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九真九阳 > 第四百六十九章 锋芒万丈
    爆发出来的大罗天剑气,虽然无法击碎气势巨浪,但在无形防御阻挡之下,完美配合,令来自薛太子的压迫气势,居然速度慢了半拍。

    如此一来,如何以气势可以碾杀苏方?

    站在金长空旁边的袁天宗,在诸多高层面前,当众称赞:“好家伙,将尺天神步发挥至不亚于浩劫境的高度,这才是我封仙门天才弟子该有的锋芒!”

    “金老,恭喜冰月洞天得到如此一位良才!”

    “是啊!”

    不少高层,纷纷向金长空颔首而笑。

    金长空心中也是笑开了花。

    封仙门别说七大洞天,就是三大尊道弟子建立的党派,也是明争暗斗,这其中又有多少长老,在暗中支持三大党派。

    弟子建立的党派是如此,那么宗门建立的七大洞天,相互竞争又有多激烈?

    一个天才弟子,足可以改变一个洞天。

    就如三大尊道弟子,也是从七大洞天冒出来的,出现他们这样的弟子,各自洞天也自然超越其他洞天,成为七大洞天内的佼佼者。

    “幻云姐姐,你真认识那个方越?好可怕啊,他与传说之中的薛太子师兄,可以正面争锋!”

    外部弟子。

    在冰月洞天一群女弟子,以及周围男弟子中,千幻云被不少女弟子包围,从开始到现在,不少女子都在向千幻云打听苏方之事。

    千幻云面对诸多问题,之前还会一一回答,但到了这时候,她也是笑而不语,不作回答。

    她再看向周围同个洞天弟子,发现他们都为苏方展现的实力,所慑服,蓦然间,千幻云露出几分陌然。

    “方越,你究竟是不是我当初认识的那个你?”

    她的脑海,出现当年,与苏方认识、交际的一幕幕:“当初因为蛮纹神力鼎,你得罪多少不死、不灭师兄,我怕你带来麻烦,因而故与你疏远,后来你又得罪太子党,虽然与你有所交际,但也从未当你是朋友…”

    “如果你真是我所认识的那个你,从接受我的浅薄,我的道歉,你助我在百年试炼得到神相,而我还那样不相信你,甚至在你面对危难,面对多少人排挤时,也未及时在你身边,说上一句话!”

    千幻云心中阵阵内疚,的确,她是几乎最先与苏方有过交集,也是最先认识苏方的人。

    “其实我很早就看出你的不凡,在百年试炼,你就能躲过众人追杀,后又靠你一个之力,强行收取上千人法宝、资源,一手之力解决所有麻烦…”

    也许连千幻云自己,也无法形容现在是何心情。

    “那还是方越吗?”

    “曾经的人榜第一!”

    “我们与之交手,但当时也未见他有如今的才华与实力!”

    周围之中,还有不少弟子都与苏方有过交际。

    几乎都是敌人,都是对手。

    比如曾经位列人榜上的天才,项英、闫天强等人,他们心中带来的震撼,比大部分人都来的更加强烈。

    同为昔日人榜上的天才,为何苏方如今能站在无数弟子面前,与薛太子交手,为何他能成为掌师?

    “天啊…天啊…”

    不少万道洞天弟子阵营后方。

    几个来自下先天的天合弟子赶来看热闹,朝阵法看了一会,又听人议论,其中一个万道洞天弟子,如同雷击,呆若木鸡。

    “他、他是方越?不!”

    这是一个年轻弟子,不到三十岁,他震撼连连:“他、他不是方越,分明就是曾经来自我座下天门府的弟子,苏方,当初毁灭赵国的人物之一!”

    天门圣皇!

    曾经的天门府主,如今摇身一变,也成为封仙门弟子,也如八皇子、陆岚那样,加入万道洞天。

    他暗暗震撼:“那样子,本主永远不会忘记,这个吃里扒外的家伙,曾经加入天门府,得到我的资源,成为强者,最后居然害得我天门府毁灭,并差点在赵国,将我一并杀掉,害得我落荒而逃,进入南疆藏起来!”

    昔日之痛,天门府主如何忘记?

    堂堂一方府主,除了赵国,他就是一方皇帝,但因为苏方,最终不但天门府毁灭,连他投靠的赵国,也一并化为废墟。

    “我得冷静,此人若真是昔日那个苏方,如此强大,我不是他对手,得快快去见八皇子以及赵无极,将苏方身份告诉他们,我相信他们比我,更想除掉苏方,为赵国报仇!”

    天门圣皇极力隐藏内心的惶恐、杀意,与一众天合弟子,在那人群后方,跟着看热闹。

    “尺天神步?”

    阵法擂台!

    薛太子又尝试以气势,将苏方杀掉。

    但尝试几番,气势都无法追上苏方,以他身份,若是以气势杀不了苏方,那已经是耻辱。

    如果与苏方交手,那就是天大耻辱。

    他心里的恨,都化为怒火在燃烧。

    薛太子蓦然一凌:“不得不出手,原来方越真有手段,那就一招,将他斩杀,这样方才解恨!”

    “嗯?气势弱了一些,不对啊,薛太子应该是提高气势威能,然后对付我,可为何在这种时候,反而将气势削弱?”

    远处!

    施展尺天神步,以及本源威能结合的无形力量,苏方残影在无形之力对抗气势巨浪下,加上大罗天剑气攻击。

    已可以保证安全。

    但加持卓天界本源的大圆满肉身能力,却让他感应到前方气势巨浪的气息,正在减少。

    这说明了什么?

    非常不对劲,不知为何,后背所有的寒毛,都一根根似针一样竖直,而且有吱吱结冰的响声。

    “难道…他是想真正对我出手???”

    瞳孔凝缩,苏方想到了什么,仿佛整个人冰冻。

    “终于是要正式交手,薛太子啊,对你而言,可以轻松杀我,但我却费这么大的劲,才将你逼得出手!!!”

    “来了,薛太子,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玄黄,将小统领力量,速速传入我的血肉、经脉之中,你时时刻刻与我保持融合状态,小统领力量将是我对抗薛太子的根本!”

    “是主人!”

    想到之后,当即开始准备。

    不能施展法宝,但是,苏方却可以暗中借用法宝的威能,将不属于自己的力量,加持在自身。

    这就是能力!

    “有了本源威能,让我体内能量并未消耗多少,接下来,三条阳脉就是我与薛太子抗衡的资本!”

    再次激发本源威能,大圆满肉身达到举重若轻的状态。

    肉身达到极致,可十步杀人、百步杀敌人,一拳下去,拥有万马奔腾之力,这些是力量,而能力,将超越力量。

    刹那,听力、视力、感知力都达到苏方从未有过的状态。

    毫不夸张的从苏方眼瞳,感觉一切看到的画面,都慢了十倍,不管是追杀而来的气浪,还是薛太子的眼神变化,还是周围阵法空间的运转,甚至外部无数弟子的呼吸。

    苏方都统统感应到,而且清晰无比。

    这可不单单是肉身大圆满的能力,以不灭十重修为,大圆满肉身达不到如此高度,而是融合卓天界本源威能,才能更加完美将大圆满能力提升。

    完美蜕变!

    “要杀我?薛太子,我让你做梦都想不到,接下来我又会给你带来,绝对是耻辱的行动!”

    原本,这时候他该是,以不变应万变。

    等待薛太子,他动,自己才动。

    但苏方往往不按常理出牌,他选择了以变应不变。

    嗤!

    一道无形之力,在阳婴威能爆发下,轰击在巨浪气势上。

    加上巨浪气势削弱不少,这道阳婴攻击,驾驭无形之力,将巨浪从中央部分,切开一道口子。

    嗤!

    意外不到的是,一道大罗天剑气,随着一道残影诡异、无法解释的穿过巨浪口子,一剑刺向几丈外的薛太子。

    速度快如星火!

    这完全不是不灭境、阳婴境修士的速度,而是达到浩劫境高度。

    “铛!”

    薛太子完全想不到,他大意了,太目中无人,以为苏方只能等待被宰杀的命运,看不透自己的想法。

    可是错了,苏方居然主动攻击,趁着他自己将气浪削弱,反而给了苏方突然到来的杀机。

    他一指点出,将刺杀眼前的大罗天剑气,震得粉碎。

    然而苏方在这一刻,施展尺天神步,留下一道剑网扑向薛太子,而他及时抽身而出。

    不能靠薛太子太近。

    “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为何方越突然就主动向薛太子发动攻击!”

    “那速度太快了,似乎先击碎薛太子的气势,然后利用尺天神步发动攻击,一切快如雷光,我们自然无法反应,好在目标是薛太子,换做其他阳婴修士,早就被秒杀,一般浩劫境也抵挡不住如此速度!”

    “薛太子居然被苏方杀至面前!”

    阵法之外,数十万弟子,议论声如山呼海啸。

    “我要杀了你!!!”

    彻底将薛太子的杀意激发。

    而且也不再抱着高高在上,把玩、掌控的心态,凝视闪去十丈之外的苏方,立即迈出一步。

    尺天神步!

    倏!

    一步之间,多少步法的距离相隔,薛太子突然穿过十丈距离,一道金黄爪印,毫不客气抓向苏方。

    可怕!

    苏方的瞳孔,在这一刻放大,尺天神步在薛太子施展下,又达到另外一个高度,加上浩劫境七重的实力,苏方几乎看到性命消失的结果。

    本能的反应,加上苏方已有准备。

    金黄爪印就要将苏方抓碎。

    尺天神步在苏方脚下又施展出来,可速度不及薛太子,这一刻,来自薛太子的金黄爪印又向前一尺,距离苏方眉心,也就三尺距离。

    几乎下一秒不到,苏方就要被金黄爪印杀死。

    一股无形阻挡之力,随着苏方气势变化,目光凌厉,形成阻挡之势,撞击在薛太子身上。

    轰轰轰!

    薛太子与苏方中央三尺距离,以及周围,发生震耳欲聋的爆炸。

    而无形之力,来自本源大圆满能力控制下,未能阻挡薛太子攻势,他还是控制金黄爪印,强行凌驾爆炸,推动一整片爆炸光芒,凭空压得苏方,与爆炸火光一同后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