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九真九阳 > 第三百四十二章 太子现身
    “哈哈,你若是高层,那我转身就走,你若是能掌控弟子生死,那我也转身而去,但你是吗?可惜你不是,齐天贞,速速让开!”

    薛冷依然是步步紧逼,身后那些太垩子党成员在大庆太垩子,以及好几尊强者带领下,几乎以万人势潮压迫而来。

    远方那些八方修士,都不知道发生了何事,封仙门突然有了大动静,莫非是历练结束?

    “想凌驾我们香瑶党,你薛冷没有这个资格,难道你就有生杀大权?哼!”

    齐天贞与众香瑶党高手,也带着无数成员,与太垩子党形成如同长蛇阵,双方眼看为了一个长生弟子,就要拳脚相向。

    是为了一个长生弟子吗?

    不是!

    对太垩子党来说的确是为了方越,但也为了他身上的夺命再造丹。

    对香瑶党而言,这就是关乎到香瑶党的荣誉,苏方是他们阵营的人,若是这样被太垩子党带走,还有何脸面?

    而在声势浩大的人流之中,苏方这一刻从未有过的安静。

    因为他真正了解到太垩子党在封仙门的影响力,竟然在这种场合,会公然向他动手。

    难到这就是薛太垩子的地位?

    “统统老实!”

    眼看双方处于剑拔弩张,随时会厮杀的时刻。

    一道天外之音,突然间从仙吒之门传来。

    原来在仙吒之门入口,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一位年轻弟子。

    他的双瞳蓦然冲出一片玄光。

    玄光向香瑶党、太垩子党卷来。

    嗡嗡嗡!

    两万多人,竟在这玄光席卷之后,一个个呆若木鸡,顿时鸦雀无声,一个个闪着恐惧的冷颤。

    接着一个个双手抱头,眼瞳里竟然出现那个白衣男子的虚影,这虚影令每个弟子如同生不如死。

    “好、好、好可怕的元神意志!”

    苏方也摇摇晃晃,无法控制自己神窍。

    因为在神窍之上,竟然出现了一个气势强大又虚无的男子,这个男子他认得,正是太垩子党领垩袖,薛太垩子。

    薛太垩子实力有多强大?之前苏方一直在猜测。

    一个后起之秀,就算强大也不会到达多恐怖地步。

    但现在!

    苏方完全见识到薛太垩子的实力,仅仅阳婴的强大,就可以瞬间慑服太垩子党、香瑶党两万弟子,他的元神有多浩瀚无边?

    两万多人,这其中还有大量阳婴强者,却都在这一瞬间,被薛太垩子阳婴威能压得灵魂快要破碎、消散,意志就要消失,处于昏昏沉沉之间。

    “可以安静了吗?”

    不知什么时候,一习白袍的薛太垩子,已出现在所有弟子上方,当着天空,在仙吒之门面前负手而立,身形伟岸,他就是天地主宰。

    被说封仙门几万弟子,就是远方那些修士,不管是魔道还是邪道,谁不感受到来自薛太垩子的意志威能,吓得谁也不敢说话,

    呼!

    受到意志压迫的众弟子,眼中虚影消失,一个个才感觉呼吸顺畅,才觉得活着是这么美好。

    都不敢再说一个字,或是大声呼吸,他们抬头看向薛太垩子又赶紧低头,生怕薛太垩子再次发威。

    薛太垩子现身,齐天贞不动了,后方所有香瑶党的强者,都不得不松开拳头,压制气势,隐藏心中的郁闷怒火。

    屈辱,这一刻除了太垩子党,香瑶党谁不感觉到屈辱。

    在一个弟子面前,连抬头的勇气也是弥足珍贵。

    “老祖,你来的太好了!”

    薛冷与大庆太垩子,还有无数太垩子党成员,都是得意,眼神、姿态高人一等。

    薛冷立即向薛太垩子躬身:“请太垩子主持公垩道,一个名叫方越的长生弟子,这次敢勾结天钻鼠杀我宗门弟子,而我们前来拿人,可这些香瑶党成员却非要拦着我们!”

    “方越,出来!”

    高高在上的薛太垩子听后,很是平常却又以俯瞰众生的目光,淡淡地向地面发出威严之声。

    “方方越…”

    此时此刻!

    香瑶党中心,向柔柔、烟碧心死死拽住苏方胳膊,让他千万别出去。

    齐天贞也传递意念,叮嘱:“坚持一会,方越,你只要坚持一会,我们领垩袖荒师姐就要从仙吒之门出来,到时不怕薛太垩子!!!”

    只要苏方现在不出去,多坚持一会,拖一会,等高层来了,或是荒灵瑶出现,事情必然有转机。

    动静闹这么大,必然有弟子通知封仙门高层。

    所以,只要苏方不要出去,就有很大可能躲避这场大劫。

    “多谢两位师姐,多谢师兄,因为我,连累你们屈服在薛太垩子意志之下,这是我的错,如果我不出去,薛太垩子必会再次动怒,向大家发难,我不想如此自私,因为我而再次连累大家!”

    但苏方在这一刻,他做出自己的选择。

    真正聪明的人,会从一而终坚持自己的意志、道心。

    苏方就是这种人,即便天要塌下来,也无法改变他的想法。

    不然的话,他现在都还未从赵国走出来,来到这浩瀚的修真大世界。

    “小子,这次你是逃不掉了,别逞强,该直得直,该弯的时候,你得学会认识现实!”

    此时,连青羽王都不禁劝说。

    “不,如果这次我退后一步,那在我意志之中,会永远刻下来自对薛太垩子的恐惧,我一辈子都不会有一丝战胜他!”

    苏方依然摇头。

    “我只说一次,你这个叫方越的弟子既然不出来,本座就让他们先倒下!”

    薛太垩子突然又说话了,不过这一次,却已经冷至地狱。

    “谁说我不出来了!”

    大部分香瑶党成员,都已吓得没有魂魄,衣襟被汗湿,甚至都他们心中都在发出一个声音,那就是让苏方快快出来,别拖他们下水。

    而空寂的仙吒之门前方,却响起苏方无力的声音。

    嗖!

    人群之中,一身蓝袍的苏方徐徐飞出。

    这一刻在薛冷、大庆太垩子脸上写满了得意,因为他们知道,这一次苏方绝不会有机会再活下去。

    上天不会一次次眷恋他。

    “活该啊,死有余辜!”

    “这种人就是该死,终于不得好下场,谁让他当初狂妄,利用七彩摄魂铃,夺取了我们的宝物!”

    来自大圆满能力,令苏方听到无数弟子在暗暗窃语。

    听的非常清楚,大部分都是曾经与他有过仇恨的弟子。

    “当初就提醒过你,不要得罪太垩子党啊,你…”

    石圣党之内,一名女子默默的叹息。

    千幻云!

    她此时只能默默哀伤,已经知道苏方即将迎来的下场。

    “说明我比你的路走的更长,更远,方越,可惜你一个天才,如果不得罪太垩子党,或是低下头,就不用终结道途!”

    依然是石圣党,赵无极凝视着苏方徐徐上升的身影,摇头叹息,虽然有一分同情,但九分都是漠然。

    “万幸没有将我拉下水,早早与他脱离关系!!!”

    就在香瑶党边缘,一个男子不断擦着额头汗水。

    付天神!

    一尊如此强者,也在这一刻要看薛太垩子脸色,暗暗庆幸当年与苏方早早没有瓜葛,否则他也会成为太子党敌人。

    “可惜我没能力帮你,人得为自己做出的事,去承担结果!”

    太垩子党后方,有部分弟子是没有动静的。

    其中有一人,正是来自蛊王谷的齐元傲,他连连叹息,就算背后有蛊王谷,也得罪不起薛太垩子。

    “薛太垩子…我苏方可不会白白受你斩杀,紫气法灵我暂时放弃,也要逃出这仙吒之门!”

    已经脱离人群几丈高的苏方,渐渐看清晰薛太垩子。

    讽刺的是曾经多少个无意间,苏方曾经想过与薛太垩子、太垩子党最终面对面的时刻,觉得还很遥远。

    而老天非要给他开个玩笑,让这一刻早早来临。

    想过无数个与薛太垩子面对面的画面,当实在想不到是在仙吒之门,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且还是在他是个长生蝼蚁的时刻。

    “长生弟子方越!”

    薛太垩子又说话了,依然是负手而立,云淡风轻,双眼只是微微地扫了一眼方越:“你与天钻鼠合谋害死同门,大逆不道,按照宗门法度,自作孽不可活!”

    “我等敢以道心起誓,我们曾亲眼见到方越与天钻鼠合谋对付同门,若有半点谎言,就让我们道心毁灭,沦为废人!”

    此刻,不少弟子跪下,向着天空起誓。

    真是恰到时候!

    薛太垩子长啸:“本太垩子掌握生杀大权,今日就不通过高层,在这仙吒之门,将你处死,你可有怨言?”

    苏方却默默漂浮在半空,一个字也没说!

    薛太垩子又道:“有意思,看来你已准备死在本座手中,本座要处死你,却也要给无数弟子一个提醒,留下你的遗言!”

    可等了一会,苏方还是没有说一个字,甚至没有喘喘呼吸。

    他就漂浮在那里,似乎与天地无关,与薛太垩子无关。

    “这人真是不知死活啊!!”

    一人在下方议论。

    而不少人却在沉默,似乎他们也看到苏方的无奈、看到苏方的怒火,看到他只能选择压抑。

    “这就将你处死!”薛太垩子突然屈指一点,在他与苏方相隔半空,瞬间凝固,一道剑气朝苏方眉心点去。

    “轰!”

    这生死间,一道倩影霸气闪出,以气势将剑气生生震断。

    但就是这股震荡之力,也击中苏方,他就像无力的尸体,被震飞数百米,差点就撞中仙吒之门。

    一名蓝衣蒙面女子出现在半空,而薛太垩子一步步走来:“荒师妹,我在执行门规,你为何干预?”

    蓝衣女子却依旧不动,那冰冷的声音却十分动人:“此人归于我掌控,这次是我负责,还请太垩子师兄看在师妹薄面上,就让师妹带回宗门,让宗门来处置?”

    说完,还在薛太垩子飞过时,伸手一拦。

    两大绝世弟子,在无数弟子凝视下,高空相对。

    足足三个呼吸后,没有一点动静,只有苏方身上的滴血声。

    薛太垩子忽然颔首一笑:“行,但我要亲自剥离他身上的资源,这种弟子没有资格享受宗门给的宝物,也给所有弟子树个警钟,看看谁以后还敢无视宗门法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