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九真九阳 > 第五百一十章 这次我来保护你
    邪气冲破,鬼魅般的中年人,领着十大高手漂浮在崩塌的冰层空间。

    凝望下方塌陷冰穴:“两件厉害的王品法器,一件来自五毒神教,一件来自乌坦界,还是本源法宝…”

    “那不是天雪飞狸吗?这小子真有本事,能在短时间,将天雪飞狸禁锢,算了…这样大张旗鼓,会引来更多强者杀来,本座说的话依然算数,总有那么一天,本座会杀上封仙门去寻你!”

    中年男子邪恶双瞳凝着冷峻,霎时振臂一挥,十大血人随着他飞走,一个个逐渐化为正常模样。

    轰!

    十几个呼吸过后!

    比之前空间深足千米的冰层。

    天雪飞狸如一颗雪球,从缝隙般的冰穴强行坠下来,而刚刚到这深处世界,寒流卷过,就将天雪飞狸冰封。

    好可怕的寒气,就算阳婴境修士,也要瞬间冰封!

    天雪飞狸轻松地活动肢体,包裹的冰层瞬间破碎,又朝下方一遁,来到一个大数倍的冰窟空间,身体缩小时,释放一股寒气,这股寒气融合大部分灵气,有一部分妖气,化为冰罩,将苏方与萧魅儿保护起来。

    “主人,我就在这空间候着,不用担心,这种深空间,只有非常厉害的人类修士,以及大妖才能出现,运气不好才能碰上那么一两个!”

    眨眼,天雪飞狸出现在上方冰穴,缓缓冰封,像一个真正的雪球,悬在半空。

    充满灵气、与妖气的玄冰之中。

    萧魅儿没有松开苏方,看着一身破碎的血纹,毫无力气的呼吸,萧魅儿嗓音嘶哑:“怎、怎会这样?你别吓我!”

    “我得休、休息很长时间,不、不用担心我,只是重伤罢了,还无法要了我的性命…”

    看来是用尽最后的力气,苏方才说出这句话,连眼睛也无法张开,说完看上去如同没有了生命气息似的。

    “嗡!”

    玄黄六道塔忽然出现,趴悬在玄冰之上,透出强大的法力,涌入苏方体内。

    左臂降龙木也在释放强烈的生命气息,虽然能量消耗非常惊人,可从本源金丹、紫气法灵依然涌出惊人的阳气。

    意识模糊,神窍之中,阳婴化为透明状态,盘坐在神窍,也无法移动一下。

    已经全身破碎,经脉震断的苏方,这是人生第一次来,与死神距离最近的一次。

    除了四条阳脉,周身经脉都断了。

    为何会如此?

    因为整个肉身都是破碎的,而连接血肉的经脉网络也自然都断了。

    肉眼可清晰从皮肤层,见到破碎的肌肉,一块块,就像还未完全破碎、但已全面龟裂的镜片。

    好在…。

    破碎血肉、震断的经脉间,有大量惊人的血丝,正在连接着肉身。

    看上去就像有人将苏方破碎的血肉、经脉,一块块、一条条从断口缝补起来,令肉身最终没有血崩。

    “这…这…”

    萧魅儿还是第一次用肉眼,就看穿苏方的身体,从皮肤到内部,因为破碎,从缝隙直接看到内脏。

    伤势之重,令她心如刀割,阵阵抽泣,再看到连接破碎肉身的血丝,竟然在一丝丝的滋生,发出嘶嘶的生机之音。

    听见声音,细细查看,好久才抹了抹泪珠:“生命恢复力,达到如此骇人地步?没事,说的不错,你是天下最强大的男人,不会因为这点伤势,就将你摧垮!”

    “我不能这样什么都不做,眼睁睁地看着你…”

    “我…我真恨自己,什么也帮不了,而且我…是我害你这样的,如果不听宗门的法旨,也不会造成今天这种局面!”

    羞愧万分下,又将苏方搂紧,生怕就从指尖溜走。

    从萧魅儿的眼眶,留下悔恨的泪花,甚至将嘴唇都给咬破。

    这一刻,她恨极了自己,包括自己的无能。

    “嘶嘶!”

    许久过去!

    生怕苏方就此一睡不醒的萧魅儿,突然听见从苏方体内传出更加惊人的生命力滋生。

    她急忙查看声音,脸上有了笑容,因为在苏方的破碎肌肉,那些血丝,滋生速度提高一倍,更多赞新,带着惊人生命气息的血丝,正在滋生,将震断的经脉、血肉都给黏在一起。

    而许多血丝、阳气,开始不通过静脉,通过血丝涌入一块块破碎血肉之中,如此一来,全身等于依然可以形成真气流通,效果也渐渐彰显。

    体内无数块破碎的血肉,开始透着阳气、血光以及生命气息。

    看到这里,萧魅儿总算才松了口气。

    “丹田…”

    她关心苏方任何变化,生怕会出现问题,忽然,一些令她熟悉的气息,忽然从丹田爆发。

    原来从未破碎的丹田之中,透出一股至寒的气息。

    这股至寒之气涌入无数连接肉身的血丝,顿时与血丝之中的阳气结合,突然加倍血丝的滋生,以及全身真气流通的速度。

    “好熟悉的寒气…我想起了,当年我几番受伤,以及融合灵葫时,他都留给我这种寒气,才让我在天合境,能与灵葫完美融合,这是任何女子都希望、渴求的至寒之力!!!”

    扬起熟悉一抹惊笑,肉身此时状态,说明苏方正在恢复,至少没有生命威胁。

    静了许久,她的秀发如柳扬动。

    剪水双瞳忽然露出决意与羞涩,凝视苏方的丹田,以及整个肉身,她能看到寒气进入体内,与阳气融合之后,所形成阴阳融合带来的效果。

    对于苏方体内的阳气,萧魅儿一点也不陌生,当初苏方将阳气化为种子,交给她几番修行、融合。

    似乎她想到某些,可以帮助苏方修行的法子。

    但…。

    她极力隐藏那份羞涩:“本门主张清心寡欲,修炼无上道法‘圣灵玄体功’,听长老说起,这是一门残缺的无上仙道功法,一旦修行,要想达到大道境界,必须要摒弃任何杂念,以圣灵之体,破虚出尘…”

    “若是没有圣灵之体,那就难以达到最后境界,飞升成仙…”萧魅儿明眸又出现泪光,隐隐间,用手抚摸着苏方满是血纹的脸颊:“飞升成仙,对我有何用?我只不过想成为一名炼丹师,这次是我辜负了你,害得你险些因我丢了性命,现在宗门、未来在我眼中不值一提,我只要你活下来,活得好好的,将来再次名动卓天界,甚至是那无数小世界,这才是你该走的路,而我在不该出现的时候,遇到了你,成为你的绊脚石,对不起……!”

    “师尊、长老…对不起!”

    萧魅儿从掌心祭出一道纹符。

    纹符之中,传来王雨音的意念:“魅儿,我们正向你的气息所在地赶来!”

    喀!

    但,她毫不犹豫的将纹符捏碎。

    “魅儿…”

    纹符那头的王雨音可能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何突然会失去感应。

    纹符,只要一端破碎,或是封印,那另一端的意念,就无法感应。

    萧魅儿此举,是让玄女阁巨头,再也无法感应她的气息。

    “以前都是你三番五次救我…方哥哥,这次就让魅儿救你,就这一次,将来希望你不要怪我!”

    接下来!

    萧魅儿施展寒气,在冰封之中凝结一道禁制。

    她小心翼翼托起苏方,保护着、呵护着来到禁制,再褪去苏方那破碎大部分的道衣,露出那血纹赤裸裸的身子。

    苏方此时的身体,虽然是破碎的,但生命气息越发猛烈,不愧是拥有黑莲真身以及降龙木,最终在大圆满肉身潜力爆发下,濒临死亡绝境,也能靠自我一步步愈合。

    而萧魅儿!

    这一瞬间,也解下雪白披风,以及所有的道衣。

    她再次将苏方搂入怀里,幸福的默念许多真文。

    兹兹!

    一些纯净的寒气,从萧魅儿玉体之中如丝滑般的渗出,看似如云烟,又似那荡起浪花的涟漪。

    这些寒气爆发后,又主动被苏方释放的阳气,吸入血体之中。

    “果真如我所想,他是这世间最完美的阳刚之体,此时重创,正需要至阴、至柔的寒气,用以融合,达到传闻之中,那刚猛并进、阴阳融合的地步,他真需要我的一切!”

    “心境如水,上若冰清,镜花水月,不沾尘埃,无尘无垢,空如明台,万变空相,心怡凝神!”

    “若是初始,必有因果,道台灵基,我心归一,飞花落叶,因果寻因,只缘烦忧,上玄真果!”

    每一个真文,都将玉体状态的萧魅儿,释放出更多的寒气,以及体内纯元真气。

    哗!

    不是阳婴,而是萧魅儿孱弱的元神虚影。

    如果有阳婴,现在对苏方帮助是难以形容的。

    为了帮助苏方,萧魅儿也不顾一切,将自己最为重要的元神,释放出来,并随着寒气涌入苏方的脑海。

    渐渐的,她的意识来到苏方脑海深处。

    见到了神窍,因为苏方肉身适应,接受她的气息,故此神窍防御,也未阻挡她的元神。

    来到神窍之后,一见萎靡的阳婴,萧魅儿不顾一切,将元神展开,紧紧地抱住阳婴,就像幼时,那不涉男女私情,充满童真,把对方都当做世界唯一的顽童伙伴。

    “这次就由我来保护你,哪怕一次,我要的…也就这么一次,现在,只有你是我的唯一,哪怕天崩地裂,我也要随你一起面临!”

    元神、阳婴,这一刻交融在了一起。

    当初在七星妖岛!

    苏方与七星子阳婴搏杀到最后一刻,而在苏方施展所有本事,都无法抗衡七星子阳婴时,是蓝海城不顾一切,将阳婴释放出来,几乎也是做到阳婴双修。

    但!

    比起萧魅儿,蓝海城那次,也只是与苏方的阳婴接触,不过是让苏方吸收她的阳婴力量。

    此时此刻,等于苏方与萧魅儿的元神,紧紧依偎、缠在一起,阳婴吸收元神的寒气,而元神也在吸收阳气。

    阴阳双修!

    这才是功法到达极致,那真正的双修!

    不但是阳婴,萧魅儿一丝不挂的玉体,也如白蛇护幼,紧紧地缠住苏方赤*裸裸身躯!

    这对两人而言,也是生平第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