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九真九阳 > 第三百四十三章 人生最大耻辱
    而那蓝衣女子默默的向后退一步。

    两人各自退了一步。

    封仙门两大尊道弟子,随着灵雾翻腾,在无数弟子面前竟以气势强强交锋。

    “长生境,我是长生境,我连薛太垩子一道气势都无法阻挡…”

    苏方无力地从仙吒之门滑下,差点径直向地面坠去,好在吸收阳婴奴仆力量急速恢复才能支持如破碎、散架似的肉身。

    有生以来,他面对到真正的强者。

    万宝道长垩老曹曲,都没有薛太垩子这般强大。

    薛太垩子真的如同天地主宰,如果不是同为尊道弟子的荒灵瑶出现,今天谁也无法阻挡他的杀意。

    大量弟子心惊肉跳地看着两大尊道弟子,生怕两人真动起手来,否则一动手不知会波及多少无辜修士。

    而再也没有一人去关注苏方。

    在两大尊道弟子面前,苏方又如何与日月争辉?

    “荒师妹,今天我就卖你一个情面!”

    薛太垩子最终还是露出笑容,只是这份笑容十分不情愿,但又不得不给卖给对方。

    荒灵瑶什么也说没有,轻轻地让开一侧。

    “冰月洞天长生弟子方越,与妖族勾结一道,残害本门弟子,罪不可赦,本座代宗门先施以惩戒!”

    蓦然间,薛太垩子目光变得强劲。

    “七彩摄魂铃!!!”

    从他双瞳勃发凌厉神光,神光瞬间将几百米之外的苏方笼罩。

    “啊!”

    整个仙吒之门空间,回荡着苏方撕心裂肺、歇斯底里的痛苦高呼。

    数万弟子感觉仙吒之门内无论空气、还是物质,都是冰冷的,颤抖的,苏方的声音令他们不安、惶恐。

    就连四面八方那些强者,也都寂静无声,远远看着仙吒之门,好像这处天险成了无人禁地。

    “这、这是要强行剥夺我的七彩摄魂铃!!!”

    惨叫之后的苏方,被薛太垩子的神威禁锢、笼罩。

    没有办法挣扎,肉身正在大量撕裂,速度如同浪潮。

    七窍流血!

    尤其是一双眼瞳,瞳孔不但放大,形成一条条撕裂血痕,瞳孔瞬间充血,鲜血咕咕冒出。

    痛苦他不怕,薛太垩子竟然要夺取七彩摄魂铃。

    七彩摄魂铃早早与他融合,等于是血肉一部分,剥离七彩摄魂铃也就是在对他剥皮削骨。

    痛苦不言而喻。

    青羽王与一众阳婴奴仆、小统领、白灵此时漂浮在玄黄空间,哪个不气得吱吱磨牙。

    青羽王叮嘱:“既然对方不杀你,就别选择此时逃走,委曲求全吧!小子,速速将其他宝物隐藏起来,将你在封仙门得到的所有资源放在丹田,对反会感应你体内所有一切,将你秘密挖掘而出!”

    “七彩摄魂铃是宗门资源,容不得你一个叛逆弟子施展,今天本座将其强行从你体内剥离!”

    薛太垩子才不管苏方死活。

    对于大多修士来说,强行剥离融合法宝,几乎有丧命危险,就算没死,也会影响终生修为。

    其实他这样做,也等于是公然废了苏方。

    “噗!”

    血雾从苏方体内爆炸,七彩之光在血雾洗礼下从苏方体内飞出,不停在血雾中嗡嗡颤栗,不想就此离开苏方身体。

    而苏方几乎要倒下,本以为就此结束,哪知薛太垩子的掌控威能,又开始强势延伸肉身某个部分。

    “你拥有的所有宗门资源,从此都不再属于你!”

    薛太垩子霸气喝道,他以为苏方要说什么,但是…苏方连呻吟也没有一声。

    且在无数人瞩目下,苏方竟然将身躯站的笔直,如同剑锋挺立在那仙吒之门前方。

    “找死啊,这时候还敢如此嚣张,不及时向薛太垩子低头!”

    “尊道弟子虽然狂,但是这个长生弟子更狂!”

    数万封仙门弟子暗中交流着。

    其实他们也感同身受,谁会眼睁睁看着融合的法宝被强行剥离,谁甘心向敌人屈服。

    只是在这种局面下,所有人换做苏方,首先想到的必然是活命,为了活命就算向薛太垩子下跪又怎么样?

    “方越,你向薛师兄陪个不是,师兄会大人大量,放过你一马!”

    眼看薛太垩子再次发威,一旁的荒灵瑶凝视苏方,那冷傲的眼瞳之中,深邃地透出一道神光。

    她显然是要再救、再帮苏方一次。

    以她身份,既然向薛太垩子开口,在这种场合下,薛太垩子会有很大可能放过苏方一马,虽只是暂时的,可总算能给苏方一个缓冲,一旦缓过气,他可以找到应对办法。

    但是众人随之期待、猜测下,苏方依然挺拔地站在那里,站在薛太垩子可怕威能之下,依然没有说一句话。

    “风火双灵剑!”

    看来薛太垩子很是了解苏方,还知道他拥有第二件宗门法宝,风火双灵剑。

    霸道地挥手一指,包裹苏方那片神威,刹那凝固,苏方微微地一颤,咬着牙,脸色苍白,但苍白之中有一股股血痕。

    他望着天,似乎想到了父亲苏尧天当年所说的话。

    他望着天,想到神秘女子所说的天道无情。

    他望着天,这一刻似乎在问,为何天不开眼,为何这世间没有一个公平,没有一个存在真理的地方。

    弱者,就只有被践踏的命运?

    苏方心中一凌,眼神颤栗却在这一刻变得无比坚强:“从此我苏方不信天,因为我要逆天,从此我不再信命,因为我要逆天改命,从此我要掌握自己的命运,天地无法束缚我,命运无法桎梏我!”

    “噗!”

    又是一道血雾从苏方身体爆发。

    那熟悉的剑光涌现,眼睁睁看着风火双灵剑飞出。

    “你若是现在下跪,现在求我放过你,那我就给你一条狗命!如何?”薛太垩子抓住风火双灵剑,忽然没有了杀意,而是啧啧当着数万弟子长空大笑。

    刹那间,无数弟子朝苏方看去。

    血雾还未消散,苏方狼狈地颤抖着,而又一次将身躯挺得笔直,脊梁骨似乎要撑起诸天。

    “方越、你、你好傻…”

    香瑶党之中,向柔柔终于崩塌,大声哭了出来。

    “妹妹,别哭,苏方都没流一滴眼泪,没有喊一个疼,你我要坚强,你我从今开始要加倍努力修行!”

    烟碧心将她搂入怀里,默默流泪。

    数万弟子之中凡是认识苏方的,大部分都与他有仇,可在这一刻,却没有人再有一丝恨意,不是沉默就是同情。

    因为他们感同身受,在薛太垩子威能下,他们这种寻常弟子,要被尊道弟子杀,就要被杀,要被剥夺一切,就要失去一切。

    “那是何等弟子?”

    “竟被薛太垩子出手,几乎要当场诛杀,一个长生弟子啊!”

    “不管怎么样,不管这个长生弟子死不必,从今天开始,这一画面必会在卓天界传开…”

    八方那些不同势力、不同的强者,他们虽然隔着很远,但一个个都能清晰看到发生的一幕幕,除了不死以下修士。

    “七彩摄魂铃、风火双灵剑…这些还不够,你享受宗门多少资源才有今天成就,本座就将你所有的资源剥离出来,你还不求饶?还未认识到自己铸成的大错?”

    七彩摄魂铃、风火双灵剑徐徐漂浮在薛太垩子周围,他又以主宰口气,向苏方发难,但他说完就冷眉一横,因为苏方依然没有要开口向他臣服的意思。

    “冥顽不灵!”

    把手一扬,朝苏方凌空抓去。

    蓬蓬!

    威压包裹下的苏方,身体连番发出大爆炸,一次爆炸就是一片血雾冲出。

    苏方感觉到薛太垩子的威能正在席卷肉身每一处地方,尤其是丹田,这是要把他所有资源夺走。

    “哗!”

    从下腹之中飞出一片血雾。

    血雾之中是大量空空袋、玉瓶。

    “遭了,我的夺命再造丹!!!”

    拿去吧!

    封仙门的资源他不在乎,可是他感觉到薛太垩子的威能之中,竟然透着淡淡的夺命再造丹气息,很显然,他的目的是夺走夺命再造丹。

    虽然万分不舍。

    但他还是果断将夺命再造丹从玄黄唤出,刚出现在体内,就被那股丹药气息强行夺出体内,被一股强大掌控力,随着大量空空袋、玉瓶飞向薛太垩子。

    这一刻,苏方近乎晕倒,当他后退几步,用手撑在仙吒之门结界上,将身体撑起,血红双瞳仿佛要将他坠入魔道。

    “勾结妖族,又对师长不敬,影响恶劣,今日我就取你一条手臂,让你永世记住宗门法度!”

    薛太垩子突然挥手,五指内拧。

    轰!

    在苏方左臂处突兀形成可怕扭曲漩涡,这股漩涡之力,将苏方整条手臂托起,又迅猛爆炸。

    苏方再次被震得吐血,此时顾不上痛苦,看向左臂,整条左臂竟然被炸得连一条血皮也没有。

    左臂!

    竟失去一条左臂!

    “师妹,行了,今天就给你一个面子,放过这个废物!”

    众目睽睽废了苏方手臂,强行剥离无数资源,薛太垩子等于将苏方打成废物,却做出一副冠冕堂皇的正义模样,向荒灵瑶施礼。

    后者未动容,只是微微颔首。

    薛太垩子转身间目光瞬变,冷,冷到极致的杀意。

    “等一等!”

    天空突然响起苏方无力,却充满力量的喊声。

    “我以为你是个哑巴!现在才求饶不晚了吗?”

    薛太垩子驻足转身,一脸笑容。

    “噗通!”

    只是他的笑容戛然而止。

    无数弟子以及荒灵瑶,一个个也都变了神色。

    因为苏方竟然双膝跪下,右手朝天一指。

    “疯子!”薛太垩子不以为然冷嘲一声。

    “诸天在上,今日薛太垩子夺走我的一切,废我左臂,将我打入深渊,如此耻辱我苏方不得不报!”

    面对天穹颤抖而唤,每一个字都在高空震荡,苏方又缓缓看向薛太垩子:“薛太垩子,十年,你可否给我十年时间?”

    “十年?”薛太垩子惊诧十足。

    荒灵瑶也由冷漠变得好奇。

    其他弟子也都在猜测苏方想法,但他们猜不透。

    苏方缓缓地站起来:“十年之后,我会正式在宗门挑战你,如果我输,我会当场向你认错,且自裁,不知道薛太垩子可不可以给我十年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