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九真九阳 > 第五百八十九章 切断过去,天地独尊
    “魇狂…血变!”

    金长空怔怔神,似乎不舍自己洞天诞生的天才,成了这副怪物模样:“此子一生算是完了!”

    “还可怜他作甚?”

    一尊长老不屑:“我们来这里,不是救他,而是要将他带回去,得到意识之中的记忆!”

    “是啊,管他魇狂,还是血变,只要他还有一口气!”

    “仙吒之门决不可落在玄女阁手中,如今已撕破脸皮,真给他们得到仙吒之门,将来灭的第一个敌人,就是我封仙门!”

    “再等待片刻,我们就算动手,也不是小事!”

    “玄女阁自持有不下十万年的底蕴,就无视我封仙门…”

    长老们你一句、我一句,等待着接下来与玄女阁的强强交涉。

    至于苏方的生死,他们根本不在乎。

    “主人…”

    “主人…”

    双方剑拔弩张,对峙的时候。

    那被封印的结界内。

    进入魇狂状态,因此而血变的苏方,感觉就是一尊被邪怨交织而成的邪恶之体,修道修士。

    不是魔。

    那邪恶之气中,只有一些魔气罢了。

    此时,在苏方的神窍之中,那阳婴意识的深处周围。

    苏方沉浸在只有萧魅儿的世界。

    他的眼里,他的心里,都是面前飘浮,而楚楚动人的萧魅儿,似乎在雪禁森林,萧魅儿与他漫步在雪林之中。

    什么也不再重要。

    没有了封仙门、玄女阁、夜灵教、青莲剑宗、道一门、神元帝国…。

    神窍之中,罗刹玉承瓶、神相玉璧两大法宝的元灵,正在催动法力与神威,对着苏方的阳婴呼唤。

    但苏方一点也听不见,沉拔在了潜意识里,只有与萧魅儿在一起的幻象世界之中。

    “玉儿姐姐,你是道器啊,你没有办法吗?”

    罗刹玉承瓶担心地看着玉儿。

    玉儿也无奈:“你我只是法宝,我虽是道器,但道器没有帮助修士恢复意志的能力。”

    “不能将主人从魇狂世界唤醒,就算不入魔,也会被外面那些修士生生斩杀!”

    “你我也没办法,主人走到这一步,与修炼天魔册,吸收大妖力量有一定关系,而另一部分关系,就是主人受到的打击太大!”

    “嗯,背叛,就算我们道器,受到人类背叛,也是无法接受的,何况是有七情六欲的人类?”

    “主人被自己心爱、最在乎的女人背叛、欺骗,才被怨恨念头,加上潜伏在体内的魔气之中的魔念、妖气之中的怨恨,激发进入魇狂状态,这样下去,主人若是无法清醒神智,只有我来爆发神威,保护主人不被修士击杀!”

    “玉儿姐姐的速度不是优势,可震碎封印结界,一旦逃走,也是凡人修士无法阻挡的!”

    “这不一定,若是玄女阁、封仙门倾其所有力量,也是可以拦截我的,只是有我在,他们害不了主人罢了!”

    “但这样下去,主人不从魇狂之中清醒,一辈子就这样废了!”

    神相玉璧与罗刹玉承瓶只能在神窍之中,围着苏方的阳婴打转,它们没有令苏方复苏的能力。

    “哗!”

    在此危急的关头。

    忽然一道红色镜光,闪至神窍,盘旋在苏方阳婴的上方。

    混元圣境。

    古镜闪来,释放的气势,直接将罗刹玉承瓶、神相玉璧的元灵荡开,如同要保护它的主人。

    神相玉璧无法抗衡,震撼凝视:“这…这是何等品质的道器?”

    罗刹玉承瓶吓得颤抖:“不知道,主人也不清楚,我以前与这古镜多次尝试感应,但对方没有任何回应,似乎没有元灵!”

    “这是达到了返璞归真的地步…”神相玉璧也看不出混元圣境究竟是何等的品质法宝。

    一道寒气,卷入了苏方阳婴的头顶。

    “我们永远在一起!”

    “好啊,以后我们就回赵国,重建苏家,尤其是在当年遇到你的紫气山上,建立一座花园!”

    意念深处。

    苏方呆滞带着幸福笑容,与萧魅儿手牵手,在雪原畅行。

    欢声笑语,在这个世界,只有他们的存在。

    “该醒来了!”

    蓦然,一道冰冷的手印,从后方,突然压在苏方的肩膀。

    喀喀!

    这只手印寒气无穷,刹那令在神窍之中的阳婴,被寒气冰冻冰封。

    接着在意念最深处的世界里,苏方空洞的眼神消失了,萧魅儿、雪原都随着一片扭曲雪花,被卷入了深空一般。

    “我…”

    苏方的意识看向周围,看到的都是黑暗。

    不知在何处,但猛地转身,他发现面前飘浮一道女子倩影,只能看到大概的娇小身段,却看不到具体模样。

    惊诧神秘女子是谁时,忽然被女子释放的九阴之气所震撼:“前辈…是你,前辈!”

    他认出来了,女子就是混元圣境内的神秘女子。

    她…怎么来了?

    难道这里是混元圣境空间?

    不,苏方逐渐冷静下来,感觉自己做了一个,非常长的梦,似乎梦里,有他回到封仙门,被高层审问,然后来到玄女阁。

    神秘女子道:“因你怨恨之念,令你蒙蔽了神智,进入魇狂状态,也就是差一步,你就坠入了魔道,幸好我感应到你的阳力开始变得黑暗,及时而来,方才注入九阴之气,将你唤醒,不然你这辈子就废了!”

    “魇狂状态?我入魔了?”

    终于一切都想了起来。

    惊呼一句时,突然有什么力量,在切割自己的心脏,揪心的阵痛,开始席卷全身。

    按住胸膛,落下了血泪:“魅儿…你辜负了我,为什么?我与玄女阁,你不是选择了我吗?为何又选择玄女阁?”

    “够了!”

    神秘女子不怒自威,如同一道钟音,将苏方震得双瞳直颤:“放下儿女私情,在你这个阶段,就不应该有这种事情发生,成了仙,得了道,才有资格,再者你为了一个背叛你的女人,又何必将自己随之一同埋葬?宁愿进入梦幻之中,也不愿接受现实?”

    沉默。

    此时,在苏方无言反驳时,神秘女子淡淡的一笑:“她…不就是你第一个,看过光身子的女人吗?”

    “不单单于此…”反而这一刻,在神秘女子面前,苏方羞愧至极,反而不像一个大男儿汉。

    “你做什么事,以及你做过什么事,我只要施展一些神威,就能知道的一清二楚,尤其是你我还有混元圣境相连!”

    “作罢,不说你的痛处了,你得抛开过去,你差点就将你努力而来的道行,化为流水,值得吗?你用心想想,你不再是以前那个刚刚修行九阳九变的修士,你也经历了无数,看看你接触过的妖怪,碰到过的凡界强者,想想他们,到底是修行重要,实力重要,还是一个女人重要?就算女人重要,你觉得为了一个不值得爱护的女人去毁掉自己一生,你觉得值吗?”

    “这不是修真世界,你应该走出魇狂世界,你其实很清楚地认识了修真世界,实力为尊,便是这个世界的法则,情、欲只不过是道路上,一块块绊脚石,而你这种天才,不应该被绊脚石拦住,应该果断地迈过去,玄女阁之所以在凡界存在这么久,也就是缔造它的修士,明白了这个道理,让女弟子入门就切断情欲,走上清心修行之道,包括青云宗也是这般!”

    “晚辈明白了…”

    “你也应该明白这些,去吧,让小世界记住你,名流万古,让修士害怕你,让你的敌人臣服你,让天道都认可你!”

    “六条阳脉你得好好加油,九阳九变可不是你想象中那般简单,我还等待有那么一天,你我能够见面,并让混元圣境这件绝世法宝,重见天日,令三界震动!”

    “哗!”

    神秘女子说完,在这一刻化为一道手印,又突然遁走。

    “嗡!”

    神窍空间。

    被寒冰包裹的阳婴,随着混元圣境消失,寒冰破碎,苏方又恢复昔日深邃的目光,展露了霸主气势。

    “主人!”神相玉璧、罗刹玉承瓶激动相迎。

    “没事,只是做了个梦,现在这个梦该醒了!”

    苏方漠然地一笑,然后目光一沉,神窍之中出现朱皇的阳婴:“魇狂血变,究竟是什么?”

    朱皇懒洋洋的道:“本皇…”

    苏方挥手:“等等,你是不是该称我为主人?”

    “……”

    这一刻,就这么简单一句话,一记冷冰冰的眼神,就令朱皇、两大法宝以及苏方三者之间,仿佛冰封了一般。

    “主人!”

    神威,苏方这一刻,仿佛瞬间就要将朱皇抹杀。

    那冷瞳之中,没有昔日一点熟悉的色泽,感觉就是来自无尽深渊。

    朱皇妥协了,它被苏方镇压那天起,还觉得自己是猪玛王,上古神兽,不可能认一个凡人当主人。

    神兽啊!

    猪玛王怎么可能甘心?

    “主人,魇狂血变与坠入魔道差不多,都是失去神智,被心中魔念主宰,修士一旦坠入魔道,就成为了人魔,但是魇狂血变,只是心中怨恨的念头,吞噬、蒙蔽了神智,主宰了意识!”

    “魇狂很少会出现,出现之后也不会发生血变,又魇狂同时血变的修士,万中无一,血变令主人身体发生变化,不同一般人类,这估计与主人吸收了真魔血盘,以及真魔之血气息的缘故!”

    “现在主人恢复神智,却依然处于魇狂血变形态,而且将来血变状态,也永远无法改变,当然除非主人将身体每个角落的真魔之血,以及魔道力量净化干净,说不定还有可能不再血变!”

    朱皇如实回答。

    也是第一次,在苏方面前匍匐,低下高贵的头颅。

    “魇狂血变,有坠入魔道的可能吗?”苏方又问。

    朱皇回答:“有三分之一可能,就看主人可不可以控制体内的魔道力量!”

    苏方意念一动,朱皇就不见了。

    “今天开始,我要成为绝世强者,方才可以主宰自己的命运,主宰一切,让人不再负我,让天地认同我,凡是我的敌人,一个不留,我要让这天,让这地,堆满敌人的尸骸!”

    “宁可我负天下人,也莫让天下人负我!”

    神窍空间,苏方冰冷的巍然喝道,将罗刹玉承瓶、神相玉璧也给深深震慑。