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九真九阳 > 第四百七十二章 太子展威,气仗凌人
    “方越情况不妙啊,肉身看来受到重创!”

    “哪是重创,皮肤撕裂成那种状态,恐怕肉身内的经脉、血肉,都统统成撕裂成碎块!”

    “薛太垩子爆发真正实力,一招,方越敌不过一招!”

    “实则方越是没有时间,如果当初他在仙吒之门,多要个十年,再等十年的话,方才有可能与薛太子交手,如今差距太明显,看得出薛太垩子还未施展全力,而方越已将宗门各大神通,悉数施展!”

    “方越惨了,上次在仙吒之门,只不过几番激怒薛太子,对方就将他左臂斩断,如今公然在宗门,令薛太垩子下不了台,恐怕不单单是一条左臂,薛太子有可能毁了他的金丹、丹田、震断所有经脉、打碎神窍、击杀阳婴…”

    “你们忘了,听说方越早就失去金丹…”

    擂台内发生一幕幕,尤其是薛太垩子雷霆一击,将苏方神相击碎,整个人身受重创,多少弟子开始议论纷纷。

    大多人看到这里,已认为苏方不但不可能击败薛太垩子。

    下一秒,又会遭受在仙吒之门,所遭受的耻辱。

    甚至性命也会丢掉。

    “能不能让师姐出面?这样下去,方越恐怕…恐怕没有上次那般幸运,必会死在薛太垩子手中!”

    向柔柔灵瞳泛动,几乎涌出泪光。

    急迫地向烟碧心、玄心瑶等女子悄声求助。

    可她们一见到荒灵瑶那近在眼前,那般飘渺的身影,一个个谁敢开口?

    她们不想苏方就这样死去,或是成为一个废人,可心中谁都明白,在这种生死擂台之上,任何人也没有资格插手。

    也就是说,荒灵瑶这一次也帮不了苏方。

    殊不知,荒灵瑶荧光流盼,悄然落在蓝海城身上:“后方那些妹妹说的,你可听见?”

    “多谢师姐这几年全力助弟子恢复,弟子一身经脉,已接得差不多,能力恢复一些,且也在前段时间及时突破浩劫三重,达到三转夺命境界,肉身未完全恢复,但能力提升不少,弟子是能听见的!”蓝海城默默应道。

    “你觉得我应不应该冒险去救苏方?”

    “弟子不好说!”

    “有何不好说的?苏方答应为我做事,那我就要为他做力所能及的事情!”

    “如师姐所说,既然苏方为姐姐办事,的确该救他,但在这种时候,他与薛太垩子是擂台比武,不是宗门斗法,生死随天,这是他们两人意志认可之后的抉择,师姐如果硬要插手,等于是直接向薛太垩子宣战,得罪此人,我不想姐姐冒如此惊险!”

    “你应该还没把你的话,说完是不是?你相信苏方,他不会败在薛太垩子手中?”

    荒灵瑶若有深意、又似无意的问道。

    “弟子只是看到苏方有很强信心,才有这种想法,他既然都不怕死,我们又为何白白为他担心?”

    蓝海城冷静的回答。

    听到之后,荒灵瑶笑而不语,再次看向擂台时,眼中已然失去这份笑容。

    “薛兄,为何方越如此厉害?”

    外围空间。

    距离阵法最近的一方,有数十尊人物。

    全都是太垩子党高层成员,一个个也是浩劫境修为,甚至有的人物,修为还超过薛太垩子。

    大庆太垩子在其中,修为只算寻常,他此时终于露出泄愤笑容,看向薛冷时,忽然大悟:“原来以前我们次次对付方越,都让他逃脱,原来不是他的幸运,也不是我们大意,而是他隐藏实力,在我们面前装成一个弱者,令我们大意,导致未将他当做与自己一样强大的敌人来对付!!!”

    “兄弟说对了,现在看来,的确证明你这番分析!”薛冷也是无奈,又恼怒万分:“居然将你我当猴耍,早知他有如今成就与实力,那时我们就该亲自出手,他还能有今天?大意,都是轻敌惹的祸!”

    “嘿嘿,但这下解气,看那方越已然濒临死亡绝境,连太垩子都未再次施展杀招,接下来会一点点虐死方越,当着宗门上下无数弟子,看看我们太垩子党的厉害,从此一役,恐怕太垩子将再次慑服宗门高层,领垩袖之位,唾手可得!”

    “这是必然的,我家太垩子鸿运无限,有仙气庇佑,而且背后还有大人物,怎么会被一个区区寻常弟子击败?”

    在薛冷脸上扬着高傲。

    气势、气质都与薛太垩子同出一撤。

    “幻云姐姐,我们还想结交方越,不但是个美男子,实力也如此不凡,将来必会成为三大尊道弟子那种人物!”

    “可惜!”

    “可惜现在被薛太垩子击败,恐怕落得一个连乞丐都不如的下场!”

    “……”

    多少之前还支持苏方的弟子,此时几乎同时失去兴致。

    千幻云瑟瑟冷颤着,周围不少女弟子,也不再向她打听苏方的过去。

    “师姐,我是你的话,从今天开始,就别与方越有任何交际,他如此得罪太垩子党,不死的话,将来也不可能在宗门活多久,成为他的朋友,间接不是得罪了太垩子党吗?别怪妹妹话多,她们都这种想法!”

    一名冰月洞天的女弟子,贴着千幻云耳边嘀咕一句。

    不禁令千幻云再次一颤,她余光闪过周围,看到每个弟子都是一副嗤之以鼻,之前还在信誓旦旦,都想苏方击败薛太垩子。

    但现在,反而都在说太垩子党好话,说薛太垩子是真龙下凡,本就是天上诞生的太垩子。

    “苏方,你可得加把劲,就是输了,就是成为废人,也别失去尊严,将来你成为废人,我也会将你当做朋友……”

    一肚子怒火,令千幻云恨不得令周围所有人住嘴。

    她也发现,之前还与她关系不错的姐妹,此时都在无形地排斥自己,甚至逐渐散开。

    这是怕沾上麻烦。

    “咳咳…”

    擂台内!

    一切破碎逐渐消失。

    苏方狼狈地弓着身子,捂着胸口,咳了几声,一口鲜血吐在掌心。

    “你这种弟子,让我施展正常实力,已证明你的价值,方越,我现在倒是真觉得你是个人物!”

    那消失的神相,可怕锋芒之中,薛太垩子被玄光包围,如同九天下凡而来的帝王。

    当着外面无数弟子,以及无力的苏方,薛太垩子喃喃而语,声如浩气:“你是我们宗门最杰出的越阶者,没有之一,可你在飞仙岛历练时,先是与天钻鼠合谋,残杀同门,后又公然污蔑我,如今更是打破宗门秩序,再次叫阵足足一个月有余,你有实力不假,但你也太自傲,太盲目,你可知错?如果你当着宗门认错,道出你的罪孽,那我就可放你一条生路!”

    薛太垩子已然当自己获得胜利,主宰一切,而苏方呢?

    已是手下败将,且是待宰弱鸡,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杀掉苏方。

    想杀就杀,想踩在头上,随时都可。

    他的声音,在封仙门无数弟子中回荡,所有人都感受到薛太垩子的强势、霸道,天地在这一刻,完全的寂静下来。

    但……。

    足足十次呼吸,苏方依旧弓着身,未吭一个字。

    这一幕,又与当年在仙吒之门,惊人相似。

    薛太垩子见状,大笑震空:“你如此无视宗门,无视尊道弟子,无视宗门所有弟子,那你就准备接受裁决,最后我再问你一遍,你若知错,现在跪下,向我、向宗门认错,然后这场无聊的擂台比武,就以此结束,我也不再难为你,还会代你向宗门求情,免去你的罪责。”

    此刻,无数弟子闭气凝神,都落在苏方身上。

    可还是十个呼吸之后,他依然没有说一个字。

    笑容在薛太垩子脸上,顿然不见:“好,你冥顽不灵,宗门所有高层、弟子都已亲眼见证,那我就以尊道弟子身份,再次将你惩戒,废你金丹、丹田,将你一身经脉震断,也一并碎了你的神窍,轰杀阳婴,就此将你赶出封仙门,念在你是宗门弟子,还给你一条活命!”

    “唔…”

    外面传来阵阵惊呼。

    薛太垩子则一步步,不屑地走向苏方。

    “薛太垩子!”

    哪知一直沉默的苏方,居然说话了,令薛太垩子止步,很想知道苏方要说什么,最好如他所料,当众认错。

    “主人,千万不能按他的话去做!”

    一道无形的意念,在苏方脑海响起,凝结成越真上人的模样:“此子我接触过,乃是阴晴不定、反复无常的人物,当你面说不杀你,一旦你认错,他就有杀你的理由,等于是给你下个套套,当着宗门上下,向所有人认错,而你一认错,他就有杀你的理由,这就是他的目地,因为现在杀你,他是没有绝对理由,也无法彻底下杀手,毕竟你不是普通弟子,而是掌师!”

    “好狡猾的薛太垩子…你放心,我可不会认错,我要说的也不是薛太垩子所想的那些话!”

    听后,苏方不得不佩服薛太垩子,此人看似尊道弟子,应有气度,想不到心如蝮蛇,冷如毒蝎。

    苏方缓缓撑起脊梁骨,站得笔直,尽管还在流血,却发出长啸震空之音:“我只想说,你说的一切都是屁话!”

    “哗…”

    哪知无数好奇的弟子,一同爆发惊诧。

    “你……”薛太垩子眸子刹那阴冷。

    “为何是屁话,听我细细道来,灭我金丹?不好意思,我没有金丹,碎我丹田、断我筋脉、碎我神窍,灭我阳婴…更加不好意思,我是不会让你如愿,还想赶我离开宗门?你是尊道弟子,但你不是长老,也不是大长垩老,你还以为,你真是未来领袖?所以在我眼里,你所有的话,都是屁话!”

    苏方朗朗上口,没有一点无力的神态:“你别急,这还没完,真正让我说你是屁话的原因,是因为…我方越就算死,也不会任你宰杀,任你踩在头上,你要杀我,你就能杀我?我就得给你杀?天下哪有被你薛太垩子占尽便宜,任你随斩杀的好事?你要杀我,那就冲上来,让我与宗门同门看看你薛太子的好手段,不要过后,在所有同门面前,也当你所有的话,都是屁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