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九真九阳 > 第三百九十章 盖世之五毒教主
    那小白蛇如婴孩,战栗的对着邪圣母桀桀说道。

    邪圣母已忘乎一切。

    看着小白蛇不断从五毒教主头颅之中爬出,还带着撕裂头骨的声音,就令它如同冻僵,身子没有半点反应。

    小白蛇缓缓爬出,不但撕裂五毒教主头颅,也将头皮血肉翻出,一些骨渣、碎肉不断地翻出来。

    看的邪圣母作呕:“不,不!你、你不是陨落了吗?”

    “我是陨落了!”

    小白蛇整条爬出来。

    长度越有半尺,爪子缓缓地伸缩:“本主当年被大世界邪道高手击杀,那卑鄙的人物,还施展一件道器!”

    “那你应该死了才对!”

    “本座早就有所准备,本是用来应付危境而用,就是玉龙,玉龙是我用无数万毒银蛇,与各种毒物精血,最终以银蛇为母体,培养诞生的新生物,蛇蜕皮,化圣龙,我又以圣龙转生术修行玉龙,想不到真派上大用处!”

    “那尊强者击杀我时,的确杀了我,但我已早早将玉龙修成第二分身,强者杀的是我本尊,并在死之前,我将所有元神以及神窍,引入玉龙体内,等于将玉龙当做我的本身!”

    “来到这乌坦界,本主一直在修行之中,且故意将一些法宝散落出去,为的就是吸引神教后裔找来,本主再从中找得一具合适肉身进行夺舍,期间等来不少人,却没有一个满意的,想不到今天,五毒真身找来,这才是本主想要的肉身!”

    “教主,放过我,我错了!”

    邪圣母竟向小白蛇求饶!

    “为时已晚!”

    小白蛇突然身体化为血红色,嗤地一声,射入邪圣母眉心,尾巴一摆,整条钻入大脑之中。

    “为何邪圣母一直在自言自语?”

    远处!

    苏方听不到小白蛇的声音,毕竟周围有巨大风暴,倒是把邪圣母说的话,听的差不多,

    还以为是喃喃自语。

    目光凝聚之中,邪圣母突然一震,释放出的五条锁链,加快了吸收速度。

    五毒教主尸体本如磐石,之前邪圣母吸收速度,如同溪流,但此刻,如同瀑布一样涌入她体内。

    且邪圣母五颗头颅,其中除了她本身头颅,其他四尊头颅的双瞳,已经完全被毒气遮盖,仿佛陷入沉睡。

    “教主,属下错了,放过属下!”邪圣母求饶,对着那头顶有个大血洞的尸体求饶。

    而从她体内,又拿出一个男子的嘶哑声音:“当然要放过你,本教会让你的肉身永存,真是完美的五毒真身,想不到本座身前无法拥有,陨落了才得到如此完美之躯,所以得谢谢你,本教不会这么快抹杀你的意志!”

    “啊…”

    邪圣母突然发生一声惨叫。

    她的头颅开始被毒气掩藏,也如沉睡了一般。

    而五尊头颅之中的银蛇头颅,双瞳毒气消失,化为人类的双瞳。

    接着舌头也幻化白玉色,银蛇化为一条玉白色。

    不但如此,银蛇头颅正在蜕变,先是蜕皮,随着蛇皮脱落,蛇头也在开始幻化。

    当蛇皮完全剥离,一尊三十上下的男子容颜,将蛇头所取代。

    而这男子的模样,与五毒教主尸体一模一样。

    他!

    就是五毒教主!

    “吸收自己的能量,倒是舒服,以此告别过去,迎来新生!”

    五毒教主刹那结印,其他四颗人头消失。

    而肉身也从女子化为男子,个头近乎两米,张口一喷,将五根锁链控制,不断吸收属于他自己的力量。

    “怎么变了?邪圣母呢?”

    终于,苏方清晰见到五毒教主蜕变这一幕。

    罗刹玉承瓶也在此时说话:“主人,太奇怪了,邪圣母气息还在,可为何从那五毒真身,有五毒教主非常强烈的气息?”

    “是不是她吸收五毒教主能量缘故?”苏方不明白。

    实在不明白,一头雾水!

    莫非这一切都是邪圣母,所拥有的五毒真身能力?

    “不!”

    千米前方,那吸收教主尸体的男子,忽然间转身,令罗刹玉承瓶大惊:“那、那不是邪圣母,是、是五毒教主!”

    “不可能!”

    苏方也看到男子转身,见到他的容貌时,也是惊诧、错愕,摇头:“五毒教主陨落数万年,怎么可能复活?他的容貌…的确与五毒教主尸体一模一样,也许是邪圣母吸收太多能量,暂时蜕变为五毒教主,五毒真身能力你都无法全部获知,也许这是其中一种能力!”

    “不是,主人,属下从他身上,感觉到的是五毒教主意志,而不是邪圣母意志,都是五毒真身,但是意志与元神是不对的,属下跟在五毒教主身边多年,对五毒教主身份能清晰分辨出来,主人速速藏起来,先准好准备,万一是五毒教主呢?他一旦复活,实力不是你能想象的!”

    “也是!”

    立即催动玄黄六道塔。

    苏方遁入了玄黄六道塔。

    而六道塔化为一指大小,与一颗大树融合,进入大树树干之中。

    “簌…”

    周围废墟森林,突然从五毒教主周围爆发惊人气势。

    他挥动双臂,凝视面前的‘自己’,尸体已经失去神威,正如同腐化一般,渐渐失去光泽。

    嗖嗖!

    锁链也回到他的掌心,而此刻,后方五真法宝之一的万毒银蛇,嘶嘶地来到五毒教主旁边,恭敬地匍匐着。

    似乎,它认出这才是它的主人。

    五毒教主上前一步,来到尸体前,双手直接抓住尸体的头顶。

    “铛铛!”

    与此同时!

    后方突然山来几道人影。

    原来是五真法宝其中四大怪物,正在追杀两大旗主。

    看来两尊旗主能力也是不简单,可以与五真法宝斗至这种地步。

    “那女子的呢?”

    中年旗主杀来,发现邪圣母不见了,只有一个男子,与一具尸体。

    “应该是被此人杀了,你看他,应该在吸收、夺舍教主尸体,速速阻止他!”

    老者一步就是十丈。

    再一步,将周围化为了神相空间,霎时就要杀至五毒教主身后。

    另一尊旗主看了一眼后方,四大垩法宝巨怪正追杀而来,他也施展大神通,哗哗一闪,与那老者同时杀向五毒教主后背。

    这一切,都在电光火石间发生。

    忽然,万毒银蛇与追杀而来的五真法宝,相反在这一刻却静止下来,没有任何出手保护五毒教主的意思。

    “蓬!蓬!”

    两大旗主,同时以绝杀之势,施展神相之能力,以最强实力、最快速度,击中五毒教主后背。

    轰轰轰!

    两大浩劫境震动气势爆发,将周围土壤、岩石、森林纷纷震成齑粉,周围化为一个空洞。

    三人与尸体刹那浮空,脚下、周围的一切物质,都不见了。

    只是!

    面对如此可怕攻击,五毒教主居然连震动都没有,依然站在那里,伟岸的后背光芒,将两大旗主遮盖。

    “不可能!”

    “毫无防御、毫无气势,以肉身承受我们一击,你居然没事?”

    一切止为尘埃。

    两大旗主反被震得退后数步,再看五毒教主身躯,此时一切都很渺小,而五毒教主的身躯,如同支持乌坦界的支撑。

    “本主肉身,就是给你们攻击十年,你们也伤不到半分!”五毒教主淡淡说道。

    轰!

    双手从面前尸体移开,哪知存在数万年的尸体,刹那间崩塌,发生大爆炸,最终成为了无数尘埃。

    五毒教主蓦然转身,三十岁的容貌,竟在此时化为二十岁。

    老者旗主吓得退后数步:“你、你是谁?哪块五毒圣火令的拥有者?”

    “五毒圣火令?你们两人拥有圣火令,以为就是旗主?”五毒教主浮沉世外的说道:“圣火令乃是本教圣物,不单单是身份象征,也是修行五毒真气、五毒神散的宝物,这点你们不知道吧?”

    “你到底是谁?”

    年轻旗主也是一脸震撼。

    “你们只是拥有五毒圣火令,就以为拥有了一切,曾经的神教,那一位位掌握圣火令的旗主,哪一位修为不超过你们数倍?哪个不是堪比任何小世界一方势力的领垩袖?”

    “圣火令在你们身上,简直辱没了本教!”

    “装神弄鬼,杀!”

    两大旗主似乎暗中已有交流,趁着五毒教主说完,刹那间又一步踏出,再次施展杀手。

    “五真禁锢!”

    五毒教主面带微笑。

    倏!

    五道毒气光华,刹那破空而来。

    蓬!

    这股破空气势,将两大旗主压得震荡、喷血,任何攻击都在崩溃。

    置身其中,两大旗主已露出恐惧与绝望。

    “圣火令!”

    五毒教主一声喝出,从两大旗主身上立刻飞出两块令牌,抚摸道:“数万年了…这种感觉真是舒服,太舒服!”

    “那是我们的宝物!”

    两大旗主已被五真法宝禁锢,逐渐吸入其中,即便落得被镇垩压命运,他们也不忘记五毒圣火令。

    “你们的?”

    哪知这句话激怒了五毒教主,眼神一凌。

    轰隆一声,两大旗主居然刹那间,被震得化为大量血雾。

    瞬杀两尊浩劫境巨头。

    血雾被五毒教主吸入掌心,看样又提升了不少实力。

    “世道变了,连本座都认不出!该是召唤属于本教的那些法宝,再看看其他圣火令持有者,在这数万年后,建立多大规垩模的势力!”

    哗!

    五毒教主当空闪去,随五真法宝消失不见。

    “真、真的是五毒教主复活了?”

    玄黄空间!

    苏方差点背过气。

    好险,好险。

    幸好及时一步进入玄黄六道塔,不然以五毒教主那杀伐果断的杀意,他现在恐已人头落地。

    “的确是五毒教主,他复活方式,是以五毒神教之中,由他缔造的一门禁法,圣龙转生术所复活,结果邪圣母可怜地杀来,可怜地将五毒真身送上门,令五毒教主可以轻易以五毒真身复活,不久之后,这小世界之中,五毒教主将会再一次,站在巅峰!”罗刹玉承瓶应道。

    “邪圣母机关算计,最后还是折在五毒教主手中,数万年前躲不过,数万年后的今天,还是逃不出五毒教主的掌心,这就是轮回吗?”

    心中不是滋味,升起万般感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