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九真九阳 > 第三百四十一章 太子党公然逼迫
    仙吒之门危险,但人人都向往,多少人陨落,纵然也无法阻挡后来人。

    就如天葫地界,明知得不到灵葫,可无数修士就是非要往里钻。

    再过了一个时辰。

    终于清晰见到那半空之中的灵光。

    是一座巨大的三角、似船帆、银白色的巨垩物。

    不是山、也不是任何石柱,是一种似玉质、又似某一种宝石的奇妙物质,因此看上去很是普通。

    仙吒之门!

    这就是卓天界唯一一座巨大的仙迹,降临卓天界十万年的存在。

    近有万丈之高,看来大部分道器真身还埋在飞仙岛深处,只剩出一部分,就这一部分已经是擎天之物。

    仙吒之门四周是开阔平坦原野,也该是被气流喷射时,将周围物质给夷为平地。

    仙吒之门下方,离地面十丈高的地方,有一扇三丈宽、九丈高的妙门,那就是仙吒之门的入口。

    苏方由衷长叹:“怎么感觉李浩劫手中的镇元化妖天书,也比不上仙吒之门这般壮阔!”

    “道器不一样,能力不一样,外形也不一样,且镇元化妖天书也未完全催发,如果真正催发的话,恐怕外形也不得了!”青羽王也暗暗凝视仙吒之门。

    “那我混元圣境似乎也平常的很!”

    “你就别拿你那面怪镜子说话,那是达到返璞归真的绝世法宝,巴掌那么大也被仙吒之门奇妙,人分三六九等,法宝亦是如此!”

    “神秘前辈说还原圣境乃是盖世神器,恐怕真被青羽王说对了,绝世神器远远超越仙吒之门,而我没有能力开发,所以看上去就是一件寻常之物!”

    心中一凌,又向仙吒之门靠近。

    渐渐在周围见到大量修士,不是封仙门弟子,而是来自残剑宗、青山万圣门、真法圣仙门、紫微星宗等大势力强者,也有海星天岛逍遥门、万宝道等大势力部分强者。

    也有一些女弟子,不少蒙面,也应该是风雪大陆玄女阁弟子,而魔道强者也分布在四面八方。

    一些透着邪气的修士,也分布在其中,他们都在做一件事,静垩坐,且凝视那天地一样存在的仙吒之门。

    不难看出,这里的修士都来夺宝的,都是要进入仙吒之门内部,目前只是在养精蓄锐。

    但真正进去的又有多少人?

    处处可见阳婴强者,这令苏方认为这里没有长生境,就是不死境也非常少,结果其中还是有不少长生修士,甚至天合境修士也有。

    恐怕这些天合、长生修士是随着强者而来涨涨见识,都是有背景、有来历的人物,未来某个时代,他们会成为名震一方的人物。

    “这些人似乎在为封仙门让路?”

    落入地面隐藏气息,本想寻找封仙门修士,而朝仙吒之门入口一看,在入门前方都是身穿黄袍、墨袍、蓝袍的封仙门弟子,竟有好几万人,从长生境到阳婴境不等。

    看来他不是封仙门唯一一个以长生境来到这里的弟子。

    “又是一个封仙门弟子?”

    “这次封仙门真要把人逼疯,举行如此大动静历练,关键又碰上仙吒之门喷射宝物,可恶,这次看来大部分宝物都被仙门得到了!”

    “谁让封仙门乃是大势力,人多势众,我们不是以门派而来,是以个人名义来这里历练,自然要看封仙门脸色!”

    “传闻封仙门三大尊道弟子这次进入仙吒之门,会得到其中很多宝物,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么一回事?”

    “是有这种传闻,说是薛太垩子、圣长生以及第一美女荒灵瑶得到某种可以解开仙吒之门的秘密,故此封仙门才举行这场声势浩大的历练!”

    “仙吒之门岂不是要被封仙门得到?”

    “哈哈,笑话,十万年来卓天界有多少大势力,有多少巨头人物都不曾解开仙吒之门秘密,就三个后起之秀就能做到?”

    “现在就希望封仙门这场历练早点结束,不然我们就算在仙吒之门外围发现宝物,也要被封仙门强者生生夺取!”

    经过一些修士周围,因封仙门身份引得不少强者暗中议论。

    还真被苏方猜到,这些人果垩然在等待封仙门结束这场试炼,不得不为封仙门让路。

    半个时辰步行才终于远离八方修士,进过一片无人之地,终于来到封仙门镇垩压。

    “方越,你也来这里了?”

    所有封仙门弟子很明显分为三大镇垩压,黄袍代表薛太垩子的太垩子党,蓝袍代表荒灵瑶的香瑶党,而墨袍乃是圣长生的石圣党。

    刚来到上万蓝袍弟子镇垩压,一个女子就朝苏方施展意念。

    “玄师姐!”

    原来是玄心瑶。

    待苏方寻过去,立即玄心瑶以及之前部分一同历练的高手,这些人依然当苏方是个寻常弟子。

    两道倩影又从前端走来,是向柔柔、烟碧心。

    能在这里再见面几人都很高兴,而玄心瑶因为苏方救了向柔柔与烟碧心,加上蓝海城亲自邀请他进入香瑶党,从而也对苏方态度不一样。

    聊天过程之中,苏方暗中施展大圆满视力,见到不少熟人,比如付天神、易古然、王猛诸多来自冰月洞天的弟子,也有其他洞天弟子,比如飘渺洞天修行阵法的姚青卢,还有蛊王谷的天才齐元傲。

    甚至也有在人榜挑战时,所遇到的几尊对手,他们分布在三大阵营之中。

    而他特意留意上万黄袍弟子阵营,因为那是太垩子党麾下的成员,忽然感觉到一些目光朝这方聚来,还见到了薛冷。

    “这些蓝袍弟子之中果垩然有太垩子党的成员,我一来到这里,他们就向那边镇垩压传话了吧?又怎么样?这里有几万弟子,太垩子党难不成还要明着追杀我?”

    心中暗暗寻摸着,既在提防太垩子党,也在防着周围有意外发生。

    “师弟,荒师姐带着好些厉害人物,与另外两大尊道弟子进入仙吒之门历练,我们就在这里等待消息,到时说不定还需要我们帮助!”

    烟碧心与苏方坐的非常近,引得周围很多男弟子羡慕:“仙吒之门很是危险,高手们进去历练,有时候需要外部力量进行牵引配合才能安垩全出来,我们正是为了防备这一点!”

    苏方问:“那这场历练结束了?”

    向柔柔应道:“差不多,主要就是等待三大遵道弟子,加上屡次出现无法对付的怪物,这场历练也要提前结束,三大遵道弟子何时出来,我们就何时离开这里!”

    此刻,一旁的玄心瑶站起来:“怎么太垩子党薛冷带人来到我们这方阵营?”

    周围香瑶党成员都纷纷发现异常,随之聚集。

    烟碧心凝着黛眉:“薛冷可是薛太垩子皇族成员,地位非常高,屡次与我们无敌,他旁边是大庆太垩子,以及其他几尊太垩子!”

    “难道……?”苏方心中突然有一丝不安。

    难道说太垩子党敢在这种环境下,对他出手?

    镇静!

    一定要镇静!

    双方在万人之中形成面对面,此时齐天贞从人群走来,还有好几尊达到阳婴十重的牵着。

    齐天贞向薛冷抱拳:“薛师兄!诸位,有何贵干?”

    大庆太垩子用手指向苏方,漠然一喝:“我们为方越而来!”

    “是吗?”齐天贞一怔,周围也纷纷不明白,为何太垩子党兴师动众,是找一个长生弟子。

    “果垩然是为我而来!”苏方左右是向柔柔、烟碧心,此时他还是感觉到不安,因为太垩子党公然找来。

    如果是暗中寻他,那他怕什么?用尽各种办法杀人便是,打不赢,总之可以逃走吧?

    但现在……。

    薛冷站出来,公然发出雷霆之音:“方越前阵子与一只天钻鼠合作,竟然杀本门弟子,我是奉太垩子之命,来抓此子!”

    “有这事吗?”

    作为负责苏方的齐天贞,他侧身当着众人发问。

    所有目光霎时落在苏方身上。

    他镇静自若摇头:“当然没有此事,我何时与天钻鼠合作?听闻卓天界有一尊强大巨妖,名为天钻鼠帝,难道我一个长生弟子,能一尊巨妖合作不成?薛冷师兄,你未必太高看我一个长生弟子了!”

    “我们可以作证,当时方越的确与一只鼠妖合作,杀了本门弟子!”此刻一些蓝袍弟子走了出来。

    显然是分布在这里的太垩子党成员。

    全都是一副磨刀霍霍向猪羊的目光。

    薛冷很是满意,看来早就想到有这一刻:“今天任凭你说得天花乱坠,地涌金莲,也无法脱身,速速老实束缚,随本座回宗门,等待高层核实!”

    苏方强势凝视大量太垩子党成员:“你们才是血盆口人,我一个长生弟子与天钻鼠合作?你们这个借口也未免太没有说服力了,你们想滥用权力,宗门是有公垩道的!”

    薛冷把手一扬:“这可容不得你,抓人!”

    “薛师兄,这是你一方片面说法,我是方越领队,他有什么错,就算真有错,也该由我来负责交给宗门,这件事你是不是管的太宽了?”

    眼看太垩子党要强势对苏方下手,齐天贞与一尊尊厉害无比的阳婴强者拦截在中垩央。

    其他香瑶党成员也纷纷上前。

    大庆太垩子火冒三丈:“齐天贞,这件事你管的太宽了吧?我们已经有证据,还需要你核对?你是高层吗?你是掌师、掌尊吗?”

    “我只知道我是方越的领队,他有什么事我都得管!”

    齐天贞可不会怕太垩子党。

    “方越,速速到我们身后!”

    玄心瑶与烟碧心朝苏方传音,而苏方这一次也选择当一次缩头乌龟,立即退到香瑶党中垩央。

    “香瑶党与太垩子党不会在这里公然斗起来吧?”

    另一方阵营,那些石圣党成员纷纷起来看热闹。

    “我太垩子党要抓人,你们香瑶党拦不住!!!”

    薛冷今天真是不打算放过苏方,竟然在这么多香瑶党面前,振臂高呼,又来许多太垩子党成员,朝香瑶党压迫而来。

    “宗门有法度,岂是说什么就是什么?”齐天贞绝不会后退半步,今天无论如何也要站在苏方这一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