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九真九阳 > 第四百五十五章 斗智
    封仙门!

    道场周围,在结界内外漂浮着不少浩劫境弟子,以及一些阳婴精英弟子。

    直到一道妙门穿过结界,众人才回归道场。

    “封仙门,我苏方又回来了…”

    妙门此刻在道场深处,超越摸仙天之上的核心道场出现。

    “你等在外等候!”

    霄云大长垩老向一百多尊强者下达号令,他与众长垩老,加上当今门主凌慕白,将越真上人迎入更深层空间。

    “那是方越!”

    “的确是他!”

    “命太硬了,竟能从仙吒之门活着回来!”

    “靠他么?我看是越真大长垩老出来的时候,一并将他救出来罢了,我还记得他被薛太垩子废掉左臂的一幕!”

    “什么左臂?你没见方越有左臂?”

    “那是他在十年内接上的!”

    “活着出来又有什么用?上次在仙吒之门当着十万弟子,得罪薛太垩子,活着出来也会被太垩子党活活整死!”

    “这种人就是跳梁小丑,博取眼球,还敢叫板薛太垩子!”

    苏方未随着长垩老,一众进入深处空间。

    一个寻常弟子,他是没有资格进去那种地方,别说是他,就是浩劫境弟子,也不能踏入那里。

    并未施展大圆满能力,便已听见各种刺耳、刻薄的冷笑声。

    余光一瞥,一百多尊人物,其中有些浩劫境一重、二重的高手,对自己投来各种眼神。

    也许如今能站在昔日无法接触的浩劫境弟子面前,可能也是一种成就。

    “方越!”

    这时飞来一群人。

    乃是冰月洞天高层,言采风在其中修为也不是最强大的,而周围有些冰月洞天的高手,也一并走出来。

    数十尊高手,齐齐来到苏方面前,大部分都觉得不可置信,都以为他死在仙吒之门,想不到还能活着出来。

    不但如此,还是与当今第三位大长垩老,一起出来的,这意味着什么?

    明眼人都知道!

    此时的苏方已不再是一个普通弟子,而是与堂堂大长垩老,有关系的弟子,就连浩劫境弟子,也不敢无视苏方的存在。

    苏方独自一人,站在边缘,面向无数高手,但此刻只有冰月洞天众高层:“弟子方越,见过诸位师兄、师姐!”

    “言师妹,你眼光真毒,如此一个苗子,你都没放过。”

    “是啊,我们可都看走了眼!”

    不少冰月洞天高层,都露出欣赏目光。

    无论外面人如何看待苏方,但他始终是冰月洞天的弟子。

    尤为现在。

    苏方显然与越真上人关系不简单,两人一同从仙吒之门出来,现在越真上人又是大长垩老,如果冰月洞天能得到一尊大长垩老拥护,那么在七大洞天内,必会迟早超过万道洞天、飘渺洞天。

    他们都是老人精,会想不到、看不到这层?

    当即诸多冰月洞天高层,还单独过来给苏方道以关心,十年之前,只有言采风当他存在,而如今却是一个个高层眼中的重要弟子。

    言采风当众道:“方越,当时我们是准备去仙吒之门寻你,但那地方太过危险,最终还是放弃,尤其从未有人从仙吒之门活着出来,还希望你莫怪洞天!”

    “弟子不会怨恨洞天,这是弟子大劫,反而我要感谢洞天,万幸未进入仙吒之门救我,幸而才遇到越真大长垩老!”

    竟在言采风面前,身板笔直,如常地说道,完全看不到以前,以地位、修为带来的惊人差距。

    这不单单有越真上人撑腰,重要的是,苏方已有实力,与言采风直面相对。

    “但薛太垩子夺走我的几件法宝,还有大量资源,还请师姐有时间向金长垩老禀明这一切,给我一个说法!”

    “此事不容易,其实等试炼结束,我们洞天曾专门为你调查事件整个过程,确认你与妖族有联系,尤其还是天钻鼠,那可是正道势力,人人都想除掉的大妖,这件事已然定性,当时还有人,喋喋不休要追究你的责任,最终还是让洞天给镇垩压下去,你要寻回你的法宝,已不太可能,其实你不用再想着以前那些事,以后你会重新拥有一切!”

    “弟子明了!”

    “我们也不再打扰你,感觉得出,你受了重伤,而且长垩老应该会在过段时间召唤你,毕竟你与大长垩老从仙吒之门出来,乃是轰动整个卓天界的大垩事,连我们也不能肆意过问太多,这些是洗髓丹、纯元丹!”

    言采风解释后,又代表冰月洞天,拿出大量资源交给苏方。

    最终冰月洞天高层退回中垩央地带,一部分人离去,一部分人还在等待。

    苏方仿佛被孤立,与那些高层强者相隔,实则是人人心中都明白,以现在形势来看,苏方必会得到宗门召唤。

    自然是关于仙吒之门。

    此时的重要性,谁都明白。

    “苏方!”

    不再有人打扰苏方,荒灵瑶意念清晰传入苏方脑海:“现在你可以给我说说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荒灵瑶。

    苏方看向那些强者中垩央,瞬间见到荒灵瑶与一些女弟子,聚集在一块,看似在闲聊,实则她在暗中注意自己的一举一动。

    立即释放意念,解释:“弟子当年被迫无奈,进入仙吒之门,结果陷在里面许多年,道器内部能量委实可怕,压得弟子就要死去,谁知意外遇到越真大长垩老!”

    “这般简单?”

    “大概如此!”

    “细细说来,你是在什么地方遇到大长垩老?”

    “弟子逃入仙吒之门,也不知道器世界如何,第一时间担心薛太垩子追杀,便施展一件以前融合的一件王品法器,藏身其中,这一藏就是几年,后来才敢离开法宝空间,想离开却没有实力,而且也迷失方向,弟子在其中四处碰壁,见到不少白骨,也意外捡到不少宝物。”

    “就这样一路跌跌撞撞,哪知后又遭遇阳婴境巨头追杀,弟子就像无头苍蝇,只能逃命,而仙吒之门桎梏威能又太可怕,又意外闯入道器新的一个空间世界,那空间世界内,也有不少白骨!”

    “新空间?是第二层道器空间?”

    “弟子也不清楚,只顾活命,一头栽了进去!”

    荒灵瑶听后,亟不可待的追问:“分不清那空间位置吗?”

    “一点也记不住!”后者无奈回应。

    “继续说!”

    “那空间更加可怕,弟子无法御空,驾驭法宝也不垩行,每一天不断感觉生命在流失,只能吞噬随身携带的各种丹药,还得谢谢师姐当时给了弟子不少丹药,弟子一路坚持着,在那些尸骨之中,寻得一些更奇特的宝物,那些尸骨修士来自卓天界各方大势力,太多了,估计都是师姐这般修为的存在!”

    “虽有丹药、资源,可弟子还是耗不起,本以为都是死人,殊不知在那空间,还有活着的修士,还都是浩劫境,但那又如何?一个个生不如死,但他们可以驾驭法宝,施展一些神通手段,有些大能还想抓我,说吸收我的鲜血,恢复生命力,弟子就只能再次逃跑!”

    “一路逃亡,脑子里连恐惧也忘了,结果还是被一尊大能追上,弟子就要被他镇垩压,那时也觉得生命到了尽头,心中有诸多感触,得罪了薛太垩子,能活着躲过他的追杀,但又如何?还不是要死在仙吒之门,多少的浩劫境巨头,也最终化为了白骨!”

    “而那一刻,弟子又无意进入一个空间,追杀我的强者也一并追来,快死那一刻,哪知半路杀出一尊人物,就是越真大长垩老,当时弟子还分不清楚,他就是宗门长垩老,万古大能,就希望他能救我,不过大长垩老到时也靡靡不振,感觉连不灭境实力也拿不出,与那巨头厮杀,过程中我见到大罗天剑气、小黄天神罡劲,才知道他是宗门大能!”

    “大长垩老与对方厮杀,突然引得空间震动、幻化,似乎空间要崩塌,弟子感觉到窒息,谁也想不到,突然一件法宝绝世光泽,以及神威降临下来,大长垩老看出是一件道器,便施展最后力量杀了那尊大能,带着我靠近道器!”

    “那时阵法还是震动,我与大长垩老靠近道器,刚刚触摸珠子,就感觉从道器珠子释放刺眼神芒,然后一阵天翻地覆,失去了知觉,等醒来之后,竟然置身在仙吒之门第一层入口,而且道器珠子竟在我的手中,大长垩老倒是不关心珠子,生死要紧,在他带领下,才最终从入口飞出!”

    苏方此时重重舒了口气:“弟子在仙吒之门就遭遇到了这些!”

    “道器珠子?你还未将全部说清楚,当时你与大长垩老从仙吒之门出来,为何没有第一时间回归宗门?”荒灵瑶依然疑惑重重,而且头脑异常冷静:“反而你去到了乌坦界!”

    “这些都是大长垩老意思,他说自己寿元只剩下一点点,几乎人如灯灭,需要恢复,而弟子还好点,毕竟才陷入仙吒之门几年工夫,大长垩老要全力修行,不想我释放气息,然后就这样回归宗门,让我自己去修行,然后等他召唤,弟子担心在卓天界会被宗门发现,就暗中去到乌坦界,而意外遇到师姐,当时只能隐瞒师姐,毕竟大长垩老曾下过法令,万不能道出他的半点消息,最终弟子只能对不起师姐!”

    “我明了!”

    不知为何,荒灵瑶语气突兀虚无起来:“其他事我就不过问了,当我什么也没说,但你以后要在我面前坦白,而我在乌坦界镜洛水域的事,你也莫向外人道起!”

    “弟子不会透露半个字!”

    “我信你,你能对大长垩老的事守口如瓶!”荒灵瑶意念在这一刻,彻底地消失。

    苏方神色一定:“她连道器也不想问了?三大尊道弟子,谁都想找出仙吒之门的秘密,建立功劳,成为未来领垩袖,荒灵瑶想从我的身上套出秘密来,你这算盘也打得太精了,什么好处都给你占了,我则落得一个一无所有?”

    “弟子方越,大长垩老召你进来!”

    此刻,金长空的一道虚影,从后方结界逶迤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