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九真九阳 > 第三百六十二章 青羽王舍命相救
    “小子,感觉吸收如此大量石精之气有何变化?”

    此时!

    青羽王、李泽青能做的,一方面是吸收阳气纹符阳力,恢复生命力,另一则就是关心苏方近况。

    “只感觉石精之气涌入血肉、骨骼之中,令肉身在无形之中拥有不灭气息,而之前被重创震断的经脉、血肉正在恢复,现在估计还看不出吸收石精之气的变化!”

    敞开速度吸收锁头力量。

    冥冥之中,苏方发现自己的脑海深处,涌现一些属于天机缩命术的奇妙道文。

    道文并不多,游离在苏方脑海,想抓住也无法抓住,不知道是有人在推算自己命运,还是什么。

    总之,似乎冥冥之中有些变化,或是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苏方也管不了这么多,能尽量吸收锁头力量,帮助蛮古蛟龙解开封印,争取还可以离开。

    关键他现在没有完全把握,可以催动混元圣境焚烧蛮古蛟龙,然后还能离开仙吒之门。

    “主人,玄黄恢复不少,加上以前吸收金银之气,玄黄已经恢复七七八八,只要主人将来修为突破阳婴境,应该就是与玄黄完全融合,而且紫气法灵能量也充沛了许多,空间有所增大!”

    脑海之中出现玄黄元灵幻影。

    “石精之气有如此奇妙作用!”苏方大喜。

    “现在就差大量玄黄石、元玉石,尤其是玄黄石,只要能大量收集,玄黄就能恢复到九层,以及巅峰!”

    “会有那么一天的!”

    变化果垩然明显!

    吸收来自大世界墨色石头精华,的确带来难以想象的变化,现在是紫气法灵与玄黄六道塔的变化,而他自身变化还无法差距。

    而有一点可以肯定。

    肉身伤势已恢复,体内能量又达到充沛巅峰,已经步入不死境四重饱满状态。

    压制!

    苏方只能压制能量,不让自己在这种环境下晋升。

    “嗡嗡!”

    封印之中的墨色石锁,忽然微微地晃动,一丈巨大的锁头,仿佛重量失去了不少。

    而墨色锁头晃动,周围那些大量封印锁链也开始晃动,而周围祭台气息不断削弱,似乎整座封印就要被破解。

    “咔嚓!”

    墨色锁头在苏方大肆吸收了石精之气,忽然间从漂浮状态,一下子开裂,然后崩碎。

    “哈哈,好好,封印中垩央力量破碎,就剩下祭台!本王用不了多少年,可以将祭台击碎!!!”

    此刻,大胃空间回荡着蛮古蛟龙森森得意的笑声。

    “有救了?”

    李泽青心中默念着。

    “嗤!!”

    也许不仅是李泽青,连青羽王、苏方也是这样想的。

    可偏偏事与愿违。

    一道黑色妖气红芒,在血胃之中凝结,呼哧一身,化为一道利爪,正透着无形之力朝苏方压去。

    啊!

    苏方发出一声惨叫,那黑色红芒还未完全抓住他,肉身就再一次开始破碎,被巨力压得全身骨骼都要破碎一般。

    “小子,没有办法了,只有催动混元圣境一个办法!”

    青羽王立即起身,充满怒意。

    “可、可晚辈被重力压制,现在无法动半分,体内能量也都被震得如同失去控制,晚辈与肉身、能量完全失去感应!!!”

    苏方被无形之力,不断压缩,身体传出咔咔的破碎。

    “争取活着,一旦离开仙吒之门,定要珍惜并在修士世界创出一个名堂来!”

    此时!

    青羽王蓦然燃烧!

    大量妖气令他化为本尊,从胸口喷出一道玄光,喷射向苏方。

    “蓬!

    青羽王本尊跃起,金翅拍中半空,将那凝结而且的黑色妖芒,透出无形压迫苏方的巨力,震得空间都在扭曲。

    “噗!”

    苏方被震得后退,也抓住来自青羽王喷出的玄光。

    “这是…人皇明轮碎片封印???”苏方从玄光之中看出什么,又凝视化为本尊的青羽王:“前辈,你这是……?”

    “还不催动混元圣境?抓住机会,本王坚持不了三个呼吸,我来钳制蛮古蛟龙力量,你们逃出去,快!!!”青羽王发出雷霆怒吼。

    “小鹏王,你这是要与本王交手?就凭你?找死!”

    蛮古蛟龙所凝结出的妖芒,突然深处一道大手,似乎要把青羽王捏碎。

    “前辈…”

    苏方竟然眼眶湿润。

    谁说妖无情?

    谁说妖无常?

    趁着青羽王将蛮古蛟龙巨力挡住,恢复自由的一刻,苏方抓出混元圣境,也朝李泽青点点头。

    “啪!”

    妖芒大手也终于抓出,将对抗的青羽王,那般巨大身躯,用力一抓,抓的青羽王羽毛大量掉落,然后向另一侧抛去。

    也不知道青羽王是死是活,落在那远处血色肉壁深处。

    嗡!

    青羽王有自己换取来的珍贵时间,也就呼吸间罢了,从混元圣境射出熟悉红芒,刹那朝蛮古蛟龙上方肉壁射去。

    蛮古蛟龙冷笑,那利爪再次抓来:“小小一件法宝,也敢亵渎本王?”

    而苏方巍然不动,他漂浮在半空,李泽青在一旁近乎绝望期待着。

    “蓬!”

    还是蛮古蛟龙的速度、力量,超越了苏方。

    爪力抓在了混元圣境上方,击中那从镜面涌出的红芒。

    似乎要把红芒碾碎,妖爪之力阵阵压迫。

    只是,苏方与混元圣境那射出的红芒,一点也未受到影响。

    “咦?”

    在蛮古蛟龙看来,这一切都是游戏,不费吹灰之力之力就能杀了三只凡界蚂蚁。

    但这次它却被那混元圣境所吸引:“这、这、这难道也是一件不凡道器?好啊,正好本王缺少一件绝世道器,它是本王的!”

    “嗤!”

    红芒突然燃烧,喷射出了九阳真火!

    轰!

    压制在九阳真火上的大爪妖力,刹那被红芒震散,轻而易举。

    红芒击中血壁,九阳真火可怕般爆发,火炎直接烧得蛮古蛟龙肉壁化为齑粉,一层接着一层。

    来自大世界绝世巨妖的肉身,竟然在混元圣境面前,也如同普通小妖,根本无力抵抗。

    “这…”

    李泽青如同在鬼门关走了一遭!

    还以为要落得如青羽王那般下场,可现在见到苏方能对抗蛮古蛟龙,委实震撼。

    “可恶啊,可恶啊!”

    蛮古蛟龙痛的嗷嗷叫。

    那血壁出现一个焚烧血洞,苏方目光一横,再没有一丝不舍,与李泽青飞向血洞。

    “突突突!”

    蛮古蛟龙血肉在九阳真火下,直接被焚烧。

    一阵震动,突然一道火光冲出虚空,苏方与李泽青从血洞之中飞出。

    “人类,可恶的人类!”

    黑色巨山不再,而是凶残、万丈巨大的蛮古蛟龙。

    而在逃出蛮古蛟龙体内刹那,苏方手中混元圣境的红芒,还在释放,渗透进入了那仙殿所在最上方奇妙仙阵空间。

    “倏!”

    一股无形的气息,随着红芒射入仙阵高空,突然化为无数风暴,卷向闲着空间。

    “不!”

    蛮古蛟龙意识到要发生大垩事,加速扑向苏方。

    呼啦!

    这股突然形成的风暴,突然将苏方、李泽青卷入扭曲风暴通道,其实看上去就像一面镜面门户,出现一圈圈波纹。

    镜面波纹将苏方、李泽青,连同这片神秘仙阵神秘空间的风暴,一同吸入了其中。

    “本王不会让你们逃出仙吒之门!!!”

    蛮古蛟龙扑向另一方空间。

    “孽龙,还不老实?”

    一抹冷冰冰的声音,从仙阵高空投射而来:“信不信我不给你活命,现在就把你真正化为一座巨山?”

    “本王连两个人类小子都杀不了!!!”蛮古蛟龙被迫停下,身体一卷,化为了黑山状态:“再说了,也不能让人类就这样离开!”

    “此事你莫管了,我看你是想得到人类手中那件法宝,是不是?”声音虚无的传来。

    “那也许是一件与你不差多少的绝世道器!”

    “你想的太简单,那已不是一件道器,这次我是不得已让他离开,不然的话,我体内大量仙阵都得被焚烧一空,最终还不一样让他们离开?”

    那声音说完,一道双瞳晶光穿透仙阵空间:“竟然是紫气法灵!它怎么会出现在小世界?”

    “哪里?我们在哪里?”

    可怕风暴席卷之中,就像深深深渊泥潭。

    苏方与李泽青随着漩涡失去了方向,也无力对抗风暴之力,李泽青绝望地叹息着。

    蓬蓬!

    哪知…。

    刹那,两人失去重心,也失去巨力压迫,随着风暴震荡,从半空破开仙云,朝地面坠落,砸得两人火冒金星。

    “这是…?”

    苏方又一次感觉骨头要散架了似的,周围一看,忽然觉得熟悉无比,已不再仙吒之门那深处可怕空间:“我们、我们出来了,这里是仙吒之门道器外部空间!”

    “真的出来了!我、我竟然有一天能活着出来!!!”李泽青颤抖地站起来,一尊巨头,却已达到重伤状态,但现在是一副老泪纵横的模样。

    苏方却失落地回头一望…。

    “苏方,我们离开这里吧,不能辜负青羽王舍命相救…”

    李泽青蓦然回首:“得速速离开,万一那蛮古蛟龙再追杀而来怎么办?那样的话,青羽王就白白殒命!”

    “蛮古蛟龙,我苏方发誓,终有一天我会再次来到这里,到时要将你扒皮取骨,为鹏王前辈报仇!”

    苏方突然躬身,久久才起身:“鹏王前辈,晚辈不会忘记你的再造之恩!”

    “原来妖比人类还要值得信任!”李泽青拍拍苏方肩头:“离开道器外部门户也不简单,需要浩劫境力量,我引你出去!”

    嗖!

    那一刻,目光还在回首。

    而视线急速倒退,仙云破开。

    在这过程之中,一些在仙吒之门外部空间寻宝的修士,也见到天空飞速离开的两人,却未好奇关注。

    速度非常之快,前方就见到一道门户镶嵌在道器结界中垩央。

    “嗖!”

    李泽青在这一刻,将速度提升到了极致!

    迈入银白门户的时候,巨大压迫力量消失,身体无比轻盈,尤其是熟悉的自然气息,以及阳光纷纷笼罩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