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九真九阳 > 第四百二十七章 元神交融,吞噬七星子阳婴
    机会!

    两个字在蓝海城脑海闪过的时刻,她的阳婴化作寒气,突然从后方飞向七星子。

    此刻!

    在苏方的脑海深处,神窍之上是七星子的阳婴,而神窍之下乃是苏方正在逐步被蚕食的元神。

    天机缩命术道文化为防御,凝固在神窍,燃烧来自七星子任何神威元神,不断燃烧星芒。

    苏方的脑海,就像一片星河,星光熠熠。

    “蓬!”

    兹兹!

    神窍上方。

    当七星子元神神威降临,不断攻击道文防御刹那,令七星子想不到的是,他的背后突然被一道寒气席卷,猛地将他震飞。

    “叱!”

    滚滚天雷之音,从寒气之中的蓝影,长震而出。

    蓝影化为人影,正是及时来杀,给七星子来了一记重创的蓝海城。

    七星子狼狈无比,阳婴形体时不时在扭曲。

    “师姐???”

    没有七星子神威压迫,神窍之中的苏方,立即感觉到什么,才发现是蓝海城竟在这种时候,意想不到杀入自己脑海。

    哗!

    瞬息从神窍之中闪出,与蓝海城碰面。

    七星子怒不可遏:“贱垩人,敢偷袭本座!!!”

    “嘴巴干净点,你可是一尊万古巨头!”哪知蓝海城丝毫不给面子,漠然地反嘲一声。

    苏方得到喘息工夫,也与肉身取得联系,虽然吃力,但还是吸收真魔血盘力量,又看向蓝海城:“师姐,你…你太冒险了!”

    蓝海城投来冷意瞳光:“你我联手才能离开这里,没有你,我如何出去?师弟,这尊阳婴太可怕了,不过现在最多比我强大一些,你我联手,让我的阳婴助你催发神通,将他焚杀于此!”

    “你有办法?”苏方一时听不明白。

    实则是他对阳婴没有大了解,毕竟他未拥有过阳婴。

    “很简单,包裹神窍那层巧妙防御,竟可让师弟你,以不灭修为与如此阳婴巨头战斗,只要师弟的元神,再强大数倍,不就可以将对方焚杀?”

    “但该如何去做?”

    “你我元神融合,以我的阳婴为力量中心,然后你驾驭我的阳婴,施展可以斩杀巨头元神的神威,这就行了!”

    “元神融合?”

    苏方一怔,呼吸骤停,眼中带着一份惊骇:“师姐,这个办法是不错,但、但元神对于任何一个人,都是无比私密、重要的,听闻女子将元神看做一切,若是与我元神融合,这不就玷污了师姐?”

    元神一旦交融…。

    融合之后,苏方就是蓝海城。

    而蓝海城也就是苏方,尤其是谁是驾驭者,谁更加可以掌控对方肉身的一切,一览无余。

    对于蓝海城来说,等于一身清白,一身秘密,将在苏方面前毫无遁形。

    蓝海城反而着急,渗出香汗:“现在能担心那些?能活着再说,来吧,我们时间不多,那巨头阳婴依然很强大,他若是再重伤你一分,你我元神融合也不是他对手!”

    “好,就让我与师姐放手一搏!”

    终于…苏方点点头。

    “阳婴幻化!”

    蓝海城结印,她的阳婴之躯,立即化为一层层幻影,涌入苏方的元神。

    这也代表,蓝海城将自己一切,都交给了苏方。

    如果苏方要害她,意念一动,就能抹杀她的意念,吞噬她的阳婴。

    但她最终还是选择了这样去做。

    “你们都活不了,想不到我七星子这道剥离阳婴,曾经斩杀过小世界任何巨头,今天反而差点在你们两个蝼蚁手上栽了跟头,吃了我的,我要让你们一点点都要吐出来!”

    哗哗!

    七星子又释放神威,化为惊涛海城,他在中垩央张牙舞爪,恐怕这一击,如果真击中苏方、蓝海城,两人都得瞬间元神灰飞烟灭。

    “想不到融合师姐的阳婴,令我的元神,足足提高十倍不止,刚好可以催动天机缩命术!!!”

    “命运造化,执掌天机,我若毁灭,一切破碎!”

    暗暗控制元神,立即与蓝海城阳婴完美融合。

    而元神融合的瞬间,苏方与蓝海城等同成为一体,化为一尊阳婴,这种状态,在某种层面,也称为双修。

    元神双修!

    呼呼呼!

    大量燃烧的道文,竟然在苏方脑海惊人的出现。

    嗤嗤!

    化为骇浪杀来的七星子阳婴,正与显现出来的道文发生碰撞,道文再次令七星子元神燃烧。

    火星四起,齑粉荡开。

    然而,在道文漫天降临的时候,苏方与蓝海城融合的元神,个头瞬间缩小一倍,气势也破碎得差不多。

    催动如此厉害的天机缩命术,无疑也重创自身。

    “不,这到底是何等力量?元神攻击?意念道法?不,不,为何无法击碎?为何无法防御!?”

    脑海深空降临了燃烧的雪花。

    仔细一看,是漫天都是道文降临,落在了七星子周围,令他飞过的地方,凡是碰到道文,顿时燃烧出一个个窟窿。

    只是片刻间,七星子阳婴变得千疮百孔。

    七星子愤怒不已,依旧不顾道文,在这种时候,他不相信道文可以杀了他,因为他骨子里瞧不起一个不灭修士。

    道文漫天降临,苏方与七星子看似相隔很近,但却已远在天边。

    而在七星子陷入道文世界时,苏方的元神感知,瞬间看到自己肉身,竟然成为一个七旬老者,漂浮着,残喘吐息。

    天机缩命术,看来已将他的寿命,消耗到了极致!

    意念又一动,突然发现不在自己的肉身,而是在蓝海城!

    只是一眼,他就将蓝海城每个部分,看的仔仔细细,顿时有一种头晕、脑胀,如同当年见到萧魅儿,那种喷鼻血的感觉。

    蓝海城在苏方深处,害羞呼唤一句:“你…你别多看了!速速斩杀强敌,万不能分神。”

    “不好意思!”

    苏方立即收回感应,看向前方,以及周围都是道文,而且,七星子已经陷入道文世界,正在里面逃窜,想办法逃出道文桎梏。

    因为道文太可怕,可以焚烧任何元神,如果七星子逃不出去,道文一旦桎梏,他顷刻间会被烧死。

    阳婴再强大,也不是实体,这就是巨头也存在的弱点。

    “你逃不了!”

    刹那间将所有道文朝前方涌去,道文从四面八方飞来,越来越多,密密麻麻堵住空间。

    “杀了他!!!”蓝海城又在深处呼唤,而她不能主宰苏方,只有苏方可以驾驭她的一切。

    “师姐…”

    正用道文,凝结一把道文之剑。

    这是要将七星子彻底斩杀的道文之剑,来自天机缩命术的威能,任何阳婴、元神都得焚杀。

    但苏方突然凝视自己的神窍,又看到空荡荡的脑海。

    蓝海城很是疑惑:“你怎么了?”

    苏方凝住呼吸:“你说我为何要杀掉七星子这尊巨头的阳婴?为何我就不能趁机,将他的阳婴夺舍,从此成为我的阳婴?”

    “你这想法…太逆天,我也不知道如何是好,尤其是不知道可不可以成功,你若是有把握,在不成功吞噬阳婴下,还能斩杀对方,那就尝试一番!”

    “行,我与薛太垩子十年之约,如果在不灭境就有阳婴,到时又多了一份与薛太垩子抗衡的可能!”

    “希望你能成功,你的努力不会白费!”

    “真魔血盘,镇垩压!”

    与肉身感应,催动法力,加之意念融合,真魔血盘从外部飞入苏方的脑海之中,顿时变成一座山脉般巨大。

    “镇垩压阳婴!”

    苏方颤抖着,已经无法再耽误下去,催动真魔血盘。

    嗡!

    真魔血盘飞入道文空间。

    苏方也随之飞在后方,并抓住大量燃烧的道文,化为一道道封印。

    “嗡!”

    道文中垩央!

    到处乱窜的七星子,根本想不到,真魔血盘出现在上方,由苏方催动天魔解体印,从真魔血盘立即降临一片黑色玄光。

    玄光令七星子发现,但无法闪开,正好选择玄光之中。

    七星子这尊巨头,怒气可焚天:“真魔血盘!真魔血盘!这种魔道宝物,若是我本尊回来,一定见一个,毁灭一个,若是本座在强盛时期,你这破法宝也奈何不了本座!”

    他不断挣扎,就是无法从真魔血盘飞出来。

    “七星子,你也有今天?恐怕你想过无数结局,如何也想不到,会折在我一个不灭修士手中吧??

    一道道道文封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缠在七星子身上。

    兹兹!

    道文封印他可怕,碰到七星子,就开始兹兹腐蚀、焚化他的阳婴。

    七星子怒不可遏:“我不会放过你,即便你镇垩压了我,但我的本尊会感应到这一切,迟早会从大世界回到这里,将你斩杀!”

    “也许你是对的,可你真身回来时,说不定那时的我,早就利用你的阳婴,达到至高地步,你的本尊也杀不了我!”

    刹那间!

    苏方不再多说一个字,施展真魔血盘,催动真魔印记,与道文封印融合,强行震荡七星子的阳婴。

    几番震动之后,七星子的阳婴几乎要消散,已弱不禁风。

    嗤!

    苏方的元神突然一晃,形体再次缩小,一道蓝影分离而出,正是蓝海城从苏方元神掌控中,脱离出来。

    “我出去等你,顺便护住你我的肉身,以防万一!”

    蓝海城颔首,立即飞出脑海。

    七星子无力的挣扎,此时的元神神威,还比不上苏方,加之被禁锢,连拔了牙的老虎也算不上:“我、我、七星子不会放过你!!!”

    “我苏方要的是现在,现在活着,才有未来,等你本尊回来,我到时也会堂堂正正站在他面前,但你,今天开始,就成为我的阳婴!”

    “吞噬!”

    苏方立即将周围道文,以及来自真魔血盘的桎梏力量吸入,化作扭曲形状,直接飞入七星子阳婴之中。

    “老、老天,你是在捉弄我…”

    随着苏方元神入体,七星子阳婴颤抖着,瞬间虚无,一些火炎在燃烧,噼里啪啦地卷出一些尘埃。

    “嗡!”

    不足三个呼吸!

    七星子形体迅猛凝结,只不过,模样与身材立即幻化成苏方,一模一样,完美无瑕,再没有一丝属于七星子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