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九真九阳 > 第五百八十八章 我欲魇狂
    “我不相信…魅儿!”

    苏方神色恍惚的颤道,再没有以往那毅然眼神:“你过来,当着我的面,为什么我只要你一句话,也如此困难?”

    长孙英突然一挥手:“方越,你还没完没了?”

    萧魅儿所在空间,以及门户瞬间消失。

    “魅儿!”

    蓬!

    空间消失的瞬间,就像一颗炸弹,从苏方体内爆炸,他立即疯狂地冲了上去。

    刷刷刷!

    上百尊掌师、掌尊见到苏方如此速度、气势,纷纷震惊,居然达到近乎化羽境高度。

    知道一般核心弟子无法阻挡,他们亲自飞出,将苏方拦截在玄女阁道场之外,不让他进一步。

    “为什么?你如此狠心,背叛我,你又有什么好处?”

    “我不相信…”

    “紫气山…那是我第一次见到你…”

    “那时的我,就是山村少年,只是那一眼,你就如天女下凡尘,深深烙印在我的脑海里!”

    “抹不去…散不去!”

    “雪禁森林时,我曾打算直接带着你离开,脱离玄女阁,我们回到当年在赵国那般,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甚至回到赵国,重新开始!”

    “我突然发现赤霄大陆又如何?我宁愿与你留在那里!”

    面对玄女阁大量化羽境巨头的拦截,苏方停在半空,望着那消失的门户,以及萧魅儿,他的眼珠瞬间放大而空洞。

    他看到的不是一尊尊高手。

    感觉就有那么一道,令他无法逾越的鸿沟,将他与玄女阁隔开。

    “结!”

    一百多尊巨头弟子,趁着苏方犹豫之时,打出漫天玄光,以化羽境气势打出结界,将苏方所在半空立即封印。

    “萧掌师提供的情况,此子能从仙吒之门逃出生天,似乎拥有绝世力量!”

    “他体内拥有来自封仙门的一块人皇明轮!”

    “还有一件金银六层宝塔,以及一面可以镇压任何大妖的古镜,应该是一件道器!”

    十几尊高层人物,随着长孙英一步步走来。

    他们以出其不意速度,将苏方镇压,也才神色一松。

    长孙英道:“此子得到人皇明轮,反而成就我玄女阁,到时可以用这块碎片,拿去与道一门、神元帝国做买卖,加上此子一身是宝,修行如此惊人,必然有着天大秘密,必将此人镇压在我玄女阁。”

    “镇压不是难事,若是此人挣脱又如何?”

    “实在不行就将之除掉,我们不能给封仙门抓住把柄,杀了方越,封仙门也不知道,我们目的是得到他的宝物!”

    长孙英那森冷的杀气,向前方禁锢苏方的结界,顿时席卷而去。

    苏方却站在封印结界内,依旧双眼空洞,依然凝视着萧魅儿消失的结界道场那方向。

    “嗤嗤!”

    大量高手,以及长孙英一步步逼近之际。

    他依旧没有动一下。

    但…。

    从苏方身体突然窜出一股燃烧的黑暗火炎,这股火炎一出,爆发出吱吱的邪恶燃烧气势。

    “邪恶之气?还带着魔道气息!”

    把手一扬,长孙英令周围弟子,都后退一些,他也止步:“魔道气息,此子看来是修炼了魔道气功,怪不得修行如此惊人,称之为妖孽,原来是修炼魔功助长道行。”

    “吱吱!”

    邪恶的火炎,在苏方眼瞳身体周围燃烧,越来越可怕,将其燃烧成一尊黑色的邪恶火炎人。

    苏方对此变化,看来是一点也未察觉。

    “噗!”

    当空洞的双瞳被邪恶力量占领时,他的右肩之上,突然射出一道血雾,然后从右肩竟慢慢地钻出一根似真魔魔角的邪恶东西。

    “化魔了!!!”

    “不是化魔,他不是坠入魔道,这似乎是传说之的魇狂,意识充满了怨恨以愤怒,发生近乎癫狂,而无法自我控制的一种变化!”

    周围玄女阁化羽境女强者,再次吓得后退。

    长孙英大骇:“不是化魔,这就是近乎癫狂,被称之为‘魇狂’的意志丧失!”

    “真是传说之中的魇狂,那此人也等于几乎坠入了魔道,半只脚至少踏入了魔门边缘!”

    “可惜了,好歹也是一尊天才!”

    “就是他这类天才,为了强大,为了实力,选择不顾任何手段强大自己,最终心境不稳,又修炼魔功,在意识深处种植了魔念!”

    “这下可好,长老,我们还愁如何将之镇压,想不到此人居然在这种时候,自我入狂,坠入魇狂,成了疯子,已没有自我主宰之力,任何一个不灭境弟子,都可将他镇压!”

    “也莫大意,魇狂只是令他失去自我主宰意识,但魔焰带着他的怨恨、愤怒、杀意,会发自本能攻击任何修士!”

    众人都以长孙英为首。

    长孙英振臂一挥,令周围达到化羽境的高手,统统闪了个寒颤,不再大意,一点点向结界形成包围之势。

    “哗!”

    “轰!”

    眼看苏方就要被玄女阁镇压。

    道场正前方,那之前被苏方穿梭、震碎的大量阵法,突然间被一股滚滚而来的人影击碎。

    这一动静,可谓是惊天动地。

    袁天宗从气势之中显现,双眼射出燃烧的霸气目光,当空一喝:“方越是我封仙门弟子!”

    “袁天宗!!!”

    长孙英一见,双眉立即拉耸。

    另一道人影,也从旁边当空破碎而来,正是金长空:“我封仙门弟子,应该由我封仙门处理,长孙长老!”

    “封仙门两尊长老都来了!”

    玄女阁高层立即看向长孙英。

    他朝众人传递一道意念,一个个立即安静下来,长孙英朝前方显现出来的袁天宗、金长空抱拳:“方越的确是封仙门弟子,不过…那是之前,似乎方越被封仙门逐出,现在并非是封仙门弟子!”

    袁天宗强势回应:“长孙长老,方越体内有我封仙门的力量,他就是本门弟子,请将人交本门处置!”

    “这可不行!”

    长孙英很果断回绝,指着毫无反应的苏方:“此子竟闯入本宗,偷盗本门的宝物、功法,被本门发现,当然不能就这样交给两位,我们要先将他审问,取回丢失宝物,才能交给封仙门!”

    金长空压制气势:“偷盗?长孙长老,我们一路追着方越而来,也才短短不到半柱香功夫,他就能进入你玄女阁道场,偷盗宝物?你这借口,传出卓天界,谁会相信?”

    长孙英冷笑:“方越也不是你们封仙门弟子,又偷盗本宗宝物,今天你们封仙门要人,我们也不会给,这若传出去,还以为我们玄女阁怕你封仙门!”

    “袁兄…看来玄女阁今天非要留下方越!”

    “万万不能,此子身上还有仙吒之门秘密,就这样交给玄女阁,岂不也是将仙吒之门让给了玄女阁?说不定他们也觉得是方越身上还有秘密,才如此强硬留下他!”

    “当我封仙门好欺负…”

    两大长老暗暗一凌,似乎瞬间就看出长孙英的想法。

    “轰轰!”

    此刻,两人后方,又动破而来惊人的破碎气势。

    好几尊封仙门长老降临而来。

    接着后方是大量的封仙门弟子,一个个以穿梭之速,来到玄女阁道场所在的高空。

    “长孙英,方越是本门弟子,你就这样强行要抓人,你觉得我封仙门是软柿子吗?”

    袁天宗突然声色俱厉:“行,你只要一句话,若是非要留人,那从今天开始,封仙门与玄女阁再无瓜葛,并且…我封仙门必然向玄女阁开战,夺回属于本门的弟子,这不是嚣张,也不是挑战,只是我封仙门要回一个属于本门的弟子罢了,即便人人都知道,我封仙门也站得住脚!”

    不愧是长老,直接向玄女阁发出挑战。

    没有任何商量余地。

    此话一出,不单单是玄女阁这方大量弟子大惊,就是赶来的封仙门强者,也都是诧然。

    想不到一来到玄女阁,竟与风雪大陆堂堂大势力撕破脸皮,势如水火。

    蓦然,玄女阁大量弟子看向长孙英:“长老…”

    开战?

    长孙英虽然是长老,可还不是大长老,他没有这个权利,可以做出任何决定。

    “两位等等,容我与宗门高层交流一番!”

    没办法,他向袁天宗、金长空抱拳:“大家都是老朋友,相信这点时间我们都可以等待!”

    袁天宗强势道:“好,我们就退让一步,但你可明确转告你们的高层,方越是我封仙门弟子,今天就算与玄女阁一战,人我们也要带走,而且本门数万精英,正踏入风雪大陆,要战,时时刻刻都可以!”

    “哼!”

    长孙英立即退后,打出一道道法印。

    “你们看!”

    蓬蓬!

    此时,玄女阁包围的结界周围,多少弟子发出惊呼。

    又随之传来两道破碎。

    他们看向结界,原来在封印结界内,进入魇狂状态的苏方,左肩、右肩同时长出一根与真魔魔角差不多的血色尖角。

    这两根血色尖角,与真魔的魔角又不同。

    真魔魔角是长在真魔的头顶,从头颅长出,而且整体黑色,是立角。

    但长在苏方左右肩上的血色尖角,刚开始还以为也是魔角那种的立角,在不断长出的同时,尖角来到脸颊高度时,血色立角开始向苏方面前弯曲。

    有点像牛角,但牛角是向两侧弯曲延伸,但苏方肩上的血色弯角,则是向正前方开始长出,直到超出身子一尺长度,才停止滋生。

    这是两根近乎两尺长的血角,向前弯曲,倒不像长在苏方的肩上,只是他穿上了一件,有血角的铠甲罢了。

    除了双肩长出这对血角,苏方的其他地方,除了邪恶之气,再也没有任何的变化。

    “怪物!”

    “怪物!”

    玄女阁一方多少弟子,吓得脸色苍白,充满了恐惧。

    而数千杀来的封仙门强者弟子,看到苏方这一变化,也是差不多的表情。

    那是他们封仙门弟子,怎么突然成了一个怪物?

    封仙门好几尊长老,聚集在一起。

    袁天宗看向金长空等人:“金兄…那是,难道是传说之中,与坠入魔道的化魔,差不多的魇狂血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