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九真九阳 > 第五百三十七章 重重陷阱,斩杀长老
    “终于知道了…原来神相玉璧在青阳长老身上!”

    施展大圆满能力,加上古玺真就在两大长垩老几丈之外,两人悄声交流,却还是被苏方的大圆满能力听得一清二楚。

    神相玉璧,就在他身上。

    苏方不由得摇摇头,其实他应该很容易想到这一层,两尊长垩老,无论实力、地位都是青阳长老明显不凡。

    那么神相玉璧这种宝物,也自然在他手中。

    但从另一方面想。

    这种大事,也不能光靠分析与想象就能达到,要夺取神相玉璧,这次是最好机会,必须还是要谨慎,一步步确定神相玉璧的下落,最后才好行动。

    “古玺真,这下就该你上场了,等待机会,按我说的办…”

    “是,主人!”

    苏方暗中神秘地向古玺真下发号令。

    青锋长老带着不少高手离开废墟。

    剩下青阳长垩老坐镇废墟周围,等待过程之中,青阳长垩老看来也很急切,让身边更多弟子加入寻找宝物的队伍之中。

    因而古玺真也去到废墟之中。

    哪有什么法宝?

    古玺真心中比任何人都明白,他不动声色,一个人在废墟内寻找。

    过了一阵时间,他突然匆忙、痛苦地飞向半空。

    青阳长垩老远远见到古玺真飞来:“你怎么了?”

    “长、长垩老!”

    古玺真痛苦的从怀里拿出什么,他的双手居然被妖毒腐蚀,左手之中抓着一个宝瓶。

    乃是…罗刹玉承瓶!

    “王品法器!!!”

    伤势?

    青阳长垩老的确先是看到他的伤势,不过目光被罗刹玉承瓶所吸引,因为罗刹玉承瓶乃是一件王品法器。

    王品法器!

    这可是小世界的绝世法宝,正好是绝世强者才能发挥出力量的宝物,甚至比道器还好用。

    “弟子在废墟之中,突然碰到什么,用手在废墟之中探个虚实,结果被妖毒沾上,长垩老,快救救弟子!”

    古玺真哪还注意宝物,把罗刹玉承瓶交给青阳长垩老,又躬身可怜巴巴的祈求相救。

    “这妖毒不简单,很是复杂,本老先封印你体内的毒气,禁止毒气攻入深处,然后回宗门再化解!”

    说完,青阳长垩老打出一道玄光,可怕的气势涌入古玺真体内,令古玺真毫无反抗。

    不过!

    吱吱!

    一些妖毒不受镇垩压,反而反噬青阳长垩老。

    后者消耗一定实力,才将妖毒镇垩压,然后让古玺真在一旁去休息。

    “这宝瓶…”

    一件法宝,青阳长垩老也好奇无比。

    他打量着罗刹玉承瓶,看着一些妖毒从宝瓶之中渗出,格外大喜:“好一件道器,如此妖毒,若是控制以后,岂不是施展出来,乃是强大无敌的力量?”

    好好端摩一阵,才将罗刹玉承瓶收入掌心。

    远处森林!

    也就在废墟外围。

    一道痛苦声音传入青阳长垩老脑海:“长垩老,弟子还是感觉毒气似乎腐蚀封印,进入心脉,还请长垩老来森林,速速帮助弟子再次凝结封印,压制妖毒,还请长垩老看弟子得到王品法器,并向长垩老献宝的份上,请长垩老出手相救!!”

    “嗯!”

    青阳长垩老微微应道。

    他朝前方释放一道意念,几尊弟子飞来:“你们继续寻找每一处废墟,莫要放过任何一处地方,本座去周围看看,有事要第一时间通知!”

    “是,长垩老!”几人又向废墟折回。

    哗!

    青阳长垩老凌空一闪,就不见了踪迹,不知飞去了何方。

    因为他速度实在太快,与瞬移符是差不多的!

    来到森林!

    青阳长垩老发现在地上,痛苦挣扎,满身都是妖毒在腐蚀的古玺真。

    “主人,他来了!!!”

    古玺真表面痛苦,实则确实也难受,但他要全力助苏方得到神相玉璧,也是豁出去了,

    一见到青阳长垩老飞来,古玺真的阳婴就朝漂浮在不远处的苏方阳婴唤了一声。

    苏方的阳婴淡淡笑道:“此人一来,我会催动在他体内封印的罗刹玉承瓶,他以为那是无主之宝,可惜了,我只是让罗刹玉承瓶配合,把融合气息压制,又故意让妖毒涌出,隐藏这一点,暂时让他的意识,无法进入罗刹玉承瓶罢了!”

    古玺真听后,阳婴啧啧得意:“一件近乎道器的存在,直接攻击身体,我看青阳长垩老也是够受了!”

    “我还有后招,防着他呢,你等着看好戏上演便是!”两人阳婴就在神窍等待着。

    “嗖!”

    青阳长垩老已来到古玺真面前。

    “长、长垩老,救、救救弟子!”如同一条烂命、死虫子一样挣扎、绝望的古玺真,向青阳长垩老跪下。

    青阳长垩老凝结玄光,却先问道:“你发现宝瓶的事,其他弟子知道吗?”

    “没、没有,弟子当时被妖毒沾染,就索性抓住宝瓶藏入怀里,想着独自立功,就来见长垩老!”

    “那就好…”

    蓬!

    青阳长垩老一掌拍在古玺真胸膛,玄光不断涌入。

    可!

    古玺真却痛得嗷嗷直叫:“长、长垩老,为何封印妖毒的封印,在、在消失?”

    青阳长垩老阴沉沉笑道:“因为之前本座为你种植封印,就未施展全力,将妖毒封印,是故意让妖毒在一定时间后,攻破封印,然后妖毒席卷全身!”

    “长垩老是何、何意?”古玺真吃惊不已,委实吓了一跳。

    而在神窍之中的阳婴,几乎与苏方的阳婴同时一颤:“主人,青阳长垩老怎么回事?”

    “很简单…很是意外啊,超出我的预料,他想是看中了罗刹玉承瓶,乃是法器,还是王品之中近乎完美的法器,如此好宝贝,他怎么会白白献给青莲剑宗?他要杀你灭口!”

    “是吗?”

    听苏方分析,此时此刻,古玺真心凉了半截,对青莲剑宗再也没有一丝好感。

    “何意?”

    青阳长垩老沉沉的道:“那宝瓶乃是装有毒气的王品法器,这类法宝,少之又少,如果本座的子孙,家垩族,掌握着这件法宝,家垩族又会强大多少?”

    “难道…长垩老你一开始,就、就想杀我灭口,独吞宝瓶?”

    “是啊,你才明白?但晚了,从见到宝瓶第一眼,本座就有了如此打算与计划,才在你体内种植封印,禁锢妖毒时,故意未全力封印,又让你来到深处林子疗伤,妖毒一旦爆发,你又会向本座求救,于是乎,我就来到这里,将你杀了灭口,宝瓶一事,也就不会有人知道!”

    “你、你可是长垩老!”

    “长垩老又如何?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我为青莲剑宗当牛做马又如何?青莲剑宗的秘密,到现在我也不知道,我立下多少功劳,但大长垩老之位,到现在也不是我的,我得为自己打算啊,所以不好意思,哈哈!”

    说完,青阳长垩老拍在古玺真胸膛的手掌,五指突然发出咯吱咯吱响动。

    他在用劲,爆发更可怕的力量。

    “主人!”

    生死,古玺真感觉到了生死。

    青阳长垩老的神力、他的杀气,已经进入古玺真的骨髓之中。

    这一刻,他只能向苏方求救。

    实则后者已开始催动法印,瞬息间,法印从苏方的手中爆发。

    “可以永远闭眼了,带着这个秘密,下地狱吧!”

    与此同时!

    青阳长垩老那狰狞的模样,令他一点也不像长垩老,而是一个魔道中人,一个化为魔族的可怕修士。

    他,心比魔还要歹毒。

    “轰!”

    哪知!

    在他发力的时候,他的体内,封印罗刹玉承瓶的封印,突然间发生震动,一股可怕的五毒真气,直接咬碎阵法,王品法器神威,与五毒真气一同在体内深处爆发了。

    “这…”

    噗!

    青阳长垩老被震出数丈,肉身成为血红状态,毒气从七窍涌出。

    体内还不断轰轰地震动,他震撼、不安地结印,用巨力涌入体内,开始镇垩压罗刹玉承瓶。

    随着震动,青阳长垩老越来越狼狈、甚至冒出了血汗:“这…怎么回事?原来宝瓶是有主之物!!!”

    “你要杀我,我也不会当你是长垩老!!!”古玺真浑身妖毒消失,突然漂浮而起。

    “原来是你要偷袭本座?为何?你这点修为,凭着一件王品法器,也没有实力,在短时间将本座斩杀,反而…现在本座就可以施展无上神威,将你轰杀,杀了你,宝瓶就真正成了无主之物!”

    “阳婴神威,诛杀元神!!!”

    身体受到罗刹玉承瓶攻击!

    青阳长垩老这一刻以为,是古玺真要偷袭他,如果杀了古玺真,宝瓶就是无主之物。

    于是乎!

    在肉身受到罗刹玉承瓶轰击下,不方便施展法力,但是他的神窍,却爆发出了一道天地崩坍似的阳婴威能,一片精芒,立即朝古玺真杀去。

    古玺真在这一刻,只有祈求、不被斩杀的份。

    “嗡!”

    轰!

    青阳长垩老突然肉身再一次受到重创,非常凶猛,一股魔气突然升起,从下腹直达脑袋。

    在他的阳婴精芒,呼吸间就可以斩杀古玺真时,魔气却重创、偷袭他的脑海。

    “啊!”

    青阳长垩老发出惨叫,整个人如同死人,恐惧的目光下,转身就朝废墟一方飞去。

    “哈哈,哪里逃!”

    “妖神之怒!”

    青阳长垩老逃跑的速度,都快如瞬移符穿梭。

    古玺真发出一道玄光,苏方从玄光之中飞出。

    青阳长垩老刚刚飞上半空。

    脑海竟然传出了一个暴力、怨气森森的声音。

    是…朱皇。

    他此刻竟然在青阳长垩老的脑袋出现,因为他藏在真魔血盘之中,在真魔血盘重创、偷袭了青阳长老的神窍后。

    朱皇抓出妖神之怒,一鞭子毫不客气,挥出一道遮天蔽日的妖芒。

    但这种遮天蔽日,只是在青阳长垩老的脑海。

    嗤!

    青阳长老从面门被一道妖气光芒刺破,瞬间就从脑袋到胸膛,直接轻易地划过整个身子。

    “轰!”

    肉身又顿时发出大爆炸。

    一尊长老,还是青莲剑宗的长老,随着大爆炸,眼珠子一横,身体就在爆炸下,化为了一片血雾。

    爆炸的同时,朱皇抓住真魔血盘与罗刹玉承瓶飞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