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九真九阳 > 第四百五十七章 薛太子的震怒
    这位高层给苏方有一种冷面无情的感觉。

    本相境静静漂浮着,施展移骨功,脑海中浮现昔日踏入封仙门,一次次修行画面。

    “今天我终于可以用真实身份,面对封仙门!”众高层期待下,当苏方抬头经过本相境前,苏方先一步改变容貌。

    以真容貌经过本相境时,本相境毫无任何异常,直到苏方通过。

    但这一刻,站在众人面前的,不再是方越那张熟悉的脸,对于在场高层来说,现在的苏方是陌生的。

    不等金长空发问,一尊高层寒气袭来,令空气都在兹兹浮动:“你为何改变容貌?”

    苏方镇静自若,早知会有这一幕:“弟子当初未加入封仙门之前,曾得罪不少人,实则加入封仙门,也有几分躲避灾祸的想法,便带着试一试的心情加入封仙门,想不到成功,从此很多时候,都想恢复本来容貌,但一直没有好机会!”

    “本相境乃是用一种奇石缔造而成,令人、妖、魔在其中显现本尊,为的就是防止妖、魔加入宗门,盗取法宝与功法,任何成为核心的弟子,都要接受本相境检查,当然,本相境还有一个用处,可以感应弟子体内蕴含的气息,由此也可分辨妖魔,你除了容貌外,其他地方毫无问题!”

    众人长垩老见本相境毫无动静,已无任何说法。

    金长空当众颔首,挥手之间,将本相境吸入掌心。

    “嗡!”

    一股威能降临在苏方周围。

    笼罩数息之后,一道精华吸入金长空掌心,又幻化成一块令牌:“从此你就是一尊掌师,与负责你的言师妹,地位一样!”

    令牌飞至苏方手中,令苏方感受到惊人的分量,掌师,从今之后,他不用仗着越真上人,也可以在封仙门立足。

    “你在仙吒之门经历重重生死磨难,如今依然是一身重伤,我代洞天上下,给你一次洗髓机会,助你恢复!”

    “多谢长垩老!”

    洗髓?

    太好了,从回到封仙门到现在,其他所有一切都在苏方掌控之中,唯独洗髓并未预料到。

    金长空瞳光爆发,周围十几尊高层,各自释放出一道神芒,在苏方上方化为一道无与伦比的气势。

    气势立即涌入苏方体内,以浩瀚推动之势,从脚下席卷头顶,又从头顶席卷脚下,时而上下,时而从内到外。

    抓住机会,驾驭诸位浩劫境巨头的力量,且在此时,也好好隐藏体内魔气、妖气,万不能被众人借洗髓为用意,而趁机感应到他体内的一切。

    “天助我也,不要一个月,我就能恢复…实力也即将达到不灭十重巅峰!”

    冒着层层大汗,洗髓之力在体内汹涌澎湃,身体伤势立即得到全面恢复。

    洗髓持续三天!

    当一尊尊高层将气势收取,苏方已精神勃发,头发之中的银发,也少了更多,不注意看,甚至看不到白发。

    金长空道:“看来你虽在仙吒之门经历生死,修为却能从十年前的长生境,踏入如今不灭十重,也算是你的造化,这空空袋之中,有长垩老团、以及我们洞天给你的资源,赐你两件达到上品极致的法宝,以及数十万不灭纯元丹,各种灵石,现在你就去见言师妹,这段时间她引导你,等你熟悉之后,我再安排,苏方,今后好好再加把劲,希望你能以实力,向七大洞天,证明你是有成为掌师的实力与资格!”

    “弟子不会辜负长垩老,以及诸位师兄、师姐的厚待,刻苦修行,弟子告辞!”

    躬身一一向众高层行礼。

    离开空间,苏方还能听见以金长空为重心,冰月洞天高层正在商量与仙吒之门有关的话题。

    “估计现在封仙门上下高层,都在讨论仙吒之门,越真上人也会因此地位超然…”

    走出宫殿,苏方看向周围几尊巡逻弟子,拿出令牌:“劳烦师兄引在下去见言采风掌师。”

    几尊巡逻弟子落地,一看令牌,便躬身向苏方行礼。

    这些弟子都是浩劫境一重到二重修为,境界超越苏方,但也没有能力担当掌师要职。

    “想不到一个不灭十重弟子,就能成为掌师!”

    “我刚刚才听到内部人传出小道消息,这个方越与第三位大长垩老一同离开仙吒之门,想来是得到大长垩老关照,有如此大靠山,成为掌师也不是问题,你我这种靠实力,没有靠山的浩劫境核心弟子,只能一步一个坑!”

    “此人未来不可限量,也别有小心眼,先好好笼络,与他打好关系,说不定我们也可以借借大长垩老的势!”

    一位年轻男子,遵从苏方的号令,带着他飞离宫殿。

    剩下几位高手,则在宫殿周围暗中交流。

    “恭喜师弟成为掌师,羡煞旁人,我们这些弟子,好不容易踏入浩劫境,也未成为掌师,只有修为达到浩劫境高重,才能拥有要职!”

    穿过层层空间,前方出现一片漂浮的群山。

    年轻男子此时也向苏方道喜,倒是客客气气。

    经过了解,得知此人名为程少顷,浩劫境一重修为,突破浩劫境有百年时间,最近刚好轮到他在道场附近巡逻。

    而且他也是冰月洞天出来的核心弟子。

    此刻,另一处独立道场!

    “什么!?什么!!!”

    宫殿内!

    薛冷暴跳如雷,战栗而起,气势将后方宝座震碎。

    下方乃是大庆太垩子,以及好几尊贵气不凡的浩劫境弟子,一个个全都是浩劫境修为。

    一尊高手,噤若寒蝉的向薛冷汇报:“方越的确未死,高层之前突然全体出动,前往仙吒之门,回来之后,我好奇去查看,结果见到方越活的好好的,而且就在前一刻,由冰月洞天长垩老金长空,向宗门阳婴境以上弟子释放法令,薛师兄不相信,可以查查令牌。”

    大庆太垩子立即催动令牌,寻找片刻,顿时浮现一道玄光,玄光之中,漂浮着苏方本来容貌,而且下方介绍,赫然就是方越,而且还是堂堂冰月洞天掌师,高高在上。

    下方署名乃是冰月洞天长垩老,金长空。

    掌师!

    方越!

    “这…这…!”大庆太垩子差点将手中令牌,惊得落地。

    掌师,赫然间,苏方的地位,不到十年,从一个默默无闻的长生弟子,竟成为超越浩劫境核心弟子的掌师。

    地位在他们这些弟子之上。

    其他高手也纷纷拿出令牌核对,结果不但有金长空留下的法令,也有长垩老传递而来的号令。

    “该死…方越,不但没死在仙吒之门,如今还成为掌师,左臂看起来也没事,这家伙…这家伙难道在仙吒之门,得到了天垩大气运?”

    薛冷忽然挥手,令所有人离开。

    想了想片刻,当即盘坐,打出一道道法印,拿出一道真气纹符。

    数十息后。

    纹符传来薛太垩子虚无之音:“让你别打扰我,现在我正吸收天葫灵树的精华,这对我以后夺取天葫灵树,有很大帮助!”

    薛冷颤颤巍巍:“老祖,有、有要事得向你禀报!”

    “快说!”

    “是关于方、方越的消息!”

    “方越?是谁?”

    “老祖,你忘记了?十年前,宗门那次历练,不是有个弟子在仙吒之门向你挑衅吗?最后被老祖你废去左臂,剥离所有资源!”

    “哦…有点印象,最近我一心在寻找天葫灵树的弱点,这家伙的本源错综复杂,埋藏在大地之中,你说方越?那个不知死活的蚂蚁,怎么了?我记得他应该会死在仙吒之门!”

    “老祖,你难道什么都不知道?宗门发生了大垩事!”

    “我封闭令牌,不想受到外界打扰,封仙门之中,也只有领垩袖亲自传递消息,我会受到感知,其他人一概不知,除了你们这些后裔,我能关心的人,也就屈指可数,大垩事?”

    “一尊万古长垩老,名为越真上人,竟、竟时隔数千年,活着、活着从仙吒之门出来,那个方越也就是随着老古董一并才能逃出来!”

    “万古长垩老!!!”

    另一端的薛太垩子,大喝惊呼。

    “是啊,高层刚刚结束大会,宣布越真上人成为宗门第三尊大长垩老!”薛冷又道。

    “的确是大垩事!”

    “宗门多了一尊大长垩老,当然是大垩事!”

    “我说的不是这个,薛冷,你细细想想,这么多年,卓天界哪个不想拥有仙吒之门,可从未有人能从仙吒之门深处活着出来,那越真上人是第一人,这就意味着,他会给宗门带来关于仙吒之门的重大秘密!”

    “明白了,老祖意思就是,宗门会从大长垩老身上,寻找到关于仙吒之门秘密,从而使得宗门有一天,会拥有仙吒之门!”

    “就是这个意思,十年前那次历练,我们三大尊道弟子,主要就是拿着从万宝道夺来的宝物,从而进入仙吒之门寻找秘密,结果我与荒灵瑶、圣长生花了不少心思,却还是未查出什么,现在可好,突然活着出来一位万古长垩老,被困数千年,绝对是陷入仙吒之门深处,他必然知道仙吒之门不少秘密!”

    “其实老祖,我倒不在乎这些,宗门拥有仙吒之门,对我影响也不大,我就想杀死那个方越,我看他活得好好的,被老祖废去的左臂,依然接好,而且、而且摇身一变,竟成为了掌师!”

    “方越…掌师,似乎他是一只小强,怎么也碾不死,是不是?”

    “老祖得想办法,尽快除掉这家伙!”

    “噗!”

    待薛冷杀机盛盛的说完,纹符那头传来喷血声。

    “老祖!!!”薛冷大骇。

    “不要紧,本来我处于融合天葫地界本源的状态,现在却不得不强行停止修行,因此而震荡心神,休息一段时间就可以恢复,我得尽快赶回封仙门!”

    “莫非老祖要对方越下手?”

    “一个方越算什么?掌师?此事还很复杂,我现在就想结交那位越真大长垩老,令他看到我的不凡,得到他的支持,告诉我关于仙吒之门所有秘密,然后帮助宗门夺取道器,那我岂不是为宗门立下绝世功劳?领袖之位还不是手到擒来?而起我已是领袖亲封的尊道弟子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