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九真九阳 > 第五百八十四章 与封仙门反目成仇
    头绪?

    哪里会有头绪。

    成为尊道弟子,离开封仙门,又历练回来,这短短时间怎么可能,令他料到会有这种事发生。

    一尊尊长老的气势更加冷冽,霸道,而且从气息来看,禁锢苏方的结界,就是由长老亲自控制。

    此时,所有长老坐下,居高临下,冷漠地盯着苏方。

    金长空缓缓开口,气势冷到极致:“方越,你以为你能欺瞒宗门?看来你还不知道,你的秘密,你对宗门的不忠,反而从其他势力传了出来,宗门对你不薄啊,你竟然不告诉宗门,反而将仙吒之门的秘密,告诉给了其他势力!”

    “弟子不明,还请长老说个明白!”苏方不再胡思乱想。

    “前不久,玄女阁前往仙吒之门,举行大规模历练,我们安排在其中的弟子,得知他们是知道了仙吒之门真正的秘密,才举行历练,实则是带着高手,进入仙吒之门寻找真相!”

    “玄女阁?”

    咯噔!

    这刹那,如同心脏活活与肉身剥离,坠入了无限深渊。

    玄女阁!

    这意味着什么?

    普天之下,仙吒之门之旅的一切,只有三人最清楚。

    他!

    越真上人!

    以及…萧魅儿。

    前一秒,他怎么也没想到萧魅儿,因他觉得不可能,一点怀疑的潜意识,也未在脑海形成。

    还以为是越真上人背叛了他。

    “果然…”

    众长老见到他震撼的模样,显然是传言不假,否则他也不会有如此表情。

    太过明显。

    袁天宗继续发问:“我们也不想多浪费时间,如今你与宗门已彻底没有回旋余地,宗门给了你机会,但你依然选择蒙蔽宗门,当宗门连那玄女阁都不如,现在我们再给你一个活命的机会!”

    “说吧,玄女阁知道的,我们也必须知道!”金长空也面无表情。

    “玄女阁…不,弟子只是觉得意外,并未对玄女阁说半个字,也许是上次去玄女阁交流,与那些高层弟子喝多了,一番胡编乱造,弟子爱面子,在他们面前将仙吒之门吹得是天花乱坠!”

    苏方沉住气:“是这样,弟子是说了不少关于仙吒之门的方方面面,但都是酒后故意而为,那些都是弟子吹出来的,当不得真!”

    袁天宗盛怒:“此子倒是厉害,反应快速,想到这种借口,再次来搪塞我们!”

    “弟子当初真是酒后故意吹牛,那些都当不得真!”

    “那你都给他们说了什么?”金长空突然一声雷霆发问。

    “…”

    苏方瞬间被问住了,管他三七二十一的,他依然不相信,还是萧魅儿出卖了自己。

    于是他就当着一众长老,再次编了一套说辞。

    “哼!”

    哪知袁天宗突然气势一震:“你真当我们是傻子?本门多年就派弟子,潜伏在玄女阁,你以为我们不知道其中内幕?告诉你吧,这才是你在仙吒之门真正的经历…”

    当着苏方,以及众多长老,袁天宗说出苏方与越真上人,如何在仙吒之门进入神秘的水晶之城,那些神秘的镜面世界,遇到仙人,被仙人追杀。

    还有蛮古蛟龙,也被袁天宗说出具体外形、多大、多厉害都一清二楚。

    此刻,长老殿外。

    “怎么了?”

    “不清楚,从方越一进去,整个主事殿的结界,完全发生变化,我等再也无法控制,感应!”

    “但里面传出震荡,我们不去问问?”

    “问什么,里面有多少长老?而且主事殿本身也坚固无比,被长老所掌控!”

    “说不定长老在为方越传功,为他洗髓!”

    “是啊,我们就先等着号令!”

    一百多尊主事殿的巡逻弟子,在一些浩劫境强者带领下,聚集在主事殿周围。

    这一刻,他们的令牌、法印,再也无法催动主事殿内部任何一道结界。

    主事殿内。

    被困结界的苏方,前方正是负手而立的袁天宗:“方越,如何?本座说的一点都不假吧?”

    苏方一口咬定:“弟子从未听过这些,定是玄女阁轻信了传闻罢了!”

    他不咬定不行,首先不知越真长老状况,而且也要拖延,至少也知道越真上人怎么样了。

    “真是不到黄河心不死,当然也不用你再承认什么,宗门自有决断,选择相信玄女阁!”

    袁天宗越发漠然:“接下来宗门就要治你大罪!”

    苏方道:“越老,希望将越老请出来,当面对质!”

    “行,那就让你死心,当然,我们也早做了准备,让你与越老当面说个清楚!”袁天宗转身坐下。

    有两尊长老突然结印,一道桎梏气息,从空间突然涌现,而且还有两尊绝世强者守护。

    而空间也是被独立封印,竟然是被关在里面的越真上人。

    越真上人这才急忙传来意念:“主人,东窗事发啊,属下也不知道封仙门是如何知道你我说谎,突然就对我下手,将我封印,一次次向属下发问,现在属下还坚持着以前你我的说法!”

    “你做的很好!”

    “主人…”

    “听我说!”

    苏方这一刻却很震惊,暗暗传音法令:“你就承认是我说谎,而你也说谎的原因,则是以前在仙吒之门,想得到我身上的一件法宝,是我在仙吒之门得到的,但你十分想要,才与我合作,一起蒙骗封仙门!”

    越真上人也恢复安静,毕竟是万古巨头:“理由非常牵强,他们不会轻信,可这还是站不住脚!”

    “你就向他们说,我说谎的原因,是想自己将来融合仙吒之门,不想把仙吒之门让给封仙门,而你也一时犯错,为了宝物,才与我合作,将一切错误都推在我的身上,我还需要你继续留在封仙门,为了让封仙门不难为你,相信你,你甚至可以说…我曾经自己闯入一个独立仙阵,似乎发现了什么秘密,才真正能逃离仙吒之门,只要我还依然掌握主动,我就有时间来对付一切!”

    “属下明白了!”

    越真上人暗暗答应。

    这一刻,镇压越真上人的结界,也才落地。

    所有长老目光都唰唰地落在他身上,袁天宗还算客气的问道:“越老,现在方越被宗门禁锢,而你们的谎言,也被宗门揭穿,可惜宗门还敕封你为大长老!”

    越真上人大动肝火:“方越,你这个卑鄙无耻的小人,说过只要我跟你合作,按你意思骗了宗门,但你为何也向玄女阁道出秘密?你想死,也别拉我垫背!”

    苏方冷嘲:“是你自己贪婪,要的太多,在仙吒之门,我可是把不少得到的空空袋,都让给了你,如今鱼死网破,你也怪不了我,要死大家一起死,就是我现在给你,那件你想要的宝物,你也要死!”

    “诸位,我还有话说!”

    如戳中了越真上人的杀意,他面向所有长老站起来:“我错了,大错特错,当时我与方越的确进入了水晶之城,也遇到许多镜面所在的奇怪空间,并进入最高处那面镜面所在的神秘仙阵空间…”

    越真上人这才详细,把两人在仙吒之门的经过,大部分道了出来,每个字都气得磨牙,又瞪着苏方:“这逆子不知气运有多好,得到贡献宗门的那件道器,还得到一件道器,与一件完美的王品法器,我一时贪婪,就希望他将那件近乎道器的法器让给我,但此人就说出来再说!”

    “离开仙吒之门后,他又要求我先助他在封仙门站稳脚跟,助他将来成为封仙门未来的领袖,为了法宝,为了修得本命法宝,我就答应了他,还建议让他向宗门主动上交一件道器,这样才能使得宗门相信他的一通屁话!”

    “我错了,真错了,错在太贪心,实则在仙吒之门镇压数千年,期间我已然得到不少珍宝、资源!”

    “足够我修炼成仙…”越真上人眼眶一湿,然后默默地低头,如同一位普通的老人。

    周围长老听的一阵阵惊愕。

    加之越真上人与苏方突然就闹起矛盾,形成对立,撕破脸皮,到此时真正说明仙吒之门的秘密,长老们也不得不相信。

    至少,他没有再欺骗封仙门的理由。

    “道器、法器怎么给你?我给了一件给宗门,就已舍不得,心在滴血!”苏方又在此时不屑的嘲笑。

    “你说越老贪婪,你更加贪婪吧?”

    不等其他长老发声,作为冰月洞天的掌控者,他无疑一次次在众人面前,被苏方打脸。

    气不打一处来。

    堂堂长老,居然被一个弟子,玩得团团转,一件令冰月洞天值得骄傲的事,今天倒成了巨大的耻辱。

    他凌视着苏方:“你不是也最终贪恋儿女私情,将秘密告诉给了玄女阁一个女弟子,否则我们真要被你继续瞒下去,最终说不定真让你成了领袖,得了那仙吒之门。”

    “金兄,莫与他说的太多,现在他已不算是我封仙门弟子!”

    袁天宗走来一步:“方越,我们长老团从玄女阁那里得到消息后,为了不打草惊蛇,就等着你回来,我们也早早做下决定,首先,你若是及时向宗门坦白,认错,那我们会酌情来处理你,至少不会杀你,但你到这一刻,依然心怀不轨,不顾宗门对你的栽培,长老团一致决定,将你废除修为,打为废人,永世禁锢在宗门,令所有弟子唾骂,口水都能将你淹死!”

    此时,苏方昂然大笑:“袁长老,你不能废除我的修为,废了我,也等于是杀了我,我承认,我的确折在一个女人手上,难道你们就真正的以为,我会把如此秘密,都全部告诉一个女人?难道我不知道多一个人知道,就多一份危险吗?仙吒之门的秘密,我可是还留有一手,曾经我进入的那道仙阵之中,可是有着几乎可以解开仙吒之门真正秘密的线索!”

    “你还有秘密?”其他长老都露出惊喜。

    但越真上人怒气冲冲:“这小子滑头的很,别相信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