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九真九阳 > 第三百九十三章 五毒教主VS李泽青
    “为何有股朝气,能令本座倍感舒爽?”

    地宫之中!

    李泽青盘坐着,双手合十,掌心似乎有一件不凡法宝。

    融合过程,令他实力时时刻刻在恢复。

    此刻,皮肤与汗腺如同春草在滋生,发芽,霎时让这种老古董露出惊喜笑容。

    感应一番,将目光落在法坛之上。

    “果真是这小子弄出来的…”

    他见到从苏方身体各个部位,透出一股朝气蓬勃,令万物复苏的气息。

    生命力委实深邃,令李泽青都在动容。

    嗤!

    “他在做甚?”

    苏方从盘空漂浮之中,突然间挥动右臂,在自己身上划出一道道血口,触目惊心,鲜血四溅。

    关键鲜血又被他吸入伤口。

    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一块块果片,以及洗髓丹,放入从脚底到脖颈之下一处处血口之中。

    “这是在修行?封仙门七大神通,似乎没有这种功法?”李泽青心中满腹疑惑。

    还是魔道的?

    还是五毒神教的?又或是来自大世界残缺功法?”

    连老古董都无法看出个所以然来。

    又听兹兹声,见苏方正在快如让伤口愈合,然后将各种果片、丹药吸入血肉之中埋藏起来。

    “似曾相似…这不是仙吒之门,一些如残灯烛火的修士,为节约资源,用来延续生命的法子吗?”

    李泽青神光奕奕,灼热无比:“天才啊,不但是天才,还有常人遥不可及的勇气与能力,如此后生,若不成就天垩朝大道,何人可达?”

    法坛之上!

    看似苏方修行,却因释放大圆满肉身,对地宫动静了若指掌,自然也发现李泽青来到这里。

    依旧控制肉身,一步步地融化血肉之中大量资源,李泽青驻足半个时辰才离去。

    呼呼呼!

    灵坛恐怖能力一次次奔腾,一次冲击,洗髓之力再次将苏方淹没。

    这股灵力洗髓神威,将刚刚融化的果片、丹药力量,再一次与肉身完美融合,一次次保持在大周天循环之中。

    经过无数次洗髓,肉身又一次将资源完美融合,没有任何沉淀留下,立即又一次开始拿出小刀,身上划出大量血口。

    有了血口之后!

    仙果片与丹药快速植入,然后九阳之力与降龙木上精华,一同催动血肉伤口愈合。

    不断持续下去,苏方感觉身体,突然如同大地,如同土壤。

    丹药、仙果就如同种子,一滴滴地落在土壤之中,然后经过土壤的生机之力,令各种资源滋生。

    滋生了精气!

    滋生了真气!

    滋生了法力!

    处于如此奇妙状态下,苏方剩下的只有一心修行!

    月落山脉之外。

    呜呜!

    狂风四起,将下方城池仿佛要吞没,唯有巨山之巅宫殿,在疯狂之中依然巍然不动。

    倏倏!

    一道银色闪电,突然从狂风卷来的方向闪现,一尊红袍男子盘坐在舌头,双手放在膝盖,微闭着双眼。

    缓缓睁开眼,看向前方:“罗刹玉承瓶气息就在那座宫殿之中!”

    原来,是来寻找罗刹玉承瓶!

    因为此人乃是前不久才复活的五毒教主。

    “此子身上应该有一件王品法宝,将本主的罗刹玉承瓶压制…否则他无法离开域外雾林!”

    五毒教主徐徐驾驭万毒银蛇,思忖片刻,一道幻影从他身上剥离而出:“邪圣母,你可知道那小子具体来历?”

    “教主,弟子并不清楚他的来历,只感觉那人不简单!”

    幻影原来是邪圣母意志。

    可惜本尊、神念、真身成就了五毒教主,邪圣母终生也只是一道意念。

    “哪位强者驾临?”

    从月落山脉那云端的深处,传来李泽青意念。

    这令五毒教主颇为吃惊:“好一尊厉害高手,想不到在这小小疆土,还有这么一尊强者,能感应到本教气息!”

    “嗡!”

    高空云层仿佛被巨力分开,逶迤移动中,赫然出现李泽青的虚影。

    五毒教主将万毒银蛇吸入掌心,徐徐漂浮而去。

    片刻罢了,五毒教主与李泽青意念高空相对:“我来找一位青年!”

    “哦?”

    李泽青一怔,虚影渐渐清晰:“我这里还有阁下要的人?不会吧,阁下修为高深莫测!”

    “此人取走属于我的一件宝物,不得不来取回!”五毒教主说完,五指一抓,在虚空之中,显现出苏方的虚影。

    “……”

    是来找苏方的!

    刹那,李泽青呼吸凝住,仿佛想到什么,上下打量五毒教主:“阁下就是几万年前,名震八方小世界的五毒教主?”

    五毒教主一惊:“看来我没来错地方,既然知道本教,希望你将那小子交出来,本教不难为他,只要取回罗刹玉承瓶便可!”

    “他是我的朋友,如何将人交给你?”李泽青摇摇头。

    “本教才复活,想不到今天要与你这样一尊高手被迫出手!”

    “正巧我也想看看,曾经名震八方小世界的五毒教主,究竟有多厉害,你才复活,而我也被桎梏数千年,你我处于相同高度,能与你这种高手交手,千年不遇!”

    两大巨头,几句话之后,居然要开打。

    李泽青人影再一次变得无比清晰,真身这才出现,下方整个月落山脉,都被一道结界保护。

    “三掌,你我就斗三掌,如何?”五毒教主伸出三根指头。

    “三招够了!”

    李泽青颔首,只见双手推开,一道道雄厚之气,在双掌之中凝结。

    此时此刻,空间都因此而距离震动。

    “嗤!”

    五毒教主五毒真气,如同遁空而来,千米距离,眨眼间就杀至李泽青面前。

    蓬!

    掌力在半空撞击在一起。

    罡气毁灭而出,空间因此剧烈晃动,高空传出阵阵震耳欲聋爆炸声。

    两大高手谁也没有退后一步。

    “元通浮掌!”

    李泽青又是一掌劈出。

    “巨蝎之怒!”

    五毒教主也一掌拍出。

    啪啪!

    两声撞击,惊彻天地,两大巨头雄力气势,如同无数利剑,向大地插下去,令月落山脉都在震荡。

    “唔!”

    撞击气势之中,推得李泽青后退一步,长袍仄仄作响。

    而五毒教主丝毫未动,见到李泽青退后,他依然是一脸云淡风轻的笑容。

    蓬!

    不等李泽青缓过气,五毒教主一步又一掌,霸气地杀来。

    “轰!”

    两大高手这一次,双掌并未直接对抗,而是掌力对碰。

    撞击形成的火星,似花炮射向天空。

    轰轰轰!

    月落山脉结界被余威震得上下震动,似乎要从大地剥离,整体要震出来。

    “没有神通,也没有法力,只有真气,你实力很强…”

    五毒教主依然未动一分。

    但…。

    李泽青面色却一阵刷白,一阵铁青,很显然这一次交手,完全被五毒教主占垩据了优势。

    “现在你该把人交出来了吧?”五毒教主步步逼人。

    “人我是不会交,且要问问对方意思,才能最终决定如何!”虽然不是五毒教主对手,可李泽青也浑然不惧,这就是老古董的气势。

    “嗖!”

    而此刻!

    一道意念从月落山脉飞上来。

    五毒教主盛气凌人,正要再次发难,却被飞来的意念所吸引。

    李泽青朝飞来的意念说道:“小子,你好好待在下方便是!”

    “多谢前辈,不过这次的确是与晚辈息息相关,晚辈不能坐等不管!”

    意念飞来,正是施展天魔解体印,剥离意志而来的苏方。

    “好熟悉的元神神通……”

    五毒教主依然镇定自若,从开始到现在,都是临霸天下,舍我其谁的气势。

    这一刻倒是为苏方意念而动容:“本教记起来了,魔道功法,乃是魔道至高强者,才会施展的天魔解体印,是不是?”

    “教主好一双慧眼!”

    苏方来到李泽青旁边,朝五毒教主抱拳:“正是魔道的天魔解体印,晚辈意外得之,且修炼之后小有成绩,不说这些无关紧要的话,教主是为小子身上的罗刹玉承瓶而来?”

    “你清楚就好,省去很多废话!”五毒教主倒是格外地扬声一赞。

    “晚辈意外在域外雾林得到罗刹玉承瓶,且意外的融合,现在与晚辈融合一体,如果要给前辈,等于是要从晚辈身上,活活剥离血肉一般!”

    “罗刹玉承瓶是本教至宝,不可落在外人身上!”

    想不到苏方的自语行间,透着强势。

    五毒教主也是如此,双方都未退让一分。

    “教主,你我完全可以想个办法,将这件事解决!”苏方又开口道:“曾经,有人踩在晚辈头上,生生从晚辈身上剥离过法宝,那种耻辱,晚辈发誓一生只有一次,希望前辈莫要强求,想个办法,解决这件事不用打打杀杀!”

    五毒教主喃喃一笑:“这倒有意思,任何人无法在本教面前谈条件,仙人也不垩行!”

    “希望阁下能安静下来,将此事解决好!”

    李泽青也说话了。

    也表明了立场,那就是与苏方共进退,哪怕是五毒教主,他也会与苏方一同面对。

    五毒教主这次不得不冷寂下来,面前的苏方、李泽青给他气势,就是不会后退一步。

    战,也可以战!

    也自然可和平共处。

    “本教之前说过,本教至宝不能落在外人身上,除非…除非你是我五毒神教的人!”五毒教主让出一步。

    “是吗?”

    李泽青深深看了苏方一眼。

    后者也明白这道目光的深意。

    在两大巨头面前,苏方思忖几秒钟,立即给出答案:“教主才夺舍五毒真身复活,而五毒神教早已化为流水,不存在世间,晚辈愿意全力帮助教主重建五毒神教,如何?”

    “当然可以,本教也希望旁边这位高手,也可以辅助本教重建势力!”

    聪明人说话就是不累,五毒教主这才有了笑容,也将目光落在李泽青身上。

    此时,李泽青突然一脸恍然大悟:“原来教主来此之前,就打好了算盘…行,我也没事做,才从仙吒之门恢复自由,闲得心慌,倒是可以为教主出分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