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九真九阳 > 第四百六十六章 强势太子,勇者为方
    “那是…那是太子的声音!”

    “怎么可能?明明十年之期,转眼即过,只要过了今日,十年之气作废,根本没有必要出来!”

    “你们懂什么,作为尊道弟子,被人叫阵近一个月,薛太垩子若不在这种时候站出来,多多少少会影响他的名号!”

    “说的极是!”

    “精彩了,等了这么久,一直以为是看方越一个人唱独角戏,这下薛太子现身,重头戏终于开锣!”

    尊道弟子的神威爆发,有多么可怕?

    从核心道场,来自薛太垩子爆发的神威之音,顷刻上下,似山洪暴发,化为猛兽,冲向封仙门四面八方。

    这一刻,所有弟子都知道薛太垩子现身。

    “苏方,我不得不高看你一眼,即便你死在薛太垩子手下,也是个人物,能将薛太垩子激将成如此模样!”

    荒灵瑶施展神通,通过无数阵法,在阵法深处,出现快如奔雷的薛太垩子,正飞出核心道场。

    “长垩老,薛太垩子应战了!!!”

    冰月洞天!

    大量高层呆若木鸡。

    金长空也是如此,听见薛太垩子神威之音,他立即结印,从前方阵法,果真出现薛太垩子飞梭的身影。

    一尊尊道弟子,会接受一个不灭弟子挑战?

    “薛太垩子你这样做,难道是想公然地向宗门上下,看看你的雷霆手段吧?”金长空唏嘘地道。

    又看向众人:“既然薛太垩子应战,我们就不能再在这里旁观,方越是我们洞天弟子,也是掌师,我们得出去做个见证,他们是战,是和,这一刻与我们无关!”

    “哗哗!”

    众人也在此刻飞出核心道场。

    宗门深处,连长垩老都无法随意踏入的空间。

    一尊白袍年轻人,从虚幻化为真实。

    堂堂领垩袖凌慕白。

    “登仙之体,穿梭星河倒是比以前方便不少…再沉淀些日子,我也该飞升大世界,离开这小世界化羽登仙!”

    凌慕白身形化为正常状态、体毛、长发似乎都在呼吸。

    他看向前方,通过阵法,只是一眼,就看穿封仙门道场。

    薛太垩子正在他的双瞳呈现,就快飞出道场。

    “你未免太着急,太急功近利,三大尊道弟子,一个个都是惊艳之辈,由长垩老团层层筛选,最终由我亲自敕封,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同奇遇,实力也不相同,也许是我太惯着他们,建立的三大党派,如今反而与七大洞天形成拉锯之势,隐隐间三大党派有超越宗门道场之势!”

    “一个个都不让我省心,但作为尊道弟子,代表的就是宗门意志,以及我的神威,他们做什么,只要未超出律法底线,就任由他们为之,而方越…上次感应此子,不灭十重,体内蕴含惊人的仙吒之门高级气息,还有一点本源,能拥有这些东西,也是人才之中的人才!”

    “都是人才,都是桀骜不驯人物,一个个心比天傲,作为领垩袖,我也不能有失公平,方越献上道器,令宗门有可能得到仙吒之门所有秘密,这种功劳,就是三大尊道弟子,以及宗门内所有人,都无法相比!”

    “我尊重你们的选择,未来也由你们自己掌握,不管结果怎样,我也要开始多做打算,不管是哪方最终获胜,我也要有所动作,是时候得打垩压打垩压三大党派的影响力!”

    凌慕白虚空而坐,便有一道王座,呈现在周围。

    作为无上领垩袖,等于是任何意识,都可掌握封仙门任何结界。

    “薛太垩子…你终于舍得出来!”

    道场之外!

    数十万弟子,目光都不再注意苏方,而是看向道场。

    因为薛太垩子即将出现。

    阵法上,苏方负手而立,沉淀下来,呼吸缓缓。

    “嗤!”

    道场正前方飞出一道人影。

    “来了!!!”

    多少弟子,此刻凝视人影,带着尊敬,带着震撼,带着不安。

    薛太垩子破阵而出,气势宛如天地之怒,压得周围无数弟子,心跳就快从嗓子眼冒出。

    且后方还有薛冷、大庆太垩子等数十尊太垩子党的高层,甚至有的修为还超过薛太垩子。

    如果不知内情的修士见到这一幕,还以为薛太垩子就是封仙门的领垩袖,身边有这么多高手簇拥。

    苏方镇定扬声,并未闪避薛太垩子那一方透出的凌厉与杀气:“薛太垩子,我方越在此恭候你大驾多时,这座阵法,乃是为你我而建,应你我十年之约!”

    “十年之约?”

    呼吸间!

    薛太垩子停在阵法前方,与苏方不过千米。

    他上下不屑的扫过苏方,摇摇头:“什么十年之约?我为何记不起来?我来这里,是你口无遮拦,要你闭嘴,你一个不灭弟子,岂能扰乱宗门秩序?”

    “哈哈!”

    但苏方却大笑:“十年之约,当年我在仙吒之门向你发出挑战,你也应战,难道我睁眼说瞎话?没事找事?当初的十万弟子,都在周围,他们都可以作证,也许现在不敢站出来,怕得罪你薛太垩子,可事实就是事实。”

    薛太垩子此刻也笑了起来:“你如此费尽心机,扰乱宗门秩序,还敢胡言乱语,作为尊道弟子,我有权力对你进行惩罚!”

    “惩罚?我是掌师,你是尊道弟子,你有什么资格惩罚我?必须得经过长垩老团,我已不是十年前,在仙吒之门,被你随意踩在脚下的弟子,你没有资格惩戒我!”

    “十年之约,薛太垩子,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是来应战是真,却故意要给我按上一个莫须有的罪名,而你站出来惩戒,其实就是变相向我动手,答应挑战,不是吗?你堂堂尊道弟子,放不下的太多,如此活着不累吗?如果我是你,定当杀伐果断,如有辱我者,我誓必反辱!”

    “我说的没错吧?薛太垩子,是不是戳中你的心念?还有,我得当面告诉你,你的薛家子孙,的确是我方越所杀,换做是其他人,定当会找我报仇,难道你作为薛家的老祖,你就能白白放过我?”

    “好吧,我再退一步,你若是不想应战,那我就要一句话,我相信宗门,以及无数的同门,也都只要你一句话,当着无数人,当着我的面,就说你薛太垩子不会迎战,且永远不会找我寻仇,那我就此卸去阵法,并自愿去到长垩老殿,接受长垩老殿任何处置,心甘情愿,不会有二话!”

    当着薛太垩子,以及无数同门,还有道场深处,那无数的核心弟子,高层,苏方伸出一根手指头,信誓旦旦,泰然自若的说道。

    说完还拍拍胸膛,再次向薛太垩子挥动手指。

    相反,薛太垩子却保持沉默。

    他这是迫不得已的沉默,心中大吃一惊,万万想不到,苏方一个不灭弟子,竟然将了自己一军。

    棋差一招啊!

    他的算盘,怎么会被一个不灭弟子,看的如此清楚?

    苏方又向八方道场高呼:“一句话,就要一句话,今天就到此结束,不是很简单吗?大家说是不是?”

    “是啊,浪费我们精力,还是尊道弟子,毫无当机立断的气魄!”

    “换做另外两大尊道弟子,必会做出一个回答!”

    “这是尊道弟子吗?也太没有一点风范,人家都说到这个份上,是战、是和,总得有个说法!”

    周围弟子之中,想来是香瑶党与石圣党的成员。

    他们抓住如此契机,开始激将薛太垩子。

    实则这些话,也是他们心中的真正想法。

    一方尊道弟子,想不到在一个不灭弟子面前,表现得如此无力。

    “方越!”

    哪知薛太垩子,毫无征兆的开口说话:“我乃是尊道弟子,也是你的师兄,一次次谦让,一次次回避,就是不想与你一战,的确,我不想与你交手,因为上了擂台,生死只能听天由命,我不想在道场前,毁灭了你这么一个有资质的弟子,但现在你如此不知好歹,步步相逼,像一条疯狗咬人,那我必须得出手,为宗门教训教训你!”

    “哈哈,别说的如此冠冕堂皇,这种漂亮话,对我没有一点用处,我相信周围同门,也知道你这是在为自己找借口,既然应战,那就上来吧!”

    苏方刹那飞向高空。

    “诸位同门,今天我就出手教训教训如此不知天高地厚的弟子,如果我再不出手,以后谁拿宗门放在眼里?”

    几乎同时,薛太垩子也飞上阵法。

    “呼呼呼!”

    两人有了动作后,从封仙门飞出不少人影。

    浩劫境气势!

    高层了,是封仙门的高层!

    中垩央可见金长空、袁天宗等长垩老,周围也是各个道场,以及来自核心道场的高层,一百多尊浩劫境巨头,而且修为几乎都是超过薛太垩子。

    数十万弟子也向高层行礼。

    袁天宗看了一眼金长空,由后者当众宣布:“宗门尊重每个弟子的意向,既然方越、薛太垩子都愿意一战,那宗门也同意这场擂台争锋,不过整个过程之中,不能施展法宝,只能施展神通,现在由我等为两大弟子,凝结争锋擂台!”

    “起!”

    高层一同大喝。

    飞出数十道玄光。

    这些玄光包裹在苏方、薛太垩子周围,缓缓间,形成一座独立的阵法空间,结界坚固程度,至少也达到王品道器高度。

    “好戏开锣了!!!”

    阵法结界一成,又有高层坐镇,苏方与薛太垩子已可以动手。

    数十万弟子看的急迫,很想知道结果。

    “龙争虎斗,你薛太垩子纵横多少年,想不到今天到被一个不灭修士,弄得如同无头苍蝇…”

    荒灵瑶也来到结界边缘,她会错过这场好戏?

    而且从后方深处道场,飞来许多女子,以蓝海城等几位浩劫境女子为尊,大约数十人。

    她们来到之后,默默站在一旁。

    阵法内。

    薛太子余光从高层那一方收起,立即投向苏方:“方越,现在如你所愿,我即将出手,这次不比上次,上次在仙吒之门,我是代表宗门,对你施展惩戒,我知道你耿耿于怀,但擂台无情,你还是留句遗言,对你这种找死的人来说,会让很多人看清你是什么人!”

    可他想不到的是,苏方保持缄默。

    似乎又回到仙吒之门,那个忍受痛苦,一个字也不发的苏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