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九真九阳 > 第三百六十八章 看我表演
    而在李梦怡一侧,苏方正负手而立,此时整个李家修士、以及蒲家高手在好奇打量他。

    还有依旧站在蒲家阵营之中的李泽青。

    “蹬蹬!”

    李梦怡听后,才猛然反应过来,退后几步,抓出一柄仙剑,咻地一声,架在苏方脖子上。

    出剑速度非常惊人。

    “百里家垩族不是好东西,有何图谋?”李梦怡将剑锋压在苏方脖子上,怒不可遏的逼问。

    且,剑刃已在苏方脖子上留下一道血印。

    苏方依旧镇静,看向蒲家众人,又看向李梦怡,然后是周围李家高手:“你们都误会了!”

    “误会了?”李家高手不懂。

    蒲家高手也是不明白这句话意思。

    他笑道:“其实我不是什么百里家垩族高手,你们也不仔细看看,我身上可有百里家垩族图腾饰物?”

    果真,周围仔细一看,不但苏方身上没有什么,连李泽青也是如此。

    “你们是何人?”蒲家长垩老突然反应。

    “什么人?”

    苏方淡淡把手一扬:“既然不是你们的朋友,就是你们的敌人,在下苏方,乃是李家以前一位长辈的故人,托那位前辈之托,来这里看看李家后人,想不到撞到如此有意思的一幕!”

    “这…”

    李家众修士从恐惧,在这一瞬间化为惊喜与意外!

    而李梦怡手腕微微一颤,才将飞剑收起。

    “原来李家早就准备好支援!!!”

    蒲家长垩老突然变了脸色,几尊高手刹那对李泽青出手,一个个不费吹灰之力,便将李泽青封印。

    “什么强者?”

    蒲家一个个高手想不到李泽青如此不堪一击。

    看似个高手,结果毫无反应就被镇垩压。

    苏方心中那个乐啊,如果当蒲家修士知道他们闯下什么大祸,恐怕一辈子都是他们挥之不去的梦魇。

    他摇摇头:“人家身份不是你们能想象的,不屑与你们一帮狗东西动手罢了,你们还得意个什么劲?有什么好得意的?一群狐假虎威的狗东西!”

    “骂的好!”

    李家众人听得舒服,拍手叫好。

    “那老夫看你有何能耐?”

    蒲家长垩老亲自出手,又是一闪,不灭高重气势,压得李梦怡不断后退,刹那又震慑李家所有修士。

    “不灭八重?的确是强者啊,但在小爷面前,你这点还是不够看!”

    这一刻,苏方一闪,来到李梦怡前方。

    肉胎神甲抵挡蒲家长垩老气势,然后暗中催动天魔册,施展天魔解体印。

    啪啪!

    蒲家长垩老不灭八重气势,已经震得苏方皮肤在撕裂,而他没有丝毫动手意思。

    “死吧!”

    对方一掌化为滚滚五指巨力。

    “抹杀元神!”

    这一刻,在蒲家长垩老扑杀至面前,苏方的双瞳突然凝缩,一股神秘元神气势,如同好潮,但又无法以肉眼看穿,刹那扑向蒲家长垩老。

    兹兹!

    蒲家长垩老自以为是,但刹那间,他的身体冷颤不断,如同被闪电击中,攻势崩塌,整个人发癫似的颤抖。

    尤其那双眼瞳,充满了绝望的恐惧。

    “我之前虽然用百里家垩族身份骗了你们,但我实力可不是随随便便拿出哄人的!”

    蓬!

    蒲家长垩老头部突然一震,大量元神化为气炎喷出,一些神窍碎片也随之被震飞,然后一尊不灭八重强者,却化为了一具尸体落地。

    哐咚一声,尸体就这样坠下面上。

    尸体没有任何伤痕,但是那张脸呈现极度扭曲,死的不甘心,太不甘心!

    现场冷冰冰的,不管李家还是蒲家,没有一个能反应过来。

    苏方再次把手一扬:“以我能力也只能杀死一尊不灭八重强者,你们这些蒲家高手楞在那里做甚?还不过来杀我报仇!?”

    “杀、杀、杀!!!”

    也不知道是逼疯了,还是真想为长垩老报仇,十几个蒲家高手朝苏方冲来。

    “杀了你们也可惜…”

    苏方一步步走出,一个人面对十几尊,一个个凶神恶煞的强者,忽然间右手一扬,一道血光卷出。

    “这…”

    血光一卷,就像一尊巨鳄,张开大嘴朝众人咬去。

    他们那哪见识过真魔血盘,苏方也心疼杀了这些不灭高手,当然了,这些人物他都不想杀掉。

    因为他缺少炼丹的奴仆。

    “呼呼呼!”

    十几个不灭修士,能抵挡真魔血盘?

    当然不能,真魔血盘不但威力可怕,关键可以桎梏修士的灵魂,催动之后,可以威慑修士元神,然后瞬间镇垩压。

    片刻间,蒲家十几个高手消失在血光。

    尸体都未留下!

    “速速撤离!”

    那尊控制李泽青的不灭高手,吓得不轻,立即让人压着李泽青,欲带着高手逃离李府再说。

    “嗡嗡!”

    蒲家撤离、李家人就要追杀。

    只是这一刻,不知为何,整个李府仿佛一切声音消失。

    似乎有人将整座府邸掌控。

    “多谢前辈!”

    唯独苏方一个人反应。

    从中闪出,在所有人都无法动弹的时候,施展血光,将一个个蒲家高手吸入真魔血盘。

    几个呼吸后,除了李府之外的那些普通高手,只要是府内蒲家高手,都被苏方吸入真魔血盘。

    也懒得去数有多少人,总之以后都要为他炼丹。

    “化!”

    等苏方回到李泽青前方,李泽青目光诡异地翻动,然后周围凝固的李家高手,才恢复自由,一个个恐惧地看着周围。

    他们亲眼见到苏方将蒲家高手镇垩压,又亲自感受到被可怕气势桎梏,任人窄割的无力感。

    若!

    苏方与李泽青真是百里家垩族高手,岂不是镇垩压的不是蒲家高手,而是李家众人?

    李家修士谁不震撼!

    “老夫李家垩族长,替家垩族上下千口性命,向两位高人说声谢谢!”

    李家老人激动得老泪纵横,立即要向苏方、李泽青跪下。

    苏方向后一让,他可受不起,但是李泽青受得起。

    “起来!”李泽青淡淡说了一句,又暗中与苏方交流了什么。

    “前辈不想现在与后人相认?”此时苏方好奇、又不解。

    “蒲家不会就此罢休,而且本座也要将蒲家,与那个什么百里家垩族一柄铲除,等灭了百里家垩族再认也不迟!”

    老古董就是老古董,行事想法根本让人无法捉摸。

    李家上下终于能松口气。

    族长带着众人,将苏方、李泽青当做最重要客人,引入内堂:“两位前辈可是我李家贵人啊,请内坐,速速上茶!”

    李梦怡则让人搀扶受伤青年,随着族人来到内堂,其他高手开始筹备防止蒲家报复。

    李泽青与苏方坐在最上方,李泽青当然不让,一身深邃气息,令在场李家修士无法看出个深浅。

    别说李泽青,就是苏方他们也看不出到底是何等修为。

    李家何时攀上这种强者?

    带着这种疑惑,族长忍不住奉茶,当众问出,其他人也都无比期待着。

    苏方瞥了一眼李泽青,才以微笑向众人回答:“其实是我的祖辈,与你们李家万年前一位长垩老是故交,我来自卓天界,一直没机会来乌坦界,这次好不容易来一次,首先就去月落山脉看看,结果发现那里已成为古家地盘,后来花重金让商会帮忙,才一直找到这里!”

    “两位前辈何时离开?”族长又迫切问道。

    “这个…”

    对方神色、目光令苏方立即明白了什么:“我们闲来无事,当然要好好感受这一方水土的风水人情,再者听闻百里家垩族很有势力,既然你们李家与百里家垩族存在矛盾,我们是会留下来的,看看青莲剑宗有何厉害之处!”

    族长顿时泪流满面:“好,太好了,实不相瞒,两位前辈,那蒲家吃这次吃了闷亏,必会向百里家垩族求助,到时势必会对我李家下杀手,有两位前辈在,我们才有信心与他们对抗,马善被人骑,人善被人欺,听闻我李家以前在月落山脉是一方霸主,也不知为何没落,但我们这一代人决不能再软弱下去,就算灭族,也要令蒲家、白领家垩族付出沉重代价!”

    “小丫头,把你那弟弟带来本座看看!”此刻,一直选择默不作声的李泽青,却向李梦怡投去目光。

    “是,前辈!”

    李梦怡搀扶青年来到李泽青面前。

    苏方却很费解,向李泽青暗中发问。

    李泽青将手伸出,从掌心透出一股灵光,渗透进青年体内,又暗中传音:“本座被镇垩压六千年,现在这些后人哪知道我的长相…”

    林梦怡突然跪下,哭泣地看向苏方,又向李泽青磕头:“弟弟被百里家垩族击碎金丹,以及全身所有经脉,还有救吗?如果能救弟弟,小女愿付出一切代价!”

    “没事…留下这小家伙,你们所有人出去,别来打扰本座!”李泽青扬手之后,似乎要做什么。

    “走!”

    数十尊高手躬身而去,就剩下苏方、李泽青,还有激动异常的青年。

    关上大门,不少修士来到族长面前,疑惑重重:“族长,那人能将金丹重塑?接上金丹吗?”

    “是啊!”

    许多人都很怀疑。

    “人家要实力有实力,难道还委屈来到我李家,图谋一个三流家垩族?”族长当众一喝,令所有人闭嘴。

    李梦怡擦拭泪水:“爷爷别生气,相信弟弟一定会好起来的,这个仇我们也一定要向蒲家、百里家垩族讨回来,十年不垩行,那就百年,百年不垩行那就千年!”

    内堂。

    青年瘫坐在地,支支吾吾地磕头:“小子李元罡,多、多谢前辈!”

    “嗖!”

    此刻,苏方正站在一旁学习。

    李泽青摊开掌心,出现一颗金丹,还是一颗阳婴境金丹:“我在仙吒之门多年,没事也喜欢吸收宝物,这颗金丹不错,要恢复金丹不易,花很长时间,但是植入金丹,再洗髓融合与金丹融合,那就简单多了,只需半天功夫!”

    半天功夫!

    令苏方听得大呼不可置信。

    啊!

    青年李元罡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

    金丹随着李泽青一掌,强行拍入李元罡下腹,这股震动巨力,令李元罡此时生不如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