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九真九阳 > 第四百五十三章 镇压赵无极
    “不到黄河心不死啊!”苏方气势突然开始爆发。

    “常人遇到比自己境界高的修士,定会逃走,但我赵无极不会,我虽杀不了你,但过一会,援手到来,你有九条命,也得留在这里!杀!”

    赵无极出手了!

    十分果断,毫不犹豫,且是面对比自己修为高的强者。

    黑色飞剑催发下,融合大罗天剑气,蓦然间,赵无极仿佛化为了剑气。

    宝剑与赵无极融合成一道剑鸿,这道剑鸿以劈山之势,释放的威能,已超越不死境。

    原来赵无极也是一尊越阶者。

    当然了,若不是越阶者,岂能在封仙门立足下去?

    这一剑劈来,苏方却未闪避。

    “你这是无视我!!!”

    赵无极盛怒,自己施展全力,而对方?

    云淡风轻地站在那里,等着剑鸿击杀?

    他想不明白,也不再多想,剑鸿已在雷光火石间,杀至苏方头顶。

    只不过一道塔门虚影,突然间从苏方头顶敞开,剑鸿竟颤栗着,被塔门吸入其中。

    “不!!!”

    赵无极控制剑鸿,亲眼见着宝剑被收取。

    多么心痛,多么不舍,这等于在生生剥离法宝,但他及时做出反应,转身就朝封仙门飞去。

    “没有了法宝的你,还有何能力?”

    一记天龙神爪,随着苏方右手一抖,刹那间拍向赵无极后方。

    可怜的赵无极,此时想着逃跑已为时已晚,他高估了自己,忽视了敌人,如果之前就借着法宝逃走,还有那么一丝可能。

    轰!

    天龙神爪快、准、狠击中赵无极,将整个人抓入显现出来的塔门虚影,一个大活人凭空消失。

    塔门虚影又漂浮在苏方的掌心,他的脸庞,有了一抹释怀:“几代人的恩怨,终于在我手中了结,老祖啊,你若是在天有灵,请安息吧,紫气法灵我也会找回来!”

    “来的真快!”

    看向封仙门方向,苏方随之消失。

    大约三个呼吸,几尊黄袍人影飞来,为首者还是剑圣君。

    他手持纹符,来到空间,却什么也见不到。

    “大罗天剑气与天龙神爪的气息?”

    感应一番,剑圣君又催动纹符,但纹符一直没有动静。

    “好厉害的人物,赵无极也不知是死是活,此人下手毫无破绽,留下大罗天剑气与天龙神爪,让我石圣党如何去查?宗门有多少掌握两大神通的弟子?难道我每一个都要去过问?”

    剑圣君颇为无奈。

    旁边人立即散开四方,开始寻找。

    只见剑圣君拿出一道纹符催动后,一道神威从纹符之中显现,巍峨之音释放而出:“赵无极既然出了此事,我也无能为力,天道难寻,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归途,此劫是为赵无极而来!”

    说完,那声音又消失在纹符。

    “既然连圣师兄都是这意思,作罢……赵无极,有多大的胃口,才能吃下多少东西,你这是胃口太大!”

    剑圣君等了一会,几尊高手回归,一个个都未有任何发现。

    “我们走!”

    几人立即御剑疾驰而去。

    过了一阵,苏方从玄黄六道塔中飞出,回到半空。

    眉宇间满是惊诧:“剑圣君!竟然是剑圣君,此人身上有一些紫气法灵的气息,我又怎么会忘记此人?”

    近乎十年前,飞仙岛,苏方数次见到剑圣君,尤其是第一次因紫气法灵感应此人之后,苏方就一直深深记着剑圣君。

    “赵无极?他居然能让剑圣君来搭救,这剑圣君的实力,比蓝师姐还要强大几分,加上石圣党,难道他就如此庇护一个不死弟子?又或是在道场周围,宗门要重视任何弟子?”

    分析片刻,立即向飞仙岛施展瞬移符而去。

    穿梭途中,苏方将阳婴剥离,进入玄黄空间。

    层层玄光之中,金银之光将赵无极封印得严严实实。

    一个不死修士,又何以能在绝世法宝力量下反抗?

    挣扎之力都未能发出半分。

    “这是哪里?这是哪里?”

    赵无极发疯似的看向八方,他不相信,不承认,以他这种天才,这种强者,竟会落在他人掌握之中。

    “赵无极!”

    阳婴显现而来,苏方凝视赵无极,突然唏嘘岁月的残忍。

    昔日一方霸主,对他而言,赵无极早就是作古人物,但最终他却是活上千年的绝世皇帝。

    而此刻,又落得被他人掌控下场。

    赵无极压得声线,将怒火隐于心中:“你、你到底是谁?我与你无冤无仇!”

    “我是谁?你即刻便知!”阳婴立即幻化,霎时成为方越模样。

    “方、方越!!怎么是你???你还活着?”赵无极见到,霎时如同天雷击中,阵阵颤栗,无法置信:“你不是被、被薛太垩子逼入仙吒之门吗?你、你活着出来了?”

    “难道你见鬼了?”

    苏方也恢复寻常气势:“难道我进入仙吒之门,就不能出来?”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方兄,你我关系不错啊,为何…为何你要对在下出手?试问我从未当你是敌人,从未害过你,这是误会?是不是?”

    “你是未当我是敌人,但也未当我是朋友,但我不在乎这些,误会,哪里来的误会?”

    “我不是太垩子党成员,我已加入石圣党,我与薛太垩子不是一伙的,这当然是误会?你定是将我当做太垩子党成员!”

    “那你又错了,我知道你是石圣党成员,且在不久之前加入石圣党,跟随剑圣君!”

    “方兄…”

    赵无极惶恐不安,直到此时,方才极为冷静的问道:“那我与方兄无冤无仇,这、这让在下实在不懂!”

    “其实我不是方越,赵无极你听好,我是与你来自同一方疆土,而且不姓方,我姓苏,我为苏方,乃是被你在两千年前,亲手屠灭的苏家后裔!”

    “苏家后裔…”

    苏方颔首:“是啊,是你曾斩杀的苏家老祖的子孙!”

    这一刻,赵无极缓过来,眼瞳除了震撼,就是意外:“苏方…好熟悉…我记得了,我记得了,就是你,就是你杀入我赵国,灭我辛辛苦苦建立的帝国!!!”

    “是你那不成器的子孙,赵成径告诉你的吧?”

    “想不到你有如此本事,一步步踏入赤霄大陆,成为封仙门弟子,而且还隐藏身份,最终在我面前虚以委蛇…我真是瞎了双眼!”

    “不是你瞎了双眼,而是你做了不该做的事,或是你当年做的不那么过分,也不会有今天,杀我老祖,灭我苏家皇族,血流成河,尸积如山,悠悠岁月,你以为那就是历史?那就是过去?不,我苏家一直记着这笔血海深仇!”

    “苏方,我明白了,我现在明白了…”

    赵无极此时连颤栗的神色,也消失得彻彻底底。

    不愧是活了数千年人物,陷入这般危境,还思维清晰。

    向苏方连连点头:“对我而言,那是过去的事,作为家垩族领垩袖,要建立赵氏王朝,我对苏家下手也是迫不得已,其实我们可以好好谈谈,现在我们不是在那小世界,而是赤霄大陆,是广阔的修真天地,现在你有如此实力,如此神通广大,远远超越了我,何必再追着过去,死死不放?你我完全可以化解这段仇恨!”

    苏方却给他浇去一盆冷水:“对我而言,你必须死,你也不用大费周章,就算你说得舌涌金莲,也无法改变我的想法!”

    “你我既然是来自同一方世界,过去的恩怨,我们可以暂时放弃,你我联手,不但可以在封仙门立足,而且将来也可以成为绝世弟子,这是赤霄大陆,在这里拥有权力,才是最终的追求!”

    “现在还与我周旋?你难道不知道,我苦苦越过黑暗森林,一路追至这里,找你是为了何事?”

    苏方神威突然爆发,压得赵无极全身发出咯吱、咯吱重压声:“还不如实说出紫气法灵下落?”

    “什么紫气法灵?”赵无极做出一问三不知。

    “你真是不下地狱不老实?当初我与父亲杀入赵国,正好遇到封仙门长垩老袁天宗,带着大量高手杀来,而你投靠袁天宗,带着他们寻找鹏王下落,后又为进入封仙门,向他们献出当年从我苏家老祖夺去的紫气法灵,你才能带着你的子孙,在袁天宗保护下,来到封仙门,不是吗?”

    “这是没有的事!”

    “青煞真火!”

    想不到赵无极死到临头,还如此狡猾。

    杀气一动,一股青色真火,瞬间吞噬赵无极,烧得噼里啪啦,很快闻到一阵阵烧焦味。

    “我说!我说!”

    不到三个呼吸,赵无极已烧得没有一根头发,以他修为,哪里敌得过如此恐怖的真火?

    “我、我的确是把紫气法灵交给了袁天宗!”赵无极喃喃道来:“当初袁天宗突然来到皇宫领地,我感应到他们的可怕,分不出是敌人还是朋友,便藏在地宫深处,哪知还是被袁天宗找出来,得知他们来自赤霄大陆,我便向袁天宗献宝,把紫气法灵献出,袁天宗是见多识广之人,知道紫气法灵不凡,便当场允诺我,要当我去封仙门,后来花去一阵时间寻找鹏妖,未果之后,袁天宗就实现诺言,带着我赵家上下数十口人,来到封仙门,如愿离开那方小世界,来到这天垩大地大的赤霄大陆!”

    “那你可知,紫气法灵如今在谁手中?还是袁天宗?”

    果真与自己所料出入不大。

    当初,袁天宗等封仙门强者强势来到赵国,正是赵无极献宝,才令他们赵家皇族来到封仙门。

    苏方又凌厉发问。

    “这我哪有资格知道,想必是在袁天宗手中,不然从我来到封仙门,就得到他暗中照顾,赐予独立道场,任意选择七大洞天修行,还允诺我,将来一定能做个副长垩老!”

    “你真不知道?”

    “真、真不知道,我都落得这般下场,难道为了宝物,还不顾死活?”

    “那我暂时不杀你,好好老实待在这里!”

    苏方转身欲离开。

    “我、求求你,我不指望你放过我,但、但求你别对我赵家子孙,赶尽杀绝啊,我求求你!”

    这一刻,赵无极竟放弃自尊,连连祈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