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九真九阳 > 第四百六十五章 太子应战
    一天!

    两天!

    一连数天!

    七大洞天摸仙天以下弟子,三大空间,大约有二十多万弟子在封仙门外面,看着苏方每一天,站在阵法之上,向封仙门道场邀战。

    但是这么多天,薛太子别说出现,也从未应一句,连封仙门高层也依然没有现身。

    他们只藏在封仙门后方,远远看着苏方一个人唱戏。

    “我看薛太子不可能出来!”

    “是啊,要出来他早就来了!”

    “人家贵为太子党领袖,三大尊道弟子之一,何其身份?再看看方越,虽是掌师,可修为还是不灭境!”

    “这么多天过去,倒是没看出方越有什么能耐,却越发看出薛太子不简单,心境太强大,任凭方越在外叫阵,他就是不现身,如果换做他人,恐怕早就坐不住!”

    “方越也不是常人,明知薛太子不会迎战,还在这里一个人唱大戏,弄得封仙门只有他一个人似的!”

    “笑话,完全是个笑话,薛太子只要不出站,任凭他闹的再厉害,最终他就是一个笑话,薛太子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

    “十足的一个小丑,如同醉汉闹大街!”

    “哈哈!”

    薛太子是没出来,高层也未现身,倒是周围无数弟子,在等待看热闹过程中,渐渐失去耐心。

    都将苏方当做一个疯子来看待。

    不是疯子,能做出这种事?

    也许在此时,有多少人,就有多少不同的目光,或是不一样的想法。

    “还不出来吗?”

    足足叫阵十数天,眼看十年之起,就要过去。

    一旦过去,薛太子未出来应战的话,那么十年之约,完全就是一个笑话。

    笑话,他才不在乎这些。

    站在这里,可不是笑话,而是勇气。

    有了这份勇气,才能令所有人发笑的资格。

    “长老,看来果真如你所料,薛太子最终不会出现!”

    内部核心道场。

    金长空身边围着二十多尊来自冰月洞天的高层,这些天,他们也都在关注事件进展。

    金长空与不少人交流,他一副笃定,坚信自己的看法。

    更深处空间。

    “主人得想想办法,才能将薛太子逼出来!”

    作为三大大长老之一,越真长老默默关注着,如同旁观者,冷静地从围观角度来看,看到的东西也不一样。

    也许是想到一起去了。

    封仙门前方,阵法之上的苏方,在这一天并未叫阵,而是保持缄默。

    很多人不明白,为何突然不叫阵了?

    大多人都以为苏方早已放弃。

    “只有一个办法!”

    他云淡风轻地一瞥:“当初在飞仙岛,他完全没有必要出现对付我,结果还是现身了,证明薛太子这人城府虽深,但始终还是有弱点,而且在他这种身份高度,如果加把火,定能将他逼出!”

    大量弟子突然露出精光。

    苏方再次释放神威,只是不同以往,直接施展天魔解体印,将神威释放到极致,扬声高呼:“我方越再次向薛太子应战,你可是堂堂尊道弟子,一方党派领袖,就这样龟缩在道场,难道怕我一个小小不灭弟子,将你击败,使得你恐惧这一点,才不敢出来?”

    这番邀战之言,立即扑向封仙门道场。

    而苏方继续道:“你是尊道弟子,我怎么忘记了?你不会恐惧我一个小小寻常弟子,但有一点,如果你还是一方领袖,你就得现身,与我一战,遥想当初,你们太子党邀请我一个寻常弟子,加入你们,成为太子党一员,却被我果断否决,从此,你们太子党便将我当做敌人,排斥我!”

    “在那段日子,太子党的成员,不断来骚扰我,甚至暗中杀我,可笑啊,真是可笑!”

    “我以为太子党的成员,有多厉害,个个都是天才,手段惊人,但令我万万想不到,太子党的成员来杀我,反而却死在我的刀下,一个接着一个,我也不知道我杀了多少,要置我于死地的人!”

    “但我还是清晰的记得,曾经啊,有过是你薛太子的族人,什么青的,比较年轻,竟然放下高贵的身段,说是代表薛太子要惩罚我,说我亵渎太子党,然后要将我大卸八块!”

    说到这里,在苏方留意周围时,多少弟子早已是一片愕然。

    不但是愕然,还有震撼,部分弟子甚至恨不得扑上来,将苏方咬死,看来都是太子党的成员。

    至于封仙门内部,那些高层是何等表情,苏方也不去管那么多,为了逼出薛太子,今天也豁出去了。

    苏方甚至开始冷嘲热讽,笑声如雷鸣:“那个薛家的后裔,说什么太子党凌驾一切,要杀我一个普通弟子,非常简单,轻易而举,他带着不少人追杀我,伏击我,置我于死地,我方越想来不是受于他人掌控之人,人家要杀我,刀都架在我的脖子上,难道我就只有将人头奉上?”

    “可笑的是,那些杀我的太子党成员,还真以为我怕了太子党,结果反而死在我的手上,我方越不怕向宗门承认,杀了宗门弟子这点,宗门厮杀,这是犯了宗门律法,可我一个寻常弟子,如果不孤独一掷,岂不是早就被一群饿狼夺食?还能活到现在?”

    “我能说出来,那是我理直气壮,我不认为杀了同门,就是罪大恶极,我只是想活命,我得活下来,且为何太子党要杀我,我就得乖乖束手等死?换做是诸位,你们谁愿意等死?谁会等死?人都想活着,太子党那些杀我的人,将我逼至绝境,俗话说的好,兔子急了也会咬人,如果宗门要论个是非,那就凭个理字,是我杀同门错在先,还是那些太子党成员,逼我、杀我错在先?”

    “薛太子,你听见了吧?我不知道他们杀我,是不是你的意思,但我得告诉你,如同十年之前,在仙吒之门前方,我就当着无数弟子,当着你的面,承认我杀了你太子党成员一样,我方越今天站在这里,再向宗门上下重复,你太子党的人,死在我方越手中,不在少数,你若是一方党派领袖,难道不应该为他们报仇?这才符合你作为领袖的应该做的,而且…我可是亲手,杀了你薛家的族人!”

    说到这里,苏方再向自己默默自问一句:“激将法,说到这种地步,薛太子还能坐得住?”

    “好大的胆子!”

    “没见过这么不怕死的,竟公然承认,杀了同门!”

    “这可是大罪!”

    “什么大罪?是那些太子党成员自己作死,堂堂一方大势力,竟去追杀一个寻常弟子,把人家逼得没有活路,人家还不反击?”

    “太子党太过分了,我们这些弟子,难道不是弟子吗?他们太子党可以明目张胆杀人,还得让我们受死,这是什么道理?”

    从苏方道出的一番番话,彻底点燃周围弟子心中想法。

    那些太子党成员,都希望杀了苏方,为太子党说话。

    而大部分人公然站在苏方这一边,集体声讨太子党,看来其中必有香瑶党、石圣党的成员。

    他们能放过如此,打击太子党的好时机?

    “苏方、苏方、苏方…”

    隐藏在核心道场的荒灵瑶,忍不住拍案叫绝:“你真是个人才啊,以前我觉得你只是一个有想法的人物,不安于现状,有野心,有想法,有目的,但现在你在我面前,完全无法看透,如果不是境界上的差距,你完全不弱于薛太子,他唯一优势,就是比你修真时间长罢了!”

    “看来我真得要培养你,不顾一切地让你强大起来,然后成为我手中一柄利剑,除掉薛太子、圣长生,等我成为封仙门领袖,为一方至尊,还有谁能威胁到我?”

    “薛太子啊,你唯一的弱点,就是盲目自大,不把任何人放在眼中,你的眼里,只有你的自己,没有他人,以自己为中心,似乎要所有人、天下都以你为主,你哪知道,这世界天外有天!”

    荒灵瑶就这样带着微笑,而且越来越有信心。

    “长老,想不到方越敢当着宗门,承认杀了同门!”

    “这样一来,薛太子岂不是可以要求长老,以同门残杀,来通过宗门惩戒方越!”

    冰月洞天道场天空。

    金长空周围的高层,纷纷议论着,道出心中想法。

    金长空听后,喃喃摇头:“我也想不到方越原来心意如此坚决,看来挑战薛太子,并非他一番头热脑胀,一时糊涂的举动!”

    “我看薛太子不会找长老殿来裁决!”一位高层冷静分析出来:“首先这件事就足以证明太子党,在宗门内的跋扈,令宗门看到三大党派日益膨胀的后果,如果裁决,岂不是公然纵容三大党派,对个别弟子,有失公平,也就是告诉所有弟子,加入党派有更好发展,那我们七大洞天,不就失去作用?还不如宗门就只剩下三大党派,用党派来培养弟子?另一则,方越再也不是寻常弟子,他为宗门立下功劳,就凭这点,宗门也会护着他!现在每个弟子都在关注这件事,若是没有一个公道,那宗门也站不住脚!”

    “分析的太对,想不到事情到了这种地步,真是想都想不到,一个方越,能在宗门搅出如此风云,令宗门也不好有所动作!”

    “反而是我们洞天,终于出现一个天才,真正的天才!”

    “我们再等等,不动声色,看看薛太子最后的抉择!”

    金长空颔首后,之前那份笃定,信心消失得一干二净。

    身为长老的他,见过不少人,但这次,他却无法看透一个不灭弟子。

    “杀!杀!杀!!!”

    薛太子道场。

    宫殿前方!

    数十个一看就是薛太子身边最亲近的成员,应该是族人,现在一同凝视道场之外的苏方。

    一个个喊打喊杀,根本无法忍住。

    别的还好,但公然宣扬杀了薛家的族人,这如何令薛家人安静下来?

    “方越!!!你莫在像一条狗乱吠,到处咬人,今天我薛太子,就让你如愿成真,我接受你的挑战!”

    雷光石火间,薛太子盛怒之下,脚踏神威滚滚飞出核心道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