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九真九阳 > 第四百五十九章 谈心
    “祸患已除,从此在封仙门,再也不用担心身份!”

    剑网也随之消失,许多齑粉升空而起。

    苏方心中一块大石卸去,无比轻松:“赵家已被我一窝端,剩下那极少的赵家皇族,都是弱者,也不可能认识我,如今不用担心身份被识破,我就不用再担心,封仙门会从我手中,攫夺紫气法灵。”

    “赵家那些幸存的人,相信不久也会受到排挤,最终从封仙门彻底消失,就算有那么一两个会知道我的身份,但又能怎么样?能请得动袁天宗?能让宗门听他们的?我现在可是掌师,还向封仙门献上道器,还有越真上人,就算传到袁天宗耳朵里,又能拿我怎么样?”

    “没有后顾之忧,现在才能备战挑战薛太垩子,此人高高在上,也许都忘记我的存在,但几个月后,我会令他终生都记住我!”

    飞离这片地带!

    不久来到陨原!

    先去了秘密洞府,向上尊魔王、栾魔了解炼丹情况,有七大宝鼎,加上大量高手,如今炼丹量,比以前提升五倍,而且也可以炼制高级纯元丹,比如达到阳婴境的纯元丹。

    “上尊魔王,这些年你对我毫无二心,我曾答应过你,要赐予你真魔之血,现在你准备好!”

    密室!

    苏方将上尊魔王召唤,对方跪下后,一听苏方要赐予真魔之血,那是何等兴奋。

    他等待这一天,已等待数十年。

    “鬼鬼!”

    熟悉的一个血气孩子,出现在苏方旁边。

    鬼鬼个头长大了一些,也就人类孩子六岁上下,而一直在真魔血盘修行,加上苏方身上的各种力量,以及每次灵力的冲击,鬼鬼现在实力,也有阳婴境。

    施展一道凝缩之力,从鬼鬼身上抽离一团魔血。

    “多谢主人!”上尊魔王再次磕头。

    嗡!

    魔血被上尊魔王吸入眉心。

    啊!

    惨叫之后,上尊魔王在地上打滚,身上欲要撕裂,半天过后,他的耳朵开始变化,头顶也长出一根独角。

    真魔!

    又是一尊真魔。

    上尊魔王打量真魔之躯,留下血泪:“属下终于如愿以偿,成为无上真魔,成为凡界魔道之中,身份最尊贵的存在,也是真正的魔头!”

    见到上尊魔王化为真魔状态,鬼鬼刹那间,也自然而然化为真魔状态,应该是真魔之血的能力,毕竟上尊魔王的真魔之血,来自鬼鬼,现在被上尊魔王激发,鬼鬼也能感应到。

    “炼丹得一步步来,莫太急功近利,将丹药垩品质炼好,多出来的丹药,先留下来,将来我会带去乌坦界,与封仙门商会合作,也不用加快步伐,现在壮阳丹已在封仙门内部传开,越发被众人所熟知!”

    向上尊魔王下达法令后,苏方也就带着鬼鬼离开秘密洞府。

    来到百里之外,距离真法圣仙门很近的荒野地带。

    几个时辰后,一柄剑光破空而来。

    一身蓝袍的蓝海城,脚踏飞剑,立即从高空遁入荒原。

    森林内。

    蓝海城刚落地,苏方就从黑暗之中走来。

    苏方将蓝海城邀请至深处,一座阵法内部:“又一次麻烦师姐,师姐的伤势还在恢复中,师弟也是有要事,需要师姐帮忙!”

    蓝海城冷冰冰的喝斥:“看我这样子,也帮不了你多少,还有啊,我刚刚得知,你居然骗了师姐,当初未向她道出越真大长垩老,你可知她有多生气?”

    “我经历过重重生死,让我明白一个道理,必须得拥有自身秘密,而越真大长垩老就是我回到封仙门,以后立足的根本,我不可能一心向荒灵瑶坦白,其实我一早就明白,她是在我身上,看到可以对抗薛太垩子的可能性,若不是为了这点,她恐怕在乌坦界镜洛水域,就将我杀了灭口!”

    “你、你怎知道师姐想法?”

    苏方立即凝视蓝海城:“荒灵瑶乃是尊道弟子,难道这就说明,她真的可以凌驾在我头上?难道我能抗衡薛太垩子,就是运气?而不是实力?我苏方不是蠢蛋,这些我还是能看出来的!”

    “那我、师姐将我安排在你身边,你也知道是何用意?”

    霎时在蓝海城的黛眉,呈现一番番难以置信,以及惊疑的表情。

    苏方摇头:“师姐是强行要求你,跟在我身边,说是什么帮助我修行,实则是要从我身上,了解我的一切,最终可以让荒灵瑶控制我,成为她手中一件工具,师姐,我说的可否正确?”

    “你既然都知道了,为何还要在七星妖岛,全力救我,还将你的秘密在我面前展露无遗?”蓝海城眼瞳不单单是惊疑,还有一份怒气。

    “因为到现在,师姐一直在荒灵瑶面前,为我说话,为我开脱,未将我的秘密,告知给荒灵瑶,从结果看过去,完全证明我当初的抉择,也证明师姐你是什么样的人!”

    “你…”蓝海城气得咬牙,又忍着怒气不发:“那、那我是什么样的人?”

    “师姐也是无奈要听从荒灵瑶的法旨,她毕竟一直照顾你,你能成为浩劫境,成为香瑶党高层,这些都是她给的,可以说,她给了你一切,你将她当做姐姐,一心跟在她身边,也是想报答她的照顾之恩,故此在乌坦界,荒灵瑶强行你跟在我身边,即便你不愿意,最后还是答应了她,由此可见,师姐你重情重义!”

    “后来你我陷入七星妖岛深处空间,师姐与我生死相随,一步步迈过难关,脱离险境,回去见到荒灵瑶,却未将我的真正秘密,透露半个字,如果师姐透露了,荒灵瑶也不会见到我时,生那般大气!”

    喃喃说完,苏方近距离地正面看向蓝海城,彼此都能听到呼吸、心跳:“师姐,你说我说的对吗?”

    “你以为你就能看透我?”

    突然,令苏方想不明白的是,蓝海城突然闪着泪光,生气朝苏方厉喝,身体也在闪着冷颤。

    不明白!

    苏方真不明白,为何蓝海城会有如此举动,不管自己说错还是对,蓝海城也不该有这番举动。

    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蓝海城生气的模样。

    “我刚踏入封仙门,从临时弟子开始,就受到诸多人欺负,好不容易要成为正式弟子,可那些师兄,非要我、非要我成为他们的道侣,我若要成为正式弟子,必须要以自己的清白去交换!”

    如同在自言自语,蓝海城低头,眼泪一滴滴,嘀嗒、嘀嗒的落在手掌,声线越来越嘶哑:“我经历了家垩族没落,在凡尘已遭受磨难,想不到好不容易加入封仙门,还无法主宰自己的自由,而就在我走投无路的时候,意外遇到师姐,是师姐惩罚那些可恶的师兄,将我救出,而且还带在身边,助我在几百年间,就成为阳婴境弟子,如果不是师姐,我的下场只有一个,被那些恶徒师兄欺凌,最终躺在那些无名坟头。”

    就在苏方要安慰她时,蓝海城竟含恨地瞪着他:“你为何不在那时出现?”

    “我…”

    不明白!苏方一时呆若木头。

    “你可放一万个心,我是不会在师姐面前,说起你的秘密,但我这样做,反而在师姐面前,成了小人!”蓝海城将目光移开。

    “我也只是为了生存,荒灵瑶很是厉害,城府很深,我若不留个心眼,绝对在她手下,得不到好下场!”

    “师姐有何城府?她也只不过想与薛太垩子、圣长生争取领垩袖之位!”

    “我倒不觉得,你可听荒灵瑶提起过水无影?”

    “水无影是谁?”

    “那上次你们随她去乌坦界,她可告诉过你原因?”

    “师姐说是为了修行,去一处水域寻宝!”

    “那你错了,她是去帮她的姐姐,她有一个亲姐姐,这你知道吗?就是我提到过的水无影!”

    “师姐是孤儿,一个人加入封仙门,怎么可能还有家人?还有姐姐?”

    蓝海城不相信,似乎苏方说出的秘密,如一根针,一针针地刺着她的心。

    “我骗你作甚?那女的名为水无影,煞是厉害,荒灵瑶去乌坦界,是因有人要杀水无影,她去助水无影脱离险境,夺取法宝,最终她如愿帮助水无影夺得了法宝,也是在那时,荒灵瑶意外遇到我,不然我怎么知道这一切?”

    “我以为…我以为她当我是亲妹妹,当我是唯一的家人…为何这么多年,也不向我说起这些?难道我不值得信任?几百年…难道几百年,还不够去认识一个人,去相信一个人?”

    在蓝海城的双瞳,竟留下两滴血泪,她不断摇头,喃喃自语:“师姐乃是天之才女,她必然有自己的想法,为何师姐就要将我当成唯一的亲人?她有秘密,不让我知道,也是为了我,为了我好,师姐也有权力,不让我知道那么多,苏方,你说是不是?”

    “嗯,你说的很对!”

    不知为何,苏方第一时间点头。

    实则是在安慰蓝海城。

    她是什么心情?苏方多少可以察觉,换做谁,都会心痛。

    比如水无影,连苏方一个外人,都知道她与荒灵瑶的关系,但海蓝城跟在她身边数百年,却什么也不知道。

    蓝海城会有什么想法?

    尤其是蓝海城,潜意识里,一直认为荒灵瑶是自己唯一的亲人,同样,荒灵瑶也应该是她唯一的亲人。

    结果……。

    “我想独自静一静…”蓝海城抱着双腿,就那样依靠在树干。

    苏方走出阵法,在一旁看向天空,忽然觉得自己说的太多,太容易相信一个人。

    正因为相信蓝海城,他才说这么多。

    万一蓝海城不值得相信,被她知道自己是什么人,还有秘密,那万一成为自己的敌人,那不可怕吗?

    人心!

    以前觉得这两个字似乎很陌生,但此刻感觉非常可怕,令苏方不安,但同样也觉得非常惭愧。

    既然选择相信蓝海城,为何还有这些疑惑?

    为何要怀疑一个,自己相信的人?

    这就如同不相信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