅修一种神通,这次本座也欠你一个天大人情,吸收你的阳气,也等于是一种双吅修!”

    “若云,以后要找机会,好好与这位后生多多走动!”她又向张若云叮嘱。

    “是!”张若云很不好意思的应道。

    其实苏方来这里有几方面原因,首先是帮人,其次是要得到灵水,再者镇吅压一些大妖、魔头为奴仆。

    整整三天!

    “恢复了七层!”

    阳气消失,在苏方将气势压吅制的同时,坐在灵坛之上的中年女子,一下子恢复了生机,气势惊人,比晏蝉强大十倍不止。

    不愧是一尊阳婴境高重巨头。

    “这是本座作为长辈的一点心意!”她又拿出一个空空袋:“这里有千万长生纯元丹,以及几件中品法宝!”

    苏方拒绝:“晚辈帮人没想过回报,既然前辈恢复的差不多,我们就想办法离开这里再说,或是趁机收集一些灵水!”

    “此时要夺取灵水不容易,我们必须逃离一剑谷,这里有一头很厉害的大妖,加上小股魔道高手,以及散修,我们无法应付,尤其是背后偷袭我的‘王文春’,他为了夺取灵水,什么手段都用的出来!”

    “师父,那王文春不是你的老朋友吗?”

    “就是因为是老朋友,为师才失去防备,被他重伤,欲抢夺为师一生收集的宝物,以后为师会找他算账的!”

    中年女子起身,将灵坛收起,见苏方不要空空袋,也就不再强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