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九真九阳 > 第四百七十八章 长老出面,战平太子
    “方越藏得好深,那毒气异常可怕,可以将薛太子神相之力,都给毒化!”

    “若不是毒气,他早就败了!”

    “这场战斗,不可能是方越获胜!”

    擂台之中,两大弟子正处于相持状态,外面那些弟子,就这样等下去,不知道何时才能分出个胜负。

    而斗法激烈程度,令他们一直处于惊愕之中。

    在之前,谁能料到,不灭弟子与尊道弟子,会有如此惊天地泣鬼神的战斗。

    擂台中。

    苏方控制白蟾,从体内、以及罗刹玉承瓶吸收更多毒气。

    有罗刹玉承瓶在,毒气就会源源不断。

    “五毒真气的确霸道,哈哈,专门克制正道力量,我一直未施展出来,就是要在最后关头施展,趁着薛太子失去冷静!”

    暗暗一笑,继续分析:“体内能量消耗一空,除了本源金丹、紫气法灵,如果不是小统领能量,我岂能将薛太子逼至如此地步?薛太子看来也累得够呛,明显处于消耗状态…”

    谁知薛太子气得横道:“好你个邪教徒,施展邪教手段?”

    “邪教徒?如果会毒气,那就是邪教徒?岂不是正道所有势力,也都是邪教徒?”

    “你莫得意,你以为这就完了?”

    “有本事就施展出来!”

    “我就让你看看,泰极凌空掌!”

    差不多相持一个时辰!

    薛太子无法沉住气,他要的不是这种局面。

    立即结印,周围神相寒气空间,突然涌动诡异气流,随着薛太子呼吸,似乎所有神相威能,都将集中爆发。

    “泰极凌空掌?似乎不是寻常功法?传闻薛太子得到一座仙迹,他的真正实力,应该就是仙迹力量,莫不是这就是一套仙级功法?”

    “呼!”

    双臂震动间,薛太子弓步一推,拍出两道无形的掌气。

    “哗哗哗!”

    顷刻间,所有的寒气在擂台空间,化为寒气风暴,风暴卷过之地,完全冰封。

    只见电光火石间,寒气风暴卷在白蟾喷出的毒气上,开始强势将真气冰封,委实无法置信。

    “薛太子又将实力提升不少?看他汗珠直滴,想必应该施展出最强大的手段,那好,我也要吸收更多小统领力量!”

    想不到毒气也被寒气冰封。

    速度越来越快,而且大面积冰封。

    并且立即卷至白蟾周围,白蟾也开始冰冻,毒气只剩几丈远,却也在几个呼吸后,会彻底冰封。

    “白蟾真气,现!”

    又一次吸收小统领能量,而且是超越之前任何一次。

    三只比前方冰冻白蟾,大一倍的白蟾虚空凝结而出,眼看冰冻就来到面前,三只白蟾同时喷射毒气。

    兹兹!

    三股毒气又一次将寒气风暴腐蚀,阻止风暴前进,如果这种风暴击中苏方,他瞬间就会化为冰冻人,被薛太子踩在脚下。

    “不可置信,薛太子实力强大一分,方越实力就跟着强大一分!”

    “这两人是彻底杠上了!”

    “是啊,是啊!”

    “精彩,这次真是大饱眼福!”

    如此惊险、霸道、精彩斗法,引得无数弟子又一次叫好。

    “嗤!”

    三只白蟾,其中一只突然跳出,震碎冰层,张口一喷,喷射出一道道毒气剑气,还蕴含大罗天剑气的威能。

    “可恶!”

    薛太子想不到苏方如此顽强,盛怒之下,又是一掌,十分虚无地一掌,只见掌印如同小黄天神罡劲的光泽,拍向喷射毒气的白蟾。

    “突突突!”

    掌印将真气压制,而且也很快拍中白蟾,可白蟾还在坚持。

    薛太子见状,扑上去一剑斩在白蟾背上。

    轰!

    这一剑,足足堪比任何上品法器的威力。

    见白蟾劈开。

    只是薛太子还来不及高兴,随着白蟾爆炸,不少特殊毒气,倏然爆炸,一部分将他震中。

    “啊!”

    毒气刚落在他身上,碰到的胸膛、手臂甚至脸上,顿时被腐蚀,暗色毒气将皮肤烧化,也毒化血肉。

    薛太子完全失去昔日那份骄子气度,像一只热锅上的蚂蚁,发出惨叫,闪来闪去,自然在压制毒气入体。

    “神相消失了?”

    擂台空间寒气消失一部分,所有寒冰也在融化。

    苏方敏锐地捕捉到这一点变化,立即控制两只白蟾,嗖嗖扑向薛太子,喷出阵阵毒气。

    这是苏方第一次,占据先机。

    之前一次次都是被薛太子压得打,从未能松口气,现在施展五毒真气,杀得薛太子一个措手不及,趁机要他的小命。

    “哗哗!”

    薛太子只是中毒,但没有重伤。

    他施展尺天神步,一次次闪开,且催动神相威能,用大量寒气,阻挡毒气攻势。

    的确有用处,但还是被白蟾接连腐蚀。

    苏方则让白蟾喷射更多毒气,然后自身也打出不少天龙神爪,追着薛太子一步步杀入。

    “怎么可能?”

    “难道方越真有可能,击败薛太子?”

    不少弟子像是惊雷击中心脏,心在颤栗,一根根寒毛都在发出吱吱响。

    居然是苏方一个不灭弟子,开始对尊道弟子展开攻势,如此一幕,就是天方夜谭也没有这等奇事。

    苏方越杀越勇,深深知道薛太子正在全力压制毒气,正是他再次重伤薛太子的时候。

    果不其然,经过一番逼杀,两只白蟾一前一后拦截住薛太子,苏方趁机释放青煞真火,与神相融合,化为神相真火,桎梏薛太子,令堂堂薛太子也震得吐出一口鲜血。

    尤其是那胸膛血洞,又开始渗血。

    “该死的毒气!”

    “泰极凌空掌,空墟移动!”

    薛太子终于压制毒气,肉身不再被毒气腐蚀。

    看着周围燃烧自己的真火,以及神相,突然双手一合!

    “突突突!”

    还在施展猛烈攻势的苏方,突然从四面八方推动而来一股正黄风暴,风暴是无数掌印凝结而成。

    正黄风暴掌印所到之处,寒冰物质、寒气、毒气都在破碎!

    苏方立即控制两只白蟾。

    “遭了…肉胎神甲、神罡巨人,防御!”

    白蟾在他左右,苏方又在结印之下,正黄巨人将他笼罩,自身肉胎神甲也提升到极致。

    “突突突!”

    正黄风暴包围、夹击,先是击中两只白蟾,抗衡几息,就被完全震碎,而所有力量最终击中保护苏方的正黄巨人。

    “噗噗!”

    苏方如同置身被撞击、摇摆的洪钟之内。

    不但头晕脑袋,而是震动之力,延伸至他体内,一层层重创,令他热气上涌,不断喷血。

    喀喀!

    正黄巨人也开始破碎,很快就支离破碎,彻底崩塌。

    喀喀!

    好在化去大部分风暴掌印力量,而剩余力量也顷刻间将肉胎神甲击碎。

    蓬~呼呼!

    苏方最终被巨力击中,似一颗弹球,无奈地弹出半空。

    “果真还是尊道弟子厉害一些!”

    “优势明显啊!”

    “方越已然坚持到这一步,超出大家预料,太不容易!”

    这一刻,多少弟子发出唏嘘,然后默默看着擂台。

    战斗到这种地步,结果更加令人期待。

    蓬!

    苏方重重撞中结界,身体近乎完全撕裂,要化为一堆碎肉,然后血崩,甚至可以见到破碎处有明显血丝相连。

    立即催动黑莲力量:“强的离谱!!!可惜五毒真气,不能一下子施展出来,必然有人看出是五毒真气,若是五毒教主再名动八方,不难让宗门想到我与他的关系,五毒教主乃是邪道至尊,到时不知多少人要抓住这个把柄对付我!”

    “嗤!”

    薛太子又杀来了!

    那正黄风暴还在猛烈爆发,他就迫不及待追杀而至。

    薛太子道衣破出许多口子,血洞渗血,狼狈不已,眼瞳之中的杀意,达到了极致。

    “杀!”他双眉似剑,凌厉而霸道。

    “燃烧吧,能量坚持!”

    紧紧贴着阵法壁垒,苏方挣扎着,让黏在阵法上的血肉,吱吱地剥离,又暗中吸收小统领能量。

    “如果再受到比这更严重的重创,恐怕黑莲真身都无法快速恢复…”苏方立即燃烧正黄火炎。

    火炎恐怖而起,似一道惊雷炸开。

    而杀来的薛太子一怔,以为苏方现在已无法反抗,想不到还能爆发出如此可怕气势。

    “咻咻咻!”

    无限掌印,从薛太子周围浮现。

    “神罡剑气!”苏方也推动无数剑气,从结界壁垒一端飞来。

    针尖对麦芒,激斗又一触即发!

    “这场斗法该结束了!”

    嗖嗖嗖!

    三道虚影,以及更多人影,不是实体,而是意念,从擂台上方的高空,直接降下来。

    “三尊大长老!!!”

    眼看火花四溅,苏方与薛太子又要展开血斗,哪知大长老,与诸多长老的意志突然降临。

    “嗖!”

    一听结束二字,又见到大量长老到来,苏方骤然止步,一身神罡气势,也开始化去。

    但!

    “呼!”

    薛太子却突然在他面前来一个急刹车,看似无法掌控气势,气势如风暴竟淹没了苏方。

    “不好意思,一部分气势未及时镇压!”

    他稳住身体,周围气势消失,冷漠的扬声轻哼。

    金长空与袁天宗等高层,飞入擂台,一见气势吞没了苏方,他愤然道:“薛太子,长老说结束,你还攻击苏方?”

    薛太子将所有气势吸入体内,恢复如常,面对长老也直面言道:“我是收住气势,只是余威无法完全镇压住,长老,这能怪我吗?生死擂台,什么可能都会发生,生死自安天命,方越若是死了,也怨不到我的头上来!”

    “唔……”

    擂台阵法已在这一刻消失。

    外面多少弟子听见薛太子的话,不由倒吸一口寒气,哪个感受不到薛太子的怨气、杀气。

    并且阵法消失时,内部战斗气罡,随着结界消失而冲天而起。

    “薛…太…子!”

    那快消失的掌印气势内,突然站起一道人影。

    苏方从气势迈出一步,浑身都在渗血,因为有无数破碎血痕。

    他血色峥嵘的长啸:“你想杀我?想我死?不好意思,我还活着,恐怕从此以后,我会成为你道心之中的梦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