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九真九阳 > 第四百七十四章 耻辱还给太子
    一切动力,都来自信念。

    薛太子如同巨山,要撼动这座巨山,必须得有勇气、智谋、信念三者融合,才能有希望走出绝境。

    “这些神通,你很熟悉吧?”

    不断有神通,在禁锢圆轮之中,向苏方发动山呼海啸般的攻势。

    薛太子在外围,掌控一切!

    见到苏方还在挣扎,还在反抗、坚持,薛太子却笑得甚是开心:“说实话,我就是喜欢你这类人,无助地挣扎,寻求希望,以为有希望,但最后到头来,发现一切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时,才知道何是生不如死!”

    被困之中,苏方咬紧牙关,不断坚持,哪怕能量恐怖地消耗,他也要坚持下去。

    见不惯薛太垩子那副模样,苏方冷冷一喝:“有那么一天,你也会尝到这种滋味!”

    “也许我有那么一天,但至少是你看不到的!”薛太垩子反嘲:“我看你还是继续卑微的挣扎吧,至少挣扎下去,证明你还活着!”

    外围!

    几乎所有弟子都保持安静。

    擂台上苏方的坚持,令众弟子心都在半空悬着。

    因为他们支持苏方,也坚信苏方能走的更远,不能这样倒下去。

    “能将薛太垩子逼到这种地步,在封仙门除了我与圣长生,也没有几个浩劫弟子可以做到…”

    荒灵瑶毫无动容,依然冷漠,哪像后方那些女弟子。

    当然,蓝海城也保持冷静,默默关注着。

    “苏方,你得坚持,我知道你一定会坚持下来,仙吒之门难不住你,七星子那种绝世巨头,也难不住你,一个薛太垩子,更加难不住你…你听得见吗?苏方,我希望你活下来!”蓝海城似乎有些着凉,身子微微一颤。

    “师姐…”

    奇妙的是,处于擂台,被困攻势之下的苏方,居然脑海有一种无形的声音出现,虽听不清说的是什么。

    但是他却知道是蓝海城。

    “本源、黑莲真身、降龙木令我恢复力惊人,时时刻刻都在恢复,任何伤势,也只要片刻就能恢复到一定程度!”

    “我坚持这么久,一直挣扎着,薛太垩子应该看出我再无任何手段,也对他没有威胁了吧?”

    苏方似乎要有所行动。

    “我要打碎周围桎梏圆轮,得吸收小统领力量,那样反而让薛太垩子看到我的真实手段,现在一直在麻痹他,是时候了!”

    坚持许久!

    此时将阳婴威能、本源威能纷纷削弱、隐藏一些。

    嘭嘭!

    大量天龙神爪将苏方气势,加快震碎速度,苏方周围防御,纷纷破碎,这一切来的太突然。

    “方越这次……”

    “不垩行了,被薛太垩子那种修为禁锢这么长时间,就是浩劫境,也无法在薛太垩子压迫下,坚持这么长时间!”

    无数弟子又一次鸦雀无声。

    这一次,似乎已确定苏方接下来,只有失败的结局。

    无数人不看好,但苏方自己还在桎梏之力下,坚持着,对抗各种神通,防御气势一次次破碎,又一次次凝结。

    轰!

    大量寒冰,突然击碎防御,令苏方无法反应,就击中了他。

    噗!

    禁锢消失,因为苏方被寒冰撞得宛如一个血人。

    全身都是龟裂般的撕裂血斑,且不断喷血。

    这种状态,明眼人一看,就已经完蛋了,肉身撕裂,无法运气,无法施展肉身力量,等于废人。

    禁锢力量消失,薛太垩子御气而来,落在苏方面前,冷冷一扫弓着身的苏方,摇摇晃晃的模样:“不错了,能坚持到这种地步,虽然还未逼出我施展真正的实力,但你已经超过大部分浩劫境修士…可惜你这尊天才,想来你也有不少奇遇,你也是一个拥有鸿运的人物!”

    “从下一刻起,你的一切,都会化为云烟!”看着挣扎、颤抖的苏方,薛太垩子感受不到任何威胁。

    他的感应能力也不凡,可以感应苏方处于肉身即将血崩,化为一堆碎肉的重伤状态。

    这种程度,任何修士也无法再施展神通。

    除非是法宝。

    但在擂台,任何弟子也不能施展法宝,不然不用薛太垩子出手,宗门也会出手,且一旦用法宝,那就算主动认输。

    “黑莲之力,恢复肉身!”

    喘气间!

    苏方看似受死的份,但实则,正在开始施展黑莲真身。

    黑莲,乃是乌坦界本源所化,虽不是纯正的本源之物,但是它自身再生能力,已然惊世骇俗。

    虽苏方还未完全融合黑莲真身,剩下近五分之一,但已经足够在不灭十重境界下,任意地施展再生之力。

    体内鲜血、骨骼、经脉、血肉之中,竟然冒出一层层血丝,感觉如同蚕吐丝,将体内所有一切包裹,又联系起来。

    破碎的血肉、重创的肉身、经脉,纷纷在血丝连接下,形成无数的血丝通道,让肉身力量、真气、生命力量结合在一起。

    等于血丝将破碎的身体,顷刻间缝补在一起,血丝成为真气流通、生命力再生的通道。

    而且血丝越来越厚实,越来越多,从破碎血肉肉壁滋生而出,相互连接,令破碎血肉的血壁,开始黏在一起。

    这种恢复力,仅仅是在十个呼吸间,就能完成,就算浩劫境巨头,也无法拥有堪比苏方五分之一的恢复能力。

    否则的话,七星子那种仙人,也不会如此在意黑莲真身。

    拖延时间,也要再次打消薛太垩子的戒备之心。

    苏方吃力、颤抖、吐着鲜血道:“你、你不愧是尊道弟子!”

    “你这才知道尊道弟子的可怕?实话告诉,我也只是用在封仙门学的一切来对付你,并不是我真正实力,你这下知道怕了?为何不早点看清现实,做出你应该做的事情!”

    薛太垩子一听,又见到苏方这种眼神,霎时心情大好,原来苏方并不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物,他也会怕。

    心理带来极大的满足感,薛太垩子看向八方,扬着天空,享受着万众瞩目的归属感。

    苏方又道,看似迫不得已:“能否放过我?我知道你要杀我!”

    “你很聪明,既然知道我要杀你,为何还求我?为何不早点求我,寻找生机?”

    “人总是不到黄河心不死,我也有追求,我也想扬名天下,尤其踩在你薛太垩子的头上!”

    “你也太天真了,我修真多少年,你呢?我扬名八方时,你恐怕都没出生!”

    “你不能放过我吗?”

    “不能,我怎么能放过你?你看看,你看看周围那些弟子的目光,大多数都是来看热闹的,现在见你即将死在我手上,他们也没有一丝同情,他们能记住你吗?不能,我也不给你废话了,我要将你打回原形!”

    “嗤!”

    薛太垩子一步一闪,一丈距离,突然爆发恐怖气势,化为青煞真火人影,扑向无法反抗的苏方。

    “小统领、法宝、加持!”

    蓦然间,一股无上巨力,通过紫气法灵,从玄黄六道塔涌入苏方的全身。

    面前由薛太垩子驾驭的青煞真火人影,正卷至面前,以他这种重伤状态,薛太垩子只要一点点实力,就能将苏方焚杀。

    “呼!”

    青煞真火已然扑向苏方,将他吞没一半,皮肤刹那间燃烧,如同灰烬碎片,顿时飞起。

    而苏方的眼中,突然爆发无限精光,在真火前方的薛太垩子,负手而立,正看着苏方再次被掌控,由他再次剥离、毁灭一身修为。

    哪知!

    苏方迈出火云步,在青煞真火之中,同是火系神通,不受桎梏,带着苏方一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蓬地一声,点在薛太垩子的胸膛。

    噗!

    如此近距离,在薛太垩子毫无准备下,还是在他的攻击之中,胸膛就这样被苏方点出一个大血洞,整个人也被狼狈地震出青煞真火。

    “唔!!!”

    “怎么了?发生了何事?为何薛太垩子竟然反被震飞,还受了重伤?”

    “不知道,没看清楚!”

    “只关注苏方要死,哪想到苏方还有反手之力啊!”

    “你们看,在青煞真火之中,苏方的皮肤都烧没了,全都是血肉啊,一个活活被剥皮的血人,多么痛苦啊!”

    本寂静的无数弟子。

    轰然爆发无数议论声、震撼声、惊叫声。

    一下子就令封仙门上下炸开了锅。

    “竟然击伤了薛太垩子!!!”

    金长空也为之一怔。

    在他看向袁天宗时,对方神色也带着惊讶。

    他们作为长垩老,自然知道薛太垩子的实力有多高,肉身有多坚固,完全不会是一个不灭弟子,可以伤害半分的。

    可现在呢?

    那薛太垩子胸膛上大血洞,那般触目惊心,一切都说明,堂堂尊道弟子,竟伤在一个不灭弟子手上。

    “好,太好了!!!”

    一直沉默,飘渺的荒灵瑶,竟忍不住,在众香瑶党成员前方,发出连连叫好声。

    烟碧心忍不住向荒灵瑶问道:“师姐,方越不是已濒临绝境,肉身都快血崩,为何还能施展神通?”

    荒灵瑶心情大好,转身看向众人:“很简单,就在他受重创,到出手之间的空隙,也就是数十息工夫,就将肉身恢复到一定程度,杀得薛太垩子一个措手不及!”

    一位站在蓝海城旁边的浩劫境女子惊呼:“实在难以想象,怎么会有如此恢复能力?而且方越似乎在引诱薛太垩子,最后不顾自我痛苦、伤势,生生被薛太垩子的真火击中,先忍受痛苦,陷入攻势,再突然以迅雷之势出手,此人果真是一个知隐忍、待时机、头脑冷静、能力深不可测的人物!”

    “能在这么短时间内,既要动脑子,又要施展各种能力,还要经受生死折磨…他的意志取得最后胜利,的确不简单!”其他浩劫境女子也赞不绝口。

    而一言未发的蓝海城,眼瞳也露出一抹欣慰。

    “敢伤我家老祖,方越,我与你势不两立,一定要向你讨回这笔血债,让你血债血偿!”

    薛冷在阵法之外,几乎恨不得一脚,杀入擂台。

    活活将苏方分尸,才能解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