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九真九阳 > 第三百三十二章 蓝海城
    此时此刻,向柔柔、烟碧心来到苏方左右。

    烟碧心摸了摸汗水,露吅出笑容:“师吅弟,我们怎么唤你?”

    “冰月洞天上仙天长生弟吅子,方越!”

    后退一些,他不怕魔气,但是距离魔气太近,担心无法掌控,魔气会压吅制两女。

    烟碧心突然用手为苏方擦吅拭脸庞汗珠。

    “多谢师吅姐,这些不打紧,流吅血流汗能保住小命才是重点!”想不到烟碧心突然为自己拭汗,心中一热。

    “我们现在依然只有防御,催动圣座雪莲,师吅弟原来有如此实力,正如你所言,坚持一分就多一份希望!”

    圣座雪莲升起。

    向柔柔看向苏方,这一刻发现苏方的模样是唯一的风景。

    嗡!

    三人催动真气,烟碧心与向柔柔施展碧天寒玄功,以此注吅入圣座雪莲,而苏方拿出一张张纹符,是他让陌风骏炼制的,每一道都有阳婴境力量。

    周围再次冻结,逐渐化为一朵雪莲冰山。

    “达魔掌印!”

    上方又涌来可怕魔气。

    五大高手全力催动两大魔道高手,催动那滚滚魔气,化为一层层巨大黑色掌印。

    啪啪啪!

    一掌接着一掌的魔道掌印,直接抓在雪莲冰山,卷出震耳欲聋的轰隆声,而冰山比之前那座冰山坚固多了,虽然也被掌印抓出一些碎冰,可破碎之后,又在很快时间凝结寒冰。

    见到这一幕,向柔柔、烟碧心心才一定。

    后者透发威压,大声厉喝:“你们这些歹人,最后看看谁能笑道最后!”

    两大魔道高手气得直磨牙,凝结更多魔道掌印,直接一掌随着一掌击中大山:“得意不了多久,这次只不过要花些时间罢了!”

    一番番掌印压下来,震得两女控吅制的圣座雪莲不断晃动。

    还好苏方不时拿出一张纹符,捏碎就爆发出阳婴巨力,随着两女用来催动圣座雪莲。

    看似三人处于即将被镇吅压的地步,实则三人依然坚持着,因为有厉害吅法宝,又有超越七大高手的强大神通。

    你攻我守持续半个时辰。

    “嗡…”

    苏方一直在处于催动大圆吅满能力状态中,忽然他感应到一丝丝封仙门气息,说明有封仙门弟吅子在附近。

    他暗中传音:“不知为何,师吅弟感觉周围似乎有本门弟吅子,师吅姐不如全力催动令牌试一试?”

    “也对,总不能放弃!”

    烟碧心与向柔柔开始催动令牌。

    数息过后,忽然一道主吅宰天地滚滚而来的巨音,乃是一个女子声音响彻这片深谷:“竟敢对我封仙门弟吅子下毒吅手!”

    “有、有救了!!!”

    向柔柔心花怒放,与烟碧心拥吅抱在一起。

    “糟糕,是封仙门强者寻来了,我们快逃!!!”

    冰山之上七大高手听到这股巨音,吓得委实不轻,恐怕已是心惊肉跳,他们留下大量魔道掌印,立即朝深谷另一端出口逃去。

    “几个小跳蚤,冰封之冻!”

    七人刚刚飞出十丈,上方吅林海咔咔的快速冰冻。

    “是、是阳婴十重巨头!!!”七大吓得抱头乱窜。

    嗡!

    一片狂风卷过了上端正片深谷,那逃命的七人突然停止,仿佛世界在这一刻冰封似的。

    只听咔咔一声震荡,七人与所在半空瞬间冰封,七人凝固在冰冻之中,眼珠子颤吅抖着,很快连眼珠子也彻底冰封。

    七大高手,近乎秒杀!

    “得吅救了!得吅救了!”烟碧心再次落泪,而不过这次果断擦得干干净净。

    冰封长河消失在两道吅人影面前,只见在魔气纵横的半空,一名白衣女子,与一尊男子落下来。

    苏方看上男子,惊讶的很:“齐天贞!!!”

    向柔柔、烟碧心看向白衣女子:“是、是蓝师吅姐,她、她怎么出现在这里?”

    “一个比齐天贞还虚无、强大的女子?好生厉害的修为,难道超越了阳婴境?”苏方被那蓝师吅姐所吸引,无论紫色还是修为,都胜过了向柔柔、烟碧心。

    就是言采风比起来,也略逊一分。

    她不但姿色过人,身材出众,容貌也如天仙下凡。

    “师吅弟,齐天贞师吅兄你认识,但这位蓝师吅姐你肯定不认识,她超越了阳婴境乃是高层一员,实力无比强大,同样也是跟在随荒师吅姐身边的强者,名为海城!”向柔柔传音道。

    海城,蓝海城!

    一个超越阳婴境,站在封仙门高层之中的女强者。

    “你等小心,魔气还未消失!”徐徐降落而来的蓝海城,凝视压在圣座雪莲上方魔气,屈指一弹。

    嗡!

    一股寒气彻底覆盖魔气,且化为冰冻,一层一层移开,向谷底坠落。

    烟碧心与向柔柔立即将气势压吅制,圣座雪莲回到烟碧心掌心。

    齐天贞一眼落在苏方身上,意外问道:“方越你为何吅在此?你不是随着玄师吅妹身边吗?”

    苏方施礼:“弟吅子的确随着玄心瑶师吅姐寻找百灵猿下落,只是弟吅子不才,迷失方向来到这里,若不是两位师吅姐保护,弟吅子将死无全尸!”

    蓝海城秘密传音:“齐师吅弟,你还是立即去关注百灵猿下落,那畜吅生真不老实,也得小心一种猿身狗头的怪物,那怪物十分厉害,神出鬼没,这段时间杀了不少人类,我即是为百灵猿而来,也是为击杀那狗头怪而来!”

    “多谢师吅姐及时赶来这片空间助阵!”

    想不到主吅宰千吅人的齐天贞,此时却在蓝海城面前毕恭毕敬,他御空一闪,消失在深谷。

    向柔柔、烟碧心向蓝海城躬身,由衷叹道:“若不是师吅姐及时赶来,我们必会葬身于此!”

    后者凝视下方:“是你们大意,以为这里大部分都是我香瑶党成员,你们便卸去应有的谨慎,最终害了自己,你看那陨落的弟吅子…”

    “这次多亏方师吅弟,若不是方越半路赶来相救,我们二人已死在这里…”

    烟碧心将整个过程,在蓝海城面前大致道出。

    在这过程之中,蓝海城起初是不在意一个长生弟吅子,还是一个男子,但得知苏方舍身救人,还实力惊人,才真正以正眼打量苏方,算是一份认同。

    “这些都是弟吅子应尽本分,但如果是男弟吅子,弟吅子也不会冒险出手!”苏方笃定说道。

    “方越,我是知道你的!”

    哪知……。

    冰冷、高傲的蓝海城向苏方说的第一句,就令苏方以及向柔柔、烟碧心大吃一惊。

    蓝海城那冷瞳扬起一抹欣赏:“我虽知道你,但从未见过你,上次海星天岛天宝王城任务大致过程,我一些高层那里听说过,今天你又救了柔柔与碧心,想来是与我香瑶党大有缘分,不如你加入我香瑶党?”

    “加入香瑶党!?”

    蓝海城还真无法捉摸,给苏方带来的意外一波接着一波。

    向柔柔急忙提醒:“以长生境加入我香瑶党的非常少,师吅弟,这可是非常难得的机会,宗门三大党派你应该知道!”

    太吅子吅党!

    香瑶党!

    石圣党!

    哪个不知道?

    苏方却向蓝海城行礼:“请师吅姐容弟吅子好好想想,目前弟吅子以不死境为目标,难得有这次域外之地历练!”

    “想不到你一个长生弟吅子还挺有想法的,我不是强吅迫于人的人,以后记得向我回个话,或是找柔柔、碧心都可以,这是杀了那几人的七个空空袋,三个归你!”

    蓝海城并不生气,反之神秘的笑了笑。

    挥手出现七个空空袋,三个抛给苏方,另外四人给了向柔柔、烟碧心:“休息一会就继续寻找百灵猿下落,你们也要当心妖怪,最近总有些闻所未闻的妖怪出现,听闻杀了数千进入仙吒之门外部空间的修士!”

    哗!

    如同一道虚影,蓝海城凭空消失,没有一点气息,一点痕迹。

    “话说你怎么不当场答应?错失这种时机,不是你想加入太吅子吅党、石圣党?”三人飞出深谷,就在不远处一片林海中盘坐。

    烟碧心向苏方传音,尽是不满,听得出她希望苏方是香瑶党成员。

    “暂时还不想这些,多谢师吅姐关心!”

    将三个空空袋吸吅入掌心,缓缓吸收复杂能量,全身能量再次提升。

    “柔柔,你说方越到底怎么想的?被蓝师吅姐亲自邀请,能有几个人能有如此待遇?”

    “人各有志,而且我发现方越不管是之前面对生死压吅迫,还是见到齐天贞师吅兄与蓝师吅姐都有一种、一种不动如钟的气魄,总觉得此人深不可测,尤其连师吅姐都知道他这种长生弟吅子,更加无法解释!”

    “也罢,再者他也没有直接拒绝…”

    烟碧心、向柔柔在百米外低声交谈。

    这一切自然逃不过苏方的耳朵。

    香瑶党的确是不错,又有荒灵瑶庇护,在宗门也是树大根深,但此时还不是时机。

    最重要一点,他要靠自己强大,而不是一味受到外力庇护。

    数天过去。

    “烟师吅姐、向师吅姐,我们是遵齐师吅兄法吅令,过来与你们汇合,随你们寻找百灵猿下落!”

    一片破风声从深谷方向袭来。

    烟碧心、向柔柔带着苏方飞出林海,立即与十几尊不灭弟吅子相遇。

    大家随着两大阳婴强者立即出发,进入一片片林海寻找百灵猿。

    “大家散开寻找,这里有好几处林海!”

    此刻。

    众人来到半空停下,烟碧心让人吅大家分开行动。

    三三两两封仙门弟吅子散去,烟碧心、向柔柔各自飞入一片林海。

    苏方来到一处寻常林海,结果后方飞来一尊不灭弟吅子,且热情挥手:“这位师吅弟,前方吅林海也不知道有何危险,你就跟在我身边!”

    “多谢师吅兄!”苏方也不认识此人,但不好推辞,便抱拳答应。

    后者正快速飞来,在苏方双手放下之际,他刚一落地,突然一掌袭向苏方胸膛。

    蓬!

    苏方被震得向后飞去,完全失去重心,而在胸膛肉胎神甲处出现一个巴掌大小的破碎裂口,裂口后方是苏方皮肤,竟留下触目惊心血痕,鲜血如流,不断冒着血花。

    一切来的太快!

    太突然!

    一个不认识的弟吅子,一次没有任何异常的相遇,竟被人偷袭落得如此严重伤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