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九真九阳 > 第四百五十四章 回归封仙门,宗门震动
    苏方却未为之动容:“遥想当年,我的先祖定也这样求过你…”

    这句话一出,犹如无情地将赵无极打下深渊,尤其是赵家,数十口人,皆要死在苏方手中。

    赵无极陷入痛苦漩涡,生不如死,从苏方口中说出每句话,每一个字,如刀剜心。

    “但我不是你赵无极!”

    此时此刻,杀意从苏方深瞳遁消:“所谓冤有头债有主,是你灭我苏家,是你屠我苏家皇族,所以我只会要你偿还血债。”

    “难道这就是轮回?”赵无极彻底崩溃。

    阳婴回归神窍!

    捏碎数张瞬移符,穿梭后感应气息熟悉无比,是飞仙岛。

    天地妖气纵横,处于茫茫水域的无数岛屿,不知有多少强大巨妖。

    不过一会,苏方再次来到宛如帆船一样惊世骇俗的仙吒之门前方云端,这一刻,十年前的一幕幕,好像已过去百年。

    越真上人在玄黄空间停止修行:“主人,属下已做好准备!”

    哗!

    且在苏方召唤下,驾驭玄光离开玄黄六道塔。

    越真上人来到自然中,见到仙吒之门也是唏嘘不已,对他而言,被困数千年,无疑在仙吒之门已渡过一生。

    “下一刻,我就要回归封仙门…”些许间,越真上人从迷茫中回过神来,准备释放气息。

    “回归封仙门,你与我都将迎来一个崭新的开始,十年之前,我苏方在此名动封仙门,十年之后,我将名动八方!”

    苏方果决地颔首之后,与越真上人一同拿出封印的弟子令牌,刹那间,当空释放。

    嗡嗡!

    两块弟子令牌释放出惊人的气息。

    苏方又问:“得要多久?”

    越真上人呼吸开始急促,也将头发弄得散乱:“三呼吸间,封仙门深处禁制空间,会感应到属下纹符气息,不出十个呼吸,封仙门高层会赶来,作为长垩老,纹符与自身气息,永恒地留在封仙门禁地,由封仙门长垩老、大长垩老等高层共同掌控,如此一来,任何长垩老出事,或是释放气息,都会由禁制空间感应到!”

    至于苏方,已然是之前遭受重创的模样,神色苍白,真气不足,看上去像刚刚经历过一场生死磨难。

    瞬息之后!

    两人在仙吒之门前端高空,狼狈地吸纳着,吸收自然气息,一副病怏怏模样。

    嗖!

    一道人影,如同深空走来。

    当苏方见到此人模样开始显现时,心中一跳,正是长垩老袁天宗,此人修为不知有多高深。

    哗哗哗!

    袁天宗的身体还未彻底停下,后方又出现十多道人影,而且后方还有一道妙门。

    苏方与越真上人故作才发现异常,看向前方时,十几尊巨头已然从虚无之中变得真实。

    能让苏方认出的,只有两人,一个是袁天宗,一个是冰月洞天的掌控者,金长空。

    金长空剑眉几乎竖直:“是方越!!!”

    趁机,苏方赶紧施礼:“冰月洞天弟子方越,见过金长垩老!”

    “果真是方越!”袁天宗也认出来了,不但是他,后方十几尊长垩老,看来也知道苏方。

    十几尊长垩老立即大步走来,惊诧、意外、震撼的目光又从苏方身上,转移在漂浮在后方越真上人身上。

    每一位长垩老都在以好奇目光打量越真上人,无论是道袍还是纹符,完全说明越真上人乃是封仙门弟子。

    一位长垩老试问:“阁下是?”

    旁边一人喃喃叹道:“应该是六千年前,进入仙吒之门后消失的长垩老前辈…越真长垩老!”

    袁天宗正式走出一步,朝越真上人抱拳行礼:“阁下是越真前辈?”

    越真上人负手而立:“我是越真长垩老,你们是封仙门现今长垩老?怎么没有一尊老面孔?王珏长垩老呢?林坤长垩老呢?”

    王珏长垩老!

    林坤长垩老!

    这一个个名字,令众长垩老一个个如同被天雷击中。

    因为那都是几千年前,甚至万年前,就身为封仙门长垩老的老前辈。

    “那些前辈长垩老,早已坐化!”金长空躬身。

    “渡劫未成功!”

    越真上人几分唏嘘,蓦然看向另一侧天空,从那天空之中,显现出两道虚影。

    “哈哈!”

    他突然发出长啸:“还是有旧人健在!”

    “果垩然是越真兄!”其中一道人影渐渐清晰,尤为意外。

    另一尊人影叹息:“岁月流逝,万年转眼即逝,想不到越真兄能从仙吒之门活着归来,门之大幸!”

    “拜见两位大长垩老!”

    袁天宗、金长空等十几尊长垩老,躬身迎接两道人影。

    “封仙门大长垩老,实力好可怕,的确比越真上人强大几分,不得了,任何一尊都有李泽青那种实力!”

    作为不灭境修为的苏方,夹在长垩老巨头之中,深深感受到可怕气势。

    暗中传来越真上人意念:“主人,左边那位长垩老名为‘霄云’,修得一身火系神通,右侧那位长垩老名‘卧真道人’,与我是同个时期,同时被当时宗门赐予法号的人物,也是一尊深不可测的家伙,看来封仙门万年前的长垩老,就这两人活下来,且成为封仙门实力最强大的两尊老古董!”

    “霄云!”

    “卧真道人!”

    心中牢牢记住,这可是与当代门主,权力一样惊人的两尊大长垩老。

    此时两尊大长垩老清晰而来,霄云一头白发,容颜近乎七旬,一身黑衣,个头不高,但精神奕奕。

    右侧的卧真道人近乎八旬,两鬓有好几道竖纹,额头也有一层皱纹,同样是一头白发,不同的是,一头白发用剑髻盘起,清瘦的身子,在黑衣下,令他目光无比矍铄。

    两尊大长垩老走来,受到每一尊长垩老行礼。

    霄云大长垩老当众介绍:“毋庸置疑,这就是万年前的长垩老之一,越真上人,众老还不速速向万古长垩老行礼?”

    越真上人行礼:“两位老兄客气,数千年不见,两位修为已超过在下一大截,终于达成昔日梦想,成为大长垩老,恭喜!”

    “见过长垩老前辈!”

    十几尊长垩老,同时向越真上人行礼。

    而后的妙门之中,出现上百人。

    都是浩劫境!

    而且,苏方在其中见到了熟悉的人物,一些冰月洞天高层,还有一些修为高深的强者。

    并且连荒灵瑶也在其中。

    这一刻,苏方的目光注意到荒灵瑶,而荒灵瑶也同样见到苏方,她黛眉一蹙,透着惊诧。

    卧真道人向这些高手颔首:“速速上前,这位是本门万年前的长垩老,越真长垩老!”

    一百多人赶紧上前,哪个不是目光之中充满震撼。

    万古长垩老,就这样凭空冒出来,而且还是从仙吒之门活着出来。

    “苏方,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何你未给我提到这位万古长垩老?”

    就在一百多尊高手,开始给越真上人行礼空隙间,荒灵瑶暗中向苏方传音,带着满满怒意。

    显然,她很清楚,堂堂尊道弟子,却被一个寻常弟子给摆了一道。

    苏方在她面前,居然事前不通气,也不道出越真上人,隐瞒了这件事,实际就是打了她一耳光。

    尤其荒灵瑶想到之前,还觉得彻底掌控苏方,但现在却被狠狠打脸。

    苏方报以歉意,且客气回应:“这件事弟子有苦衷,容弟子回到宗门,再向师姐解释!”

    “好!”荒灵瑶站在众人之中,看似不说话,可深瞳一直浮现苏方的身影。

    “突突!”

    就在所有人讨论越真上人,接受这位突然降临的长垩老时,后方突然涌来一股声势浩大的气息。

    霄云大长垩老振臂高呼:“门主驾临!”

    所有立即大震,怀着敬意与忌惮,向上方扭曲高空躬身。

    “恭迎门主驾临!”

    连苏方、越真上人也立即行礼。

    空间上方,扭曲之力垩化为一尊白袍青年。

    只有二十五岁,黑发盘起,白袍如白雪一尘不染,又透着神圣气息,尤其是蕴含着超凡灵气,与这飞仙岛高级气息,完美融合。

    不可思议的境界与能力,要知道飞仙岛气息被仙吒之门所改变,化为高级状态,就是霄云、卧真两尊大长垩老也无法任意驾驭。

    但这位器宇轩昂的年轻男子,却能驾驭这一切。

    “当今果真不是老门主领垩袖,而是当年老门主座下两大尊道弟子之一的‘凌慕白’,接下领垩袖之位,掌控封仙门!”

    苏方脑海,响起越真上人的意念之音:“凌慕白,修真大概有八千余年,两千年时就名动卓天界,成为老门主座下尊道弟子,在我陷入仙吒之门前,才刚刚踏入浩劫境…”

    “八千年…凌慕白!”

    当世门主,万万想不到,如此一个年轻男子,竟是一方大势力的领垩袖,换做平常,谁能相信?

    并活上八千年!

    别说如此寿元,就是千年,苏方都觉得,已超越自身想象的极限。

    “大家都起来!”

    半空之上。

    领垩袖凌慕白习习飘至而来,似一片白色落叶。

    挥手间,一股无形之力,将在场百尊强者托起,又看向越真上人,凌慕白那自然的容颜,才多了一份表情,峥嵘。

    凌慕白颔首,当众道:“越真长垩老,你我上一面还是数千年前,如今弹指而过,能在即将渡劫的时刻再见故人,尤为高兴,诸说天道无情,但有时候,天道还是会洒下一念希望!”

    “虽道声恭喜为时已晚,但还得恭喜门主成就大位!”越真上人也向凌慕白躬身。

    凌慕白亲手托起越真上人:“你与霄老、卧老乃是本门仅存三尊万古大能,从此本门又多一位大长垩老!”

    “见过大长垩老!”

    所有人再次向越真上人行礼。

    万古大能!

    成为大长垩老乃是不争的事实。

    袁天宗此时向凌慕白行礼:“领垩袖,这里不是说话之地,有诸多耳目,我们还是迎接越老回归宗门,在宗门举行大典!”

    “恭迎越老回归!”

    凌慕白发出肃穆浩古之音,刹那,一道巨大妙门从凌慕白眉心射出。

    这道妙门不由众人迈入,而是直接笼罩,一百多人,凭空在仙吒之门前方消失得一干二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